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深度诱惑:乡村艳福

作者:小羽

第86章 工作难做三不准
  虽然有很多问题陈晓天想不明White(颜色bai ),但既*| lai |*之则安之,他在真皮沙发上舒服di 坐↓了,随手拿起沙发上的一件衣服kan了kan,不由di 怔道,这是什么衣服啊?*起*| lai |*光溜溜di ,真滑shuang XX大XX,kan样式,像是女人的内衣吧……
  陈晓天想像着林夕穿着这件内衣在面前款款走过,一定很xing *gan *很迷人。
  正当陈晓天沉浸在***的yy之中时,林夕从楼上轻轻di 走了↓*| lai |*,正想跟陈晓天说话,突然发现陈晓天在** fu ***她的内衣,bo (孛力)然大怒,chong *上*| lai |*一把将内衣从陈晓天手中抢了过去,叫道:“你gan 吗拿我的衣服?这是我的内——衣,你怎么能*?”
  陈晓天像是做错事的孩子,坐在* na *儿,手足无措。“我只是觉得,这衣服很特别。”陈晓在支支吾吾di 说:“我并没有其它的意思。”
  林夕赶jin 将内衣放到Behind(shen hou),jin *着陈晓天说:“你记住,以后我的内衣不许你碰——不但内衣,还有内——所有的衣服都不许碰,听明White(颜色bai )没?”
  陈晓天撇了撇嘴,说:“知道了。”
  林夕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拿着衣服左右kan了kan,发现一把椅子上还有一件他的外套,忙上去也拿了起*| lai |*直朝楼上跑去。
  陈晓天长长di 叹了一声,这真是龙游浅滩遭虾戏,虎到平川被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欺,想想我陈晓天在桃flower (hua )村要姑娘有姑娘,要有溪shui *洗澡便有溪shui *洗澡,何等风流快活,没想到一chu *大山*| lai |*到这鬼城市,竟然被一个黄mao *丫头给训斥,真是悲乎哀哉!
  尽管心里有多种不平衡,陈晓天还是决定逆*| lai |*顺受,毕竟人在屋檐↓,不得不低头。
  良久,林夕再次↓楼了,她见陈晓天乖乖di 坐在沙发上,正襟危坐,一动不动,无奈di 摇了摇头,态度好了很多,声音温和di 说:“我在楼上给你准备了房间,204,你去kankan。”
  陈晓天哦了一声,忙起身朝楼上走去。*| lai |*到二楼,陈晓天找到204号房,见房门正开,便径直走了jin *去,见房间里摆着一张床,一张书桌,别无他物,不过房间里装修得非常豪华,陈晓天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住jin *了这样的房子,想起家中* na *土得掉渣的泥土房,正是一个在天↓一个在di ↓,天壤之别啊!
  更xi 口及引陈晓天的,还是房间里的* na *张床,这是一张加宽的席梦思床,chuang shang 放着一张薄薄的被子。陈晓天腾身扑到了chuang shang ,床↓的弹簧一弹一弹di ,陈晓天心想,这么大的床,就是将文秀、李艳茹、小莲、周艳,还有文玉溪、男人婆等都放到chuang shang *| lai |*,* na *也放得↓啊!
  不知道跟女人在这张chuang shang 睡觉是什么感觉,陈晓天yy了一阵,想到林夕还在楼↓,忙起身走chu *门,刚走了两步,在一间房前,一股香气扑鼻而*| lai |*,陈晓天叹道:“好香啊!”他朝* na *间房kan了kan,202号房。陈晓天暗想,这是谁的房间?怎么这么香?难道里面堆满了鲜flower (hua )?陈晓天好奇推了推门,门是虚掩着的,一推而开。只见房间里摆着一张大床,* shang * mian *摆满了布娃娃与林夕刚才* na *一件内衣……不好,这一kan便知是林夕的房间,陈晓天正想返身chu **| lai |*,一转身,啊di 一声,心猛然提到了嗓子眼,只见林夕站在门口正杏目yuan *睁望着他。
  “你……吓死我了!”陈晓天惊声说道。
  林夕板着脸,冷冷di 问:“你为什么jin *我的房间?”
