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深度诱惑:乡村艳福

作者:小羽

第64章 爱情
  当陈晓天kan到文秀与* na *名男子走同时chu *现时,心中猛di 感到一阵隐痛。难道跟文秀*| lai |*相亲的就是* na *个(jia huo )么?陈晓天暗想。他抱着小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飞快di 跑回家,将小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放在陈老头面前,说:“我有点事去。”然后直朝文秀家里跑去。
  *| lai |*到文秀家,见文秀家里*| lai |*了一名陌生女人,跟文秀妈有说有笑di 。而文秀与* na *名男子,却不知所向。
  陈晓天问文秀的妈:“婶,文秀呢?”文秀的妈见是陈晓天,便说:“刚才还在屋里,恐怕是到外面耍克了吧。你找她有什么事啊,晓天?”陈晓天说:“也没什么事……”说完赶jin 朝外面走去。
  找了一阵,没有kan到文秀的影子。陈晓天暗想,这丫的,跑哪去了呢?不会偷偷di 跟* na *小子gan 坏事去了吧?陈晓天想到这里时,狠狠di 将自己掴了一个耳光,觉得自己的思想实在太坏了。
  突然,陈晓天kan见前面的小路上走着两个人,其中一人* na *清秀的背影,不正是文秀吗?另一人* na ** gao ** gao *的个子,显然是* na *名跟文秀*| lai |*相亲的男子。陈晓天赶jin 跑了上去,大声叫道:“文秀!”
  文秀与* na *名男子闻声转过身*| lai |*,见陈晓天心急huo *燎般di 跑了上*| lai |*,文秀不由di kan了眼身旁的* na *名* gao *个子,又皱着眉头问陈晓天:“什么事啊?”
  陈晓天顿了顿,说:“我刚才从长远哥家捉回*| lai |*了一只小black(hei )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你要不去kankan?”
  文秀说不去了。其身旁的* gao *个子一直一声不吭。陈晓天拉着文秀的手走到一旁,低声问:“就是这小子?*| lai |*横刀夺爱的?”文秀点了点头。陈晓天毫不客气di 说:“怎么跟傻子一样呢,情敌*| lai |*了也不打声招呼,不怕我揍扁他么?”文秀顿时气呼呼di 道:“晓天哥,你可别乱*| lai |*,注意分寸啊。”陈晓天嗤之以鼻,White(颜色bai )了* na ** gao *个子一眼,说:“kan到这小子就不shuang XX大XX,手yang (羊羊羊)di 想打人。”文秀忙说道:“你可别乱*| lai |*,小心我跟你急!”“你跟我急?”陈晓天朝文秀瞪眼道:“为了这小子你要跟我急?你这是……有了新欢忘了旧爱,喜新厌旧!”文秀生气了,瞪着陈晓天叫道:“晓天,你可别胡说!”陈晓天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转身就跑。
  “晓天!”文秀忙叫了一声,陈晓天却已跑远了。
  心中隐隐作痛,陈晓天朝前跑了一阵,竟然不知不觉得跑到了李艳茹的家门口。李艳茹正在门前晒ku 子,朝陈晓天喊道:“晓天,你在跑啥呢?”陈晓天像是一个孤单的人突然遇到了一个久遇逢面的朋友,一头朝上方跑了上去,一pi *gu *坐在李艳茹家门前的一条凳子上,生着闷气。
  李艳茹回头kan了陈晓天一眼,赶jin 将被子晒好,好奇di 问陈晓天:“你怎么啦,闷闷不乐di ,是不是又跟哪个人打架了?”
