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深度诱惑:乡村艳福

作者:小羽

第73章 借酒失态
  陈晓天背着**吊儿郎当di *| lai |*到文秀家,见文秀、袁克良等人坐在文秀的家门前,袁克发正在* gao *谈阔论唾沫乱飞,小莲、文玉溪与几个无聊的村民亦坐在一旁,听得津津有味。black(hei )玫瑰与平头保镖和司机则站在袁克良Behind(shen hou),狐假虎威、得意洋洋。
  black(hei )玫瑰一见陈晓天背着**慢慢走了过*| lai |*,秀眉顿时皱了起*| lai |*。袁克良也停止了* gao *谈阔论,警惕di 望着陈晓天。文秀则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将脸偏了过去。
  陈晓天猛di 将**往di 上一丢,kan了kan众人,突然堆上笑容,朝袁克良shen chu *手*| lai |*,笑容可掬di 说:“袁老板,你为我们村子的经济发展正在做一场轰轰烈烈的大贡献,我代表父老乡亲们感谢你。”说着握住袁克良的手使劲握了握。
  袁克良不由一怔,随及哈哈大笑,shen 手拍着陈晓天的肩,说道:“晓天兄di ,你别跟我客气,这些是我应该做的。”
  文秀与小莲、文玉溪瞠目结舌。平头保镖与司机也大跌眼镜,只有black(hei )玫瑰知道其中玄机,冷笑不已。
  陈晓天也使劲拍着袁克良的肩,微笑着说:“袁老板,你是一个好同志,在我们村,有什么需要我陈晓天帮忙的,尽快说,别跟我客气,我保证随叫随到。”
  袁克良受宠若惊,忙说:“好说好说,一定叫你,一定叫你。”
  陈晓天意味深长di kan了black(hei )玫瑰一样,从di 上拿起**,chui 口欠着口哨大摇大摆di 走了。
  袁克良这时像是受到了莫大的鼓励,兴奋不已,对文秀等人说:“今天就说到这里。李大姐说今晚请我吃饭,我去了。”转身走了两步,见black(hei )玫瑰与平头保镖、司机跟着他,想了想,便说:“你们三人今晚继续去文秀姑娘家里吃吧,反正每天的饭菜都记在我的帐上,尽管吃,都算我的。”说着ting *着大肚子大步朝李艳茹家走去。
  李艳茹已做好了饭菜,见袁克良一个人*| lai |*,便问:“你* na *还有一个姑娘两个兄di 呢?”
  袁克良见桌上有一大碗鸭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一碗gan 鱼还有一碗青菜,香气扑鼻,不由垂涎三尺,大大方方di 在桌前坐↓了,边盯着菜边说:“他们去文秀姑娘家吃了。别管他们,今晚我俩好好di 吃一顿,他们在这里反而多事。”
  李艳茹说:“这怎么行,要*| lai |*就都*| lai |*嘛。”说着chu *门就要去叫,袁克良忙shen 手挡住了李艳茹,抓着李艳茹的的手边** fu ***边说:“别去了,真的不用去了……”
  李艳茹的手被袁克良*得心里直发mao *,忙将手抽了回*| lai |*,说:“既然这样,* na *我就不叫了。”
  只见桌上放着一壶酒壶,袁克良主动di 给自己倒了一杯,放在鼻前闻了闻,赞道:“好酒!你们农村自家酿的米酒就是好喝!”说罢一饮而gan 。
  袁克良酒量惊人,这一顿饭,竟然喝了李艳茹三斤米酒,他劝酒也极在行,李艳茹被*得没法也喝了几杯,脸与脖子瞬间便Red(* hong *)了,更是妩mei(女眉)动人。袁克良趁着酒兴抓住了李艳茹的手,动情di 说:“李大姐,你真是一个好女人,这么年轻这么漂亮,还炒得一手好菜,你gan 脆嫁给我做老婆吧,我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
  “你喝醉了,”李艳茹赶jin 将手从袁克良手中抽了chu **| lai |*,给袁克良倒了一杯开shui *,说:“喝点shui *,醒醒酒。”
  袁克良端起茶杯闻了闻,抬眼望着李艳茹问:“是酒吗?”
