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深度诱惑:乡村艳福

作者:小羽

第66章 都有脾气
  文秀一听到陈晓天说chu *陈猎户*| lai |*,再也忍不住,捂着肚子跑开了。袁克良狐疑di kan了kan文秀,对陈晓天说:“你可不要骗我,要是没有你说的* na *么好kan,恐怕以后我再也难以相信你。”陈晓天却拍着xiong 膛说:“实冰相瞒,上次我们村里*| lai |*了一个张少,就是投资给我们村里修路的* na *个***,他一kan到我们村的这个第一美人儿,你知道他是什么反应?”
  袁克良好奇di 问:“什么反应?”
  陈晓天说:“他哭了。他感到前半生White(颜色bai )活了!这是什么意思,我想你会懂。”
  black(hei )玫瑰在袁克良耳边轻声嘀咕了几句,袁克良kan了kan陈晓天,轻声说:“不管了,先去kankan。”
  于是, 翻了两个坡,终于*| lai |*到了陈猎户家。
  当袁克良等人kan到陈猎户时,齐惊叫一声落荒而逃。陈晓天在他们Behind(shen hou)大声叫道:“哎呀,你们别跑啊,人家还没结婚的呢!”
  文秀早已笑得前俯后仰,捂着肚皮说:“晓天哥,你就别斗人家了。人家好歹也是认真*| lai |*的。”
  陈晓天睁大眼睛说:“我也是认真的啊。”说着朝袁克良他们所去的方向走了上去。一会儿,只见袁克良等人站在路边,皆怒容满面,愤愤di 瞪着陈晓天。
  black(hei )玫瑰冷冷di 说:“小子,你太张狂了!简直欺人太甚!”
  陈晓天若无其事di 笑道:“你终于开口了,声音还蛮好听的嘛。”
  袁克良气急败坏di 叫道:“陈晓天,你小子竟然拿我开刷,我正式告诉你,你被开除了!休想从我这儿拿到* na *五百块钱!”
  陈晓天顿故作慌张di 说:“哎呀袁老板,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这一次吧。你就少十*| lai |*块钱,四百八四百九也行啊。”
  “heng(哼哈二将)!”袁克良趾* gao *气扬di 偏过脸去,得意洋洋di 说:“我现在只单聘请文秀姑娘做我的向导,你一边玩去。”接着对文秀说:“文秀姑娘,你带我去找美女,两天,给你五百块!”
  文秀说:“可以。”
  袁克良kan了陈晓天一眼,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转头就走。陈晓天jin 跟了上去。袁克良回过身说:“你能不能不要跟着*| lai |*?”陈晓天说:“这路是我家的,我爱走哪就走哪,你以为你管得着吗?”
  black(hei )玫瑰冷冷di 说:“随他*| lai |*,量他也耍不chu *什么flower (hua )样*| lai |*。”
  这时,只见文玉溪迎面走了过*| lai |*,她一kan见袁克良,bo (孛力)然大怒,顿然叫道:“你这只fei *猪还敢*| lai |*?”
  袁克良一kan到文玉溪,双眼陡然亮了,连文玉溪骂他fei *猪也没有听清楚,指着文玉溪说:“就是她!这一个,我选了!”
  文玉溪瞪*** feng ***袁克良骂道:“指什么指?小心我砍了你的手!”
  black(hei )玫瑰*| lai |*到文玉溪面前,冷冷di 道:“有本事你试试。”
  black(hei )玫瑰比文玉溪* gao *了一个头,居* gao *临↓,威风凛凛di kan着文玉溪,文玉溪不由后退了一步,翻White(颜色bai )眼道:“怎么,想欺负人?你也不kankan这是谁的di 盘。”
  black(hei )玫瑰shen 手抓住文玉溪的前衣领,阴森森di 说:“是你的di 盘又怎么样?惹得我huo *了,要你好kan!”说着狠狠di 将文玉溪推了chu *去。
  “NM的!”文玉溪bo (孛力)然大怒,抓起di 上的一块石头朝black(hei )玫瑰扑去。black(hei )玫瑰稍微一闪,文玉溪扑了个空,black(hei )玫瑰脚↓朝文玉溪扫去,文玉溪顿时摔在di 上,哇哇大叫。
  陈晓天暴跳如雷,怒不可遏di 跳了上去,shen 脚便朝black(hei )玫瑰踢去。black(hei )玫瑰忙跳开了,握jin 拳头jin 瞪着陈晓天。
  文玉溪从di 上爬了起*| lai |*,怒气chong *天di 叫道:“晓天哥,打死她,给我报仇!”
  文秀忙叫道:“晓天,别打架。”
  袁克良嘿嘿di 笑道:“没事,让他们玩玩。”
  文玉溪挥着拳头叫道:“晓天哥,狠狠打,打倒她,tuo *了她的衣服,奸了她!”
  众人一听,瞠目结舌,袁克良更是惊讶不已,万没想到面前这么一个shui *灵灵的小姑娘竟然会说chu *这么一番话*| lai |*,不由di 又多kan了文玉溪几眼,暗想,这丫,合我的胃口。
  black(hei )玫瑰huo *上浇油,大喝一声shen 脚朝陈晓天踢*| lai |*,陈晓天毫不示弱di 迎了上去。
  black(hei )玫瑰果然厉害,身手敏捷招招凌厉,陈晓天有点招架不住了,一不小心被black(hei )玫瑰给踢了一脚同,一个趔趄,差点倒↓di 去。
  “好!”袁克良拍着掌笑道:“踢得好!”
  文玉溪气乎乎di 道:“晓天哥,加油,为咱们村争气啊!不要输给这个black(hei )蜘蛛!”
  black(hei )玫瑰顿时朝文玉溪瞪*| lai |*,厉声叫道:“你再胡说八道,小心我撕了你的嘴!”
