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欲爱

作者:留守少妇

  第三十二章 兴奋的李大壮
  见到李大壮chu *现在自己的面前,桂flower (hua )婶漂亮的脸蛋之上露chu *一抹mei(女眉)笑,走上前去,xiong 前的* na *两只雪峰上↓颤动着,呼之yu (谷欠)chu *。
  “大壮,你这个小(jia huo )还蛮准时的嘛。”桂flower (hua )婶笑着说道,小手搭在李大壮的肩膀之上。
  “桂flower (hua )婶叫我这个时候*| lai |*,我当然要早点*| lai |*啦。”李大壮点头笑道,目光扫向桂flower (hua )婶的xiong 前,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疑,此时的桂flower (hua )婶,xiong 前的两只孚乚(ru )露chu *大半,White(颜色bai )flower (hua )flower (hua )的一片有些晃眼。
  “嘿,你这个小子,一*| lai |*就盯着桂flower (hua )婶的xiong kan,真不害臊。”感受到李大壮炽hot(英文:hot,中文:re )的眼神,桂flower (hua )婶不怒反笑,嘴角勾起一抹古怪的弧度。
  “谁叫桂flower (hua )婶穿的这么少,我想不往* na *kan也难啊。”李大壮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好了,你小子,这里是老娘的诊所,待会要有人*| lai |*了kan到我们这样可就不好了。”桂flower (hua )婶一脸神秘的kan着李大壮。
  “要不是桂flower (hua )婶你穿的这么*bao & lu*,我也不会这样啊。”李大壮嘿嘿一笑,shen chu *手在* na *两只***上狠狠& nie (一种手法)了一把。
  “你这个小王蛋,胆子越*| lai |*越大了,是不是现在就想跟桂flower (hua )婶* na *啥啊?”狠狠剐了一眼,见到李大壮狂hot(英文:hot,中文:re )的模样,桂flower (hua )婶轻heng(哼哈二将)一声,低↓头,就kan到李大壮ku dang 前面撑起的帐peng,嗤笑道:“哟,你小子,还真是威武得不得了啊,随便* tiao dou *你几↓,* na *玩意就*ying *起*| lai |*了。”
  见到李大壮不说话,桂flower (hua )婶kan了kan时间,知道现在还早,于是走到诊所大门后面,将诊所们关好之后,一脸mei (鬼末)惑的kan着李大壮,说道:“大壮,跟婶jin *一↓房间,我有事情跟你说。”
  “哦。”李大壮也没有迟疑,跟随着桂flower (hua )婶的步子对着一件卧房走去,顿时,一股檀香的味道传了过*| lai |*,这种味道有提神醒脑的作用,闻起*| lai |*十分舒服。
  “大壮,你知道桂flower (hua )婶让你这么早*| lai |*这里,是为了什么么?”桂flower (hua )婶一脸神秘的问道。
  “不知道,我想,桂flower (hua )婶一定是寂寞了,想让我捅捅你吧?”李大壮半开玩笑似的说道,脑袋凑上前去,跟桂flower (hua )婶xiong 前的两只****| lai |*了个亲密的接触。
  “你这个小王蛋,不要扯犊子了,我找你*| lai |*,是为了把这本药书给你的,不然的话,以后让你在我这帮忙,让你抓药,你都不认识,* na *就完蛋了。”桂flower (hua )婶有些嗔怒的说道,指了指放在桌子上的一本医书。
  “哦。我知道了。”李大壮撇了撇嘴,见到桂flower (hua )婶这么认真的模样,也不敢再乱说话了,拿过书本就翻了起*| lai |*。
  “原*| lai |*成熟的益母草长这么模样啊。”李大壮很快翻到了益母草的图片,但是,就在他准备仔细kan一番关于益母草药效的时候,突然,脑海当中传*| lai |*一道信息,是关于这益母草的功效的。
  “这是怎么回事?”对于这突然chu *现的信息,李大壮吓了一跳,一时间,还以为这是自己产生的错觉,但当见到书本上介绍的有关益母草的功效的时候,李大壮完全愣在了* na *里。
  因为书本上的介绍,跟自己脑海当中所介绍的一模一样。
  忍住心中的激动,李大壮再次翻了翻其余的照片,立刻,脑海当中便是chu *现相关的介绍,而当李大壮再次kan书上的介绍的时候,一时间,都有些傻了。
  “难道,* na *次在* na *个密林里面遇到的事情,不是做梦?”李大壮低声呢喃道,现在只有这个是唯一的解释。
  自己无缘无故得到了一位厉害人物的全部医术?一时间,李大壮都有些恍惚,↓意识掐了掐自己的大* tui *,当感觉到大* tui *处传*| lai |*的刺痛之感的时候,他才明White(颜色bai ),这个,是真的。
  而一旁的桂flower (hua )婶见到李大壮满脸怪异的神色,还以为对方怎么了,大声喊着,但此时的李大壮依旧沉醉在之前的喜悦当中,一时间难以自拔,并没听到桂flower (hua )婶的声音。
  “大壮,你小子到底是怎么了?难道kan书kan的走huo *入魔了?”桂flower (hua )婶狠狠瞪了一眼李大壮说道,shen chu *手掐了掐李大壮的虎腰。
  “桂flower (hua )婶,没事,我只是发现这本书对我的作用很大,所以有些开心而已。”李大壮裂开嘴笑道,心里正在思考着赚钱的方法。
  既然自己的能够认识* na *么多的草药,到时候去山上开采,* na *岂不是能够卖很多的钱,然后用这笔钱作为自己上* gao *中的学费,嫂子这段时间也就可以放↓所有的事情,安心养body(* shen | ti *)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