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作者:火星引力

  black(hei )琊界,black(hei )琊城。
  毫无疑问,因为他劫走禾霖,加上重伤* na *个black(hei )衣中年人,black(hei )羽商会和它背后的势力必定已对他展开了追杀。但离开木灵秘di 的云澈在反复思量后,还是选择了回到black(hei )琊城。
  如今木灵珠到手,炼制乾坤五琼丹,就只剩↓九星佛神玉和皇仙草。
  而作为↓界星界赫赫有名的交易之城,black(hei )琊城自然是最有可能寻到消息或踪迹的di 方,所以他又折返了回*| lai |*。
  不过他当然不是直接回去,而是换了身衣服,并改变了容貌,就连玄力气息也以流光雷隐大为压低。
  black(hei )琊城hot(英文:hot,中文:re )闹非凡,毫无异状。显然,涉及到王族木灵之事,black(hei )羽商会纵然要追查追杀,也会秘密jin *行,绝不敢大肆声张。云澈大摇大摆的走在其中,开始探寻九星佛神玉和皇仙草的消息。
   没有去大商会,云澈转悠了一会儿后,目光锁定了一个规模不算小的路边摊,摊主是一个White(颜色bai )胡子飘飘的老者,周围人*| lai |*人往,他却始终气定神闲,纹丝不动,颇有道骨之风。
  他身前的摊上摆满了各种奇怪之物,大都陈旧,释放着颇为古朴的气息。
  论见闻之广博,自然当属历经沧桑的老者。云澈走了过去,直截了当的道:“前辈,可否跟你打听个消息?”
  老者目光从他身上扫过,懒洋洋的道:“kan你的样子,应该是外界人吧?提醒一↓,在我们black(hei )琊城,情报的价钱可不低,问吧。”
  云澈问道:“晚辈想问,在这black(hei )琊城中,哪里可以buy(中文:gou mai)到九星佛神玉?”
  云澈一说完,便kan到老者的目光瞬间转回到他的身上,面色也变得不善起*| lai |*:“小子,你是在拿我寻开心的吧?”
  “……绝无此意。”云澈摇头。
  “* na *你就是脑子瓦特了吧!!”老者的声音猛然* gao *了八度:“九星佛神玉需要穹顶神玉经过沐浴九种星辰之芒至少万年才有可能形成,在上位星界都是罕见到极点的无价之宝!↓界星界连知道名字的都没几个,这等神物你居然跑到我black(hei )琊界*| lai |*找,不是拿我寻开心是什么!”
  本是颇具仙风道骨的老者忽然间变得像个骂街的泼妇,着实让云澈好一阵愣……嗯?瓦特是什么意思?
  “* na *……皇仙草呢?black(hei )琊城会不会有?”云澈又问道。虽然本就没抱有多大的希望,但没想到会这么彻底。
  “~!@#¥%……”老者胡子直接qiao *了起*| lai |*:“滚滚滚滚滚!别耽误我老头子做生意!”
  云澈一把拿chu *万枚紫玄石:“老前辈,感觉你的见闻一定广博的很,能不能稍稍指点晚辈哪里可以寻到九星佛神玉和皇仙草。”
  面对亮晶晶的紫玄石,老者的神色一↓子平静了↓*| lai |*,他不动声色的将紫玄石一把捞过,面孔、眼神已是一片云淡风轻,kan向云澈的目光充满着赞许:“这位公子,老朽kan你第一眼,便知道你定是豪门贵公子。既然你如此真诚请教,* na *老朽也就不吝告知一二。”
  云澈:“……”
  “这九星佛神玉,别说我们↓位星界,就算是中位星界,都是万万找不到的。光是它的母玉穹顶神玉,就唯有在上位星界* na *个位面才会存在。你到black(hei )琊城*| lai |*找,简直就是脑子瓦……咳,是不可取的。哪怕你真的去了上位星界,也是难啊。”
  “至于这皇仙草嘛,这等神草,据说只会在上古秘境中chu *现。”
  “上古秘境?”云澈眉头一动。
  老者顿时一脸狐疑:“小子,你连上古秘境都不知道?你难不成……是从↓界*| lai |*的?”
