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深度诱惑:乡村艳福

作者:小羽

第8章 打的就是你
  “Red(* hong *)太阳集团你听过没?在我们Red(* hong *)县,他就是土皇帝,就算是县长见了苏总,也得好好ci hou着,今个你不但得罪了我们,还得罪了苏总的心肝baby(bao bei ),你就等着蹲大牢吧!”苏远恒一脸嘲讽的kan着陈晓天。
  如果只是他被欺负了,他还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面吞,毕竟这穷山(gou)(gou)山* gao *皇帝远的,他也使不上劲,但是Red(* hong *)太阳集团就不一样,* na *可是Red(* hong *)县的土皇帝啊,heng(哼哈二将)heng(哼哈二将)!
  陈晓天目光眨了眨,他怎么会不知道Red(* hong *)太阳集团,Red(* hong *)太阳集团的老总在他们Red(* hong *)县都是一个传说级的人物,别kan人家是一个女人,不但折腾起*| lai |*一个偌大的产业,整个Red(* hong *)县吃的用的几乎kan得到的就有Red(* hong *)太阳集团的影子。
  “Red(* hong *)太阳集团?是不是好多年前个生产Red(* hong *)桃k口服液的* na *个,传说* na *玩意好厉害的,说是喝一口就可以变得聪明无比,还可以强身健体,腰部酸* tui *不疼,一口气爬三里di 都有劲。”
  陈晓天* na *惊喜的额样子,好像色狼kan到美女,酒鬼kan到了美酒,一把挽住了揽住了苏远恒的胳膊,蹭啊蹭的。
  “heng(哼哈二将),瞧瞧你这没见识的样,我告诉你,* na *可不是什么‘一口气怕三里di 都有劲’,* na *是‘一口气上5楼’都有劲。”苏远恒得意扬起了↓吧,好像* na *就是Red(* hong *)太阳集团的老总似的,不过这苏远恒还不算是蠢得没边,很快就反应过*| lai |*,“你个小瘪三,滚你娘的Red(* hong *)桃k ,* na *是新盖中盖,啊不对,这些都跟好太阳集团没关系,Red(* hong *)太阳集团就是*| lai |*这里buy(中文:gou mai)di 修路的。”
  “啊?你们是*| lai |*buy(中文:gou mai)di 修路的?”陈晓天一脸震惊的kan着苏远恒,“不可能,不是说*| lai |*buy(中文:gou mai)di 的是Red(* hong *)菜苔集团吗?怎么成了Red(* hong *)太阳了?”
  “滚你娘的呃,就是我们Red(* hong *)菜苔,啊不对,Red(* hong *)太阳集团,小子我告诉你,你少跟我装傻充愣,这没用,你就等着倒霉吧!”苏远恒这个时候也终于反应过*| lai |*,这小子在耍他了,顿时一蹦两尺* gao *,指着陈晓天的鼻子破口大骂。
  “倒霉?”陈晓天顿时笑了,本*| lai |*他还想将这些(jia huo )戏耍一顿,然后糊弄走了了事,至于文秀* na *边,反正是自己的女人,然后把它ci hou舒服了,什么不好办,到不了诚心找投资公司呗。
  可是谁想,这个kan起*| lai |*比暴发户还暴发户的苏远恒也不好忽悠,不过既然这样,陈晓天也懒得继续装了,当↓脸色一冷,一脸戏虐的kan着苏远恒,“姓苏的,也不kankan你↓你现在在谁的di 牌上,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丢jin *发情的母猪卷里面去。”
  “你……”苏远恒顿时被吓的* tui *肚子直抽筋,刚才被母牛折腾已经快要了他的老命了,要是jin *了发情的母猪猪圈,他还有活路吗,登时苏远恒刚抽完筋的小* tui *就ruan (车欠)了,连忙陪着笑说道:“这位小哥,你别生气,我这不是告诉你* na *个张少的厉害吗,您不知道,我们也是被*着*| lai |*的,你不知道Red(* hong *)太阳集团* na *个叫一个没良心啊!”
  这个时候,为了不被母猪蹂躏,苏远恒也顾不上别的了,什么节操,什么良心,* na *个东西值几个钱?“所以小哥,我们也是被*无奈啊,现在最好赶jin 把张少放chu **| lai |*,然后我们赶jin 安** fu **他,否则你可就倒了大霉了!”
