罪恶调查局

作者:骁骑校

“说。”韩光并不惊讶,老刑警的直觉告诉他,这条线上每一个人都不简单,每一个死者也都不无辜,罪恶各有花样,只是不知道这些人开的是什么花。
  一组的薛老实在电话那头说道:“我们还没到南泰呢,那边的伙计就打电话过来了,熊天兵去江北就是为了跑路,实际上他已经被这边的检察院立案侦查了。”
  “犯的什么事?”韩光问道。
  “监守自盗,把医院的空白出生证卖了一批出去,南泰县医院被抓了不少人,从医生到后勤,连捡垃圾扫地的都牵扯在内,这是个窝案,县医院已经烂透了,熊天兵虽然是副院长,比卫生局长还牛逼,县城地面横着走,不过人既然已经死了,检察院也就撤案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薛老实很兴奋的说着,“韩头,我们还用去南泰么?要不回来吧,这点小事太简单,我想去抓那个杀手。”
  韩光说:“还得去,再给我深挖,熊天兵身上不止这点事。”
  “得嘞,继续。”薛老实挂了电话。
  郑四黑还想说点啥,韩光根本不睬他,勾勾手让小王出来,低声道:“你回去,跟三组,我让医院保卫科派两个保安在这儿守着这货就行。”
  小王咧嘴笑了,他一个刑警干保安的活儿早就不爽了,不过还是问了一句:“韩头,不会有人来杀郑四黑吧。”
  “不会了,那个人现在自顾不暇。”韩光说了一句小王听不懂的话就走了。
  来到楼下,看着借来的一辆金杯车,韩光就气不打一处来,他的帕萨特作为证物停着不能开,队里车都出去了,只能开这辆大金杯了。
  韩光驾车来到锐银广场,为了避免引起犯罪嫌疑人的警觉,他把明面上的警力都撤了,在监控室放了两个人,在3304放了四个人,六名刑警,六把枪,对付一个罪犯,用小李的话说,简直是杀鸡用牛刀,但韩光觉得不是,这不是一只鸡,而是一只比牛还厉害的猛兽。
  来到3304,韩光一眼瞥见墙角堆着的外卖饭盒,皱起眉头道:“把人家屋子弄干净点,有动静么?”
  小李说:“没人来,对了,韩头儿,我觉得不对啊,放他俩在3301没必要啊,反而打草惊蛇,那屋子本来就不是他俩住的啊。”
  韩光说:“这还用你说,我把他俩放那屋里,是因为那是最安全的地方。”
  小李恍然大悟:“这是保护他们啊。”
  韩光没好气道:“不然呢?”拿起对讲机问道:“两位,有情况么?”
  那边传来卢振宇的回答:“韩头儿,没情况。”
  “收到。”韩光放下对讲机,自言自语道:“我觉得也不会有什么情况。”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转眼天就黑了,小李又叫了七份盒饭,等外卖的时候,二组的信息反馈来了,刑警们对死者吴浩然的家属和同事朋友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调查,把他财政局办公桌里的东西,还有家里一些很私人的东西都拿走进行调查,包括不限于手机通讯录,**,**、邮件,淘宝、京东、携程、去哪儿、美团、大众点评上的聊天记录、消费记录,甚至浏览记录全都展示在办案刑警面前,这些线索千头万绪,但有经验的刑警很快就理顺了,并且得出一个结论。
  吴浩然的所有业余时间和收入,都用在个人感情生活方面,说的通俗点,这家伙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是个标准的花心大萝卜。
  据不完全统计,这家伙经手过的女朋友就有十来个,光为他堕胎的就有四个人,被他撬了墙角,睡了女神的屌丝男,估计一个加强排都不止。
  二组侦查员发来吴浩然一组生活照,阳光大男孩加绅士气质型男的综合体,再加上市财政局公务员的身份加持,以及公务员家庭出身,无贷款二环内一百三十平米功电梯房和一辆银色的奥迪A4,简直就是江北标准的高富帅。
  “涉及到情杀,那嫌疑犯可就多了,估计想杀他的得从中山路排到滨江大道。”小李抱着膀子,凑过头来看。
  “一个个查。”韩光说,“任何蛛丝马迹都不要错过。”
  对讲机里传来监控室同事的声音:“01,01,外卖上来了。”
  “这么快,到底是市中心,效率真高。”小李赞道。
  外卖员穿着饿了么的冲锋衣,带着头盔和口罩,拎着一大包盒饭出现在门口,小李接了袋子,关门,大家一哄而上把盒饭抢完,开吃,小李拿了两个送到3301给卢振宇和文讷,回来之后,拿起最后一个盒饭,掀开盖子,傻了。
  “送错了,这不是我点的。”小李说。
  “都别吃。”韩光立刻放下盒饭,检查包装袋上的外卖单,单子上的地址没错,锐银大厦3304,电话号码留的是小李的,名字也是李先生,但是菜品完全对不上,小李点的是二十块钱一盒的普通快餐盒饭,送来的是福寿楼的精装素斋盒饭,价格很昂贵,四十五一盒。
  “不可能出现错误,有问题。”韩光略一思忖,拿起筷子在米饭里扒起来,大家有样学样,都在饭盒里乱扒,终于,一个人在米饭底部扒出一张纸条,上面写了一行字:别等了,我不会回去了,工作忙压力大,我请大家吃点素斋降降火。
  韩光一把将盒饭掼到地上,这个贼简直欺人太甚,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警方,戏弄警方,居然用送盒饭的方式来传达信息,告知警方的埋伏她早已知晓,这让老刑警脸上火辣辣的,又找不着发泄渠道,只好把米饭摔了。
  小李捡起饭盒,干咳一声说:“韩头,这是人家的屋子……”
  韩光冷静了下来,说:“没事,继续吃。”
  小李说:“这还敢吃么,给我们下毒怎么办?”
