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深度诱惑:乡村艳福

作者:小羽

第65章 调戏
  陈晓天正在家中晒草药,文秀跑了过*| lai |*,满脸通Red(* hong *),她边喘着粗气边说:“晓天哥,* na *个人又*| lai |*了!”陈晓天怔道:“哪个人?跟你相亲的* na *个小子?”“不是!”文秀说:“* na *个矮胖子!就是上次你在捉鱼我和小莲玉溪在打猪菜,不是*| lai |*了三个人吗?”
  “是他?”陈晓天皱着眉头问:“* na *矮fei *猪*| lai |*gan 什么?又*| lai |*讨老子的拳头了?”
  文秀说:“他说他是市局的大公子什么的,叫袁克良。他这次不仅带*| lai |*了上次* na *两个戴墨镜的男人,还带了一个非常冷酷的女子……”
  “真的?漂亮不?”陈晓天陡然睁大了眼睛。
  文秀没好气di 道:“你去kankan不就知道了吗?贼样!”
  陈晓天嘿嘿di 说:“* na *我们现在就去kan。顺便我*| lai |*练一练人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沙包。”说罢拍了拍手掌,对屋里的陈老头喊道:“老头,我练沙包了去了。”说着催着文秀说:“快走。”
  在路上,陈晓天边走边问:“你有没有查到* na *矮fei *猪这次*| lai |*又有什么企图?”
  文秀说:“他好像说要在我们村建设什么旅游区。跟我爸谈了好久呢。”
  陈晓天骂道:“建他娘的旅游区,绝对没这么好心,一定是别有用心!我kan,他是kan上了我们村里的姑娘们了,跟以前的* na *个张少一路货色!”
  文秀说:“晓天哥,我发现你对外面*| lai |*的男人都很有敌对情绪。”
  晓天毫不客气di 说:“我对外面*| lai |*的狼向*| lai |*没有什么好感。”
  *| lai |*到文秀家,果然kan见敌fei *猪袁克良坐在文秀的家门前跟村长有说有笑。其Behind(shen hou)站着上次一同前*| lai |*的* na *名司机与寸头保镖,另一名black(hei )衣女子站在袁克良的左侧,也戴着墨镜,身穿black(hei )衣,冷若冰霜,像是电影里的女杀手。
  袁克良见陈晓天怒容满面杀气腾腾,忙强笑着说:“这位兄di ,我这次*| lai |*不是*| lai |*打架的。”
  陈晓天对袁克良视若无睹,却jin jin 盯着* na *名女black(hei )衣人。女black(hei )衣人亦jin 着陈晓天。只见这名女black(hei )衣身* gao *起码也有一米七,双* tui *修长,非常苗条,脸蛋虽然冷酷,却非常标致,名副其实的一个冰美人儿。而且脸蛋不是很White(颜色bai ),也不是很black(hei ),恰到好处di 净,非常耐kan。特别是xiong 前的* na *一对**——陈晓天摇了摇头,感觉少了一些,也就两个包子* na *么大吧,陈晓天心里这样想。
  陈晓天心中不知道,面前这个冰美人,其实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女神人,black(hei )玫瑰。她身手敏捷心也够狠,袁克良这次专程请她*| lai |*做保镖,(曰)ri 薪五百。可见袁克良是↓了血本的。
  当陈晓天以一种wei suo的眼光打量着black(hei )玫瑰时,black(hei )玫瑰也将陈晓天body(* quan | shen *)上↓kan了一遍,凭直觉,她觉得面前这个年轻人浑身上↓有一股不可轻视的邪气!对,是邪气,超强的邪气,霸道中带着色的* na *种。
  袁克良这次请black(hei )玫瑰*| lai |*,主要是用*| lai |*对付陈晓天,以报上次被打之仇。而且,陈晓天丢的* na *块石头,在他车上丢也了一个斑点*| lai |*,为了消除这个班点,他flower (hua )了整整两百块钱——两百块钱,相当于酒店里一个小姐,他非常心痛。所以,他对陈晓天,是恨之入骨的。
  陈晓天嘿嘿笑了笑,吊儿郎当di 问:“大老板,你这次*| lai |*我们村,又有何贵gan 啊?”
  见陈晓天这个态度,袁克良不由一怔,随及亦脸笑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不笑di 说:“*| lai |*游山玩shui *,顺便打算在这里☆ɡao 扌高☆个旅游区。小兄di ,不知你有没有兴趣?”
  陈晓天kan了一眼村长,不冷不hot(英文:hot,中文:re )di 说:“问村长。”
  村长说:“我觉得☆ɡao 扌高☆个旅游区是ting *好的,只是投资这方面……”
  “我*| lai |*投资。”袁克良fei ** tui *一挥,极豪迈di 道:“投资不是问题,关键是人工方面,我想请村里几个比较有能力的人*| lai |*帮帮忙。你们也知道,☆ɡao 扌高☆旅游区,不是一件小事,是大事!也不是儿戏,我想从现在起就培养几个骨gan ,到时旅游区一旦建了起*| lai |*,我就把这儿交给你们自己*| lai |*管,到时不管*| lai |*多少游客,你们赚了多少钱,我只收百分之五的提成。”
  “很好,很好!”陈晓天鼓起掌*| lai |*,说:“真不愧是——对了,这位大哥,怎么称呼?”
  袁克良笑容可掬di 说:“请叫我老袁好了。”
  “我说老袁啊,”陈晓天将手搭在袁克良肩上,饶有兴趣di 问:“你打算培养怎样的骨gan 呢?”
  袁克良若有所思,说:“这我就得去村里kankan了。对了,这位文秀姑娘,清秀美丽、气质非凡,她就很好。”
  陈晓天问:“* na *我呢?”
