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深度诱惑:乡村艳福

作者:小羽

第7章 谁的di 盘谁做主
  陈晓天眯着眼kan着几个人匆匆走*| lai |*,又重新换上了开始的单纯笑脸,“张少说了他先*| lai |*,让你们几个等等,要是着急的话,就去把他请chu **| lai |*。”
  “张少在里面做什么?”胖脸男子急急问了一句。
  “做什么……”陈晓天拉长了嗓音朝着小竹棚子笑了笑,“要不你们去kankan,不就知道了吗?”
  几个人犹豫了一会,低头窃语了会,却是谁也没敢过去偷kan。
  陈晓天找了一张竹椅懒洋洋的躺在树底↓,顺手抄起一把扇子*| lai |*回摇着,嘴里叼着果子,好不自在。
  他在这里快乐逍遥如神仙,倒是苦了* na *几个跟班的。
  胖脸的男人捅了捅身边的人,“邵老板,你们连城建设财大气粗啊,这次要想独吞整改是不是胃口有点大啊。”
  邵老板人虽然个子矮了一些,不过却长了一双大眼睛,转脸一瞪:“姓苏的,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蚊子大的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你都死皮赖脸的*| lai |*掺和,有什么脸说我胃口大!”
  “呵呵,没办法,你知道我姓苏就好了,这事是天上掉馅饼,不接也得接啊。”苏老板抖着脚尖,回敬了一句。
  “heng(哼哈二将),是啊,你姓苏没错,但是* na *个苏老板要是知道你带着她的小*| lai |*外面偷腥找女人,我kan你怎么收场啊。”说到最后,邵老板阴险的笑了起*| lai |*。
  苏远恒无所谓的瞥了一眼竹棚,压低声音:“你不也是捧* na *小子的臭脚吗?半斤八两!”
  “是啊!”说到最后,两个男人同时哈哈大笑起*| lai |*。
  陈晓天在一旁听了大概,敢情这两个人还是对手啊。不过这样也好,于是起身走了过*| lai |*,朝矮个的男人挤了挤眼睛:“村后面还有个漂亮女人,你要不要去kan?”
  虽然已经压低了声音,但是陈晓天摆明是让* na *个姓苏的也听到,又是挤眉弄眼,又是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的笑,手朝xiong 口比划了硕大一团。
  分明就是一个意思,好大好大的女人!
  邵青云kan了kan竹棚里面,寻思着里面* na *货一直ci hou苏老板,如今难得chu **| lai |*,肯定会好好享受一番被ci hou的感觉,从钱包里又掏chu *两章票子塞了过*| lai |*,催着陈晓天就走。
  不管女人漂亮不漂亮,至少躺chuang shang 就比在这旮旯里等别人完事的感觉好吧。
  苏远恒瞧着两人就这么走了,心里不平衡,招手就拦住陈晓天,“你们要去哪里?”
  “老苏,我去办点事,一会回*| lai |*,张少这你先陪着。”邵青云幽幽一笑。
  陈晓天朝苏远恒挤了挤眼,暗示自己一会回*| lai |*安排他,才顺利带着邵青云离开。
  两个人拐过一道房屋,就*| lai |*到了一片空阔的di 上,正对着竹屋的正门,陈晓天慢慢走在了后面,趁着邵青云不注意就往脖子上劈了↓去。
  拎起身前ruan (车欠)ruan (车欠)的男子,顺手朝旁边的牛棚里一塞。
  陈晓天再回*| lai |*的时候就kan到苏远恒焦急的等待,笑着说:“跟我走吧。”
  再次*| lai |*到牛棚的时候,苏远恒一眼就kan到了倒在di 上的邵青云,大惊失色,转头就要问个分明,却被陈晓天手疾眼快打晕,一起塞了jin *去。
  三个人已经解决了两个,就剩↓两个保镖了,陈晓天知道他们只是负责保护的职责,* na *些龌龊的事也扯不上,就假传话说让两个保镖去山↓buy(中文:gou mai)点吃的喝的,找了借口打发走了。
  而陈晓天却不知道,他刚才所做的一切,都落jin *了一个人的眼里。
  要是这个时候,陈晓天回头往Behind(shen hou)kan一眼,就会kan到一个矮胖的身影正一脸恶毒的kan着他。
  如果文秀在这里,也一定会认chu **| lai |*,这个胖子不就是当初打劫他们不成反被打劫的赵一帆吗?
  只见赵一帆冷笑了一声,便拿chu *一个特大号还挂着长长的天线的手机,按了几个数字拨了chu *去,“陈述,我是一帆,我今天kan到* na *个抢劫我们的混蛋了,不错,就是桃源村,顿时他还囚禁了张少和苏远恒苏老板……”
  而此时尚且不知危机*| lai |*袭的陈晓天拍拍手掌就朝着村长家走了去。
  刚一jin *院子,就碰上了文秀。
  经过昨夜*zi run *的女人,这会kan起*| lai |*分外的jiao (女乔)tender(nen),尤其还是自己的女人,* na *更是怎么kan怎么顺眼了。
  “晓天,你*| lai |*了?”kan到陈晓天到*| lai |*,文秀也是眼前一亮,连忙走了过*| lai |*。
  今天城里*| lai |*了建设公司,说是要为村里修路,文秀心情十分开心,这会忙不停的就朝陈晓天絮叨起*| lai |*。
  陈晓天皱眉,“修路?”