  “我?”陈晓天一时手足无措,支支吾吾di 说:“我闻到这房间很香,很好奇,就不小心走了jin *去,没想到,是你的房间……”陈晓天的声音越*| lai |*越小,底气也越*| lai |*越不足。
  “你给我↓*| lai |*!”林夕依然冷若冰霜,面无表情di 说。
  陈晓天*了*头,灰溜溜di 跟着林夕走了↓去。
  *| lai |*到***的客厅,林夕拿chu *一支笔在一张纸上刷刷写着,然后撕了↓*| lai |*递给陈晓天,说:“拿着,这是一张十万元的支票,我现在把你一年的工资一次* xing *给你。你坐↓,一些话我必须要好好你说。”
  陈晓天拿着支票,傻眼了,这就是十万块钱?要是不懂行的,当着废纸去当厕纸用了……突然听到林夕大声说道:“坐啊,不要站在* na *儿!”
  陈晓天乖乖di 坐到了沙发上。
  林夕以手叉腰,严肃di 望着陈晓天,问:“你叫什么名字?”
  陈晓天如实答道:“陈晓天。陈世美的陈,晓之以理的晓,天↓之大无奇不有的天……”
  “我知道了,”林夕极不耐烦di 说:“我叫林夕,你以后就叫我夕姐。”
  “是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姐。”陈晓天恭敬di 答道。
  “不是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姐,是夕姐,夕阳的夕,你是不是小学没毕业?普通话都讲不标准。”林夕非常气愤di 问。
  陈晓天不由di 摆正身子,不卑不亢di 说:“不,我是正宗的* gao *中毕业,也考上了大学,因为我喜欢的女孩子不喜欢我,我就放弃了读书回到了农村,这些年一直在农村读农业大学。”
  “好,”林夕说:“既然你是个* gao *中生,我接↓*| lai |*所说的话你应该听得明White(颜色bai )。我说要你做我的保镖,其实就是我包养你。”
  “什么!”陈晓天倏di 从沙发上跳了起*| lai |*,望着林夕不易置信di 问:“你说你包养我?”
  “对。”林夕对陈晓天刚才从沙发上一蹦而起的模样非常感兴趣,似笑非笑di 说:“说得好听是要你做我保镖,实际是包养你。不过我这个包养并不是传说中的* na *个包养,你只要尽一个做保镖的职责就行,但有几点你必须给我听明White(颜色bai ),第一,我的衣服你不能碰;第二,我的房间你不能jin *;第三,嗯,我所有的东西你都不能碰……明White(颜色bai )吗?”
  陈晓天木纳di 点了点头:“明White(颜色bai )了。”
  “好。”林夕对陈晓天的态度与表现很满意,说:“现在还早,我想先上去休息一↓。你就在这房间里随便坐坐。我有事了会叫你。”说着就朝楼上走去,走到半楼梯间,转过身对陈晓天说:“有一点我忘记说了,虽然我的东西你都不能碰,但我这家里所有能吃的东西你都能吃。”说罢飞快di 朝楼上走去。
  陈晓天悻悻di 在沙发上坐↓了,见前面的茶几上有几块面包,早上只吃了四个面包,* na *面包跟男人婆的***一样,十足一个小笼包的模样,陈晓天现在早已饿了,想起林夕刚才的话,便毫不客气di 将面包拿了过*| lai |*,张开就咬。
  感觉味道还不错。
  吃了两个后,陈晓天感觉肚子舒服了很多。
  美人的衣服不能kan,美人的房间不能jin *,美人的东西不能动,天↓还有比他这个被包养的男人更可悲的情况吗?陈晓天暗叹,悲哀,实在太悲哀了!没想到堂堂一个七尺大汉*| lai |*到城里闯dang 江湖,第一份正式工作竟然是被女人包养,而且还定↓了三不能!
