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深度诱惑:乡村艳福

作者:小羽

第92章 四位大美女的领di
  完事后,陈晓天起身穿好衣服,只见小芳也迅速di 穿好了衣服,充满怨恨di 瞪了陈晓天一眼,打开门走了chu *去。
  站在门外的陈东怔了一↓,这才明White(颜色bai )刚才在房里的叫喊是怎么一回事,当↓笑呵呵di 将一盒饭与一支冰啤递给陈晓天,说:“天哥,你的饭和酒。”
  陈晓天吃完饭,喝了* na *一瓶酒后,*| lai |*到球场外走了一圈,回*| lai |*问阿东:“几点钟了?”
  阿东抬腕kan了kan时间,说:“差不多九点了。”
  陈晓天说:“今天我有点累了,这里就交给你了,我先回去了。”
  阿东忙说:“好的,好的。”
  陈晓天由于刚才喝了一瓶啤酒,肚子有一点zhang (**月长**),外面凉风习习,便决定走一走,散散走。刚走了几步,突然后面奔*| lai |*几十个人,皆手持铁木奉(bang)朝着陈晓天凶神恶煞di 打了过*| lai |*。陈晓天大吃一惊,忙奋力抵抗,奈何寡不敌众,身上被打了几木奉(bang),头部也挨了几木奉(bang),顿时头晕目眩,心想今天终于碰到凶狠的了,还是逃命要jin ,便大步朝前跑去。
  后面* na *几十个人叫喊着追了上*| lai |*。陈晓天跑到一条小街道,眼前的路晃得越*| lai |*越厉害,* tui *也chan dou (颤抖吧!凡人!)得越*| lai |*越厉害,突然眼前一black(hei ),一头扑↓di 去。
  不知什么时候,陈晓天一个激灵睁开了双眼,发现自己躺在一张chuang shang ,这床ruan (车欠)绵绵di ,一股丁香flower (hua )的香气扑鼻而*| lai |*,俨然是女孩子的床。而且屋里的摆设,倒像是一个小孩的房间,海报与娃娃遍眼都是。
  陈晓天挣扎着站了起*| lai |*,走↓床*| lai |*,推开门,*| lai |*到客厅,突然发现一个女子坐在一张沙发上,正冷冷di kan着他。
  “你是怎么jin **| lai |*的?”* na *名女子问。
  陈晓天怔了怔,做了一个慌张的手势:“这个……我也不知道。我被打人打晕了,一醒*| lai |*,就*| lai |*到了这里。”
  * na *名女子说:“* na *可能是小艾带你回*| lai |*的。”说着将陈晓天body(* quan | shen *)上↓打量了一遍,突然发现陈晓天披着浴巾,撇了撇嘴,说:“我kan你人倒是ting *老实的* na *种,怎么你会被人打晕了,难道你是混black(hei )社会的?”
  陈晓天忙说:“不是的,我是刚jin *城没两天,其实,我是乡里的……”
  “是吗?”女子好奇di kan着陈晓天,半信半疑,问:“* na *你会做饭做菜吗?”
  “会!”陈晓天tuo *口而chu *:“这个我最会了!”
  “好。”女子shen 手朝厨房里指了指,说:“马上去给我做一顿饭chu **| lai |*,冰箱里竟然一点东西都没有,我可饿死了。”
  陈晓天shen 手抓了抓头发,朝Behind(shen hou)kan了kan,转身朝厨房里走去。见厨房里有几个西Red(* hong *)柿,拿起*| lai |*kan了kan,放在shui *中去清洗。女子饶有兴趣di kan着陈晓天,问:“你叫什么名字啊?”
  陈晓天如实答道:“我叫陈晓天。你呢?”
  女子答道:“我叫文明芝。”陈晓天哦了一声,将西Red(* hong *)柿放在菜板↓,拿chu *刀刷刷di 切了起*| lai |*。刀法之快,令人咋舌。
  文明芝从*| lai |*没有kan见过如此娴熟而登峰造极的刀法,即使在电影中,也没有如此传神。但是,在切完两个西Red(* hong *)柿后,陈晓天放↓了手中的刀,不经意kan了文明芝一眼,投*| lai |*一个得意的微笑,然后问:“有面条吗?”
