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深度诱惑:乡村艳福

作者:小羽

第85章 被包养
  一大早,陈晓天便离开了笑笑的家。他没想到刚jin *城逃难,便有这样的艳遇。虽然笑笑这个小姑娘对他很信任,但凭感觉,笑笑跟只有***的缘份。以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要得在这城里一段时间,他觉得black(hei )玫瑰才是一个最可靠的人,而且他行李还都在black(hei )玫瑰* na *儿。
  *| lai |*到长天夜总会,当阿良kan到陈晓天时,吃了一惊,忙拉着他*| lai |*到一旁左右kan了kan,低声说:“你怎么又回*| lai |*了呢?你知不知道昨晚你把* na *个人打伤了,他叫*| lai |*了警察,扬言要将你抓起*| lai |*,这让我们威哥很为难。你最好不要再*| lai |*了……”
  陈晓天问:“black(hei )玫瑰呢?”
  阿良说:“她已经走了,不过她知道你会回*| lai |*找她,留给了一个号码给我。”说着从衣袋中掏chu *一张纸,递给了陈晓天,陈晓天接过一kan,* shang * mian *果然写着一组电话号码,便对阿良说:“谢了良哥,以后有要机会再请你喝酒以表谢意。我要走了。再会。”说罢转身就走。
  *| lai |*到一处di 方,陈晓天拿chu *手机照纸上的号码打了过去,对方却是关机。陈晓天沮丧di 叹了一口气,左右kan了kan,漫无边际di 朝前走去。沿路有卖包子的,陈晓天饥肠辘辘,buy(中文:gou mai)了四个大面包,边走边吃面包,一阵狼吞虎咽,刚将包子吞↓肚,忽然,kan见一辆车从* hou * fang *慢慢驶了过*| lai |*,陈晓天朝* na *车kan了kan,感觉似曾相识,待近时,才发现车里坐着的竟然是袁克良!
  袁克良不经意朝陈晓天这方kan了一眼,猛然kan到陈晓天,他怔了一↓,以为自己眼flower (hua ),定睛一kan,真的是陈晓天,顿时bo (孛力)然大怒,猛di 开车朝陈晓天撞*| lai |*。
  陈晓天大吃一惊,↓意识di 转身便跑,袁克良开着车凶猛di chong *了上*| lai |*。只见前面停着一辆Red(* hong *)色小车,眼kan袁克良的车子撞了上*| lai |*,陈晓天情急之↓腾空朝前跳去,刚要落di 时,突然前面的Red(* hong *)色小车的门被打开,一名Red(* hong *)衣女子从车上款款走了↓*| lai |*,陈晓天这身子一腾,正落在她的怀里,顿时与* na *名Red(* hong *)衣女子撞了个满怀,差点吻上了对方的**。
  袁克良一kan到* na *Red(* hong *)衣女子,急忙刹住了车,离陈晓天只差两尺之远停了↓*| lai |*。陈晓天的心跳了一↓,忙抱着Red(* hong *)衣女子跳到了路边,连声问:“你没事吧?”
  Red(* hong *)衣女子惊魂未定,面对天降少男,待回过神*| lai |*时恼羞成怒,朝着陈晓天厉声骂道:“你眼睛瞎啦?你kan我像没事吧?你站在* na *儿让我撞一↓试试。”
  袁克良已比车里跳了chu **| lai |*,一把将Red(* hong *)衣女子推到Behind(shen hou),chong *陈晓天喝道:“你小子,我没撞死你,你反*| lai |*撞我的马子,MD,昨晚又打我的司机,我不信这次☆ɡao 扌高☆不死你!马上跟我走!”说罢shen 手便去抓陈晓天,陈晓天shen 手将袁克良推倒在di ,叫道:“姓袁的,我怕你不成?有种现在放马过*| lai |*,老子打得你满di 找牙!”说罢shen 脚便朝袁克良踢去。
  Red(* hong *)衣女子kan得一愣一愣di ,见陈晓天要去踢袁克良,忙shen 手拉住陈晓天,问:“你们认识?”
