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深度诱惑:乡村艳福

作者:小羽

第87章 yu gang 里的the first time(di yi ci )
  陈晓天暗想,此时此刻,若有一个女人一同在yu gang 里洗澡,* na *该多好啊,哪怕是男人婆* na *个不是女人的女人……想到这儿,陈晓天**的***更是精神抖擞生机bo (孛力)bo (孛力)。陈晓天qing bu zi jin 将手握了上去,正想lu *,突然想到,林夕说过这房子里装了监视器,让它们拍到赤身luo 倒没什么,这强悍的身子不怕chu *丑,关键是要是将自己lu *自己给拍↓*| lai |*了,* na *是多么di 丢人现眼啊!想到这儿,陈晓天赶jin 去将灯关了,现在好了,四周一片漆black(hei ),就算有监控器又怎么样,任我怎么lu *你都拍不到了。
  其实陈晓天多虑了,这浴室怎么会安装监控器呢?林夕又不是自恋狂,而且就算装了监控器,关了灯又有什么用?照样拍得一清二楚!
  不过陈晓天自觉自己已经在片black(hei )暗之中,独处一室,再也没有* na *种无形的眼睛瞅着他了,于是放心di shen chu *hands(* shuang * shou *)跟自己的***亲密接触。
  正痛快处,突然,门开了,接着灯光骤然被打开,只见林夕半眯着双眼,边关门边tuo *衣,她本只穿着一件睡袍,瞬间便将body(* quan | shen *)tuo *得精光,顿时,半睡半醒的林夕便di chu *现在陈晓天面前。只见她身材苗条纤细,皮肤洁White(颜色bai )细tender(nen),一双**虽然不是很**,却非常结实可爱,而且又yuan *又ting *。她双* tui *细长,双**的* na *片小**在陈晓三面前也一览无余,* shang * mian *长着mao *rong *rong *di 一片青草,像是等着陈晓天这只农村*| lai |*的壮年去ken *吃。陈晓天不由瞠目结舌,坐在浴室里半天作声不得。
  林夕真是见鬼了,竟然将陈晓天当透明的,shen * tui *便朝浴室里跨。陈晓天顺势将林夕抱了过*| lai |*,将林夕双* tui *叉开放在yu gang 上,ting **朝着林夕的****ting *了jin *去发。
  “啊!”不知是疼痛还是惊恐,林夕凄惨di 发chu *了一声惨叫,她猛di 睁开双眼,这才想起家里还有一只“狼”。她本就半睡半醒,平时习惯觉醒去洗澡,今天也不例外,忘记了陈晓天的存在,双眼还没完全睁开,习惯* xing *di *| lai |*到了浴室,没想到,陈晓天在这儿“守株待兔”,趁huo *打劫,将*ting *jin *了她的**di 。
  body(* shen | ti *)↓的剧痛与突如其*| lai |*的惊变使得林夕疯狂di 去推陈晓天,奈何陈晓天这时早已意乱情迷浴huo **身,面对到手的fei *美gao yang 怎会舍得丢↓,*** na *杆*在革命尚没完成之际更不会半途而废。
  而陈晓天,只感到林夕的这片****又狭窄又jin *,他想或许是没有shui *的原因,便真索* xing *将林夕抱到了shui *里,将他仰面躺在yu gang 里,这一↓陈晓天更好用力,猛di 往前一chong *,“啊——”林夕又是一声惨叫,痛得险些晕倒过去,而立即,有一道青色光茫从陈晓天的手腕上飞了chu **| lai |*,在林夕身上飞快di 旋转了一阵,最后又回到陈晓天的手腕上,最后聚集到九龙手环里,慢慢消失。
  陈晓天惊喜不已,万没想到这个千金大小姐包养他的大美女竟然还是个**,真是幸运中的大幸,真不知自己怎么走了这么一条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屎运,以为被迫离开了桃flower (hua )村,背井离乡,将会有一番苦头吃,没想到,竟然因祸得福,无意开垦了一块**di ,而且还是又fei *又美的**di !
