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深度诱惑:乡村艳福

作者:小羽

第6章 初尝情爱
  陈晓天的衣服不知道何时已经褪了去,露chu *精壮的身形,文秀扭着头,不敢去kan,虽然刚才她躲在石头后面kan的兴致bo (孛力)bo (孛力),但是这会轮到她了却是有些怯意了。
  “晓天哥哥,你轻点。”
  就在陈晓天ting *身压在文秀身上的时候,文秀突然开口说道。
  面对美人如此相邀,陈晓天xiong 口一阵沸腾,一hands(* shuang * shou *)开始在文秀的body(* shen | xia *)捣鼓起*| lai |*,ruan (车欠)ruan (车欠)的触感让他忍不住激动起*| lai |*,拔*就chong *了过去。
  树林里悉悉索索的声音都被两个人的动静压了过去,女子的**声和pa 口拍pa 口拍的声音交织在一起,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旋律劲舞。
  夜深微凉,文秀慢慢醒*| lai |*,发现自己pa(足八)在陈晓天的身上,***着body(* shen | ti *),不由得羞臊起*| lai |*,连忙就要去捡旁边的衣服,却被拦住。
  “坏蛋,快让我穿上衣服吧。”
  “再*| lai |*一次!”
  初经人事的文秀哪里禁得起这么折腾,连忙护住**就要往后退,不过↓体的疼痛却拉扯的她痛呼chu **| lai |*,眉头jin 皱。
  陈晓天也是一惊,忙问原因,却被文秀一番埋怨,对此,也只有尴尬笑笑。
  “好痛哦。”
  “*| lai |*,我**。”陈晓天说着就爬了过去,左手就开始在文秀的body(* shen | xia *)*索了起*| lai |*,开始的时候只觉得滑的,后*| lai |*手腕上竟然huo *hot(英文:hot,中文:re )的烫了起*| lai |*,竟然开始微微chan dou (颤抖吧!凡人!)起*| lai |*。
  树林里,两个人又在一起闹腾了会,陈晓天才背着文秀送回了家,这时辰天色刚微亮,村长许是还没有起床,扒在门栏kan着文秀回了屋子,陈晓天才放心的离开。
  不声不响将村长家女儿给吃了,这样的感觉让陈晓天忐忑不已,但是更多的还是兴奋,一路顺着山路连蹦带跳的,脚步轻快极了。
  “师父我回*| lai |*了。”陈晓天刚jin *门就开始大喊着,脑袋四处摇晃着,可是却没有kan到师父的踪影,“好奇怪,难道去玩了啊,不过这也太早了点吧?”
  眼见陈老头不在家,陈晓天闲*| lai |*没事,又开始琢磨起* na *莫名其妙的心灵感应*| lai |*,要是他彻底掌握了这可以感受别人真是心情的能力,* na *可就shuang XX大XXyy了呢!
  上一次就是情急之↓感受到了文秀的想法,这一次也是如此,可是在县城的时候,他也心急了啊,但是却为什么没有感受到别人的想法啊?
  难道对象必须是女人?这也太色狼了吧!不过好像这也不对,在县城的时候他着急对象可是文秀啊!难道是……陈晓天突然想到,他每一次感受到对方的心情,都是在触*别人的情况之↓发生的!
  难道真的是这样?kan*| lai |*得等明个找个机会试试了。
  第二天直到(曰)ri 上三杆,陈老头都没回*| lai |*,陈晓天也没放心上,于是,陈晓天开始收拾做晌午饭,刚点着了huo *,就有一伙人从门外走了jin **| lai |*。
  一个个西装革履,gan 净利落的,三个瘦子,一个胖子,一个矮子,一kan就不是桃flower (hua )村里的人。
  为首的* na *个瘦的跟竹竿似的,手指& nie (一种手法)的像朵flower (hua ),搭着一块洁White(颜色bai )的手绢,尖声尖气的说道:“这是什么鬼di 方啊,破烂死了。”
  “张少,您别kan这di 方破,可是空气清新啊。”
  “是啊,张少,这里一到秋天,* na *shui *果可比城里的甜多了,而且村子里还盛产草药,这di 方早有风shui *师父kan过啦,好di 方哇!”
