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大管事接过,审视片刻,扭头望着杜如风呵呵一笑:“你还说司晨将军这是喜欢他,亲近他,我kan着是在找机会栽赃陷害于他!差点没把他给害死,不过好在事情没有做的太绝,关键时刻绕了他一把。”
  杜如风也笑道:“原*| lai |*如此,我之前就在奇怪,大将军怎会有* na *般表现,原*| lai |*一切都是为了今(曰)ri 。”顿了顿道:“如今事情既然已经真相大White(颜色bai ),* na *就说明灵果丢失不关杂役偷盗,只是大将军一时兴起吃了一枚,大管事,你kan这杨开……”
  大管事挥了挥手,* na *两个走chu **| lai |*的七巧di di 子又立刻退了回去。
  经此一事,大管事似也没了逗留的兴致,转身道:“kankan别处去吧。”背负着hands(* shuang * shou *),凌kong xu 步,朝远处行去。
  一群人前呼后拥di 跟着离开了,杜如风临走之前瞧了杨开一眼,悄悄传音道:“好自为之!”
  杨开目送众人离去,目光jin 咬在周政的背影上,方才大将军吐chu *果核之时,他明显kan到周政露chu *意外的神色,不禁皱起眉头,今(曰)ri 这事,到底是谁做的?是不是与周政有关?
  仔细梳理一↓事情的脉络,* na *盗果之人绝对是要致自己于死di ,而且应该就是今(曰)ri 才偷摘了自己一枚果子。
  自己与方泰之前是被关押在坊市的牢房里,所以*| lai |*迟了一阵,也给了* na *盗贼↓手的机会。↓手之人不是方泰,可自己却是因为方泰而被巡逻队抓jin *牢房,昨天方泰似乎也有意激怒自己,将自己与方泰捞chu **| lai |*的是周政……
  心绪起伏,神念转动,杨开感觉自己似乎拨开了重重迷雾,kan到了事情的真相!
  只是……如果真如自己猜的这样,* na *这(jia huo )是如何保证大管事一定会*| lai |*检查自己的药园呢?单单只是因为司晨将军吗?倒也不是不可能,只要大管事kan到了司晨将军,肯定会有所好奇,到时候无论大管事有没有↓*| lai |*查探的意向,此人都可以引导一二。
  可惜今(曰)ri 是大管事自己要↓*| lai |*的,并非有人引导,否则杨开定能验证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
  好端端的差点惹*| lai |*一场杀身大祸,杨开怒极,若非最后关头司晨大将军力挽狂澜,这一劫说什么也躲不过去,就算是杜如风恐怕都保不↓自己,从之前杜如风chu *面大管事不buy(中文:gou mai)账的局面就可以kan的chu **| lai |*,事关杂役偷盗非得重罚不可,反倒是大将军吃了一枚却是无关jin 要。
  这杂役当不得了……这才短短几个月,就差点chu *事,往后的(曰)ri 子还长着呢。
  一念至此,杨开连忙将pa(足八)在自己头顶上的大将军抱了↓*| lai |*,hands(* shuang * shou *)捧着,放在自己眼前仔细端详!
  之前刚被这(jia huo )拿脑袋当鸡窝的时候,杨开还感觉ting *羞耻,后*| lai |*见识到大将军财神爷的本事,也就听之任之了,怎么也没想到今(曰)ri 居然会要它*| lai |*救命!现在怎么kan怎么顺眼,一把搂jin *怀里,使劲蹂躏:“有你的啊,这等绝境也被你找到活路了!”
  大将军一身翎mao *乍起,喔喔直叫,奋起一身力气,却怎么也摆tuo *不了杨开的禁锢,叫的惨不忍睹。
  好片刻功夫,杨开才松开它,一pi *gu *坐在di 上,将它放在自己面前,呵呵直笑。
  大将军此刻哪还有威风的模样,浑身翎mao *乱糟糟的,一摆tuo *控制便抖着小翅膀飞扑过*| lai |*,啄个不停。
  杨开举手*| lai |*挡:“好了好了好了,随便fa xie 一↓就行了。”
  玩闹一阵,大将军才平息怒huo *,站在杨开面前拿嘴喙梳理自己的翎mao *,时不时di 歪着头瞥杨开一眼,* na *眼神* gao *傲的不得了。
  杨开手撑着膝盖,托着腮帮,好奇道:“你怎么会有huo *灵果的果核的?你吃过huo *灵果吗?”
  大将军张口就吐chu *一团金光*| lai |*,杨开接过,发现* na *赫然是好几枚果核。
  “你还真吃过!”杨开讶然,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今(曰)ri 关键时刻司晨将军有能力救他一把了,“为什么要帮我呢?”
  其实杨开更想知道的是,司晨将军为何会对他另眼相kan,旁人想从大将军这里弄开天丹,也是kan大将军心情的,唯独他能用一条虫子换一枚,还*ying *生生di 用这种方式开辟chu *一条财路。
  这绝对不止是之前跟它打过一架的原因,可惜直到今(曰)ri ,司晨将军也没有与他好好交流过什么,自己说的话,大将军是能听懂的,* na *就说明大将军有与人交流的本事,却懒得去交流。
  想不明White(颜色bai ),懒得去想,shen 手抱起大将军,将它放在自己头上,杨开起身道:“今(曰)ri 得你救命之恩,他**若有所相求,直管道*| lai |*,杨某万死不辞!”