  于是,陈晓天精神更是大振,开足ma li 向前chong *,疼得林夕眼泪狂奔。陈晓天见林夕这么痛苦,心放慢了脚步,慢慢di 在林夕身上一jin *一chu *,林夕果然慢慢di 静了↓*| lai |*,闭着双目,jin 咬着牙,绝望di 躺在yu gang 里,一动不动。
  陈晓天见林夕不再fan kang ,body(* shen | ti *)上也开始**,呼xi 口及渐渐ji cu *,知道她已开始jin *入角色了,便又渐渐di 放快了步伐,林夕终于qing bu zi jin 啊di **了一声,接着因body(* shen | ti *)的**而不由自主di 不断**。
  不过十*| lai |*分钟,陈晓天便在极度兴奋之中一she 千里。他慢慢di 放开林夕,爬chu *yu gang ,心情极复杂di 坐在di 上。
  林夕闭着双眼傻了一般躺在yu gang 里一动不动。
  良久,陈晓天轻声说:“对不起,你太美了,我控制不住自己。”
  林夕没有做声。
  陈晓天又说:“你放心,我会为你负责的……”
  “滚!”林夕突然咆哮道。陈晓天吃了一惊,惊讶di kan向林夕,林夕闭着双目歇斯底里di 叫道:“滚!滚chu *去!我不要再kan到你!”
  陈晓天抓起衣ku 落荒而逃。
  但是,他没有立即离去,而在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他是一个很负责任的男人,不会因为上了人家,要了人家的the first time(di yi ci )就走得远远di 从此老死不相往*| lai |*,有了the first time(di yi ci ),必须还要第二次!
  陈晓天想,得跟要夕解释解释,不然让她以为她是个大色狼,以后万一再次跟她遇上,恐怕老脸往没搁。
  等了良久,陈晓天几乎要睡了,才kan到林夕从楼上慢慢di 走了↓*| lai |*。他双目通Red(* hong *),kan了陈晓天一眼,冷冷di 问:“你怎么还不走?”
  陈晓天站了起*| lai |*,不敢去kan林夕的眼睛。人做错事了就是这样,不敢正面面对人家。“我想,嗯,向你说声对不起。”陈晓天轻声说。
  林夕苦笑着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从酒柜里拿chu *一瓶* gao *度White(颜色bai )酒,打开了瓶子,直接拿着酒瓶喝了一口,说:“要不你让我杀你一刀,我再跟你说声对不起,好吗?”
  陈晓天怔了怔,支支吾吾di 说:“这……这根本不是* na *么一回事。”
  “怎么不是一回事?”林夕猛然怒目朝陈晓天瞪*| lai |*:“你难道不知道你杀了我一刀吗?以后我还有脸去见人吗?你叫我以后怎么活?”林夕一说完,突然又哭了起*| lai |*,hands(* shuang * shou *)捂脸坐在di 上,梨flower (hua )带雨di ,让人kan着心痛。
  陈晓天郁闷不已,这丫的,怎么这么多事,文秀、小莲、周艳,还有男人婆,她们都被陈晓天夺去了the first time(di yi ci ),可是,她们并没有像林夕反应这么强烈,要是都像林夕这样,* na *个小小的桃flower (hua )村早就闹翻了天了!
  “你说,到底要我怎么做才能弥补我的过错,”陈晓天将心一横,视死如归di 说:“如果你要我死而你的心里好受点的话,* na *我立即就去死!”
  林夕冷冷di 说:“你滚,马上滚,我不想再kan到你!”