  袁克良已从di 上爬了起*| lai |*,暴跳如雷di 叫道:“我们何止认识,我们是不共戴天的仇人!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di 狱无门你偏要闯jin **| lai |*,这一次,再也不是在你的鬼农村了,kan老子怎么收拾你。”说着怒气chong *chong *di 拿chu *手机,开始拨打电话,想必是要搬救命了,边打边朝Red(* hong *)衣女子招手:“林夕,快过*| lai |*,这小子非常危险……”
  被称为林夕的Red(* hong *)衣女子终于明White(颜色bai )了是怎么一回事,原*| lai |*陈晓天早得罪了袁克良,听得袁克良拿着手机大声叫道:“马上给我弄三十个人过*| lai |*,老子要将这小子废了!”
  陈晓天冷笑着将背靠在Red(* hong *)色车子的车门上,若无其事di 说:“你叫吧,把你爷爷叫*| lai |*老子也不怕。”
  林夕却shen 手将陈晓天往车里推,轻声说:“快上车!”
  陈晓天吃了一惊,一股蔷薇flower (hua )的清香从林夕身上扑鼻而*| lai |*,陈晓天的骨子(su)酉禾了一般任林夕将他推jin *了车里。林夕飞快di 也跳上了车,迅速di 发动车子,Red(* hong *)色小车顿时飞一般朝前驶去。
  袁克良刚放↓手机,便kan到陈晓天坐着林夕的车扬长而去,愤怒而骂道:“林夕,你给我回*| lai |*!臭**!”
  但是,林夕开着车飞跑,转眼便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车里,陈晓天kan了kan林夕,只见她穿着Red(* hong *)色衣裳,将一张俏脸也衬Red(* hong *)了,面若桃flower (hua ),而她一张新月眉↓的* na *双眼睛,jin jin di 盯着前面的公路,* na *专心致志的表情令陈晓天喜欢。她的cherry(ying | tao)小嘴也jin jin 闭着,让陈晓天在想,如果吻在* na ** shang * mian *,会不会很有感觉……
  虽然她的xiong 部不是很大,但是身材却非常苗条。
  林夕感觉到了晓晓天灼hot(英文:hot,中文:re )的目光,冷冷di 问:“kan什么kan!”
  陈晓天忙收回目光,问:“你为什么要我上你的车?你们好像认识,你不怕他生气么?”
  林夕heng(哼哈二将)道:“我就要他生气。”说完一双杏眼顿然沉了↓*| lai |*,好像有一股怨气要从这双美目当中pen( 口贲)发chu **| lai |*。
  陈晓天好奇di 问:“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林夕没好气di 说:“关你什么事?”接着又问:“你是怎么得罪他的?”
  陈晓天顿时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愤怒di 说道:“* na *畜生带着两个小畜生jin *了我们的村子,谎称去我们* na *儿办旅游区,竟然用迷药迷倒了三个小姑娘……要gan 什么,想必你是懂的。幸亏关键时刻被我发现了,我就狠狠di 打了他一顿,还将他……将他打跑了,他便派人去我们村子抓我,Ta Ma的还叫上了警察,我不想* na *小子在我们村里闹得鸡dog(gou = quan )不宁,就跑了chu **| lai |*,没想到真倒霉,竟然又遇到了他。真是天↓之大,没我容身之di !”说完长长di 叹了一声。
  林夕听了,一声不响。**虽却动了动,可最后依然yu (谷欠)说还休。
  陈晓天朝窗外kan了kan,心想这个女子跟姓袁的* na *畜生认识,kan*| lai |*也是一路货色,还是离她远一点好,便说:“停车。”
  林夕扬起了眉头,问:“怎么?”
  陈晓天说:“我要↓车。”
  林夕依然将车开得飞快,问:“你打算去哪儿?”
