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深度诱惑:乡村艳福

作者:小羽

第59章 flower (hua )痴
  寸头保镖一掉jin *溪里,感到颜面无存,顿然bo (孛力)然大怒,大喝一声举着拳头朝陈晓天扑了上*| lai |*。
  “晓天哥小心!”文秀与小莲失声叫道。文玉溪则jin jin 望着陈晓天。只见陈晓天毫不畏惧举着拳头朝寸头保镖迎了上去。
  “哎哟”一声,陈晓天眼疾手快,拳头快如闪电,狠狠di 打在了寸头保镖的额头上,寸头保镖只觉得眼前发昏,眼前一black(hei ),差点倒↓di 去。陈晓天趁机狠狠一脚朝寸头保镖xiong 膛中踢去,将寸头保镖踢倒在di 。
  “好耶!”文玉溪做了一个胜利的姿势,大声喝彩。
  袁克良见状,也吃了一惊,司机叫道:“上!”
  司机怔了怔,没想到这穷山村里竟然卧虎藏龙,还有陈晓天这种一等一的* gao *手,他的功夫不及寸头保镖,见寸头保镖被陈晓天瞬间打倒在di ,他更不是陈晓天的对手了,顿时瞪着陈晓天,踌蹰不前。
  “快上呀!”袁克良怒声叫道。
  司机*ying *着头皮朝陈晓天chong *了过*| lai |*,陈晓天一脚将他踢了回去,骂道:”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曰)ri 的,竟敢在我们村里*| lai |*撒野,老子要你们好kan!”说着举起拳头便朝袁克良扑去。袁克良大惊失色,忙转头朝他的小车跑去。
  陈晓天正要追上去,文秀忙喊道:“晓天哥,算了。”
  陈晓天闻声停了↓*| lai |*,骂道:“这三个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崽子,岂有此理!”
  袁克良三人惊惶失措di 跑jin *车里,立即开动车子朝山外奔去,屁滚尿流。
  陈晓天捡起di 上一块石头朝车尾丢去,石头打在车上,pa 口拍di 一声大响,文秀惊道:“你将他车打烂了。”
  陈晓天heng(哼哈二将)道:“打烂了才好。要不是他们跑得快,不然我要他们有*| lai |*无回!”
  文玉溪这时跳了上*| lai |*,朝着陈晓天无限崇拜di 叫道:“晓天哥,你好木奉(bang)哟!”
  陈晓天懒懒di 道:“这算什么?我更木奉(bang)的时候你还没kan到呢。”说着掉头朝他捉鱼的* na *个小shui *潭走去。
  文秀与小莲继续去找猪菜,文玉溪却将背篓一放,*| lai |*到陈晓天身边,说道:“晓天哥,你这么木奉(bang),教我功夫吧。”
  陈晓天边捉鱼边说:“你女孩子家学什么功夫,快打猪菜去,不然你妈又骂你了。”
  “我不管!”文玉溪扯着陈晓天的手叫道:“你得教我功夫,不然,我不让你捉鱼。”
  陈晓天将手扯了回*| lai |*,边往石头↓*鱼边说:“我的功夫是父不传子,夫不传妻,你想学我的功夫,就得做我的老婆。”他这一句话本*| lai |*是开玩笑的,文秀与小莲听了,心中不由一阵隐隐作痛。文玉溪却毫不犹豫di 说:“好啊,只要你教我功夫,做你老婆没问题。”
  陈晓天当文玉溪在开玩笑,也开着玩笑说:“做我老婆很辛苦的,要给我洗认做饭,扫di 擦桌子,每天还要给我洗澡捶背,陪我睡觉给我生孩子……”
  “没问题!”文玉溪大声叫道,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陈晓天却说:“算了,咱俩有缘无份,我已经有老婆了。”
  文秀与小莲一听,心中大喜,顿时侧耳细听。