  文玉溪qiao *起了小嘴,毫不畏惧di 说:“有种你过*| lai |*,谁怕谁!”
  black(hei )玫瑰的双眼顿时放she chu *一道寒光,转身便朝文玉溪走*| lai |*。文玉溪怔了怔,忙叫道:“晓天哥,救命!”
  陈晓天正要跳上去,文秀却挡在了文玉溪的面前,对袁克良说:“你们别闹了,这是我的堂妹,你们不要欺负她!”
  “原*| lai |*是你堂妹,”袁克良嘿嘿di 说:“* na *我就放她一马。”接着对black(hei )玫瑰说:“black(hei )玫瑰,算了,别跟小孩子一般见识。这丫有个* xing *,我喜欢。我要了!”
  “你以为你谁呀!”文玉溪White(颜色bai )了袁克良一眼,*| lai |*到陈晓天身边,说:“晓天哥,我们走,kan到这帮我就想吐!”
  袁克良并不以为意,依然笑容满面di 说:“文秀姑娘,我们走。记得上一次我*| lai |*的时候还kan见过一个姑娘,穿着绿色衣服,我觉得她也不错……”
  文玉溪翻着White(颜色bai )眼说:“文秀姐,你可不要当汉奸哟。”
  陈晓天说:“没事,人家袁老板这是在我们村选美女,培养人才,是好事,我们应该大力支持他。”
  “这就对了嘛,”袁克良说:“晓天兄di ,你早该要这样想,不应该找两个丑八婆*| lai |*吓唬我。你kan,你这样一闹,咱们关系又僵了,你何必呢。”
  陈晓天强词夺理:“哎呀袁老板,每个人的欣赏观不一样的嘛,也许你觉得美的,我就觉得不美呢。不然,你说你的这个女贴身保镖,叫什么,black(hei )玫瑰?你觉得她美不美?”
  袁克良毫不犹豫di 说:“black(hei )玫瑰当然美。”
  陈晓天顿时一本正经di 说:“真没想到,我们也会有眼光一致的时候。”接着对文秀说:“文秀,你去吧,给他找几个美女*| lai |*。不过,只怕人家到时会赖帐,说你找的姑娘不美,又像对我一样,如法pao制,不给钱。”
  袁克良忙说:“我可以先付定金。”说着从皮包里抽chu *两张Red(* hong *)牛递给文秀,说:“先付一半。”
  陈晓天提醒说:“还差五十。”
  袁克良怔了怔,说:“明天再付了。”见文秀迟疑着不收,便将钱*ying *塞到文秀手中,说:“拿着,你甭跟我客气,到时咱们的旅游区☆ɡao 扌高☆好了,我封你做经理!”
  文玉溪轻声对陈晓天说:“这胖子钱还ting *多的,他们*| lai |*是gan 什么的?”
  “鬼知道,”陈晓天说:“先kan着。要是真*| lai |*☆ɡao 扌高☆旅游区最好,不然,heng(哼哈二将),要他有*| lai |*无回!”
  文玉溪拉着陈晓天的手说:“晓天哥,你快教我功夫吧,我又多了一个敌人了。你要是教了我功夫,我把只black(hei )蜘蛛打晕,亲自送到你chuang shang ,怎么样?”
  陈晓天嘿嘿笑道:“这不错。走,我们练功去。”说着拉起文玉溪的手朝一边走去。文秀kan在眼里,心里酸溜溜di 。
  两人双双*| lai |*到一块空di 上,陈晓天在空di 上施展拳脚耍了一番,将文玉溪kan得一愣一愣di 。陈晓天停了↓*| lai |*,对文玉溪说:“你练一年半载,耍这一套拳法有我这么熟练了,就可以打败* na *只black(hei )蜘蛛了。”
  “一年半载?”文玉溪睁大了眼睛,望着陈晓天问:“有没有比较快的方法?”
  “有啊,”陈晓天说:“有一个捷径,大约一个小时就可以☆ɡao 扌高☆定,只怕你不会同意。”
  文玉溪忙问什么捷径。陈晓天长吐一口气,一本正经di 说:“这个捷径,就是,嗯,把我的功力传给你。”
  “这好啊!”文玉溪连手拍掌,兴奋di 说:“* na *你马上传。”
  “这个……”陈晓天shen 手*了*头,说:“这个晚上传比较好。”
  “为什么啊?”文玉溪心急如*,jin 盯着陈晓天。
  陈晓天说:“因为,这个,嗯,我们要将衣服tuo *光,都泡在shui *里,然后,* na *个……你懂的。”
  “你浑蛋!”文玉溪shen chu *粉拳狠狠朝陈晓天xiong 前打了一拳,骂道:“你怎么老不正经?你这个大色魔,其实你也没什么本事,我kan你刚才根本就打不过* na *只black(hei )蜘蛛。”
  “我靠,你太小kan人了!”陈晓天怒huo *中烧,叫道:“我是故意让着她的。只是想试一↓她身手,故意输给她,让她放松警惕,↓次对付她时,就可以chu *其不意一拳将她☆ɡao 扌高☆定。”
  “真的?”文玉溪半信半疑。
  “是啊。”陈晓天shen 手擦了擦额前的汗珠,说:“天气太hot(英文:hot,中文:re )了,对了,溪里* shang * mian *的* na *个瀑布,你有去过没?”
  文玉溪说:“当然去过,我小时候经常去玩的。”
  陈晓天说:“要不我们现在去玩玩?我想去洗个澡了。顺便,我传一点功力给你?”
  “你真坏!”文玉溪shen chu *粉拳朝陈晓天xiong 前狠狠打了一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