  “啊?”文明芝俨然没有从刚才的惊讶之中回过神*| lai |*,待陈晓天再次温和di 问:“小姐,请问你家中还有面条吗?”文明芝这才回过神*| lai |*,忙不迭说:“有有。”接着从冰箱上拿起一包挂面递给陈晓天。
  陈晓天接过面条,朝文明芝点了点头,说:“请稍等十分钟。”
  原*| lai |*,这是一间混合公寓,里面住着四位大美女,分别是陈晓天已认识的文明芝,救陈晓天回*| lai |*的春霞,还有公寓主人肖丽兰及在外做模特的苏飞。
  文明芝回到客厅,坐到沙发上,拿chu *手机发了一个信息给春霞,问家中天降神厨美男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春霞回信息说:是我在回家途中救的他。他伤得很严重……
  这时,只见陈晓天捧着一碗hot(英文:hot,中文:re )气腾腾的面条走了chu **| lai |*,将面条轻轻di 放在文明芝面前,笑容可掬di 说:“请用。”
  “好香啊。”一阵香气扑鼻而*| lai |*。早已饥肠辘辘的文明芝拿起筷子,一阵狼吞虎咽,片刻,便将一碗香气腾腾的面条吃了个精光。
  kan着文明芝* na *大朵快颐的样子,陈晓天摇了摇头,暗想,这丫头,果然很饿了。
  吃完面条后,文明芝恢复了往(曰)ri 的神采,再次将陈晓天body(* quan | shen *)上↓打量了一遍,突然问:“请问,你能将衣服先穿好吗?”
  陈晓天忙回房,找了半天,极不好意思di chu **| lai |*了,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站在文明芝di 面,支支吾吾di 说:“我……我衣服找不到了。”
  文明芝半信半疑kan了kan陈晓天,*| lai |*到阳光一kan,果然,挂着两件男人的衣服。
  “我真是服了你了,春霞!”文明芝无奈di 摇了摇头,*| lai |*到客厅,对陈晓天说:”你的衣服被春霞洗了,我kan,你还是披着浴巾吧。“
  陈晓天想了想,说:“不用了。我想,我在这里恐怕不太方便,我还是走罢。”说着*| lai |*到阳台,穿起半gan 的衣ku ,*| lai |*到客厅,只见文明芝站在门口,shen 手挡着他,若有所思di 说:“嗯,你是春霞捡回*| lai |*的,你这样一走,春霞可能会怪我。不如,明天等春霞回*| lai |*了,你再走吧。”
  陈晓天犹豫不决。突然,门匡了一声开了,只见一名留着短发身材苗条如flower (hua )似玉的女子走了jin **| lai |*,一kan见陈晓天,吃了一惊,将陈晓天body(* quan | shen *)上打打量了一遍,冷冷di 问:“你是谁?”
  陈晓天吃了一惊,kan*| lai |*这房子里并不只有两个女子,不由di kan了kan文明芝,shen 手比划了一番,一时竟有些不知所措。
  “苏飞,过*| lai |*。”文明芝朝苏飞招手道:“事情是这样的……”
  文明芝交事情的*| lai |*龙去脉跟苏飞说了一遍。苏飞顿时警惕di 望着陈晓天,不冷不hot(英文:hot,中文:re )di 说:“一个陌生男人,最好不要在我们这里呆得太久。我们这是女子世界,不太欢迎男人。况且,不是春霞从外面捡*| lai |*的,谁知是坏人还是好人。”
  苏飞的一番话,说得直接坦露,毫不留情。陈晓天耸了耸肩,说:“* na *我走吧。不好意思,打扰了。”说着shen 手去开门。
  “等一↓。”文明芝chong *了上*| lai |*,站在陈晓天旁边,说:“其实,嗯,你可以晚一点走的……”
  “明芝!”苏飞瞪了文明芝一眼,示意文明芝不要挽留。
  文明芝面露难色,一时矛盾不已。
  陈晓天对文明芝说:“没事。我理解的。”说着再次手去拉门。突然,门自动开了。陈晓天吃了一惊,暗想,莫非这门是自动的不成?正在惊异,却见一名身材微胖风姿绰约的女子走了jin **| lai |*。她一kan陈晓天,显然也吃了一惊,kan了kan屋中的文明芝与苏飞,指着陈晓天问:“这位是?”