  “我倒是想跟人家gan 一场,”陈晓天有种极想跟人家gan 架的chong *动,可又感觉自己body(* quan | shen *)无力得很,身心疲惫,“可是找不到跟谁gan 。”
  李艳茹咯咯笑着说:“kan你这个样子,心中一定不痛快,*| lai |*,我俩gan 一架!”说着象征似得朝陈晓天举起了粉拳。
  kan着李艳茹* na *一本正经的样子,陈晓天突然很感动。这人一感动,觉得某个女人好的时候,就想跟这个女人睡觉,陈晓天也不例外。他站起身望着李艳茹问:“你真的想跟我gan 架?”李艳茹重重di 点着头道:“想!”陈晓天说:“* na *我们jin *屋去gan ,在外面让人家kan到了,还以为我欺负你。”
  “jin *屋就jin *屋!”李艳茹毫不示弱,说罢竟走jin *了屋里去。
  她还有衣服没晒的,拿起衣服正准备chu *去晒,陈晓天chong *了jin **| lai |*,一把将李艳茹抱住,从后面顶住她,说:“不是说要跟我gan 架么?*| lai |*啊。”说着便将李艳茹朝chuang shang 推去。李艳茹忙翻过身*| lai |*从陈晓天手中跳了chu **| lai |*,*| lai |*到门外,说道:“晓天啊,你心中要是有什么不痛快的事就说chu **| lai |*吧,或许我还能为你排忧解难呢。”
  陈晓天心中(bie)得慌,又坐在凳子上,jin 皱眉头说:“我没有什么不痛快的事,就是想跟你gan 架。”
  李艳茹咯咯笑道:“要不这样吧,你去溪里洗个澡,这溪shui *把你身上的怒气全chong *走了。”
  陈晓天觉得这个办法可行,便起身朝溪里走去。
  *| lai |*到深潭* na *儿,远远kan到一个人在溪边洗衣服,走近kan才发现是文玉溪。文玉溪用木奉(bang)子狠狠di 敲打着衣服,好像跟* na *衣服有仇。陈晓天默不作声di 走了上去,tuo *光了衣服卟嗵一声跳jin *了深潭里。文玉溪吃了一惊,见了陈晓天,叫道:“晓天哥,你越*| lai |*越不要脸了,大White(颜色bai )天di 也敢光着身子在这里洗澡。”
  陈晓天White(颜色bai )了文玉溪一眼,见White(颜色bai )玉溪蹲在* na *儿,她换了一身裙子,这一蹲,露chu *了***穿的white(* bai se *)小**,* na *神秘的小**di 带,鼓鼓di ,像是一只小气球,而她在弯着腰木奉(bang)打衣服,xiong 口压得很低,xiong 前* na *一对White(颜色bai )flower (hua )flower (hua )的玉球在陈晓天面前也一览无余。陈晓天心中顿时受到了某种刺激,说:“反正你我已是半个夫妻了,怕什么?”
  文玉溪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捡起身边的一颗小石头朝陈晓天打去,正落在陈晓天面前,溅了陈晓天一脸的shui *。陈晓天气道:“你再敢丢石头,小心我将你拖↓*| lai |*!”
  文玉溪这一听,激起了她心中的* na *股叛逆,同时捡了两块石头同时朝陈晓天丢去。陈晓天bo (孛力)然大怒,飞快di 朝文玉溪* na *方向游去,文玉溪忙退离潭边,笑呵呵di 望着陈晓天,叫道:“你抓不到我,有本事你跑到岸上*| lai |*啊,让别人kan到你光溜溜的pi *gu *……”
  陈晓天冷不防捧起一手的shui *朝文玉溪身上拨去,顿时像↓雨一般,将文玉溪身上淋了个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文玉溪并不生气,还开心di 叫道:“真凉快。”
  陈晓天见奈何不了文玉溪,只得返身游回深潭里,在shui *中忽上忽↓钻猛子。
  钻了一阵,陈晓天便躺在shui *面上,静静di 望着蓝蓝的天空。今天天气很好,天空万里无云。可陈晓天的心中,却充满了乌云。
  “文秀屋里*| lai |*了一个帅哥,”文玉溪说:“又* gao *又威猛,我kan跟你有得一比。”
  “heng(哼哈二将)!”陈晓天嗤之以鼻。
  文玉溪又接着说:“听说文秀要跟他订婚呢。你跟文秀* na *么好,到时一定要给她一个大Red(* hong *)包。”
  “什么!”陈晓天顿时翻了个身*| lai |*,望着文玉溪问:“你确定他们要订婚?”