  陈晓天先是一愣,kan着这几个在院子里走*| lai |*走去,一副指点江山的模样,随即*了*鼻子迎了上去:“你们是谁?*| lai |*我家有什么事情?”
  “你家?”张少一愣,扭头就kan向旁边的人。
  张少一身white(* bai se *)的笔ting *西服,在人群中分外显眼,他这一问,周围的人jin 跟着便hot(英文:hot,中文:re )络起*| lai |*了,忙上前解释,生怕晚一步就耽误了这个显摆的机会似的。
  “张少,是这样的,这块di 已经被我们公司buy(中文:gou mai)↓*| lai |*了,但是这些村里的人太固执,说什么也不肯搬走,不过就是想多要钱而已。”旁边一个fei *头大耳的男子说道,三十岁往上的模样,* na *肚子快把西服扣子撑开了。
  这一番话说↓*| lai |*,张少了然的目guang * hua *过陈晓天,点了点头,手一摆:“不kan了不kan了,等修建好了再*| lai |*。”
  fei *脸男子洋洋得意,在Behind(shen hou)其他人嫉妒的目光中赶jin 跟在侧面应和着:“张少说的是,现在什么也没有修缮,kan也是White(颜色bai )kan,我们还是去村长家歇会,不过真是没有想到,在这山野中,还能有* na *么标致的女人…”
  说到最后,发chu *了一串男人都懂的笑声。
  如果说刚才对自己家房子指指点点,说一堆鸠占鹊巢的话,陈晓天还能暂时作壁上观,当做野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lai |*家里串悠,但是现在听到* na *个fei *胖男子的话,一股子huo *气噌的便窜了chu **| lai |*。
  整个桃flower (hua )村,文秀可以说得上是个大美人了,而且这伙人去的还是村长家!
  真他nai (*&女乃*&)nai (*&女乃*&)的活腻歪了,连老子的女人都敢打主意!
  气愤之↓,陈晓天眼珠咕噜噜一转,便滚chu *数个阴险的计划,当↓手一擦,露chu *一个单纯无害的笑容,乍kan之↓,* na *叫一个真诚啊!
  趿拉着鞋板子,拦在了几人身前,嘿嘿一笑,牙齿倍White(颜色bai ):“你们是要去村长家kan女人吗?”
  “张少,这八成是个傻子!”刚才* na *个fei *脸男子脸上一Red(* hong *),心说就是去kan女人也不能说的这么直White(颜色bai )啊,上↓瞧了瞧陈晓天,邋里邋遢的样子不过就是村里的农民,当↓也没当回事,只是朝张少解释了一句。
  人群中的张少拂开身前几人,手绢掩嘴:“知道kan女人* na *就不是傻子!”
  你才是傻子!你全家都是傻子!陈晓天在心里骂了一通,脸上还是笑的人畜无害,“我不是傻子,我知道傻子家有个好kan的女人!”
  一听女人,只要是男人都会*| lai |*了兴趣!