  “张少?你说* na *个娘娘腔。”陈晓天鄙夷的kan了苏远恒一眼。
  “对,就是* na *个娘娘腔。”苏远恒现在只想着,赶jin 离开这个di 方,只要离开这鬼di 方,然后安** fu **好张少,到时候想怎么报仇还不是张少一句话的事。
  “好,人可以给你,但是记住喽,把事情给我办的漂漂亮亮的,否则别怪我把你们扔猪圈里边。”
  “一定,一定。”苏远恒虽然弯着腰点头不已,但是* na *一双眼睛里面却满是阴狠之色,你一个小瘪三,等你放chu *了张少,就用卫星电话打电话叫人,kan我不整死你。
  而此时正一脸恶心的想要甩开苏远恒的陈晓天,突然在一次有感觉了,不错,他感觉到了苏远恒心里怨毒的情绪,而且清晰di 感受到,* na *一股情绪,只从左手传过*| lai |*的。
  陈晓天的眼睛顿时就落在了* na *个kan起*| lai |*丑不拉几的手链上,现在陈晓天已经可以肯定,他可以感受到别人的心情,绝对跟这个手链有关系,不过现在可不是琢磨这个的时候,现在这个死胖子对他不怀好心,必须好好教训一顿才行。
  不过陈晓天却没有丝毫的表现chu **| lai |*,既然要教训,就要教训一个狠得。
  陈晓天嘿嘿一笑,拐过过道,从竹棚里将张少拎了chu **| lai |*,只不过再次被拎chu **| lai |*的张少已经是口吐White(颜色bai )沫,浑身脏兮兮的了,和刚*| lai |*的时候简直判若两人。
  苏远恒和邵青云同时用震惊的眼神kan向了陈晓天,这到底要做了什么才会如此狼狈?相比他们只是有点臭有点脏*| lai |*说,简直是幸福多了啊。
  陈晓天shen 脚就踹在了张少的pi *gu *上,很快di 上躺着的人就嘤咛了一声,悠悠转醒了。
  张少一醒过*| lai |*,kan到陈晓天一脸冷笑样子,差点再次吓哭了,不过kan到苏远恒两人之后,这才稍微有了点底气,不,是找到了一点依靠的感觉。
  虽然苏远恒两人也是凄惨的不行,但是最起码相互还能安慰一↓不是?
  “老苏,我们……”这一次张少脸上kan不到先前半点狂傲之色,甚至还带着一点气球的味道,“我们,回去吧!”
  “回去?* na *怎么行,现在,恐怕你们走到半路天就black(hei )了,要知道这山里面可不是县城,什么狼啊、豹子啊,都喜欢* na *时候爬chu **| lai |*找吃的……”
  陈晓天kan似一脸我为你好的表情,放在张少眼里,却比恶魔还恐怖,本能的以为陈晓天在吓唬他,“我们……”
  “张少,这位小哥可没有说瞎话,三年前,这里就有人被狼吃了!”苏远恒自然不甘心这么离开,他还想着报复陈晓天。
  陈晓天也不戳破,heng(哼哈二将)别说苏远恒到底打什么鬼主意,陈晓天可也没有想过就这么翻过这个(jia huo )。
  于是,不明所以的张少连忙答应了↓*| lai |*,陈晓天虽然恐怖,但是还能吃了他吗?可是* na *些野狼也可使会吃了他的,想到自己会被狼吞了,连忙跑到村长家打算借住。
  可是陈晓天哪会让他们如意?偷偷瞒着文秀,跟村长合计了一↓,两人一拍即合,就把他们丢到了陈猎户家。
  你别以为在猎虎家里可以吃到野味就是什么原生态的好生活,若是一般的猎户倒还罢了,但是这陈猎户可是桃flower (hua )村的一朵奇葩。
  陈猎户不是男人,还是一个女人,一个让桃flower (hua )村许多男人自卑,又让他们眼泪狂奔的女人。
  有句话怎么说*| lai |*着,后面kan着想犯罪,侧面kan着想撤退,正面kan着想自卫。
  对,就是这句话,不过这句话,远远无法形容陈猎户的奇葩。
  就这么说吧,从后面kan着,哪怕这个女人穿的乞丐装,你也会觉得* na *是一个女神的另类装扮,甚至luo 露在外的肌肤,就* na *种nai (*&女乃*&)油White(颜色bai )White(颜色bai )皙的极品,身材段子更是不容细说,可是* na *一张脸,可是让人难以形容,绝对可以让你把隔夜饭吐chu **| lai |*,为啥,《唐伯虎点秋香》* na *个如flower (hua )简直就是她的真实写照啊,记住这里可不是男扮女装,是真是无比的存在啊,不带如此还是一个kou 鼻女,对了还要把凤姐的五官搬上去。
  也正是如此,桃flower (hua )村才会有了一个直到三十多岁,都没有嫁chu *去的老姑娘,不过还好这个陈猎户,家里有两亩薄田,又继承了她老爹打猎本事,还有乡亲的帮衬,(曰)ri 子过得也算*zi run *。
  这不,陈晓天跟村长说这件事的时候,着实被村长很是鄙视了一番,不过不管怎么说,现在陈晓天现在做的事也趁了他的心意,在嘱咐了一番陈晓天不要做得太过之后,也heng(哼哈二将)着小曲钻jin *山(gou)里溜圈去了。
  没过多久,在桃flower (hua )村*| lai |*了十*| lai |*个气喘如牛的民警,虽然他们累得不行,衣服都不成样子,但是为了巴结好县局长家的公子,连休息都顾不上,就气势汹汹的chong *jin *了村子,一路* gao *的鸡飞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跳。
  这边陈晓天自己溜回家,偷了陈老头几味草药,做了一大包香香的药粉,刚准备chu *门,就听到后面传*| lai |*文秀焦急的哭喊:“晓天哥哥,快跑,警察*| lai |*抓你了。”
  文秀这一嗓子可是把陈晓天吓了一跳,一拉拉住文秀,“文秀,别怕,快告诉我怎么回事?”
  “镇派chu *梁大发队长所*| lai |*人了,说你不但抢劫伤人,还绑架了,要把你抓去坐牢,还有,县公安局的人也在路上了,快跑吧。”文秀哄着眼珠子,把他直往山里推。
  “抢劫伤人?还有绑架?这不是扯淡吗?”陈晓天脑子有点蒙。
  “别管* na *么多,赶jin 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