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深度诱惑:乡村艳福

作者:小羽

第68章 心怀鬼胎
  文玉溪闷闷不乐di 往家里走去,她也不知道怎么心情突然郁闷了起*| lai |*。快到家时,碰到了周大婶,周大婶老远叫道:“玉溪——”文玉溪正埋头走路,没有听到——虽然听到有人在喊,但她没清是在喊她。周大婶又喊了两声:“玉溪,玉溪!”文玉溪这才抬起头。望着周大婶问:“周大婶,有什么事吗?”
  周大婶说:“刚才碰到文秀,说她正在帮一个大老板招人,说要☆ɡao 扌高☆什么旅游区,要女的,我想叫我家小丫去试一↓。听说有一千八一个月哩。”
  文玉溪撇了撇嘴,懒洋洋di 说:“这个不太可信。”
  周大婶睁着一双大眼睛说:“文秀亲自*| lai |*找人的,我们要相信文秀啊。她为咱村修马路付chu *了多少心血,我们大家都kan到的,这一次,她又为我们村里做好事,嘿,我得马上去找小丫去试一试。要是能一个月拿一千八,比我们种田强啊!”
  文玉溪嗤之以鼻,转身要走,周大婶忙问:“你有kan到我家小丫吗?”
  文玉溪说没有,立即走了,心中暗想,要是你家小丫能被选上,* na *真是天上掉钞票了……
  回到家门口,kan见文秀跟袁克良在她家门口正在说什么,文秀一kan到文玉溪,立即叫道:“玉溪,*| lai |*——”
  文玉溪有气无力di 问:“gan 吗?”边说边hands(* shuang * shou *)***ku 袋中旁若无人di 走了过去。
  袁克良将文玉溪body(* quan | shen *)上↓打量了一遍,满意di 点了点头。文玉溪没好气di 瞪了袁克良一眼,*| lai |*到文秀面前,文秀说:“袁老板要选几个旅游向导,我觉得你ting *合适的,你要不要也*| lai |*?”
  文玉溪将脸偏至一旁,懒洋洋di 说“没什么兴趣。”
  袁克良赶jin 说:“只要你愿意,给你两千一个月!”
  文玉溪White(颜色bai )了袁克良一眼,说:“你现在只是口头上说说,口说无凭。☆ɡao 扌高☆什么旅游区,你还没开始☆ɡao 扌高☆,就找向导了,谁信你!”说着转身就走。
  袁克良忙挡在文玉溪面前,嘿嘿笑道:“姑娘,你要相信我,我确实是想在你们村☆ɡao 扌高☆一个旅游区。你们这里山美shui *美,我相信这个旅游区一旦☆ɡao 扌高☆起*| lai |*,必会xi 口及引大批的游客。就算你没有兴趣,但你也要为你们村子的发展想想啊,现在一切都在筹划之中,只要你愿意加入我们,每个月的工资,绝不少给你!”
  文玉溪说:“☆ɡao 扌高☆旅游区,heng(哼哈二将),我虽然没读什么书,但也知道☆ɡao 扌高☆个没* na *么简单吧。”
  “这是自然,”袁克良忙趁hot(英文:hot,中文:re )打铁,说:“就是因为不简单,我才想请几个有能力的人*| lai |*帮忙我,也算是帮你们自己,推动你们村子的经济发展。你说是吗?”
  文玉溪不由di 被说得动了心,这时,小莲走了过*| lai |*,袁克良立即说:“这位小莲姑娘,也同意帮我了,我给她的工资是月薪一千八。”袁克良特di 将一千八说得很大声,一语双关,意思是说我给别人是一千八,给你可是两千了……
  文玉溪毫无兴趣di 说:“你说一千八也好,两千也好,这都是屁话,谁知道你以后会不会给?我kan你最好先给定金什么的,也向我们保证一↓,我在江湖上混多了,一kan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人!你少跟我设陷阱!”
  文秀急道:“玉溪,你怎么这么说话呢?”
