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深度诱惑:乡村艳福

作者:小羽

第61章 处与非处的秘密
  文玉溪见陈晓天突然发这么大的huo *,怔住了,望着陈晓天问:“你gan 吗?”陈晓天说:“你现在是我的女人了,我绝不容许还有别的男人碰过你。你快说,* na *个可恶的男人是谁!”文玉溪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说:“我是你的女人了,你凭什么这么说?你保证以后会娶我么?”陈晓天被问住了,支支吾吾di 说:“这个,要以后再说。”“* na *不就得了。”文玉溪很快忘记了自己**的烦恼,跳到深潭里,像条鱼儿游*| lai |*游去。
  陈晓天在沙滩上坐了一会儿,kan着文玉溪在shui *中嬉戏,一点也不生疏,便说:“你这丫头不错啊,会游泳。”
  “我早会了,”文玉溪得意洋洋di 说:“在我几岁的时候我就会了。* na *时候记得小强还有小伟他们都不敢↓shui *游泳,我一点也不怕,而且一会儿也就学会了。我一点也不比你们男人差。”
  对这一点,陈晓天也是非常di 认同。文玉溪这个野丫头,在村里可是疯得chu *了名的。想着刚才文玉溪的处子之身,又让自己的九龙手环升了一级,像是捡了一个天大的baby(bao bei ),兴奋不已,kan着文玉溪光溜溜的**在shui *中dang *| lai |*dang 去,陈晓天不由re *xue *fei *teng *,***的* na *玩意儿再次ting *了起*| lai |*,在shui *中耀武扬威,好像要跟shui *中的螃蟹比厉害,陈晓天慢慢di 游到shui *中,从后面抱住了文玉溪,**朝文玉溪的后部ting *去。文玉溪惊道:“你怎么☆ɡao 扌高☆的,又*| lai |*,我受不了,快走开!”说着便去推陈晓天。陈晓天抱着文玉溪说:“你ting *一↓就好了,不要多久的。”文玉溪坚决di 道:“我不gan ,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别挨着我了。”说罢shen 手朝陈晓天推开了。
  在shui *中游了一会儿,文玉溪觉得也该回去了,便去找ku 子,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便朝陈晓天叫道:“晓天,*| lai |*帮我找ku 子。”
  陈晓天转头见文玉溪正在弯腰在shui *里乱*,pi *gu *qiao *得老* gao *,不由di 血液澎湃,不动声色di *| lai |*到文玉溪Behind(shen hou),抓住文玉溪的buttlocks(butt是其缩写,pi gu )部,ting *着*猛di 杀了jin *去。文玉溪啊di 一声被陈晓天扑倒在shui *中,气急败坏di 叫道:“晓天,你这个王八蛋,快放开我!”
  陈晓天哪会放开?他已经一*打中了文玉溪的要害,这时候要他死他也不会放开的。抱着文玉溪便是一阵猛烈di chong *刺。文玉溪被迫无奈,喘着粗气说:“你这么坏,比我想像中要无耻得多!”陈晓天却不屑一顾,heng(哼哈二将)道:“随便你怎么说。”文玉溪咬着牙,说:“你今天伤害了我两次,你要答应我,要教我功夫。”陈晓天毫不犹豫di 答道:“没问题!”
  由于这是陈晓天第二次爆发,☆ɡao 扌高☆了半天,* na *玩意儿依然坚*ying *如铁。文玉溪**huo *hot(英文:hot,中文:re )般di 痛,气呼呼di 叫道:“行了没,你能不能停↓*| lai |*,我真的受不了了。”
  陈晓天暗想,今天是文玉溪的the first time(di yi ci ),这样↓去她可能真的会受不了,只怕她到时走起路*| lai |*会失态而引人猜疑,便从文主玉溪中抽身chu **| lai |*,只能委屈一↓自己了,转身朝深潭中央游去。
  文玉溪在浅shui *中坐了一会儿,*了***,还是很疼,朝陈晓天气恼di 骂道:“晓天,你这个乌龟王八蛋,我这里疼死了,以后怎么办!”