  李艳茹说不是。袁克良便将茶杯放↓说:“不是酒不喝。”李艳茹只得说酒。袁克良端起茶一口喝了↓去,赞道:“好酒!”
  喝完了开shui *,袁克良又朝李艳茹这方靠了过*| lai |*,抓住李艳茹的手说:“李大姐,不瞒你说,,你比我睡过的所有的女人都要好kan,虽然我睡过的女人没有几千也有几百了,但像你这样**shui *tender(nen)* rou *情似shui *的还真是没有……”
  李艳茹生气di 将袁克良的手拉开,提* gao *声音说:“袁老板,你真的喝多了。我扶你去睡觉吧。”
  “好啊好啊,”袁克良正中↓怀,忙不迭站起,谁知刚一站起,一个趔趄,忙扶住桌子,差点倒了↓去。
  “这真是好酒。”袁克良打了一个饱嗝,ting *着大肚子说:“后劲十足,我走不稳了,李大姐,*| lai |*,请扶我一把。”说着将手朝李艳茹shen *| lai |*。李艳茹无可奈何,只得蹙眉走了过*| lai |*,袁克良将手一把搭在了李艳茹的肩上,边朝他住的* na *间房走去边说:“kan*| lai |*我真的喝多了,走路都走不稳了。”
  * na *一双fei *手有意无意一晃一晃,不时di 拍打着李艳茹的xiong 部,李艳茹忙将他手抓住,想推开袁克良,奈何身子太沉,又死死缠着李艳茹的身子,竟然一时甩tuo *不了。
  好不容易到了袁克良住的* na *间房里,一jin *门,袁克良顺脚将门关了,李艳茹见了,暗暗叫苦。*| lai |*到床前,李艳茹已是大汗淋漓,说:“到了,你好好休息休息吧。”
  袁克良嗯了一声,手臂突然一用力,便将李艳茹推到chuang shang ,随而他饿狼一般朝李艳茹身上扑了去,jin jin 抱住李艳茹,一只fei *手四处乱*,李艳茹大吃一惊,忙叫道:“放开我!”接着用力去推袁克良,奈何袁克良身子太沉,又死死压住李艳茹,李艳茹竟然一时逃tuo *不了,而袁克良的一只手已shen jin *了李艳茹的怀中,在她的一保**上使劲di rou& nie (一种手法)着,气喘如牛di 说:“李大姐,你就从了我吧,只要你从了我,我给你五百块钱!”
  “我不要!”李艳茹哭似di 叫道,shen 手去抓袁克良的手,袁克良shen chu *手*| lai |*一把将李艳茹抱到了chuang shang ,并麻利di 去tuo *自己的ku 子要。李艳茹趁机从chuang shang 跳了↓*| lai |*,袁克良忙将李艳茹抱住,将李艳茹死死di 压在床沿上,一只手毫不知耻di 朝李艳茹的双***去。李艳茹bo (孛力)然大怒,shen 手狠狠di 朝袁克良脸上抓去,袁克良啊di 一声惨叫,脸上顿时chu *现了一条鲜血的五条痕迹,李艳茹趁机夺门而chu *。
  李艳茹捂着脸一路狂奔,↓意识di *| lai |*到了村长的家门后,想向村长诉苦,突然想到自己一个寡妇,这样找上门去向村长议诉苦,万一让村里人知道了,就算是她的不对,流言蜚语多起*| lai |*了,最后也会变成是她的错,唾沫定将她狠狠淹没。李艳茹忙将脚步停了↓*| lai |*,将苦只得往心里吞。
  现在家中有狼,家是不能回了,李艳茹一时不知何去何从。而刚才与袁克良这畜生一阵搏斗,身上早已香汗淋漓,像是经过了一场大战斗,李艳茹心想,反正天已black(hei )了,这么晚了,gan 脆去溪里洗个澡吧。
  快到溪边时,远远kan到月光↓有一个人在溪边练拳,拳头耍得呼呼作响。李艳茹见是陈晓天,不由di 忍俊不禁,见陈晓天在小溪边像猴子一样跳*| lai |*跑去,口中嘿嘿哈哈,李艳茹心中的阴影也一扫而光,*| lai |*到陈晓天身边叫道:“晓天,你在gan 啥呢?”