  “不会有毒的,因为她不想毒死卢振宇。”韩光冷笑一声,“这个女人的形象在我脑海里越来越清晰了,从警十余年,这还是第一回遇到这么有趣的对手。”
  小李眨眨眼说:“韩头,露相了,咱撤么?”
  “撤,她是真的不会回来了,狡兔三窟,这儿暴露了,她哪能自投罗网。”韩光说,“让卢振宇和文讷也撤吧,留一个人监控室盯着就行。”
  “那怎么保护卢振宇?”小李不大明白。
  “暂时没必要保护,因为她会保护小卢。”
  对讲机里再次传来监控室的声音:“01,01,外卖又上去了,你们到底是饿了几天啊?”
  果然, 这回来的是小李点的外卖,但大家还是扒拉了一遍确定没问题才敢吃。
  吃完了饭,一组薛老实那边又有新的信息报过来,他找了南泰县刑警大队的伙计了解情况,熊天兵此人在县城是个角色,开玛莎拉蒂,住别墅,在江北市还有房子,至今未婚,女朋友一大把,喜欢赌博,没事就到澳门去豪赌,虽然医术不咋样,但是会钻营,所以混到副院长的位置。
  薛老实说:“用他们卫生局纪委的话说,这个熊天兵生活简直糜烂,但是我觉得那是羡慕嫉妒恨,这小子一个卫校毕业的助产士能混到这个层次,确实有两把刷子。”
  “助产士?那他还是个产科医生咯?”韩光问道,“你留在那边继续查,每一条线索都捋一下。”
  事到如今,再继续留在锐银广场也没啥意思了,刑警们撤出来,卢振宇和文讷回到3304,韩光说你们安全了,现在想去哪儿都行,只要别出江北市。
  警察们撤走了,卢振宇待在文讷的房间里,脑子里开始胡思乱想,天都黑了,外面杀机四伏的,两个人只能抱团取暖,今晚上肯定在一起了,兴许会发生点什么吧。
  他的美梦很快就变成了泡影,暂时收容王雨涵的全托幼儿园打电话来,说这孩子我们没法管,赶紧来领走。
  好在这家幼儿园就在附近,走路不过十分钟,两人来到幼儿园,园长一通抱怨,说这孩子毛病太多了,吃饭不用筷子,用手,还把肉藏在兜里,和小朋友打架,午睡不愿意睡床上,非要睡在纸箱子里,而且卫生习惯也不好,这样下去,会影响我们幼儿园的整体质量,引起家长们的投诉的,不好意思,你们还是领走吧。
  文讷能听出来,这些毛病都是小雨涵在乞讨时形成的坏习惯,是长期饥饿和没有安全感,缺少关爱形成的,但和园长说不着这个,她也体谅对方的难处,人家是开门做生意赚钱的商业机构,不是慈善机关,所以只是不停地表达歉意,然后把小雨涵领了出来。
  昏黄的路灯下,两个大人牵着一个小孩,在人行道上慢慢走着,幼儿园长嘴里不听话的小雨涵此刻变得乖巧懂事,怯生生问道:“是不是我调皮了?”
  “不,雨涵最乖啦。”文讷说,“咱们回家。”
  回到3304,文讷把小雨涵先哄睡着,然后两人像做贼一样悄悄来到走廊上,卢振宇掏钥匙进入3301,文讷闪身进入消防通道,顺着楼梯下了一层,等在3201门口。
  紧张地等了一会儿,3201防盗门终于开了,卢振宇在里面一招手,贼兮兮地笑道:“进来,开开眼。”
  文讷也嘻嘻一笑,闪身进入3201,带上防盗门,兴奋地低声笑道:“这才是路老师真正的巢穴啊……带我参观参观吧。”
  果然,就像卢振宇描述的那样,这基本就是个毛坯房,但一旦摆满了各种画作之后,就不再是毛坯房,仿佛被加持了,整个房子被赋予了一股艺术气息。
  有几幅油画是用布盖着的,文讷随手掀开一幅,看了几秒钟,慢慢眼睛睁的好大,发出一声惊呼。
  画面上,阳光明媚的窗前,柔软的懒人沙发上,卢振宇和路老师穿着情侣款居家睡衣,亲昵地靠在一起,卢振宇像个邻家大男孩一样,既帅气又清纯,大咧咧把路老师揽在怀里,而路老师则是一脸的满足,躺在卢振宇的胸膛上,尽显慵懒妩媚之色,二人四目相对,传递着一种偷腥过后的、不可描述的幸福感。
  和煦的阳光透过薄窗帘洒在二人身上,两人脚下趴着一只大金毛。
  卢振宇也张着大嘴巴,盯着路老师这幅作品,只觉得面红耳赤,深吸了一口气,干咽了口唾沫,心虚地看了一眼文讷。
  文讷脸色也很难看,半晌才说道:“没想到她是这种人……看来,她还真想让你当她的小狼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