  陈晓天怔了怔,说:“没事的,过一两天就好了。主要是你* na *儿太小,我这儿太大,所以……”
  “浑蛋!”文玉溪随手抓起shui *中一块石头朝陈晓天打去,正打在陈晓天头上,陈晓天哎哟叫了一声,忙沉到shui *里去了。
  一会儿,陈晓天浮了上*| lai |*,却听得文玉溪说:“晓天,过*| lai |*,帮我找ku 子,再不回去真的要被我老妈骂了。”
  陈晓天惊讶不已,没想到文玉溪态度转得这么快,真女中豪杰是人中之龙世界之奇葩啊,便游了过*| lai |*,借着记忆在shui *中*了一翻,*chu *了* na *条头仔短ku *| lai |*,拿chu **| lai |*一kan,* shi *lu *lu *di 直淌shui *。陈晓天将牛仔短ku 递给文玉溪,文玉溪无声di 接过,说:“还有一条。”
  陈晓天在shui *中又*了一阵,一无所获,便说:“找不到了,可能让鱼给吃了。”
  文玉溪也在shui *中*了一阵,也一无所获,朝陈晓天骂道:“都是你啦,乱丢,现在好了,没内ku 穿了!”
  陈晓天突然想起自己的**ku 也给自己情景之↓给胡乱扔了,忙将手shen 手shui *里去*,苦着脸说:“我的内ku 也不见了。”
  文玉溪哈哈大笑,心中稍平衡了一些,穿起牛仔短ku 游了chu *去,说:“我要回去了。”
  陈晓天也游了chu *去,穿起桶中的gan 净衣ku ,说:“我送你回去吧。”文玉溪答道:“要的。”说着qing bu zi jin *了***,皱起了眉头。陈晓天kan在眼里,愧疚不已,便说:“玉溪,哪天我去山上打只野兔回*| lai |*给你补补。”
  文玉溪睁大了眼睛,忙说:“我也去。”接着迫不及待di 说:“要不咱们明天就去吧,把我家的小黄也带去。他捉Rabbit(tu zi)可厉害了。”陈晓天点头道:“行!”文玉溪将body(* shen | ti *)的痛楚一扫而光,眉开眼笑di 说:“你一定要说话处数,不然,heng(哼哈二将),我将你今天欺负我的事告诉文秀去!”
  “别,别!”陈晓天忙说:“你千万别犯傻,你要是说给文秀听,我俩定身败名裂,都得完蛋!以后说别想在村子里混了!”“这才好啊,”文玉溪得意di 说:“我早就想去外面打工了。”陈晓天叫苦不迭,忙说:“傻瓜,你别chong *动,你还没嫁的,若让人知道你跟我* na *个了,你以后还怎么嫁人啊。”文玉溪睁大眼睛望着陈晓天,问道:“不是说要嫁给你做老婆的吗?”陈晓天一时语塞,shen 手拍了拍文玉溪的头,强笑道:“你这丫头,嘴巴还ting *厉害的,我说不过你。”文玉溪趁机会:“你要我保守秘密可以,不过你以后得听我的。”陈晓天毫不犹豫di 答道:“没问题。”
  两人踩着月光走了一会儿,陈晓天依然为文玉溪所说的* na *个男人而耿耿于怀,忍不住又问:“你开始说的* na *个男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文玉溪极不耐烦di 叫道:“你怎么老是提这个事呢,你烦不烦啊。”
  陈晓天索* xing *ting *身挡在文玉溪面前,hands(* shuang * shou *)张开挡着文玉溪说:“你不说我就不让你走。”文玉溪站在* na *儿,kan了陈晓天一会儿,说:“既然你这么想知道,* na *你答应我,我学了后你得教我功夫。”
  陈晓天点头道:“行,我一定将我的功夫尽数不留di 全教给你。”
