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欲爱

作者:留守少妇

  第三十三章 王寡妇装病
  这段时间,李大壮White(颜色bai )天的时候就在桂flower (hua )婶的诊所帮忙,闲暇的时候,就在桂flower (hua )婶的书房kankan医书,当然,在做完这些事情的时候,就在桂flower (hua )婶的you huo 之↓,二人疯狂的*| lai |*上一pao。
  至于晚上,李大壮就会回到自己的家中,简单吃完饭,洗好澡之后,就在自己的房间之内继续熟读桂flower (hua )婶借给自己的医书。
  还别说,经过这段时间的熟读,李大壮发现自己对于医术方面的造诣很* gao *,几天的时间,即将一本医书里面的内容背了个滚瓜烂熟,只是,却没有一个机会能够实践。
  今晚李大壮借的是一本关于针灸认*的书籍,* shang * mian *将人体身上的每一个*道以及每个*道的作用都讲得清清楚楚,李大壮认认真真kan着,不断感慨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
  读了几个小时之后,李大壮打了个哈欠,将书本关上,迅速睡了↓去。
  而在李大壮熟睡的时候,他的眉心处,闪耀着一团天蓝色的光芒,闪烁片刻之后,便是消失,熟睡当中的李大壮并没有任何的感觉。
  第二天一大清早,李大壮从chuang shang 起身,简单收拾一番,吃了个早饭之后,迅速对着桂flower (hua )婶的诊所赶去。
  chu *现在桂flower (hua )婶的诊所的时候,桂flower (hua )婶恰好打开诊所大门,见到李大壮chu *现,桂flower (hua )婶连忙说道:“大壮,婶要去邻村就诊,诊所就交给你管了。”
  说完,桂flower (hua )婶pa 口拍的一口亲在李大壮的脸颊上,迅速离开了这里。
  见到桂flower (hua )婶离开这里,李大壮苦笑一声,期待今天*| lai |*诊所的人不要太多,不然自己这个半吊子学徒还真的撑不了场面。
  这样想着,李大壮迅速钻jin *了诊所之内,拿着昨晚* na *本针灸书继续读了起*| lai |*。
  不过,有一句话叫做事与愿违,本*| lai |*,李大壮以为自己能够在诊所里面安心kan半天的书,但是,就在他沉浸在书本当中的时候,门外,传*| lai |*一道熟悉的声音。
  “哎哟,哎哟,我的肚子好疼啊,有人在么?哎哟。”
  “王寡妇?”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李大壮嘴角抽了抽,迅速放↓手上的书,站起身,就kan到王寡妇捂着肚子,一脸痛苦的走了jin **| lai |*。
  “大壮,你桂flower (hua )婶在吗?我的肚子痛死了,哎哟,不知道怎么回事,赶快叫你桂flower (hua )婶给我kankan吧。”桂flower (hua )婶走到李大壮的面前,哀嚎道。
  “王婶,桂flower (hua )婶刚刚去邻村人chu *诊去了,估计中午才能回*| lai |*。”李大壮老实的说道,kan着王寡妇脸上并没有生病的征兆,知道这个婆娘应该是在装病,至于为什么装病,李大壮就不得而知了。
  “哎哟,大壮,你桂flower (hua )婶不在,* na *怎么办啊,我的肚子快痛死了。”桂flower (hua )婶哀嚎道,突然,一脸期待的kan着李大壮,说道:“大壮,这段时间你不是在跟你桂flower (hua )婶学医么?你这么聪明,应该学到了不少的东西,你赶快给王婶kankan吧。”
  “王婶,我*| lai |*这里只是帮忙的,并没学到什么医术啊。”李大壮耸了耸肩说道,心里一↓子就明White(颜色bai )了这个女人有什么想法。
  “不成,你桂flower (hua )婶既然会把诊所交给你,就说明你有点本事,现在你王婶我是病人,你小子胆敢拒绝给我治病的话,当心我告诉你桂flower (hua )婶,让她把你开除。”王寡妇恨恨说道,见李大壮有些犹豫,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神色,立马拉着 李大壮对着一间病房走去。
  砰di 一声,迅速关上病房,王寡妇一脸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的kan着李大壮,笑眯眯的说道:“大壮,现在你王婶是病人,所以,你想gan 啥都可以,要是检查的时候tuo *衣服的话,王婶我也会配合的。”
  说话间,王寡妇一pi *gu *坐在病chuang shang ,xiong 前的两只尤物上↓颤动着,因为角度的关系,李大壮能够将王寡妇xiong 前的春光一览无遗。
  “王婶,kan你这样子健康得很,不想生病的样子啊。”李大壮嘴角危险,见到吴婶脸上恢复了正常的神色,淡淡说道。
  “怎么可能?王婶我的肚子好疼,不信你**。”王寡妇见到李大壮傻乎乎站在* na *里,对于自己送上门*| lai |*都无动于衷,有些生气了,抓着李大壮的手就对着自己的肚子*去。
  “王婶,如果你是肚子痛的话,最好先去上个厕所,如果不是吃坏了肚子,* na *就另kan,不过,我kan王婶你这个样子,应该没什么大碍。”李大壮淡淡说道,心里有些无奈。
  “嘿,你小子,刚才不是说自己不会医术么?现在倒说得头头是道。”王婶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