  也不知道大将军听清楚没有,反正是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果园虽大,但大管事巡查↓*| lai |*也不过一天的功夫而已,杨开一直等到了第二(曰)ri ,才等*| lai |*杜如风。
  悠一见面,杜如风就道:“杨开,昨(曰)ri 之事我已尽力为你开tuo *,只可惜牵扯偷盗我也无能为力,好在最后关头大将军主动站了chu **| lai |*,否则事情真的不堪设想。”
  杨开拱手道:“杜大人严重了,昨(曰)ri 杜大人对di 子的关怀之意di 子kan在眼中,也铭记在心。”
  杜如风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能这么想最好不过,怎么?特意叫我过*| lai |*是有什么事要说吗?”若非杨开昨(曰)ri 传音于他让他过*| lai |*一趟,他也不会今(曰)ri *| lai |*此。
  杨开道:“是有件事。”shen 手示意道:“杜大人请!”
  将杜如风让至一旁的桌椅落座,杨开又取chu *香茗泉shui *烹调,这些东西都是放在空间戒中备用的。
  杜如风笑道:“有话直说,不用拐弯抹角!”
  杨开略做沉* yin *,开口道:“di 子想问,杜大人之前说过的话,还算不算数?”
  杜如风饶有兴致di 望着他:“怎么?想通了?之前不是还拒绝了本座。”
  杨开gan 笑一声:“此一时彼一时,之前di 子有所顾忌也是事chu *有因,然而经过昨(曰)ri 之事,di 子才发现,身为杂役,许多事情都身不由己,di 子不喜欢这种身不由己的感觉,而且,shui *往低处流,人往* gao *处走,天经di 义的事,大人既然给了我机会,di 子自然该好好把握。”
  杜如风微微笑道:“在我七巧di 中,杂役的数目是最多的,可是杂役的身份是最低的,有人*| lai |*我七巧di 做了三千年杂役也没能翻身,有人只需要区区数年便能鲤鱼跃龙门,这都是要kan各自的本事的,你是有本事的人,所以本座要提携你,你放心,本座之前说过的话自然算话。”
  “先谢过杜大人!”杨开起身行礼,却不落座,继续道:“di 子再斗胆问上一句,若是跟随了杜大人之后,di 子是何身份?”
  “洗去杂役之身,* na *便是七巧di 的di 子了。”
  “届时我该做些什么?”
  “你想做些什么?”杜如风反问。
  杨开挑眉道:“di 子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吗?”
  杜如风呵呵笑道:“只要在我的庇护范围内,不违反七巧di 规矩的事,都可以。”
  杨开shen 手在自己眼前画了一个大圈:“di 子要当这果园管事!”
  “嗯?”杜如风微微眯眼,“你的胃口有些大啊。”
  “大人若无法成全,就当di 子冒昧了。”
  杜如风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你这是在激将本座吗?”
  “杨开不敢!”
  杜如风定定di 瞧了他一阵,心中隐隐有些后悔刚才撂↓* na *么大的话,现在被杨开话赶话☆ɡao 扌高☆的有些qi (马奇)虎难↓。答应吧,这事他也做不了主,不答应吧,在杨开面前着实丢人。
  权衡一阵道:“你想当果园管事也是好事,正如你所说,人往* gao *处走,但是如今管事之位另有其人,周政此人虽说无能了一些,却也没犯过什么大错,贸然撤销其管事之职也是不公,不如……”
  没等他话说完,杨开便道:“若是周管事犯错又该如何?”
  杜如风皱眉道:“周政犯什么错了?不过不管他犯什么错,自有门规处置,谁也偏帮不了他。”
  杨开闻言道:“周管事被撤职之后,di 子可能接任管事之职?”
  杜如风失笑道:“你跟周政有什么间隙吗?为何一心想要将他拉↓*| lai |*,顶而替之。”
  杨开摇头道:“稍后di 子会为大人揭晓谜底,还请大人回答di 子刚才的问题。”
  杜如风神色凝肃di 想了一阵,开口道:“管事之职需得尊者亲自任命,我只有举荐之权!”
  “* na *就先谢过大人!”
  “行了,拐弯抹角这么久,你到底想说什么,赶jin 说吧。”杜如风也被他☆ɡao 扌高☆的有些不耐烦了,面色略有不悦。
  “还是昨(曰)ri 之事!* na *枚灵果并非大将军取走,而是真的有人偷窃!”
  杜如风变色,沉声道:“杨开,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你知不知这一句说话chu **| lai |*有人可能会死?”
  杨开眼观鼻,鼻观心:“昨(曰)ri 之前不知,昨(曰)ri 之后知道了。”
  杜如风手指轻轻di 扣着石桌:“仔细讲*| la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