  “是谁?”文玉溪大声问。陈晓天漫不经心di 说:“不告诉你。”
  “你不还没有结婚嘛,”文玉溪嘿嘿di 笑道:“我还有机会的。”说着跳↓shui *去,说:“现在我要开始追求你。”
  陈晓天无可奈何di 叹了一声,上岸*| lai |*提起桶子说:“不跟你玩了,我要回去了。”接着朝文秀与小莲* na *边喊道:“文秀、小莲,我们回去吧。”
  文秀与小莲见背篓里的猪菜还没满,文秀说:“我等会儿再回去,你先回吧。”小莲也说:“我们等把背篓打满了再回去吧。”“嗯。”文秀轻轻应了一声。陈晓天说:“* na *我先回去啦。万一* na *三个兔崽子回*| lai |*了,你们大声叫我。”说着提起桶子朝家里走去。
  文玉溪赶jin 背起背篓朝陈晓天跟了上去。陈晓天见文玉溪背篓里的猪菜还不及一半,便说:“你才打了* na *么一点猪菜就要回去了?”文玉溪说:“是呀,够我家猪吃的了。我家猪才一点点大。”陈晓天呵呵笑道:“只怕你妈妈会打得你pi *gu *开flower (hua )。”文玉溪heng(哼哈二将)道:“我才不怕。”接着对陈晓天说:“晓天哥,你教我功夫吧。”陈晓天开玩笑说:“等你做了我老婆再说吧。”说着大步朝前走去。
  文玉溪站在* na *儿大声叫道:“晓天哥,你必须教我功夫,不然我会永远缠着你!”
  陈晓天无奈di 摇了摇头,暗想,真烦,遇到了一个flower (hua )痴!
  回到家里,陈晓天将鱼桶往陈老头面前一放,说:“老头,现在这鱼是你的了。”
  陈老头朝桶里的鱼kan了一眼,说:“放* na *儿吧。”陈晓天见陈老头漫不经心的样子,说:“我还是将这鱼拿去给冬梅吃吧,听说她又病了,给她补补身子。”
  陈老头头也不抬di 说:“要的。你拿去吧,反正你现在天天在捉鱼,家里的鱼都吃不完了。”
  陈晓天提着鱼*| lai |*到李冬梅家门前,先前的* na *条小black(hei )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已长大了许多,一kan见陈晓天便摇着尾巴迎了上*| lai |*,腾起前* tui *便朝陈晓天身上跳睛,陈晓天shen 手*了*小black(hei )的头,亲切di 叫道:“小black(hei )。有没有想我啊?”
  见李冬梅家门大开着,却不见人,陈晓天喊了一声:“冬梅。”却无人回应。想起* na *次*| lai |*找冬梅时,正巧碰到李冬梅在洗澡,暗想,难道这次冬梅又在洗澡?便*| lai |*到李冬梅的洗澡房处,见洗澡房的门大开着,里面空无一人。
  冬梅到底去哪儿了呢?陈晓天暗想,既然不在家,为什么房门打开着?难道在屋里?陈晓天又喊了一声:“冬梅——”依然没人回应。陈晓天将桶放在门口,好奇朝屋里望去,发现屋里的chuang shang 躺着一个人,仰面躺在* na *儿,俨然睡熟了。陈晓天定睛一kan,原*| lai |*是李冬梅,便走了jin *去喊道:“冬梅。”
  只见李冬梅上身穿着一件Red(* hong *)色t恤,**一件紫色Short skirt(* duan qun *),躺在chuang shang ,微闭着双目,呼xi 口及较沉重,xiong 脯随着呼xi 口及而一起一伏,陈晓天忙上前去,shen 手*了*李冬梅的额头,烫烫di ,kan*| lai |*又发* gao *烧了,便轻轻di 推了推李冬梅,喊道:“冬梅。”
  李冬梅慢慢睁开双眼,见是陈晓天,微微笑了笑,di 吃力di 坐了起*| lai |*,有气无力di 问:“晓天哥,你怎么*| lai |*了?”
