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深度诱惑:乡村艳福

作者:小羽

第76章 陷阱
  一大早di ,李艳茹*| lai |*到了村长家里,愁眉苦脸di 说:“村长啊,我想回一趟娘家。”村长睁大眼睛说:“你回娘家回你的啊,跟我说什么。”李艳茹支支吾吾di 说:“* na *个……我家里,不是还住着一个人嘛。”村长一听,明White(颜色bai )了,她这一回娘家,家里自然是不能再住人了,想了想,便说:“这你不能过几天再回吗?”李艳茹斩钉截铁di 说:“不能,一天也不能耽搁了。”村长见李艳茹一把鼻涕一把泪di ,双目通Red(* hong *),暗想,莫非这李寡妇家里有人过了?觉得这种事不好开问,便说:“* na *好吧,我去跟袁老板说说。”
  村长*| lai |*到李艳茹家,见袁克良正坐在李艳茹家门口抽闷烟,他呵呵di 打招呼:“袁老板,早啊。”
  袁克良点了点头,一声不吭。刚才black(hei )玫瑰*| lai |*跟他说,她要走了,也不说明理由,袁克良正心烦着呢。
  村长在袁克良身边蹲↓了,说:“袁老板,李寡妇,嗯,她今天要回娘家,你一个人在她家也不方便,我再给你找一间房子吧。”
  袁克良一听便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李艳茹这是因昨天的事而耿耿于怀,要赶他走呢。他想了想,将烟pi *gu *一丢,说:“给我一天时间。只要一天,明天我也要回去了。”
  村长怔了怔,忙问:“你都考察好啦?这☆ɡao 扌高☆旅游的事……”
  袁克良说:“都差不多了,今天我再总结一↓。”他kan了kan村长,说:“你去跟李大姐说说,叫她再让我在她这里住一个晚上,就一个晚上好了。”
  村长说好,便朝家里走去。走到半路上,碰到了归*| lai |*的李艳茹,村长说:“艳茹啊,袁老板说还在这里考察一天,明天就回去了。你kan能不能你明天再回娘家?”
  李艳茹一听说袁克良明天就要走了,心想今天再忍耐一天吧,便说好。
  李艳茹回到家,见袁克良依然坐在家门口xi 口及烟,李艳茹对他置若惘闻,将家里的房门都锁了,就留着袁克良住的* na *一间开着,背着一把**提着一只竹篮朝土里走去。由于心情不好,早饭也懒得吃了。
  袁克良kan着李艳茹一步一步走远了,心中冷冷di ,暗叹失算,没想到这个年轻的寡妇竟然是个贞妇烈女,还好通情达理没有向村长去告发他* na *禽兽行为。
  这时,东方现chu *了鱼纹肚,kan*| lai |*太阳要chu **| lai |*了,一天正式开始了。袁克良拿chu *手机,左右kan了kan,没一点信号,狠狠di 骂了一声,快步朝村长家里走去。经过文玉溪家门口时,见black(hei )玫瑰站在* na *儿愣神,hands(* shuang * shou *)*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在ku 袋里,默然神伤的样子,便走过去说:“我也打算明天就回去了,今天再在这里呆一天,明天我们一同回去。”black(hei )玫瑰听了,毫不理会。袁克良苦着脸说:“给个面子嘛,钱我一会钱也不会少你的。”black(hei )玫瑰**动了动,冷冷di 说:“好。”
  在村长家门前聊天的平头保镖与司机见袁克良与black(hei )玫瑰在交谈,双双走了过*| lai |*,袁克良对他们说:“等会儿*| lai |*我办公室一趟。”
  平头保镖与司相盯互kan了kan,司机皱眉问:“这里,你哪里有办公室啊?”
  袁克良骂道:“就是我住的* na *里,笨蛋!”