  云澈眼睛一瞪,然后只得承认:“是,晚辈的确是chu *body(* shen | xia *)界,刚*| lai |*贵di 不久,还请前辈解惑何为上古秘境。”
  一边说着,云澈很“识相”的又拿chu *一万紫晶石。
  老者闪电般的接过,脸色却是波澜不惊:“既然是chu *body(* shen | xia *)界,* na *就不奇怪了。所谓上古秘境,便是从远古诸神时代留↓的独立小世界。”
  老者这么一说,云澈已是懂了大半。
  “神界之中有着无数的上古秘境,有的直接连接于外界,可以自由chu *入,有的则会因其独立法则而限定诸如时间、数量、玄力等级。神界之中,很多传承和上古异宝都是在秘境中发现的,随着诸神时代的覆灭,没有了力量之源,每一年都会有大量的上古秘境崩塌消失,就算至今依旧存在的,其中的各种秘密和资源也都被掠夺的差不多了,如今,大多数秘境是被一些强大宗门霸占,作为试炼之di 使用。”
  云澈缓缓点头……苍风国天剑山庄的天池秘境,其实就是一个上古秘境,还是邪神所留↓。
  “我black(hei )琊界,如今还留存着两个上古秘境,都是归魂宗所有。”老者并不避讳的道:“说到上古秘境,就不得不说起太初神境,* na *可是统领浩大神界的十七王界都……”
  话未说完,他忽然住嘴,然后摆了摆手道:“哦!一不小心说跑偏了,太初神境* na *个位面的事,你小子再过一万年都不可能懂的。你打听的* na *个皇仙草……哦对,皇仙草,所有关于它的记载,都涉及到各种各样的上古秘境,有上位星界的秘境,中位星界的秘境,至于↓位星界的秘境就……哦!好像也曾有过!反正我是没听过上古秘境之外有哪里长chu *过皇仙草的。”
  上古秘境……
  只会在上古秘境chu *现的皇仙草……这无疑是个极坏的消息。
  哪怕它只会chu *现于* gao *等位面,或某个险恶之di ,都可以尝试前往找寻。而秘境……神界无数秘境,鬼知道哪一个会有皇仙草。而且各大秘境如今都有其归属,根本不可能随意jin *入,就算想要尝试着大海捞针都不能。
  kan到云澈面色暗↓,老者body(* shen | ti *)前倾,一脸神秘的道:“小子,kan你的样子,好像还真是极想找到这两件宝物啊。kan在你chu *手如此大方的份上,我倒是可以给你指条明路。”
  云澈目光一抬:“请前辈指点。”
  “天机界!”老者凝目道。
  “天机界……天机?”云澈低念一声。
  “天机界,是东神域最小的星界……哦不不,放在整个神界都怕是最小,其星界版图,大致也就和你现在所在的black(hei )琊城这么大。但,* na *可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上位星界!”
  云澈目露讶光……星界版图只堪比一个black(hei )琊城,也就是才千里之域。居然会是一个位面上还要碾压* yin *雪界与炎神界的上位星界!?
  “天机界虽小,但它不仅是个上位星界,还是个di 位极* gao *的上位星界,就连四大王界,都对天机界颇为尊重,四大王界的大界王都经常亲自拜访天机界。”
  “这个星界既然叫天机界……难道,* na *里的人,真的可以窥破天机?”云澈惊疑道。
  “呵呵呵,”老者笑了笑:“据说是,但* na *个位面的事,我哪有资格知道。但,天机界是个开放的星界,任何人都可以到* na *里去。在* na *里,只要你付得起足够的玄石,你可以buy(中文:gou mai)到任何情报……比如,哪里可以找到九星佛神玉和皇仙草。”
  云澈目光一动。
  “不过,天机界的情报,price (中文:jia ge)可远比你想象的昂贵的多,但只要你付得起,就一定不会让你失望。但buy(中文:gou mai)到情报之后该怎么得到九星佛神玉和皇仙草,就是你自己的事了,* na *可一定要比单纯的购buy(中文:gou mai)情报难得多了。”
  “天机界该怎么去?”云澈毫不犹豫的问道。
  “简单!”老者一指:“城西有星界次元站,交付足够的玄石,就可以开启前往六十多个星界的次元玄阵,选择前往朔寒界,在从朔寒界的次元站至奎阳界,再从奎阳界至大千圣光界…………经过这十七次转站之后,就可以*| lai |*到一个名为神海界的星界,神海界中心之城便有一个可以直达天机界的次元玄阵。不过这十几次次元传送的flower (hua )费可不低啊,普通人倾家dang 产也去不起。”
  云澈:“~!@#¥%……”
  虽然涉及了整整十七个前所未闻的星界,但云澈愣是一遍记牢:“谢前辈指点。”
  找到了目标,云澈直奔城东而去。
  天机界,一个开放的上位星界。不知自己身上剩↓的一亿紫玄石,是否足够buy(中文:gou mai)到九星佛神玉和皇仙草的情报。
  云澈在城区奔波很久,一路打听,终于*| lai |*到了城西的次元站。靠近之时,却发现大量的人群正从* na *个方向涌*| lai |*,而且个个面色不忿。
  云澈心中一突,连忙上前拦住一个人:“这位大哥,次元站* na *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你要是想去次元站的话,* na *还是掉头吧。”* na *个人一脸郁闷道:“次元站好像从几个时辰前就封锁了,任何人不得不jin *入。而且……”他声音压低:“周围还把守了一大群魂宗的人,谁一靠近次元站,就会马上遭到严查。”
  “哦,原*| lai |*如此,感谢相告。”云澈一边说着,心中猛di 一沉。
  昨夜之事,black(hei )羽商会果然不可能没有动静。封锁次元站,就是为了不让他逃chu *black(hei )琊界。
  毕竟,black(hei )羽商会可是知道他是*| lai |*自其他星界。
  难不成,他们是准备在整个black(hei )琊界搜寻自己?虽说是为了王族木灵,但也太夸张了点吧?
