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作者:火星引力

  云澈思绪怔乱间,妖mei(女眉)女子慵雅的从冰椅上起身,qun bai飘落,掩↓了* na *双似是苍天用尽毕生精力雕琢的脚踝,一双勾魂美眸就这么kan着云澈,步履缓慢的向他走*| lai |*。
  离的近了,云澈这才注意到,她的雪衣上还纹着一只傲然展翼的冰凰,但她xiong 前太过饱满,将图纹完全撑挤变形,不但硕大,而且简直如shui *一般的绵ruan (车欠),脚步明明很是缓慢,但稍稍的迈步,便颤忽忽的晃dang ,让云澈目眩神驰,目光像是被牢牢xi 口及附在* shang * mian *,在又一次的失魂之中,不舍得有须臾稍离。
  云澈的喉结,在这时传*| lai |*一声“骨碌”的滑动。
  声音本是很轻,但在这静寂的冰凰宫,绝对是无与伦比的响亮。云澈顿时被自己的这个声音惊醒,饶是他脸皮厚如城墙,也几乎想要马上转身,掩面狂逃。
  “云澈。”妖mei(女眉)女子却似没有听到,她站到云澈身前,眸光氤氲,粉唇轻启,喊chu *了云澈的名字。
  她的声音(su)酉禾mei(女眉)入骨,如此简短,且是云澈这辈子最熟悉的两个字,却是让云澈body(* quan | shen *)骨头都随之一ruan (车欠),他暗xi 口及一口气,目光游离间都不敢再kan已经近在咫尺的妖女,强行镇定道:“大……”
  一个“大”字chu *口,云澈一口咬住了自己的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艰难的道:“师姐……好。”
  “大~~师姐?”女子的月眉轻弯,嘴角稍稍上qiao *,微小的神情变动,却是让她本就勾魂摄魄的玉颜mei(女眉)意横生,她螓首靠近,一股比云澈一生所闻过的所有flower (hua )香还要馥郁的香气轻轻拂过:“你刚才是不是想喊……大xiong 师姐呢?”
  声音慵懒而婉转,云澈嘴巴微张,body(* shen | ti *)(su)酉禾ruan (车欠),心神摇拽,灵魂都仿佛要tuo *体而chu *,大脑一阵前所未有的空White(颜色bai )。
  他有龙神之魂在身,经历过幽冥婆罗flower (hua )摄魂之力的残酷磨练,无论多大的强大的敌人,都从未让他失魂到如此程度。
  而眼前的妖女,她的身上毫无玄力气息,亦毫无压迫* xing *的气势,更没有精神力的侵蚀或压制。却在颦笑言语间,让他心魂溃败至如此di 步。
  云澈完全不知道自己这次懵了多久,在他终于敛回心神时,只得强行开口*| lai |*化解尴尬和前所未有的失态:“不知……大xiong 师姐……啊噗!”
  云澈一巴掌扇到自己嘴巴上,然后扭曲着面孔用更大的声音快速道:“不知师姐如何称呼?”
  妖女mei(女眉)目流转,似笑非笑,微动的眸光似乎在惊讶着云澈居然这么快回神:“很早就听闻冰凰三十六宫新*| lai |*的男di 子胆子大的很,*| lai |*冰凰界的第一天就触怒了沐凤姝,前几(曰)ri 呢,又去招惹了冰凰第一宫的首席di 子。今天初见真人,却敢chu *言轻薄,果然是好大的胆子唷。”
  “~!@#¥%……”想起先前的反应,云澈无比想找个di 缝钻jin *去。他再次定神,尽可能让自己的神态语态自然一些,厚着脸皮道:“我胆子虽然还算大,但绝对不敢轻薄师姐。主要是师姐长得太好kan,一时kan得发呆,所以有些失口,还请师姐赎罪。而且,我相信师姐一定知道我不是故意的。”
  废话!连我都失态成这个模样……其他男人还指不定什么德* xing *。她肯定见怪不怪了……嘶!世上居然有这么【gou && ren】的妖女,不知道她有没有男人了……
  “哦?这么说,反倒是我的错喽?”妖女似无意的轻咬了一↓唇瓣。
  云澈心中瞬间涟漪迭起,口中匆忙道:“不不,怎么可能是大xiong 师姐……嘶!”这次,云澈恨不能掏chu *把刀捅自己一↓:“绝绝绝对不是师姐的错。咳!师姐这次到访,可是为我和小蓝师姐送芙韵寒露的吗?”
  妖女shen chu *两根White(颜色bai )莹的晃眼的玉指,将两枚小巧的玉瓶轻轻一推,微风拂过,两个玉瓶已落在了云澈的手上:“既是*| lai |*送这寒露,也是为了*| lai |*kan一个人。”
  “* na *个……宫主她这几(曰)ri 不在这里。”云澈小心的把玉瓶收起。
  “既如此,我的目的也算是达成了。”妖女美眸转过,幽幽ruan (车欠)语:“这两滴寒露,你和小蓝还是早饮为好。”
  听她语↓之意,似是要就此离开,云澈心中涌起一种无法严明的复杂情绪,连忙chu *口道:“师姐,虽然是the first time(di yi ci )见面,但你知道我的名字,我却不知道师姐的名讳……不知师姐可否告知?”
  眼前女子之美,之mei(女眉),或许世间男子无人可抗拒,若谁的腰杆能为之缠住,恐怕换得三世沉沦也心甘情愿——云澈的脑中忽然生chu *这样的念想,而且格外清晰和强烈。
  妖女没有回绝,ruan (车欠)语轻轻:“沐玄音,听过这个名字吗?”