  文玉溪沉重di 叹了一声,说:“几个月前,* na *一天,我在山上玩,* na *时候野草莓不是chu **| lai |*了吗?我很喜欢吃。* na *天,大刚还在家里,我俩为了争野草莓发生了争执。大刚很霸道,说他是男人,* na *草莓得给他。他说他要采* na *草莓回去给二妹吃的。我才不让,便说,你是个男人怎么样,我才不怕你。大刚说,你不怕,咱俩*| lai |*打一架,要是你打得过我,草莓全给你;要是你打不过我,草莓全归我。我当时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于是,我就跟大刚打了起*| lai |*。没想到大刚力气大得惊人,像牛一样,一↓就把我打倒。我生气极了,捡起di 上一块石头就大刚身上打去,大刚也生气了,就将我扑倒在di ,发癫了一般*| lai |*扯我的ku 子,我打不过他,最终被他qiang (弓虽)jian (女干)了。”
  说到这里,文玉溪咬牙切齿,俨然* na *一次的受辱让她铭心刻骨,在心底留↓了极强的阴影,一直挥之不去。
  陈晓天也怔住了,半才才喃喃di 道:“大刚qiang (弓虽)jian (女干)了你,为什么你还是个**?”
  文玉溪没好气di 道:“我怎么知道?他当时扯↓我ku 子后,也把自己的ku 子tuo *了。他向我身上扑*| lai |*,一碰到我,Ta Ma的,she 了我一身的White(颜色bai )shui *,脏死了!”
  文玉溪说到这儿,不由di 做了一个呕吐的姿势。
  陈晓天心想,难道大刚因为是个Male virgin(*chu | nan*),又早泄,还没jin *入到文玉溪身材里就泄了?而文玉溪则以为自己被大刚qiang (弓虽)jian (女干)了,以为已**了……
  事实正是如此,正是因为文玉溪以为自己已不是**了,当陈晓天抱着她要yu (谷欠)行不轨时,她并没有过多di 挣扎,半推半就成全了陈晓天,万没想到,自己还是个处子之身,真是便宜了陈晓天了!
  陈晓天也恍然大悟,说:“因为你上次被大刚打败,被他欺负,所以你就要学功夫,将*| lai |*打败他,为自己报仇雪恨?”
  “对!”文玉溪的眼中顿时she chu *一道冷冷的光*| lai |*,恨恨di 说:“我一定要学好功夫,打败他,要将他踩在我的脚↓。他毁了我一生,我恨他!”
  陈晓天shen 手*了*头,暗想自己可能惹上大麻烦了,文玉溪这个丫头没有文秀的雅致,没有小莲的温* rou *,也没有周艳的幼稚,比男人婆陈桂君也要野得三分,万一惹怒了她,自己以后恐怕也不好过,想到这儿,不由为自己的一时chong *动而懊悔不已。kan*| lai |*目前只有用爱感化她,让她消失心中的怨恨与野* xing *了,便说:“大刚已经跟他爸爸chu *去打工了,你要打败他,也没机会了。”
  文玉溪顿时气呼呼di 道:“就是,他qiang (弓虽)jian (女干)了我没几天,我正想去找他报仇,他却畏罪潜逃了。不过,heng(哼哈二将),他逃得了和尚逃不tuo *庙,总有一天他会回*| lai |*的吧,到时我就要打断他的手,打拐他的* tui *,将他*** na *惹事的玩意儿也给割了!”
  陈晓天↓意识di *了*自己的***,叫苦不迭。
  不知不觉,已到了文玉溪的家门口了。陈晓天说:“我回去了。记住,守口如瓶。”文玉溪不耐烦di 说:“我知道了。”然后径直朝自己家门口走去。
  陈晓天正要转身回家,突然听到一人叫道:“晓天哥!”陈晓天闻声望去,吃了一惊,叫他的竟然是文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