  这时,文秀走chu **| lai |*喊道:“吃饭啦!”她见袁克良也在,便叫道:“袁老板,你们快*| lai |*吃饭了。”
  袁克良悻悻di 走了过去,草草吃完饭便将black(hei )玫瑰、平头保镖和司机叫到了李艳茹的家里,关上门悄声对他们说:“我在这里只有一天的时间了,在明天离开之前,我必须要有所收获——”他kan了kan平头保镖与司机问:“我所指的收获,你们明White(颜色bai )是什么意思吗?”
  “明White(颜色bai ),”平头保镖抢先说:“不就是要☆ɡao 扌高☆个女人嘛。”
  袁克良嘴巴动了动,不置可否。
  司机说:“这里的姑娘虽然年纪轻,思想单纯,无心计,可又都守身如玉,想上他们,恐怕比较难,不像城市里的女人,只要给他们钱就可以上。”
  black(hei )玫瑰瞪了司机一眼,没好气di 说:“你说什么呢你?”
  司机突然想到black(hei )玫瑰也是城市女人,他这一笔杆打死一片鸭子,实在是失口,忙说:“没什么,没什么……”
  black(hei )玫瑰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骂了一声:“snake(she 虫它)鼠一窝!”掉头打开门愤然走了chu *去。
  袁克良kan着black(hei )玫瑰离去的背影,恨得牙牙yang (羊羊羊),平头保镖与司机相互kan了kan,平头保镖忙去将门关了,说:“其实我们男人谈事,女人不在,反而更畅快。”
  袁克良说:“我现在给你俩一次机会。不管你们用什么法子,只要让我有☆ɡao 扌高☆到一个女人,一个一千块!”
  平头保镖与司机相互kan了kan,司机毕竟是开车的,十个开车的九个色,这小子诡计多见多识广,也是一肚子霈shui *,说:“现在这样的情况,不能霸王*ying *上弓,也不能让他们乖乖就犯,只有一个法子。”
  袁克良忙问什么法子。
  司机说:“神不知鬼不觉!”说着将自己的诡计说了一遍,平头保镖听了连声叫好,袁克良也满意di 点了点头,说:“说这样。”接着便对司机说:“你马上去叫文秀姑娘,叫她叫上小莲,还有玉溪,三个都叫*| lai |*,MD,老子一上三,要么不☆ɡao 扌高☆,一☆ɡao 扌高☆就☆ɡao 扌高☆个shuang XX大XX!”
  司机嘿嘿di mei(女眉)笑着问:“老板,你shuang XX大XX了后能让我和平头shuang XX大XX一↓吗?”
  袁克良瞪了司机一眼,极不痛快di 喝道:“快去叫人!”
  司机忙灰溜溜di chu *去了。
  没多久,司机便将文秀与小莲、文玉溪叫*| lai |*了。文玉溪见black(hei )玫瑰不在,便问:“玫瑰姐呢?”袁克良说:“她有事chu *去了。”文玉溪说:“我去找她。”袁克良忙说:“她一会儿回*| lai |*的,你先等等,我今天有事要跟你们说。”文玉溪便停↓要chu *去的脚步,站在* na *儿,双后叉在ku 袋,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袁克良一双色眯眯的眼睛kan了kan文玉溪,暗想,等会儿第一个就先上她!
  司机担心文玉溪会跑chu *去,赶jin 去关门,文玉溪White(颜色bai )了他一眼,没好气di 说:“大White(颜色bai )天di ,又hot(英文:hot,中文:re )得要死,你关什么门呢?”
  司机忙说:“不是要开会了嘛,我们开会都是要关门的,这样安静。不受人打扰。”
  文玉溪叫道:“我们这是在农村,不是在你们城市里,你开你的会,谁会*| lai |*打扰你啊!你不会是想关门做亏心事吧。”
  袁克良顿然生气di 叫道:“把门打开!”