  云澈三个月都窝在冰凰宫,全宗上↓叫的上名字的一个巴掌数得过*| lai |*,当然不可能听过。但身为情场老油条,他又岂会说不知道,马* shang * mian *露惊喜:“原*| lai |*你就是玄音师姐!虽然我到*| lai |*宗中的时间尚短,但玄音师姐的名字早就已经如雷贯耳,没想到这么快就亲身见到玄音师姐,还有幸劳玄音师姐亲自为我……和小蓝师姐送芙韵寒露。”
  “哦……”沐玄音唇溢芬芳,美眸轻眯,狭长的眼缝中流转着潋滟到不可思议的mei(女眉)光:“你,真的听过这个名字?”
  “……”云澈被她kan的心中一突一跳……难道这只是个假名字?
  云澈迅速脸不Red(* hong *)心不跳的回道:“当然,因为这是玄音师姐亲口告诉我的。”
  jiao (女乔)mei(女眉)的眸光多了几分玩味,由上而↓,完整的扫过了云澈的body(* quan | shen *),她没有再说话,就这么移步而去,给了云澈一个在视线中逐渐远去的美奂背影。
  “……”* na *个眼神,让云澈稍稍发懵,他心念急转,忽然脑中灵光一闪,马上chu *声喊道:“等等!玄音师姐,你是不是还有一个名字叫沐妃雪?”
  沐玄音脚步停住,嫣然回首:“哦?你为何会这么认为?”
  回眸之↓,风华再现,云澈眼前的世界都霎时明亮了许多,云澈定了定神,然后自信满满的道:“我前几(曰)ri 和冰凰第一宫首席di 子起chong *突的事,神殿之中,只有沐寒逸……咳咳,寒逸师兄知道这件事。但寒逸师兄曾让我承诺过不要把这件事说chu *去,* na *么寒逸师兄也自然不会将其告诉别人,但,如果是寒逸师兄所倾慕的妃雪师姐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沐玄音:“……”
  “我对寒逸师兄虽然知之尚浅,但也确信他* na *样的人物,寻常女子一定不会入眼。但,如果是师姐的话,别说倾慕,就是不惜* xing *命的迷恋,都再正常不过。”
  “还有,师姐方才在告知‘沐玄音’之名后,有些奇怪的追问我是否真的听过这个名字……所以我想,这应该是师姐比较少于使用的……额,另外一个名字吧。而为更多人所知的,是沐妃雪这个名字。”
  云澈目光笃定,言语清晰,嘴角还勾着自信的淡笑。沐玄音也笑了,虽然只是一个极美的侧颜,但依旧千mei(女眉)横生。
  “真聪明。”
  玉唇浅语,如梦玄音。随之,她雪影微朦,如飞散的雪絮般,消失在了云澈的视线之中。
  最后* na *似赞许的三个字,如梦魂仙音,在云澈耳边、心魂久久缭绕。云澈怔立许久,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回想之前……他生平the first time(di yi ci )如此失态,还是在一个绝世美女面前。
  “呼!kan*| lai |*我猜对了,虽然有些丢脸,但好歹没在美女面前丢了智商,最后猜chu *她就是沐妃雪,应该也算是挽回了一些她对我的印象吧。”
  kan了kan手中装着芙韵寒露的玉瓶,云澈脚步加快,快步*| lai |*到了沐小蓝的修炼室前,然后一拳敲在* shang * mian *:“小蓝师姐……”
  刚喊chu *名字,修炼室的门便直接打开,随之是沐小蓝不耐的声音:“闯祸精!不是说不许打扰我么!”
  这么快就开门,倒是让云澈愣了一↓。送芙韵寒露的妖女……噢,师姐到*| lai |*,还刻意释放chu *了玄气,沐小蓝毫无反应,两人说话的声音也不低,沐小蓝同样没有chu **| lai |*,这让他无比确信沐小蓝一定是不自觉的jin *入了五感封闭的静心状态,会很难叫醒,没想到居然才喊了一声就直接开门。
  “芙韵寒露*| lai |*了。”云澈抬起手中玉瓶。
  “哇……啊?”沐小蓝一喜一讶,瞪大眼睛道:“唉??什么时候送*| lai |*的,为什么我没有听到声响?该不会是师尊帮我们取了然后交给你的吧?”
  “就是刚刚,一位师姐送*| lai |*的。”云澈满脸无语状:“你该不会是睡死了吧?”
  “你才睡死过去了!”沐小蓝气鼓鼓的道:“你一定在骗我!我猜想可能是今天到,所以都没有怎么在静心,从中午开始就一直在留心外面的动静,根本就没有听到有什么人*| lai |*,分明就是你在骗我。”
  “……骗你是小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云澈heng(哼哈二将)声道。但沐小蓝这小丫头,并不像是在说谎——她压根也不会说谎,嗯?难不成她的听觉和灵觉在刚才失灵了?
  “你说是一个师姐送*| lai |*的,* na *你说,是哪一个师姐?”沐小蓝一副你分明就是在说谎的样子。
  “是沐妃雪师姐。”云澈如实回答,想到* na *mei(女眉)惑人间的倾世风华,他的心魂又一次剧烈颤dang 。谁要是娶了* na *个如妖一般的女人,一定会短命的。
  也不知道哪个天杀的男人会这么幸运!!!!
  沐小蓝定定的kan了云澈一眼,然后一把夺过他手中的一瓶芙韵寒露。
  “骗子,heng(哼哈二将)!”
  砰!!
  修炼室的石门被重重关上。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