  他们在城里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啊,但是到了这山村里,却发现这里的女人虽然没有black(hei )**** gao *跟鞋,但是个顶个的皮肤细tender(nen),算不上绝色,却别有风味。
  只不过第一天*| lai |*,还没有*| lai |*得及↓手,这回听说有好kan的女人,也顾不得陈晓天的傻子形象,就有人凑了过去。
  吨位赶不上刚才的胖脸男子,可是* na *矮敦敦的模样也是让人第一感觉就是想到了武大郎,颠颠的走到陈晓天身前,从钱包里掏chu *一张崭新的mao *爷爷塞了过*| lai |*。
  “走,带我们去kankan* na *好kan的女人呗。”
  男子说完,用一种半讨喜半询问的眼神望向张少,见后者没有反对,心↓自然是得意。
  陈晓天& nie (一种手法)着手里的票子,笑的格外开心。
  桃flower (hua )村其实很大,不过大多数村民的房屋都是在山上分布,错落复杂,找人容易,只要大吼一声便可以了,但是串门却很麻烦了。
  正所谓望山跑死马,陈晓天一个小时前就指着半山腰一处别致的竹屋说快到了,可是现在Behind(shen hou)* na *伙人走的两条* tui *都打摆子了,还没有到。
  “不走了不走了。”张少甩着手绢挥舞起*| lai |*,刚才天色尚早,爬山清凉,可是这会(曰)ri 上三竿却是晒死个人了。
  他这一闹脾气,周围几个人也都停了↓*| lai |*,围在身边安** fu **劝慰。陈晓天在心里忍不住鄙视一把,这点体力都没有,还满脑子惦记着玩女人,不怕被压死吗?
  “这还有二十米就到了,咱们不走了吗?”
  胖脸男子狠狠瞪了一眼陈晓天,就是这(jia huo )一直说快了快了,他老腰都快累断了,还没有kan见个女人影。
  “二十米?”张少听到陈晓天说,慢慢抬起头,琢磨着要是就只有二十米,咬咬牙倒也是能爬上去的。
  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好不容易才chu **| lai |*一趟的,要不开开荤尝点腥* na *就太对不起自己了,城里的* na *个老妖婆他都快kan吐了。
  陈晓天一听这话,连连点头:“没错,就二十米!”说着还指了指前面不远处的小棚子,一本正经的说道:“棚子后面就是傻子家了,这会没准都在洗澡了。”
  其他一听洗澡,各个眼里冒光,就连* na *累得不行的张少也是咬咬牙:“好,都走到这里了,* na *么就去kankan吧。”
  有他发话,其他的几个人就是累也顾不上了,连忙充当拐杖扶着张少就开始往山上爬。
  果然,这次走了没有多远,就已经爬到了棚子旁边,清凌凌的shui *声像是带有洗涤的功能,将众人的疲惫一扫而空。
  只有陈晓天嫌恶的扭过头,爬山累,听到shui *声就不累了吗?爱kan女人洗澡是不是?今天就让你们kan个够!
  “你们谁先*| lai |*?”陈晓天站在本*| lai |*就只能容一人过的山路上问了句,傻笑着。
  “张少,您先请!”很快几人就达成了共识,由张少率先上去。
  面对众人的讨好逢迎,张少倒是习以为常了,想着有个正在洗澡的女人等他,也顾不得累了,抬脚就往山上走了去。
  陈晓天领着张少就往竹楼里走了去,入眼一片青翠,竹林茂密,flower (hua )开遍di ,阳光碎碎的光影铺在竹叶上,偶尔透过落在di 上几道光线,却是幽静极了。
  张少掩着嘴巴的手绢也是松了开,忍不住赞叹:“好美啊。”
  “嘿嘿,* na *是。”对于桃flower (hua )村的赞美,陈晓天照接不误。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到shui *声的竹屋前,张少隔着竹子做的门望了几眼也kan不chu *什么风景,陈晓天嘿嘿一笑,两手用力就将张少的胳膊拧了个圈,张少刚张嘴啊了一声,就被手帕封住了嘴巴。
  “唔唔!”电光huo *石之间,张少还不明White(颜色bai )怎么回事就被陈晓天用绳子捆了,拎着扔jin *了竹棚里。
  山路拐弯处,几个人面面相觑,刚才他们似乎听到了张少的叫声,该不会chu *什么事情了吧?
  这个念头一起,几个人就要上去,不管怎么样,如果张少有个好歹,* na *么他们一定会受到牵连的!
  这么一想,脚步更加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