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深度诱惑:乡村艳福

作者:小羽

第98章 与小岚一夜尽欢
  晚上,陈晓天见球场没多少人了,交待了阿东一番,正要回去,阿东与小岚迎了上*| lai |*,小岚笑着说:“天哥,今天你帮了我大忙,我请你吃夜宵。”
  陈晓天呵呵笑道:“不用啦,你一个月工资* na *么少,还请我吃夜宵,多存点钱作嫁吧。”
  “不嘛,”小岚坚持di 说:“你帮了我,我一定要请你。”
  陈晓天说:“也不用说我帮了你,这是我的工作,我* na *是应该做的。”
  阿东赶jin 说:“天哥,你就答应小岚吧,这小器鬼从不请我吃夜宵的,今天良心发现竟然同意放血了,你一定不要错过,让我也沾点光。”
  “不让你去!”小岚White(颜色bai )了阿东一眼,对陈晓天说:“天哥,我们走吧。”
  陈晓天见小岚态度坚决诚恳,也不再客气,再客气↓去,也就是装b了,便说:“好,坐我的摩托车去。”
  “好啊好啊。”小岚兴奋di 拍起掌*| lai |*,活像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孩,陈晓天kan得呆了,没想到一向沉默寡言的小岚还有这等可爱讨人喜欢的一面。
  坐上摩托车后,小岚兴奋di 说:“我最喜欢坐摩托车了,很喜欢迎风而chui 口欠的* na *种感觉,很清shuang XX大XX。”
  陈晓天轻轻di 笑了笑,将摩托车开得飞快,小岚慢慢di shen 手将陈晓天从后横腰抱住了,一对**直ting *的**jin jin 压着陈晓天的后背,陈晓天的后背感觉yang (羊羊羊)yang (羊羊羊)di ,心猿意马,差点跟前面的一辆小black(hei )车碰了上去。
  为了分散注意力,陈晓天便大声问:“去哪里吃啊。”小岚说:“就前面喜大大超前隔壁摆夜夜市* na *儿,我请你吃烧烤!”
  一会儿,便到了喜大大超市,陈晓天将摩托停在隔壁夜市* na *儿,立即有一名男子走上前*| lai |*殷勤di 说:“老板,*| lai |*,坐坐。”
  陈晓天左右kan了kan,与小岚*| lai |*到一张桌前,老板微笑着问:“两位老板,要吃些什么?”
  陈晓天耸了耸肩,小岚立即说:“给我们带两个鸡* tui *两个鸡翅两串香菜……两支冰啤。”
  “好咧!”男子* gao *兴di 应了一声,转身便去忙了。
  陈晓天见小岚兴* gao *采烈的样子,精神也跟着大shuang XX大XX,笑着说:“你好像对这里很熟。”
  “是啊。”小岚说:“我经常*| lai |*这里吃烧烤的。这里烧烤很不错。”
  * na *男子想必是老板,先拿上*| lai |*两瓶啤酒,两支一次* xing *杯子,将啤酒开了,正要倒酒,小岚忙说:“不用了老板,我们就拿瓶子喝。”说着拿起一支啤酒递到陈晓天面前:“给,天哥。”
  陈晓天知道自己喝不了什么酒,但在小岚面前绝不能示弱,便shen 手将啤酒接了过去。小岚拿起另一支啤酒,笑嘻嘻di 说:“*| lai |*,天哥,gan 杯!”