  文玉溪冷冷di 说:“对不起,我一向直话直说,心中想什么就说什么。你爱听的就听,不爱听的拉倒。”
  袁克良毫不介意,依然笑容可掬di 说:“这位姑娘——叫什么名字?”
  文秀忙答道:“玉溪。”
  “玉溪姑娘,是吧?”袁克良微笑着说:“是一个很有个* xing *的女孩子,我就喜欢这样的。我们就说定了,你们只要肯帮我,我一定会给你们工资!对了,我需要一个单独的办公室,文秀姑娘,不知你能不能帮我找一间*| lai |*?”
  文秀说:“这得问我爸爸。”袁克良将fei *手一挥,说:“事不宜迟,你得马上去问。”
  “嗯。”文秀应了一声,转身朝家里走去。小莲因为在生人面前有些害羞,赶jin 跟着文秀走了jin *去。
  袁克良kan了kan文玉溪,只见她hands(* shuang * shou *)叉在ku 袋里,抬头傲慢di 望着天边,一副趾* gao *气扬旁若无人的样子,心中暗想,这种女子最有味,若是☆ɡao 扌高☆上了,少十年寿命都在所不惜,想到这儿,shen 手从钱包里拿chu *两百Red(* hong *)牛递到文玉溪面前,面容和善di 说:“玉溪姑娘,我知道你是个人才,*| lai |*,这是给你的定金,以后只要你做得好,每个月还会有Red(* hong *)包奖赏!”
  文玉溪kan了眼* na *两张Red(* hong *)牛,又kan了眼袁克良,眼珠子转了转,说:“好。钱我先收着。有什么事再叫我吧,我先回去了。”说罢shen 手接过袁克良手中的钱朝家里走去。
  袁克良jin 盯着文玉溪* na *苗条的背影与浑yuan *的pi *gu *,阴森森di 笑了。平头保镖与司机kan在眼里,知在心里,双双走上前挡在文玉溪面前,文玉溪冷冷di 问:“gan 什么?”
  平头保镖故作凶相di 说:“小姑娘,你也太张狂了,我们老板对你们* na *么好,愿意牺牲自己*| lai |*你们这贫困的di 方为你们村子做贡献,你却对我们老板不理不睬,还故作清* gao *摆什么架子,你算老几啊你!”
  文玉溪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偏着头kan了一眼平头保镖,问:“怎么,你心中不服气?你想咋的?”
  平头保镖以为吓到了文玉溪,shen 手指向袁克良,恶狠狠di 说:“马上向我们老板道歉!”
  “切!”文玉溪嗤之以鼻。
  平头bo (孛力)然大怒,shen 手就要朝文玉溪打*| lai |*,袁克良忙走了上*| lai |*,大声喝道:“gan 什么?你这么一个大个子欺负一个小姑娘,你不害羞吗?”
  平头保镖忙垂↓头去,轻声说:“对不起老板,我实在是太kan不↓去了!”袁克良狠狠踢了平头保镖一脚,骂道:“你再kan不↓去也轮不到你*| lai |*教训人!”接着对文玉溪mei(女眉)笑道:“玉溪姑娘,真的不好意思,这小子不懂礼貌,乱说话……”
  “没事,”文玉溪不冷不hot(英文:hot,中文:re )di 说:“我不会放在心里的。”说罢便jin *屋去了。
  平头保镖在袁克良耳边轻声说:“老板,这丫的实在太嚣张了,要不要我帮你教训教训一↓她?”
  袁克良狠狠瞪了平头保镖一眼,说:“别自作聪明,这个女孩是我喜欢的类型,她就是我的目标,以后你不要自以为是,千万不要打草惊snake(she 虫它)。”
  “是老板。”平头保镖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赶jin 垂↓了头去。
  black(hei )玫瑰冷冷di 笑了笑,无声di 走开了。她*| lai |*到文玉溪门前,见文玉溪对着镜子弄头发,似笑非笑di 说:“我以为你是一个大无谓的姑娘,没想到你也爱美,你是kan上哪个男孩子了吗?”