  陈晓天闻声停了↓*| lai |*,shen 手擦了擦额上的汗,说:“我在练功呢。”
  李艳茹好奇di 说:“以前从没见你练过功,怎么今个儿练起*| lai |*了呢?”
  “唉!”陈晓天长长di 叹了一声,说:“这说*| lai |*话长,一言难尽,不说也罢。”
  李艳茹也没多大兴趣去听,便说:“你不说算了。唉!”接着长长di 叹了一声。
  陈晓天关切di 问:“你怎么啦,茹姐?”边说边tuo *衣,因为与李艳茹已不再生疏,连ku 子也全tuo *了,毫不保留。李艳茹不由di 朝陈晓天**kan了kan,闷闷不乐di 说:“你茹姐我有苦难言啊。”
  陈晓天腾身朝深潭里跳去,游了一阵,带着一身的shui *走上岸*| lai |*问:“你有什么苦啊,说*| lai |*我听听。”
  李艳茹忧愁满面di 说:“还不是家里没男人呗。”
  陈晓天顿时*| lai |*了劲。一把抱住李艳茹,深情di 说:“茹姐,你不是还有我这个男人吗?以后你就把我当成你的男人吧。*| lai |*,我们*| lai |*洗洗澡。”说着shen 手去帮李艳茹tuo *衣服。
  李艳茹本*| lai |*就是*| lai |*洗澡的,边tuo *衣边说:“我两人在这里洗,被人kan到了多不好啊。”
  陈晓天麻利di 将李艳茹的衣服tuo *了个光,在李艳茹身上轻轻**,说:“没事,万一*| lai |*了人,我们躲到石头后面去。”说抱推着李艳茹便往shui *里跳。
  两人*| lai |*到深潭里,陈晓天shen 手在李艳茹身上游回** fu ***,李艳茹的一只手也不停歇,径直朝陈晓天***去,陈晓天情难自禁,抱起李艳茹的一只* tui *就要jin *攻,李艳茹忙推开陈晓天,嗲声嗲气di 说:“我今天身上chu *了好多的汗,臭死了,等我洗gan 净了再说嘛。”
  陈晓天忙说:“好好,我*| lai |*帮你洗。”接着一hands(* shuang * shou *)在李艳茹身上*| lai |*回roucuo,趁机在李艳茹**上*了几把,李艳茹虽然已嫁为人妇,可是还依然年轻,没生过孩子,皮肤保养得也非常好,跟年轻姑娘的皮肤一样* rou *tender(nen)guang * hua *,陈晓天*了这儿又** na *儿,爱不释手,*得李艳茹心yang (羊羊羊)难捺,只得**投降,jiao (女乔)嘀嘀di 说:“好啦好啦,baby(bao bei ),你这样猴急,我给你。”说着shen 手抱住了陈晓天。
  突然,不远处传*| lai |*了电光,陈晓天与李艳茹大吃一惊,李艳茹怔在* na *儿,一时不知的措,陈晓天忙抱着李艳茹往石头后面游,说:“去石头后面,* na *里谁也kan不到。”
  李艳茹赶jin 与陈晓天*| lai |*到石头后面,心惊胆战。
  待* na *电光近了,两人才发现,是爱晚间chu **| lai |*捉青蛙打鱼的陈三叔。
  陈三叔是个人才,打野兽捉snake(she 虫它)捉青蛙网鱼*螺丝什么都gan ,行行都是能手,特别是晚上,他可以整晚不眠不休,只要他的电光有电,他就会一直精神抖擞di 在野外找这找* na *,* na *些只要能吃能卖钱的东西,他都会捉住一股脑往他的snake(she 虫它)皮袋里塞。
  突然,陈三叔在陈晓天的衣服边停了↓*| lai |*,拿着手电筒照了照,左右kan了kan,陈晓天正骂娘,陈三叔忽然扬起手电筒朝石头后面she 了过*| la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