  魂宗,全名black(hei )魂神宗,black(hei )琊界的主宰宗门,此时已可以确定就是black(hei )羽商会背后的势力,是他万万惹不起的。
  云澈马上回头……次元站不可能长久的封锁↓去,只能留在black(hei )琊城中,等待其(jie kai)封锁的* na *一天了。
  云澈不再探听九星佛神玉和皇仙草的消息,锋芒尽敛,在black(hei )琊城中随意转悠起*| lai |*,kan到一些引起他兴趣的小玩意就随手buy(中文:gou mai)上一些,几个时辰↓*| lai |*,倒也flower (hua )了不少玄石。
  时至正午,云澈正考虑是不是该在城中找个暂居之di ,忽然感觉到附近有一股极强的气息,他目光撇去,kan到一个body(* quan | shen *)black(hei )衣的人走向了不远处的一个店铺,所到之处,行人都匆匆避开,面带敬畏。
  在他转身之时,左侧臂膀上,赫然闪过一抹black(hei )snake(she 虫它)印记……和* na *个被他打残的black(hei )衣中年人身上的一模一样。
  魂宗的人!?
  云澈顿时留心,* na *个black(hei )衣人在jin *了店铺之后,过了好一会儿才chu **| lai |*,很快走远。
  云澈眉头微拧,短暂犹豫后,jin *入了* na *个店铺之中。
  一股浓郁的香气顿时铺面而*| lai |*,这赫然是一个香料店,各种异香混合在一起,分外熏人。
  多少有些煞风景的是,这个香料店的店主是个面相wei suo的中年男人。
  云澈虽然锋芒收敛,但穿着,以及举手投足之间依然透着一股贵气,店主目光一扫,瞬间喜笑颜开,殷勤道:“这位公子,小店各式香薰香料六百余种,定有公子中意的,慢慢挑,不要急。”
  云澈向前,压低声音:“刚才* na *位客人buy(中文:gou mai)了什么?”
  说话之时,五千紫玄石被他拍在了店主面前。
  店主眼眉一跳,非但没收,反而面露惶恐:“公子,你……一定又是哪个大商会或大宗门的人吧?唉,你就不要为难小的了,要是小的把万里追魂香卖给别人,被魂宗知道的话,小的一定会没命的。”
  “万里追魂香?”云澈眉头大皱:“* na *是什么?”
  “嗯?你不知道?”kan云澈的样子不像是装的,* na *店主一愣。
  “完全不知,而且我也不是什么大商会大宗门的人,而是*| lai |*自外界的普通旅人。”云澈道:“只是碰巧kan到刚才* na *个人气势不凡,想*| lai |*他特意*| lai |*buy(中文:gou mai)的东西必定不俗,所以好奇之↓jin **| lai |*打探一番。”
  “哦,原*| lai |*如此,嗯……你kan上去的确不像black(hei )琊界的人。”重新打量了云澈一番,店主信了,脸上惊慌顿去,同时以闪电般的speed(*su du*)将五千紫玄石收入囊中:“不过公子要失望了,这万里追魂香,我不会,也不敢卖给魂宗之外的任何人。”
  “你说的万里追魂香究竟是什么东西?”云澈疑问道,不知为何,他心里涌起一种强烈的不安感。
  “当然是极其了不得的东西。”店主脸上露chu *了得意之色:“其所需材料很是昂贵,而整个black(hei )琊界上↓,目前也只有我一个人做得chu *。魂宗会定期送材料过*| lai |*,十天之后再*| lai |*将万里追魂香取走,虽然被魂宗禁止卖给其他任何人,但我这小店也算是得到魂宗的保护了不是?”
  “万里追魂香有什么作用?”云澈眉头越收越jin 。
  “当然是追踪之用。”店主道:“这万里追魂香无色无味无息,绝对不会被人发觉,但,却有一种名为‘赤尾貂’的玄兽偏偏对其味道极为*(咸心)min gan 。”
  “如此,将万里追魂香抹在贵重的宝物,或者犯人、玄兽身上,万一它们丢失、逃走或被劫走,就可马上用赤尾貂*| lai |*追踪,保证绝对万无……”
  “你说什么……你说什么!!??”
  店主话音未落,整个人已被拎着脖子猛然提起。他有着君玄境的修为,但在云澈的手掌之↓毫无fan kang 之力,瞪大的眼睛透着深深的不解和恐惧:“你……你gan 什么……”
  云澈body(* quan | shen *)气息大乱,背脊发凉,他抓着店主的手臂在剧烈的chan dou (颤抖吧!凡人!)着,一双瞳孔剧烈的收缩放大:“万里追魂香……能够持续多久?能追踪多远……会不会超过两千里?!”
  “公子……有话……好好说……”
  “回答我的问题!!”云澈怒吼道。
  店主嘴巴大张,痛苦的道:“万里追魂之名……不是……说着玩的……何况……两千里……要至少……四天四夜……才会消散……”
  轰!!
  店主被狠狠砸在di 上,死活不知,云澈已chong *天而起,如疯了般向城南chong *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