  忽然,从楼上传*| lai |*了哭泣声,陈晓天一怔,这哭声,不是老板林夕夕姐的吗?她怎么哭了呢?莫非家里死人了?而且林夕的哭声越*| lai |*越大,而且由小声抽泣变面了嚎啕大哭。陈晓天不由惊住了,莫非楼上发生了什么惨事?身为夕姐的贴身保镖怎么能让她哭泣?想到这儿,陈晓天倏di 站了起*| lai |*,大步朝楼上跑去。
  *| lai |*到二楼林夕的房门前,陈晓天毫不犹豫di 推开门走了jin *去,只见林夕pa(足八)在chuang shang 痛哭流涕,身子因为哭泣而不断chan dou (颤抖吧!凡人!),全然非常伤心。
  到底是什么原因令这位绝色的冰美人如此伤心yu (谷欠)绝?陈晓天想,还是安慰安慰她吧,便说:“夕退,嗯,你怎么啦?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
  林夕停止了哭泣。陈晓天又说:“要是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就跟我说吧,或许我能帮帮你……”
  林夕转过身,突然从chuang shang 跳起*| lai |*,杏目yuan *睁,瞪着陈晓天暴跳如雷di 叫道:“我不是跟你说过不许jin *我的房间吗?为什么你又要jin **| lai |*?你当我的话是耳边风了,是吗?”
  “我……”陈晓天一时不知所措,支支吾吾di 说:“我见你哭了,想*| lai |*安慰安慰你……”
  “我哭关你什么事?你以为你谁啊!凭什么要你*| lai |*安慰我?”林夕shen 手指向门外,厉声叫道:“chu *去!马上chu *去!”
  陈晓天怔了怔,见林夕狠狠瞪着他,像是一个仇人,眼神中充满了厌恶与痛恨,陈晓天转头便朝门外走去,灰溜溜di 走↓楼去。
  MD!陈晓天狠狠di 朝沙发踢了一脚。
  整个上午,林夕在楼上都没有↓*| lai |*。陈晓天吃光了茶几上的面包,小心翼翼di *| lai |*到二楼,见林夕的房间jin 闭,在她门前停了停,径直走jin *自己的* na *间房,重重di 朝倒在chuang shang ,突然觉得很累,决定休息一会儿,便闭上眼睛睡着了。
  当陈晓天醒*| lai |*时,发现天竟已black(hei )了,没想到这一觉睡得这么久,陈晓天*了*床,心想,这恐怕是这床太舒适的原因。陈晓天打开灯,*| lai |*到林夕房门前,见她房门依然jin 闭,也不晓得她现在在不在房间里,暗想,整整一天了,身上臭死了,该去洗个澡了。想到这儿,陈晓天这时才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可换的衣服。
  唉,明天再去buy(中文:gou mai)吧,反正手上的十万块钱,陈晓天想到这儿,便径直朝浴室走去。
  很快di 找到了浴室,jin *去后,陈晓天随手将门推了一↓,迅速di tuo *光了身子,见里面有一个大yu gang ,兴奋不已,本以为*| lai |*城里以后不能jin *深潭洗澡只能有桶子洗了,没想到还有这么一个大的yu gang ,当↓立即将yu gang 里放满了shui *,tuo *光衣服跳了jin *去。
  shui *清凉清凉,真舒服啊!
  陈晓天躺在guang * hua *宽大的yu gang 里,清shui *轻* rou *di **他* na *强悍的身子,陈晓天边用擦着身子边想像着林夕tuo *光衣服后的模样,她的身材* na *么好,又养尊处优,身子*起*| lai |*一定很舒服……想着想着,陈晓天的***不由di qiao *了起*| la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