  “你嘛——”袁克良想了想,说:“☆ɡao 扌高☆旅游的,像向导、旅游顾问、旅游向导师等,都是适合女孩子*| lai |*☆ɡao 扌高☆,男的,恐怕不怎么合适。”
  陈晓天若有所悟,说:“你的言↓之意,就是要到我们村里选美女了。”
  袁克良顿了顿,说:“差不多。”
  陈晓天站起身,说:“这个好办,村里的美女,我都一清二楚,要不这样吧,我带你去找美女。”
  “* na *感情好。”袁克良一双老鼠眼陡然亮了,但又想到陈晓天* na *天打人的凶狠,觉得他又不好对付,顿时犹豫不决,却又听到陈晓天说:“不过,你得付我工资。”
  一听要付工资,袁克良顿时觉得有戏了,这人,为别人做事,要么为了人,要么为了钱,非此即彼,既然陈晓天张口说要工资,说他他心中爱钱,一个人既然爱钱,就好对付了,袁克良当↓便说:“没问题。你说,你一天要多少钱?”
  陈晓天想了想,说:“不多,就两三百吧,我也不是xi 口及血鬼,不会吭你的。”
  “这……”袁克良当↓便犹豫了,没想到陈晓天这个穷山(gou)里的小子开口这么大。村长与文秀也相互kan了一眼,以为陈晓天在kan玩笑,袁克良一定不会答应的,没想到,袁克良一咬牙,shen 手往前面一挥,说:“没问题!不过我有个规定,你最多两天就要给我将村里的美女选chu **| lai |*,算两百五一天,你给我选几个让我满意的chu **| lai |*,我给你五百!”
  “成交!”陈晓天朝文秀kan了一眼,嘿嘿di 笑了。
  “事不宜迟,”袁克良立马站了起*| lai |*,心yang (羊羊羊)难捺di 说:“我们现在就开始去kan。”
  陈晓天问:“先说清楚,你到底要几个?我给你找chu **| lai |*了,你打算怎么培养她们?”
  “这个……”袁克良想了想,说:“暂时选四个。我会叫专业的讲师*| lai |*培养她们的。这要以后再说,我要先kan人,要kankan你们村里的美女有没有这个潜质,不要空有一副好面孔,没什么内才,* na *也是不行的。”
  “我懂。”陈晓天意味深长di 说:“一切都你说了算。”
  “嘿嘿……”袁克良抬手拍了拍陈晓天的肩,说:“这位兄di 果然识大体,你叫什么名字?”
  陈晓天如实答道:“我叫陈晓天。”
  “晓天兄di ,好。”袁克良kan了kan村长,问:“村长大人,要不要随我们一起去?”
  村长说:“我就不去了。你们去吧。”袁克良又kan向文秀,问:“* na *文秀姑娘,你去吗?”文秀想了想,说:“我去kankan吧。”
  陈晓天趁机说:“既然文秀也去,你也得付她工资。我们都是有事在身的人,你叫我们去找美女,不付工资,人家还以为我们是为了讨好你什么的,说chu **| lai |*不好听。”
  “行,”袁克良像是做chu *了很大的决定,说:“文秀姑娘,一天一百!”
  “老袁果然豪shuang XX大XX,”陈晓天得意di kan了眼文秀,说:“我们走吧。”
  文秀将陈晓天拉到一旁,轻轻di 问:“你真的带他去找美女?我怕他居心不良。”
  陈晓天heng(哼哈二将)道:“我的di 盘他敢乱*| lai |*,我打断他的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tui *!有我在,没事,你放心吧。”说罢*| lai |*到袁克良身边,非常真诚di 说:“老袁,我现在带你去见我们村里最美的一个美人儿。”
  “哦?”袁克良一双贼眼再次发光,惊喜di 问:“你们村还有比文秀姑娘更美的人儿?”
  “有!”陈晓天大声说:“多得是!对了,有些美女结婚了行不行?不过我跟你说,虽然人家结婚了,但是,* na *个美,连从没碰过男人十七八岁的姑娘都比不上!”
  袁克良心中暗想,成熟的女人也另有一番风味,便说:“不坊去kankan。只要你觉得是美的,就带我们去kan!”
  “好的。”陈晓天说:“现在我就带你去kan我们村里第二美人儿,周大婶。”
  “卟——”文秀qing bu zi jin 笑chu *了声。
  袁克良警惕di 问:“文秀姑娘,你笑什么呢?”
  文秀忙说:“没什么,没什么。”
  没多久,陈晓天在一座房前站住了,对袁克良说:“就在这儿。”正在这时,一名四十岁上↓的女人从屋里走了chu **| lai |*,只见其一张脸又black(hei )又丑,长满了麻子,嘴马又宽又qiao *,一双**眼望*| lai |*,令人不寒而栗,袁克良忙转过身*| lai |*,拍着xiong 膛对陈晓天极不悦di 说:“晓天兄di ,你这样就太没意思了。”
  一直跟在袁克良Behind(shen hou)的寸头保镖与司机也立即转过了身去,相互kan了一眼,极恶心di 皱起了眉头。black(hei )玫瑰则shen 手扶了扶眼框,秀眉jin 锁。
  “不满意?”陈晓天故作惊讶di 说:“这个也不能怪你,你生活在城市里,身边美女如云,乍kan我们村里的粗枝俗粉,自然是不合胃口。不过你不要灰心,我们村还有公认的第一美女,我相信你一定会喜欢。”
  袁克良半信半疑,说:“这一次,你不能再骗我了。”
  “我怎么会骗你呢?”陈晓天tuo *口而chu *:“陈猎户绝对是我们村里公认的第一美女,不信你问文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