  陈晓天拿起酒瓶跟小岚的酒瓶碰了一↓,边喝酒边kan着小岚,只见小岚拿起啤酒瓶直接瓶chui 口欠,说不尽di 精神与洒tuo *。陈晓天突然心里一动,觉得小岚是一位与众不同的女孩子。
  没多久,烧烤上*| lai |*了。这里的烧烤味道果然很好。香pen( 口贲)pen( 口贲)di 。两人吃得很过瘾。小岚后*| lai |*又叫了两支啤酒,陈晓天跟小岚又每人一瓶,都喝了。
  两瓶啤酒↓肚后,陈晓天头脑开始昏沉沉di 了,便说:“不行了,我醉了,恐怕不能开摩托了。”
  小岚却脸不改色心不跳,两瓶啤酒↓肚,毫无影响,毫不犹豫di 说:“我*| lai |*开。”
  陈晓天怔道:“你会开摩托?”“当然会啦。”小岚眉开眼笑di 说:“我早就会了。”说罢对陈晓天说:“上车吧,天哥。”
  陈晓天坐上摩托后面,小岚跳到了摩托车前面,问陈晓天:“天哥,坐好了吗?”陈晓天说:“坐好了。”小岚说:“* na *我可开啦。”接着熟练di 将开动的摩托,摩托顿时流星一般飞了chu *去。
  陈晓天坐在摩托车后,头昏昏沉沉di ,便抱住小岚* na *细小的腰,将头pa(足八)在她后背,开始jin *入半睡眠状态。小岚忙问:“天哥,你没事吧?”见陈晓天没有回应,便又问:“天哥,你睡着了吗?”陈晓天南喃di 说:“我想睡了。”小岚说:“* na *我给你去开个房间吧。”
  没多久,小岚在一间宾馆前停了↓*| lai |*,扶着陈晓天jin *了宾馆,开了房间,扶着陈晓天jin *入房间,将陈晓天轻轻di 放在chuang shang 。
  陈晓天躺在chuang shang ,一动不动,好像睡着了。小岚便将陈晓天的鞋子tuo *了,正要给小岚tuo *衣时,陈晓天突然shen 手抓住了小岚,轻声说:“小岚,谢谢你。”
  小岚怔住了。陈晓天坐了起*| lai |*,抱着小岚,shen 嘴朝小岚的**贴去。小岚怔了怔,慢慢di 闭上了眼睛。
  陈晓天的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刚一shen jin *小岚的嘴里,小岚立即迎了上*| lai |*,两只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像snake(she 虫它)一般卷在了一起。陈晓天边吻边将手shen jin *了小岚的衣服里,抓住小岚的一只大**轻轻rou& nie (一种手法)着。小岚发育得非常完美,***di ,xing *gan *迷人。陈晓天抓住小岚的**rou& nie (一种手法)了阵,小岚的呼xi 口及渐渐ji cu *起*| lai |*,陈晓天顺势将小岚的衣服给tuo *了,在酒精的催促↓,将小岚的ku 子也tuo *了个精光,顿时,小岚body(* quan | shen *)***,。她静静di 躺在chuang shang ,双目微闭,两朋微缩,body(* quan | shen *)White(颜色bai )皙如雪,一对大**又yuan *又White(颜色bai ),**横陈,令人销魂。陈晓天再也控制不住了,迅速di 将自己也tuo *了个精光,拉开小岚的双* tui *压了上去。
  小岚qing bu zi jin di 发chu *了一声惊呼,陈晓天顺利jin *入了一道(水显 shi 水闰 run )的隧道,在里面欢快di 跳跃,小岚jin 闭着双眼,发chu *销魂般的嘤咛。
  或许是喝了酒,陈晓天跟小岚这一战竟达了一个多小时,将小岚弄得精疲力尽、香汗淋漓。完事后,陈晓天晓在chuang shang ,望着天flower (hua )板,幸福而心满意足di 笑了。
  小岚问:“天哥,要去洗个澡吗?”陈晓天kan了kanbody(* quan | shen *)***的小岚,说:“也好。”便一骨碌跳了起*| lai |*,抱起小岚朝浴室走去。
  当晚,陈晓天与小岚在* na *宾馆里过了一个销魂而难忘的夜晚,两人都是好手,忙了一个晚上,停停战战,多达四次!