  陈晓天ting *起xiong ,说:“走到哪儿就去哪儿呗,我就不信天↓之大,真的没有我容身之所。我要用我的这双拳头打chu *一片天*| lai |*,压倒姓袁的* na *畜生,扬帆正义,打倒邪恶!”
  林夕卟哧一声笑了。陈晓天生气di 说:“你笑什么?我是认真的。这是我心里最纯洁的心声!你快停车!”
  林夕依然将车开得飞快,说:“你*| lai |*城里了,kan你一身土包子打扮,又一身轻,我就不信你身上有足够的钱让你*| lai |*跑路,你总得去找份工作吧。”
  陈晓天听了,心底的气又无形di 昌了上*| lai |*,叫道:“本*| lai |*我已经有了一份工作了,偏偏Ta Ma的碰到姓袁的* na *畜生的司机,他* na *司机在夜总会里调戏小姑娘,被我一阵海扁,☆ɡao 扌高☆得我现在不能去* na *儿上班了。真倒霉!”
  林夕忍俊不禁,说:“要不我给你一份工作吧。”
  陈晓天kan了kan林夕,半信半疑:“你开玩笑吧?你跟* na *姓袁的好像认识吧?你们是朋友,我跟姓袁的是敌人,你竟然肯帮我?”
  林夕顿然笑道:“你这什么逻辑?谁说我朋友的敌人跟我一定也是敌人?我偏不,现在,我要把你当朋友,我正式向你发chu *聘请,请你做我的保镖,年薪十万,怎么样?”
  陈晓天怔住了,以为自己听错,或是在做梦,一时坐在* na *儿,瞠目结舌。林夕见陈晓天不说话,便说:“你要是嫌工资低的话,我可以适当加加,不过不可以太离谱了,毕竟,你好像没什么工作经验……你chu *去找工作,能找到工资这么* gao *的,也是比较难的。你考虑一↓吧。”
  这时,林夕将停了↓*| lai |*,对陈晓天说:“↓车吧。”
  陈晓天的一颗心几乎被人抬到天上又给狠狠掉了↓*| lai |*,支支吾吾di 说:“我,我……”
  林夕笑了笑,推开车门也↓了车,说:“↓车吧,我已到家了。”
  原*| lai |*,陈晓天只想着刚才林夕跟他所说的年薪十万,并没有kan到她的车子已经驶jin *了一座小型别墅里。当kan清面前* na *皇宫一般的房子时,陈晓三忙推开车门走了chu **| lai |*,一时有些手足无措。
  林夕望着陈晓天问:“你考虑清楚没有?如果你同意的话,以后就住我的吃我的,但是,你要尽职尽力di 保护我,不要让我受到一丝伤害,不要就要被扣工资。”
  陈晓天忙说:“没问题!只要有我在,就没人敢欺负你。”
  林夕笑了笑,说:“好,跟我jin **| lai |*吧。”
  陈晓天跟着林夕jin *了别墅里,房子里面装饰得更加豪华,此别墅的中与西结合得如此和谐,中式的基础韵味与西式的建筑符号和细节取长补短,不但富有审美的愉悦,更重要的是令居住舒适而贴近自然。外部空间布局有中式住宅围合的感觉,整体体现了小而精的优势。
  林夕见陈晓天kan得呆了,便说:“你先随便kankan,不过我先告诉你哟,你不可以乱*| lai |*,我这里面可是装了摄像头的,你的一举一动,都会拍了↓*| lai |*。”
  陈晓天怔道:“这不是在监视我么?”
  林夕一本正经di 道:“这不是在监视你,是防止你犯法,懂不?特别是大门口,要是有坏人jin **| lai |*了,会kan得一清二楚……唉,说了你也不懂。我先去有点事,你随便kankan。”林夕说完,tuo *掉鞋子朝楼上走去。
  陈晓天目瞪口呆,暗想,这丫的真大胆,也不怕我是坏人,万一我是恶贼色狼,她不怕引贼入室引huo *上身么?而且她kan起*| lai |*很有钱的样子,不怕被我劫财劫色么?这城市里的女孩子,真是令人匪夷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