  陈晓天知道自己再也没有脸成在这座房子里呆↓去了,也再没有法子去面对这个the first time(di yi ci )见面就要了她the first time(di yi ci )的美人,他站起身,说:“对不起,我走了。如果你还想我*| lai |*保护你的话,我会再回*| lai |*。”
  当陈晓天走chu *别墅大门的时候,才想起* na *张十万的支票还在他的手中。他想回去还给林夕,可是,他又没有勇气回去,只得对自己说:“也罢,就将它暂时保管在我这里吧,↓次碰到她时再给她。”
  极郁闷di *| lai |*到大街让,陈晓天漫无目的di 走了一阵,心想,今晚睡哪儿呢?这可真是一个极让人担心的问题啊。突然想起了black(hei )玫瑰,忙拿chu *手机,却发现自己手机没电了。
  “真倒霉!”陈晓天狠狠di 骂了一声。
  不知不觉*| lai |*到一个路灯↓,陈晓天将背靠在灯柱上,望着远处的霓虹灯发呆。突然,一辆小车从后面驶了过*| lai |*,停在前面的一停车场上。原*| lai |*前面这儿有一座酒吧,*| lai |*这儿喝酒的人非常多。
  * na *辆车不是袁畜生的* na *辆车吗?陈晓天皱起了眉头。
  果然,只见袁克良跟平头保镖↓了车,一前一走走jin *了酒吧。陈晓天对袁克良始终怀有仇恨之心,他不声不响di 跟了jin *去。
  袁克良是这儿的常客,老板一见他*| lai |*,立即给他叫*| lai |*了两个陪酒女郎跟他走jin *了专为他准备的包厢。
  两名妖娆xing *gan *的陪酒女郎一左一右坐在袁克良身边,一双似snake(she 虫它)的hands(* shuang * shou *)不时朝袁克良身上** fu ***,并有意无意将自己* na *饱满雪White(颜色bai )的**向袁克良眼↓堆*| lai |*,袁克良却是一改往(曰)ri 的兴奋变得无精打采视而不见。
  两名陪酒女郎惊诧不已,面对她们的* tiao dou *而袁克良无动于衷,心中极不悦di 问:“袁克良,你怎么啦,是不是被家里的母老虎给罚跑cuo衣板了?”
  这话不说倒不要jin ,一说起*| lai |*,顿时激怒了袁克良心底的* na *股无名之huo *,促手便朝* na *名女子脸打去,pa 口拍di 一声,* na *名女子的脸上顿时chu *现一道明显的五指印。
  “滚!”袁克良厉声喝道。
  * na *名女子大惊失色,捂着脸哭似di 朝包厢外跑去。
  刚跑到包厢门外,便撞到了一个人的怀里,这名女子抬起头,只见陈晓天笑呵呵di 望着他,关切di 问:“小姐,你怎么啦?”
  这名女子呜di 一声哭了,kan了陈晓天一眼,捂着脸跑开了。
  一会儿,另一名陪酒女郎也捂着脸跑了chu **| lai |*,陈晓天忙拉住她的手问:“小姐,你怎么啦?怎么你俩都chu **| lai |*了呢?”
  “他——”陪酒女郎shen 手朝包厢里指了指,说:“他变态!”
  陈晓天便问:“他怎么变态了啊?”陪酒女郎正要说话,老板走了过*| lai |*,他朝陪酒女郎问:“阿青,怎么回事?”
  被称为阿青的陪酒女郎说:“袁老板,见了鬼似的……”
  “铛——”老板与阿青齐惊了一↓,老板忙跑jin *包厢,吃了一惊,只见袁克良坐在* na *儿,拿着酒瓶一瓶一瓶朝di 上砸去。老板大惊失色,忙叫道:“袁大少……”
  袁克良抬起头,Red(* hong *)着双目,朝老板冷冷di 说:“chu *去,不管我在里面做什么,都不要jin **| lai |*!所有的损失,我*| lai |*赔!”
  老板见袁克良这样说,只得叹了一声悻悻di 走了chu **| lai |*,陈晓天忙上前问:“老板,袁老板怎么了?”
  老板苦着脸说:“不知道。可能心情不好吧,唉!lang费了我的酒了!”说着摇头走开了。
  陈晓天冷冷di 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暗暗叫道,姓袁的,你的末(曰)ri 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