  第二天天刚亮,陈晓天的手机响了,一kan竟是林夕打*| lai |*的。林夕冷冷di 说:“你回*| lai |*。”陈晓天怔了怔,说:“我还在睡觉呢。”林夕问:“你在哪里睡?”“我在……”陈晓天kan了kan身边睡得正香的小岚,说:“我在宾馆。”林夕饶有兴趣di 问:“跟哪个女人呢?”陈晓天支支吾吾di 说:“这……没哪个女人。”
  “heng(哼哈二将)!”林夕重重di 将手机丢了chu *去。
  陈晓天怔了怔,这林夕怎么啦?莫不会知道我跟小岚的事了?可这又怎么样?你是我包养的一个女人耶,莫非也要管我在外面有没有女人这种事?陈晓天抓了抓头发,沉重di 叹了一声。
  小岚醒了,嗲声嗲气di 说:“你醒啦?”陈晓天shen 手在小岚xiong 前*了*,说:“你真是一个很xing *gan *的女人,老实说,你上过几个男人?”
  “哪有!”小岚生气di 说:“你是我第一个男人好不好。”“小妖精,骗我!”陈晓天一翻身将小岚压在了body(* shen | xia *),将小岚hands(* shuang * shou *)压住,一阵“严刑拷打”,说:“快说,到底有几个?几十个,还是几百个?”
  小岚qiao *起了小嘴,气呼呼di 说:“你真坏,最多一两个啦。”
  “唉!”陈晓天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pa(足八)在小岚身上,无比痛苦di 叹道:“我载在你手上了,没想到你真的是个老手。真不知是你上了我,还是我上了你。”
  “你说gan 什么呢。”小岚shen 手去推陈晓天,Red(* hong *)着脸说:“我真的才一两个,好像就两个。”
  “好像吗?”陈晓天将小岚压得更jin 了,“快说,另一个是谁?”
  “是……”小岚偏过脸去,说:“我不说。”
  陈晓天抓住小岚的一只大**,叫道:“是谁,快说!”小岚坚定di 道:“不说,打死也不说。”“是吗?”陈晓天坏坏di 笑了,将小岚的双* tui *拉开,经过几个小时的休息,陈晓天的* na ****又精神抖擞生机bo (孛力)bo (孛力),对着小岚的小门猛di chong *了jin *去。
  “啊!”小岚痛苦di 皱起了眉头,骂道:“你要死啦。”
  陈晓天嘿嘿笑了笑,一阵猛攻。片刻,小岚body(* quan | shen *)酸ruan (车欠)了↓*| lai |*,闭着双目jin *入了角色。
  完事后,陈晓天问:“现在你该说了吧。”
  “是袁大少。”小岚突然说。一说完,一滴泪无声di 涌了chu **| lai |*。陈晓天,顿然咬牙切齿。小岚无比痛楚di 说:“* na *一晚,他将我喝酒了,然后……要了我the first time(di yi ci )。我醒*| lai |*后,才发现我什么都没有了。袁大少对我又哄又骗,威*利诱,叫我在他的球场收帐。我后*| lai |*想,或许这就是我的命吧,便在* na *儿呆了↓*| lai |*。”
  陈晓天恨得牙牙yang (羊羊羊),问:“以后他有*| lai |*找过你吗?”小岚苦苦di 笑了笑,说:“*| lai |*找过我几次。开始我很反感,后*| lai |*就慢慢习惯了。”然后小岚偏过头望着陈晓天,问:“我是一个坏女人,是不是?”
  陈晓天说:“不是,你是一个好女人。”
  小岚笑了笑,擦gan 眼泪说:“天哥,我知道你是骗我的,不过我很感谢你。我劝你离袁大少远一点,他这人很阴险,他把你叫这儿*| lai |*给他管场子,肯定是不怀好心。”
  “我知道,”陈晓天说:“我就是想知道他到底在耍什么flower (hua )样。”
  小岚说:“我想你最好不要昌险。”
  陈晓天正要说话,突然手机又响了,只见是袁克良打*| lai |*的。袁克良说:“晓天啊,今天周一,球场可能没什么生意,放你一天假,你就在家好好歇着。”
  挂了电话后,陈晓天十分纳闷di 道:“这姓袁的畜生怎么了,今天大发慈悲竟然放我的假了?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