  文玉溪回头kan了black(hei )玫瑰一样,说:“不关你的事。你想跟我说什么就直说吧。”
  black(hei )玫瑰也hands(* shuang * shou *)叉在ku 袋里,*| lai |*到文玉溪面前说:“你很有个* xing *,我很欣赏你。如果可以,我倒很想收你做徒di 。”
  “收我做徒di ?”文玉溪kan了kanblack(hei )玫瑰,想起black(hei )玫瑰几招便将陈晓天打改了,心中不由蠢蠢yu (谷欠)动,想了想说:“我考虑考虑。”
  black(hei )玫瑰身子动了动,意味深长di 说:“想做我徒di 的人很多,我都没答应。你好好考虑考虑。”
  文玉溪盯着black(hei )玫瑰问:“你我见面才不过两次,你就说要收我做徒di ,你没有不安好心吧?”
  black(hei )玫瑰转身走了,说:“你好好考虑考虑。”
  文玉溪跟了chu **| lai |*,说:“今晚在我家吃饭。不过只许你一个人*| lai |*。”
  black(hei )玫瑰轻轻di 笑了笑,说:“没问题。”
  袁克良见black(hei )玫瑰在跟文玉溪谈着什么,不由兴趣盎然,正想走过*| lai |*kankan,只见black(hei )玫瑰已走了过*| lai |*,便问:“你跟她说了些什么?”
  black(hei )玫瑰诡秘di 笑了笑,说:“我有办法帮你将她弄到手。不过,你到手后,这个——”black(hei )玫瑰shen chu *手*| lai |*在袁克良面前撮了撮,袁克良心知肚明,嘿嘿了笑了,说:“这个好办。只要你帮我☆ɡao 扌高☆定她,一次给你八百!”
  black(hei )玫瑰轻笑一声便走了。☆ɡao 扌高☆定文玉溪,她xiong 有成竹。
  这时,文秀与村长从家里走了chu **| lai |*,文秀朝袁克良喊道:“袁老板。”
  袁克良闻声转过身去,立即堆上笑容,*| lai |*到文秀与村长面前,对村长说:“村长啊,我刚到贵村,人生di 不熟,还得请你多多关照。”
  村长笑道:“袁老板别跟我客气,我是一个大粗人,不懂得礼数,招待不周的di 方,还请多多包涵。”
  袁克良哈哈笑了。文秀说:“袁老板,你不是说想要一间单独的办公室吗?”
  袁克良忙说是啊是啊。村长面露难色di 说:“在我们村子,房子不多,每家每户人口又多,几乎是挤着住的。唯有李寡妇家她一个人住,倒是可以腾chu *一间房间*| lai |*。”
  “李寡妇?”袁克良睁大了眼睛,忙问:“这李寡妇是怎么一回事?”
  村长将李寡妇李艳茹的情况基本上跟袁克良说了,皱着眉头道:“这李寡妇也不怎么好说话,我们还要问问她的意思。”
  袁克良忙说:“我们现在就去吧。我会给她房租的。”
  村长呵呵笑道:“这个你自个儿跟她说。我现在就带你去李寡妇家问问她。”
  “好的好的。”袁克良忙不迭点头,心中暗想,从一个寡妇开始,想必也不错。
  村长带着袁克良朝李艳茹家走去,袁克良担心平头保镖和司机跟着太招眼,怕吓到李艳茹,便只叫着black(hei )玫瑰一同前去。
  没多久几个*| lai |*到李艳茹家,见李艳茹家门关着,村长便喊道:“艳茹,在家吗?”
  片刻,从屋内传chu *李艳茹的声音,“是村长吗?我在屋里有点事哩。你等一↓哈,我就chu **| lai |*。”
  大约五六分钟,门支牙一声打开了,只见李艳茹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着头走了chu **| lai |*,一kan便知刚在洗澡。她一kan到袁克良与black(hei )玫瑰,不由怔了怔,便问:“村长,这两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