  文玉溪边用木奉(bang)子敲打着衣服边说:“我不确定,我也是听文秀她妈说的。”
  陈晓天像傻了一般,溪在shui *中,一动不动。文玉溪将衣服全放jin *桶子里,站起身说:“我回去了,你别洗久了,洗久了会得病的。”说着提起桶子朝家里走去。
  陈晓天在shui *里躺了一会儿,见周小强拿着钓杆站在潭边喊:“晓天,快chu **| lai |*,我要钓鱼了。”
  陈晓天一动不动,说:“你钓你的,我洗我的,我又不影响你。”
  周小强说:“你在shui *里一游一游di ,会将我的鱼吓跑的。”
  陈晓天躺在* na *儿,依然纹丝不动。
  周小强无可奈何di 叹了一声,将鱼线甩jin *了深潭的另一边,对陈晓天说:“我先声明,等会儿钓到了你pi *gu *可别怪我啊。”
  陈晓天依然躺在shui *里,一声不吭。
  周小强觉得陈晓天很奇怪,突然想起了什么,说:“晓天,你是不是因为文秀相亲的事而伤心啊,说真的,我也很伤心。咱们村里这么多年轻小伙子帅哥勇士她不要,gan 吗非要跟外村的人相亲呢。fei *shui *不流外人田,晓天,我kan得chu **| lai |*,文秀不喜欢我,可是对你是有意思的,你要加油,把她☆ɡao 扌高☆过*| lai |*,别这让朵鲜flower (hua )*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到别人家里去了!”
  陈晓天懒洋洋di 说:“她要去,我有什么办法呢?”
  周小强叫道:“你傻啊,她要去,你就去阻止她啊。你平时的* na *种英雄气概哪里去了?怎么今天像一个落魄书生一样,在* na *儿无精打采一蹶不振了呢?”
  陈晓天被周小强说得无言以对。他也觉得自己今天有些窝囊了。
  周小强说:“我刚才kan到文秀跟* na *个(jia huo )在一起,* na *个(jia huo )是跟Ta Ma妈一起*| lai |*的,我kan到文秀跟他们朝村外走去了,恐怕是文秀要到* na *个(jia huo )家里克了。”
  陈晓天忙跳了chu **| lai |*,边穿衣边问:“你kan到他们到哪里了?”
  周小强说:“才chu *门没多久,现在恐怕走了有* na *么远了。”
  陈晓天麻利di 穿好衣服,风风huo *huo *di 朝文秀家里跑去。跑到文秀家,见文秀家大门开着,但不见一人。文玉溪正在隔壁的家门前晒衣服,陈晓天问:“文秀呢?”
  文玉溪说:“走了。”
  陈晓天问:“走哪克了?”
  文玉溪说:“不晓得。和* na *个帅哥……”
  陈晓天掉头便朝通往村外的* na *条路跑去。跑了没多久,便kan见前面村长和文秀的妈在跟一个四十*| lai |*岁的女人边走边说笑,而文秀与* na *名* gao *个子走在前头。陈晓天大叫一声:“文秀!”接罢像一头公牛一般凶猛di 走了上去,抓住文秀的手拖到一边,叫道:“你不能跟他走!”
  文秀甩开陈晓天的手,惊道:“你gan 什么呢?”
  村长等人都大吃一惊,惊诧di 望着陈晓天。陈晓天见众目难对,低声对文秀说:“到一边*| lai |*,我有话跟你说。”
  文秀撇了撇嘴,跟着陈晓天*| lai |*到一棵大树后,没好气di 问:“你有什么话快说吧,我还有事哩。”
  陈晓天气得七窍生烟,不过现在不是发作的时候,他盯着文秀说:“你不能去他家。你要是去了他家,你以后回*| lai |*我们就是敌人!”
  文秀怔了怔,睁大眼睛说:“我没去他家啊,谁说我去他家了?”
  陈晓天半信半疑,问:“你不是去他家,* na *你们这是在gan 什么?”
  “我只是送送他,”文秀呵呵笑道:“我觉得我跟他不合适,但不管怎么样,也还是朋友嘛,他要回去了,我送一送他,这有什么不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