  他是知道文秀要修路的,昨天文秀就提过这事,不过当时……咳咳,他* na *里顾得上问啊,不过现在经文秀这么一说,他顿时想起他刚被他了一顿的几个县城的人*| lai |*,该不会……
  “是啊?怎么了?”文秀一扭头,笑了笑:“该不会你也和俺爹* na *个老古董似的不支持我修路吧?”
  “怎么会?”陈晓天苦笑,这↓完了,他把未*| lai |*媳妇的事业毁了。
  文秀偏头,傲笑:“这还差不多!”
  “对了,* na *几个人什么样子啊?在哪里啊?”陈晓天追问起*| lai |*。
  “他们啊,五个人,瘦的瘦,胖的胖,除了两个保镖长得还算不错。”文秀回忆了↓,她回*| lai |*后也只是匆匆kan了一眼,* na *几个人就说是去考察了,谁知道会去哪里考察呢。
  陈晓天一阵咳嗽。
  “晓天哥哥,你怎么了?”文秀一脸jin 张,却不知道她男人早就将* na *伙人给得罪了,这会还有两个人老实的躺在牛棚里呢。
  “没事,就是有点口gan !”陈晓天摆摆手。
  两个人说了会话,陈晓天急急辞别了文秀,就往山上跑,一路想着这事该怎么解决。
  不管怎么说,既然打他女人的主意,怎么样也是不能放过的,不过既然是*| lai |*村里修路的,* na *就更不能这么轻易放过了。
  重新回到了竹棚,陈晓天先将张少捞了起*| lai |*,一把将手绢拽了↓*| lai |*,qiao *着二郎* tui *坐在躺椅上:“说说吧,你是gan 什么的?*| lai |*桃flower (hua )村做什么?”
  “小子!你惹祸了!”张少一扭头,额前特意留着的几根头发跟着摇摆了几↓,一脸怨愤!
  陈晓天嗦了嗦牙flower (hua ),他就不怕这样的!手里竹竿一弯,朝着张少的pi *gu *就抽了两↓,jin 接着就又将刚才的问题问了遍。
  只是他没有想到,只是两竹片抽↓去,* na *张少竟然鼻子一皱,眼睛瞪着他,kan* na *委屈的样子竟像是要掉↓眼泪了。
  虽然跟着老妖婆(曰)ri 子难熬了些,可是却也没有受过打啊,现在竟然被一个乡↓野小子拿竹片抽自己pi *gu *,张少满心委屈极了。
  “喂喂,你好好说话,哭什么哭啊?”陈晓天被吓了一个激灵!他早就听说城里有人妖,☆ɡao 扌高☆得和女人似的,一开始没kanchu **| lai |*,这会这小White(颜色bai )脸一哭,还真像个女人。
  嘴上劝着,但是脑子里已经乱转悠起*| lai |*,就是目光也是不正经的开始扫过张少的ku dang 了。
  张少泫然若泣,洁White(颜色bai )的牙齿咬着↓唇,两只手臂捆在Behind(shen hou),倒是& nie (一种手法)不起手指了,不过* na *一脸幽怨的德行却是让陈晓天觉得这个季节有点寒冬的味道了。
  “我们是*| lai |*桃flower (hua )村考察的!你得罪了我!我一定要你好kan!”
  陈晓天听这话,没忍住,差点pen( 口贲)了,“你打算怎么要我好kan啊?”
  “拆了你的房子,不给你钱!你得罪了我们公司,你一mao *钱都别想拿到了!”张少恶狠恶狠的叫嚣。
  “恩,好可怕。”陈晓天点点头,却又笑了,手朝着拐角的棚子指了指:“kan到没,* na *里有个牛棚,你要是再不老实交代,我待会就让你享受享受母牛的待遇!”
  “母牛的待遇?”张少脸一White(颜色bai )。
  陈晓天点头,“你不是喜欢找女人吗?母牛也是母的,差不多,差不多!”
  张少嘴角一抽,直接晕了过去。
  陈晓天shen 脚踢了踢di 上的男子,更加鄙夷起*| lai |*。就这德行,居然还敢跑chu **| lai |*找女人?拎起衣领就又扔会了刚才的竹棚里,转身又去了牛棚。
  母牛guang * hua *晶莹的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正在两个人的脸上* tian * 舌忝 **| lai |** tian * 舌忝 *去,瞧见陈晓天走了jin **| lai |*,顿了一顿,让开了身子。
  “不合口味?”陈晓天*了*鼻子,苦笑着将两个男人推醒。
  邵青云睁眼就要大叫,但是却又在陈晓天别有深意的目光中闭上了嘴巴,只不过kan清身边的牛和环境之后,却好像pi *gu *上被蝎子蛰了一般跳了起*| lai |*。
  不过苏远恒的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冒充斯文的眼睛不知道掉到了哪里,银灰色的西服满是褶皱,脏兮兮的,嫌弃的扭过头不愿意去闻身上的味道,惧怕的kan了一眼陈晓天,才慢慢开口:“说说吧,为什么这么做?”
  相比较邵青云*| lai |*说,苏远恒算是镇定做了,他年近四十了,大风大lang经历的多了,虽然眼↓的环境较为恶劣,可还是分得清轻重。
  “呵呵,倒是也没什么,你们从哪里*| lai |*就回哪里去!”
  陈晓天说的轻巧,但是苏远恒却满脸通Red(* hong *)起*| lai |*,一↓子就从di 上站了起*| lai |*,手指哆嗦的说:“你小子真是不知道天* gao *di 厚,我早kanchu *你不是个傻子了!不过你以为凭你就能让我们走吗?简直就是做梦!”
  “是吗?”陈晓天发chu *一声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