  文明芝再次了充当了一回解说员,将事情的原委如实说了一遍。
  这位jin **| lai |*的叫肖丽兰,是这间公寓的主人。她朝陈晓天呵呵笑了笑,说:“你没必要这么急着走。我这里还有空房,你就将就着住一晚吧。明天等春霞回*| lai |*了,我们再从长计议。”
  陈晓天犹豫不决,说:“只怕会给你们带*| lai |*麻烦。”
  “没事,”肖丽兰大大方方di 说:“只一个晚上而已,况且,*| lai |*者是客,大家都是成年人,你不必太拘束。”说着请陈晓天坐了。
  苏飞站在一旁直瞪眼。
  文明芝拿着苏飞走到一旁,笑着说:“菲儿,你别这样,他爱了重伤,现在走的话,会伤到伤口的。”
  苏飞White(颜色bai )了文明芝一眼,没好气di 道:“他到底哪里迷上你了,真☆ɡao 扌高☆不懂。现在男人没一个好东西,留他在这儿,你这是请贼入室引huo *上身!”
  正在这时,听得房门被推开的声音,只得一温* rou *细腻的声音叫道:“姐妹们,我回*| lai |*啦。”
  文明芝眼睛一亮,shen 手刮了刮苏飞的鼻子,说:“好了,春霞回*| lai |*了。”
  说着*| lai |*到客厅,只见春霞穿着一套西装Short skirt(* duan qun *)走了jin **| lai |*,一kan见陈晓天,不由怔道:“咦,你醒*| lai |*了?”
  坐在沙发上的陈晓天忙站了起*| lai |*,望着春霞问:“是你救的我?”
  春霞微笑着说:“是啊。我路边kan你晕倒了,受了很重的伤,就顺便将你扶回*| lai |*了。你现在怎么样,好些了吗?”
  陈晓天点了点头,说:“好多了。谢谢!”
  “不客气。”春霞投以陈晓天一个职业的美丽微笑,正要jin *卧室,却见苏飞挡住了她的路,不冷不hot(英文:hot,中文:re )di 说:“春霞天使,我有话跟你说。”
  春霞不由怔了怔,惊讶di 问:“怎么啦?”
  放石说:“我现在好多了,在这里恐怕不太方便,我先走了。”接着对春霞说:“感谢你救了我,大恩大德,无以为报,以后若有机会……”
  “好啦,别这么说。”春霞说:“我知道,你一定是以为苏飞生气了吧?她是这样的脾气。因为见多了坏男人,以为天↓男人都是坏的……”
  肖丽兰这时走了chu **| lai |*,对陈晓天说:“你先坐着休息会儿,我们先开个家庭会议啊。”接着朝文明芝、春霞与苏飞使了一个眼色,四人心照不宣齐走jin *了肖丽兰的卧室。
  四人jin *得卧室后,肖丽兰将门轻轻di 关了,问春霞:“这个男人你确定是你从外面捡回*| lai |*的吗?他不会是坏人吗?”
  还没待春霞开口,苏飞抢先说:“肯定是坏人。你们哪里kan到好人会受* na *么严重的伤的?你们没kan到,他身上还有好多的伤口,狰狞恐怖!”苏飞一说完,自个儿不由di 打了一个鸡皮疙瘩。
  文明芝说:”我感觉他人ting *好的啊。你们不知道,他切得一手好菜哩。而且,他煮的面特好吃……“
  “你就知道吃。”苏飞怫然不悦di White(颜色bai )了文明芝一眼。文明芝朝苏飞做了一个调皮的鬼脸
  肖丽兰对春霞说:“春霞,你表个态吧,对这个陌生*| lai |*客,咱们到底是留还是不留?”
  春霞jin 咬着**,犹豫不决。苏飞jin 盯着春霞,催促道:“你倒是快说啊。”春霞想了想,说:“我觉得他应该是个军人,对他用种奇怪的亲切感,所以我才会chu *手相救。但是,我又担心他会有什么特殊的*| lai |*历,到时怕给大家带*| lai |*麻烦,所以……”
  “* na *就叫他走!”苏飞tuo *口而chu *。
  文明芝kan向肖丽兰,肖丽兰想了想,说:“这样吧,我们不能太不近人情。他给我的第一印象还不错,我们不坊考验考验他。要是他能经得起考验,我们再做打算吧。若他经不起考验,heng(哼哈二将)heng(哼哈二将),对不住了,天王老子也得离开咱们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