  司机灰溜溜di 把门打开了。
  袁克良立即换了一个面孔,堆上笑容,咳了两声,清了清hou long,和蔼可亲di 说:“文秀姑娘、玉溪,还有小莲,这两天辛苦你们了,*| lai |*,给你们一点工资,以表谢意。”说着从钱包里掏chu *三张Red(* hong *)牛依依递给文秀、小莲与文玉溪。然后又坐在椅子上,笑呵呵di 说:“现在言归正传,我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经过几天的考察,我觉得这里很有发展潜质,di 形好,风景秀丽,更主要的是,这里民风淳朴,比如你们三人……”
  袁克良边说边从他的提箱里拿chu *一瓶旷泉shui *,又拿chu *三只一次* xing *杯子放在桌上,分别将杯子倒了半杯shui *,分别端给了文秀、小莲与文玉溪三人,笑容可掬di 说:“*| lai |*,我们就以shui *代酒,表示我对你们的感谢。喝吧。”
  文秀三人接过杯子相互kan了kan,文秀说:“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况且你为我们村☆ɡao 扌高☆旅游区,也是为我们村子做大贡献,我们感谢你还*| lai |*不及呢。”
  “好说好说,”袁克良shen 了shen 手,说:“喝shui *吧。喝了后我们继续说正事。”
  文秀端起shui *一口而饮。小莲见文秀喝了,也喝了一小口。袁克良见文玉溪端着shui *在* na *儿,一直往门口望,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忙问:“玉溪,你怎么不喝啊?”
  文玉溪说:“我口不渴。”
  袁克良赶jin 说:“不渴也喝一口,意思意思啊。这是我对你们的一点敬意,你不会kan不起我吧?”
  文玉溪见袁克良这样说,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好!”袁克良qing bu zi jin 赞了一声,向平头保镖与司机使了使眼色,平头保镖与司机心领神会,双双走chu *了门去。司机想顺手关门,但想了想,最终没关,与平头保镖站一左一右站在门外,双双冷冷di 笑了。
  袁克良见文秀三人都喝↓了shui *,如释重负,shen 手将领带松了松,嘿嘿di 说:“好了,我讲得有点累了,先休息一↓。”
  文玉溪趁机说:“你先休息,我去找玫瑰姐。”
  袁克良忙站了起*| lai |*,说:“别急,她说去上个厕所,马上回*| lai |*的。你这样去找,也找不到啊,不如在这里再等一会儿。”
  文玉溪突然感觉有点头晕,极不耐烦di 说:“我再等五分钟。”
  “够了,够了,”袁克良连声说:“五分钟足够了。”
  文秀身子突然抖了一↓,差点摔倒,她左右kan了kan,见四个没有凳子,可头沉得要命,见* na *儿只有一张床,想坐到chuang shang 去,但想到* na *是袁克良的床,也不好意思去坐,只得强ting *着站在* na *儿。
  文玉溪也感觉头沉沉di ,拍了拍额头,自言自语:“怎么头这么重啊,想睡觉。”
  袁克良趁机说:“要是你们站着累,就坐到chuang shang 去吧,大家都这么熟,也不要害羞什么的。”
  文玉溪听了,大大咧咧di 坐到了chuang shang 。文秀见文玉溪坐上去了,便也走上去,挨着文玉溪坐↓。
  袁克良见小莲站在* na *儿没有什么反应,皱着眉问:“小莲,怎么你不去坐坐啊。”
  小莲shen 手*了*头,说:“我……不用坐。”但话一说chu *口她说后悔了,因为她的头突然沉了起*| lai |*,好像极要睡觉的样子。
  忽然,文秀与文玉溪头一偏,倒在了chuang shang 。小莲顿时睁大了眼睛,忙走上去问:“文秀姐、玉溪,你们怎么了?”
  袁克良走上去,面带* yin *笑着说:“她们可能是没睡好,想睡觉了吧。”接着将手放在小莲背后,温* rou *di 问:“小莲,怎么,你不想睡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