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妇

作者:叱咤风云

乡村艳妇069, 069 破砖窑
  069 破砖窑069破砖窑
  食堂内铁心兰和阿辉打的异常激烈,噼里pa 口拍啦的茶几桌椅不时被踢飞;食堂外,陆云心急huo *燎无头苍蝇似的四处乱窜,刘寡妇的小卖部、教室里、还有他们经常去的几个di 方都找遍了,愣是连周全的影子都没瞧见一点儿本内容为乡村艳妇069章节文字内容。
  这(jia huo )到底去哪儿了?
  陆云暗暗着急,一转身直奔陆小英的教室而去。
  到了目的di 。陆云也顾上有老师在讲课,蹿jin *教室*| lai |*到陆小英面前,急道:小英,你kan见周全没?
  陆云?你怎么……陆小英正在专心听课,浑然没有发现陆云的到*| lai |*,飞快di kan了老师一眼,低声道,我正在上课,有什么事等↓课再说吧。
  不行……这事很急,等↓课就*| lai |*不及了,你快告诉我周全在什么di 方?
  嗖的一声,半截White(颜色bai )刺啦的粉笔头落在陆云脑袋上,随之响起一个沙哑的男音:这位同学,你是哪个班级的,为什么上课的时间跑到我的教室里*| lai |*捣乱。
  陆云转过身,kan了一眼带着一副金丝眼镜,文气十足的男老师,忙解释道:对不起老师,我有很重要的事情,问完我就走。说完,又向陆小英道,小英,周全到底告没告诉你他去了什么di 方啊。
  陆小英一kan陆云急得都冒了汗,知道是真chu *了事,脸上一Red(* hong *),低声道:他走的时候,只是说去找他女朋友了,至于他到底去了哪儿,我就不清楚了……哎,陆云。
  陆云听到一半就知道了周全去了什么di 方,*| lai |*不及多说什么,急匆匆di 跑chu *了教室。
  现在的学生越*| lai |*越没礼数了。眼镜男摇了摇头,叹道,都别kan了,继续上课。
  ……
  话说,陆云急匆匆chu *了教室,*| lai |*到墙根底↓,五米助跑脚尖在墙壁上一点,hands(* shuang * shou *)扒住墙顶,一翻身chu *了学校本内容为乡村艳妇069章节文字内容。
  学校外面是一片杂草丛,一米多* gao *的臭蒿子长势正旺,陆云一手捂着鼻子一手将拦路的臭蒿子扒拉开,向一里外的一幢废弃很久的破砖窑走去。
  走到砖窑近前,陆云冷不丁皱了皱眉,侧耳倾听里面传chu **| lai |*的声音。
  哎呀,你今天怎么这么凶猛呀,都快被你顶死了……声音jiao (女乔)mei(女眉)入骨,嗲的让人从心里泛起最为原始的chong *动。
  嘿,老子今天厉害不,等着啊,还有更厉害的招数让你尝尝。
  **!
  陆云一听这声音就知道自己所料不差,周全这(jia huo )果然和他的sao (马蚤)狐狸女友在破砖窑里整事,心里恼huo *,低着头就往里chong *。
  哎吆,你个死没良心的,轻点呀……啊,别,别rou哪儿,我……我受不了呀……
  嘿嘿,老子今天心情不好,想吃人,你就忍着点吧。
  想吃人,你……你就吃了我吧,使劲吃……
  ……
  耳听这极具you huo 的对话,陆云急chong *的身形蓦然停住,想了想又退到了砖窑外边,大声叫道:周全,你赶jin chu **| lai |*,你表哥他们和张义打起*| lai |*了,辉哥和铁老师在交手,你再不chu **| lai |*恐怕要chu *人命了啊。
  陆云这番话,果然惊动了在破砖窑内风流快活的周全,嘟囔着骂了一声,急忙从一团White(颜色bai )flower (hua )flower (hua )的body(* shen | ti *)上爬了起*| lai |*,边穿衣服,边回道:你等会,我马上就*| lai |*。
  什么事啊这么急,我还没快活够呢?jiao (女乔)mei(女眉)入骨的话音从躺在di 上的女生口中发chu *,语气颇为不满。
  周全瞪了她一眼,道:你自己hands(*yong * shou *)解决吧,↓次再让你死个痛快,我先走了。说完,也不理* na *女生的抱怨,急匆匆chu *了砖窑。
  一见周全满头大汗的从砖窑里,走了chu **| lai |*,陆云随之吼道:都要chu *人命了,你却在这里风流快活,我**。
  我知道错了,你就别骂我了,赶jin 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吧,咱俩chu **| lai |*时我表哥和张义不还是好好的吗?怎么就这一眨眼的功夫,俩人就gan 了起*| lai |*?还有,我表哥和张义gan 仗,又关铁老师什么事了,她怎么又和辉哥俩掐起*| lai |*了?
  事态jin 急,陆云*| lai |*不及和他细说,只是在奔跑途中将事情的大概经过说了个大概本内容为乡村艳妇069章节文字内容。
  哪想陆云刚说完,周全就嘿嘿笑了起*| lai |*。
  你笑个mao *线,还不快点跟我回去劝架。
  急什么?周全嘿然一笑,你不知道,我表哥虽然外表冷冰冰的,心里却着实燃着一把huo *,而且口味和我一样,特别喜欢吃熟的,他肯定是kan上张义的老婆柳芸了,放心吧,只要柳芸从了我表哥,我保证啥事没有。
  陆云狂汗,这表兄俩还真不愧是血脉亲戚啊,连口味都一样,不过周全后半句话,却让陆云恶心的直想吐,娘的,但凡是个带把带种的爷们,谁会把自己的老婆献chu *去任人蹂躏zao * ta ?!又有哪个女人轻易和自己丈夫之外的男人发生关系?!
  当然,如果是背着自己的男人偷汉子,* na *就要两说着了,嘿嘿!
  哎,你刚才还说什么,铁老太太和辉哥动起手*| lai |*了?周全一把抓住陆云,脸上浮上一抹焦虑。
  陆云点点头:我chu **| lai |*找你时,俩人在食堂内打得正欢,不知道现在分chu *胜负没有。
  听陆云这么一说,周全脸上的表情接连变换,讶然道:你说铁老师和辉哥打得正欢,难道铁老师还能和辉哥过招?***,这世界太疯狂了,辉哥可是在死人堆里爬chu **| lai |*的,一身功夫可厉害着呢,铁老师居然能和他打个平手?!
  你问这么多gan 嘛,回去迟了,指不定会chu *什么事情呢?
  说话间,两人已经*| lai |*到了墙头↓,迅速翻过去,撒开脚丫子就猛chong *向食堂。
  咚!
  一声闷响,食堂厚厚的墙壁被撞chu *一个大窟窿,随之阿辉的大铁拳鲜血淋漓的从中穿了过*| lai |*。
  **!
  周全和陆云赶到的时候,正巧kan见这一幕,两人心里同时大吃一惊,这***真是太牛*了,一拳把一尺多厚的墙壁砸了个窟窿,这要落在铁心兰身上,还不直接把人给轰成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泥!
  周全*| lai |*不及多想,蹿jin *食堂,大叫了一声:住手,都别打了。
  ……
  乡村艳妇069, 069 破砖窑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