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的独宠新娘

作者:韩降雪

  “你在这里陪她,我去弄。”凤西吾起身离开了。
  “现在凤少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好体贴哦。”林小麦感叹。
  “林小麦,你要求也太低了吧,这就叫体贴!难怪你能看上展堂那个木头人!”阿弥真的是服了她了。
  “??”林小麦有些吃惊的看向她,怎么感觉刚刚和自己说话的好像不是依米,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呃……我是说……展堂就不会这么细心。”阿弥汗,难道她接下来还要掩藏自己?
  “依米,我怎么感觉你好像变了似的?说话的声音和以前都不太一样了。”林小麦狐疑的看着她。
  “有吗?我最近昏迷了好几天,喉咙不舒服了。”阿弥解释。
  “那我去给你煮点冰糖雪梨水喝,你先坐着。”林小麦说着便起身离开了。
  凤西吾端了西瓜汁过来,问道,“怎么?喉咙不舒服?”
  “有一点,不严重的。”阿弥摇头。
  看来她暂时还得注意一下,不能让大家发现。
  凤西吾坐在那里沉默了一会儿,阿弥的眼神闪了一下,问道,“你是有什么事吧?”
  “……”
  “告诉我吧,是不是和我有关?”阿弥早就看出来了,就是怕他会怀疑自己,所以没说出来。
  “沐夫人逃了,从精神病院逃的。”凤西吾把实情告诉了她。
  阿弥握着杯子的手微微收紧,逃了?
  “不可能!”她那天去过了,那里的情况,沐母根本不可能自己逃出去。
  “嗯?”凤西吾不解的看着她,不懂她怎么这么肯定。
  “我是说,精神病院……肯定会跟监狱似的吧?人能那么容易逃出去吗?更何况沐夫人……那么大年纪了。”阿弥尴尬的挠了挠头。
  “我让人查看了当时的情况,是有人把她救走的,沐夫人在里面遭遇了一些不好的事情。”凤西吾怕会刺激到她。
  阿弥心里郁闷,她当然知道那个老女人遭遇了不好的事,但是那是她活该,这样欺骗利用自己,最后还想拉着自己和宝宝一起去死,不给她一点教训,这个世界上还有天理吗?
  “哦,那是谁救走的她?”
  “我没去查,既然她逃了,就逃了吧,虽然她不是你生母,但好歹养了你这些年,以后不相往来就可以了。”凤西吾都是为她着想打算的。
  阿弥就呵呵哒了,养育之恩,那个满嘴谎言,自私缺德的老女人!
  那样利用自己,想要自己的命,还说什么恩情?
  自私可以,但是那个女人太缺德了!
  就这样放过她,阿弥自问没那么大度!
  “你怎么不回去看断腿的那个女人了?”阿弥没办法再让沐依米用自己的名字,她觉得恶心。
  “她离开了。”凤西吾说道。
  “离开了?怎么回事?说清楚!”阿弥的眼神突然就变得冷了一些。
  现在就说的通了,她就说嘛,谁会去救沐母那个老女人,如果说是沐依米救的,这就解释的通了。
  “她知道我对她已经没感情了,说要钱离开。”
  “你还给她钱了?”阿弥彻底的不淡定了,生气的瞪着他。
  “依米,她现在断了腿,后半生也要生活,我给了她钱,跟她也算是一刀两断了,以后再也不会有瓜葛了!”凤西吾说道。
  “你给了她多少!”阿弥咬牙切齿的质问。
  好个沐依米,现在知道自己没路可走了,还敲诈了凤西吾这个傻小子一笔!
  这个傻蛋,太笨了,竟然被那样一个女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你这笨蛋吗!”阿弥气的打了他一下,那个女人假扮自己,他竟然看不出来,自己哪有那么蠢,那么无知!
  简直是……太侮辱她了!
  “依米,给就给了,也没多少钱,就五千万。”凤西吾不知道她怎么突然这么生气,为了钱,不至于吧,五千万对他来说就是很小的数目了。
  “你真是大方啊,一出手就是五千万,我现在要带着孩子走,你是不是要给我一亿五千万,一人五千万!”阿弥气的站了起来。
  “依米,我不会让你走的!”
  “不要再说了,我不想听到你再叫这个名字!”阿弥用的捂住了耳朵,沐依米那个女人,敢拿凤西吾当傻子,骗他这么久不知悔改,还敢坑他钱,她绝对饶不了他!
  “你怎么了?我做错什么了?”凤西吾紧张的看着她。
  “我去睡了,不要打扰我!”阿弥转身就离开了。
  但凡那对母女做过一件好事,或者是不缺德的事,她都可以放过她们,但是那对母女太作了,她想不出来,她们有哪一点不缺德!
  凤西吾有些郁闷的看着她离去的背影,难道是因为自己给了阿弥五千万吗?
  他觉得五千万不多了呀?
  而且,只要能和她断了,他给五亿都愿意!
  阿弥想的和他压根就不是一回事。
  晚上,阿弥让林小麦住下,她说什么也不肯同意,非要回去。
  以前是住在沐依米的家里,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这是凤家,她不能这么不懂事。
  “我明天再来陪你一起布置儿童房。”林小麦笑着说道。
  “可是,我不想你走,你现在身体不好,万一有事我都不知道,南医生怎么办?”阿弥是真的太担心林小麦了。
  她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好朋友,她很珍惜,不想和她分开。
  “我陪她,你放心吧。”南洛丞说道。
  “那你要一直陪着她。”
  “会的。”
  “不用的。”林小麦有些尴尬。
  “旁边的房子也是我的,你要是觉得不方便,可以搬到隔壁去住。”凤西吾说道。
  “这样啊,那可以。”林小麦也不舍得和沐依米距离太远,就答应了下来。
  阿弥目送着她离开,一直叮嘱南洛丞照顾好她。
  阿弥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有一个如此要好的朋友,这种感觉很奇妙,一个女性,却是让她很牵挂的人。
  “回去吧,你再这样我都要吃醋了。”凤西吾伸手搂住她的肩膀。
  “走开!你的账我还没跟你算呢,别套近乎!”阿弥打开了她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