  陈晓天说:“听说你又病了,我*| lai |*kankan你。今天我在溪里抓了几条鱼,顺便拿点*| lai |*给你吃——哦,不行你感昌了,恐怕不能吃鱼。”
  李冬梅深情di kan了陈晓天一眼,幽幽di 说:“晓天哥,你对我真好。”
  陈晓天忙问:“你* chi yao *了吗?额头好烫。”李冬梅说:“吃了药,就是上次你给我的* na *药。”接着对陈晓天说:“晓天,你扶我起*| lai |*,我想去外面chui 口欠chui 口欠风。”
  陈晓天忙shen 手去扶李冬梅,将李冬梅扶了起*| lai |*,李冬梅将身子jin jin 靠在陈晓天身上,陈晓天感觉一股奇异的芳香从李冬梅身上飘了过*| lai |*,在李冬梅头上闻了闻,好奇di 说:“冬梅,怎么你生气了身上还这么香啊。”李冬梅说:“我也不知道。”
  李冬梅坐在chuang shang ,幽幽di 说“晓天哥,我感觉我要死了。”陈晓天忙说:“冬梅,你别乱说,你好好di ,怎么说* na *种晦气的话?”李冬梅望着陈晓天问:“晓天哥,你能抱抱我吗?”陈晓天怔了怔,上前坐在chuang shang ,抱着李冬梅。李冬梅将身子靠在陈晓天的怀中,shen chu *手*| lai |*,慢慢di 将陈晓天也抱住了。陈晓天感觉李冬梅身上烫烫di ,说:“冬梅,你发烧可能很严重了,我叫师父给你煎几副药*| lai |*喝。”说着就要起身,李冬梅忙抱住陈晓天,说:“不用了,晓天哥,只要跟你在一起就好了,我没事。”陈晓天顿时有点不知所措。
  慢慢di ,李冬梅松开了抱着陈晓天的手,望着陈晓天,竟然朝陈晓天吻*| lai |*。陈晓天怔了怔,惊讶di kan着李冬梅,李冬梅将**贴在陈晓天**上,微闭着双目,等待陈晓天*| lai |*抱她。陈晓天shen chu *手,正想抱着李冬梅去吻她,突然,听得外面传*| lai |*一个人的喊声:“晓天哥——”
  陈晓天与李冬梅大吃一惊,忙相互放开了对方,陈晓天迅速di 站了起*| lai |*,*| lai |*到门外,只见文玉溪从路***走了上*| lai |*,刚昌chu *个头*| lai |*,小black(hei )跳了上去,对着她大叫,文玉溪啊di 一声,忙朝陈晓天求救:“晓天哥,救我!”陈晓天大声喝道:“小black(hei ),别叫。”接着跑上去赶跑了小black(hei ),问文玉海:“你怎么*| lai |*了?”
  文玉溪说:“我去了你家,陈大伯说你到冬梅家*| lai |*了,我就*| lai |*啦。”然后左右kan了kan,问:“冬梅呢,听说她病了,现在好了吗?”
  李冬梅从屋里走了chu **| lai |*,病恹恹di ,无精打采di 说:“我好些了。”
  文玉溪上前kan了kan李冬梅,睁大眼睛说:“哎哟冬梅,你病得不轻啊。快叫陈大伯给你煎药喝。”
  陈晓天提着桶子jin *了李冬梅家的厨房,将鱼倒在李冬梅家的一个桶子里,提着桶子chu **| lai |*了,对李冬梅说:“冬梅,* na *鱼你这两天不要吃,叫你妈炸gan 了,你你病好了再说。* na *药你要按时吃。我kan什么时候有空我再*| lai |*找你啊。”说着便朝路***走去。
  文玉溪叫道:“我也走了,冬梅拜拜。”说着大步朝陈晓天跟了上去。
  陈晓天没好气di 问:“你跟着我*| lai |*gan 什么?”
  文玉溪说:“*| lai |*要你教我功夫。”
  陈晓天无奈di shen 手*了*额头,飞快di 走回到家里,见陈老头已开始在煮饭了。陈老头hot(英文:hot,中文:re )情di 对文玉溪说:“玉溪,今晚就在我这里吃饭吧。”
  陈晓天心想,我家老头都这么说了,现在你总该觉得不好意思,要回去了吧,没想到文玉溪开心di 说道:“好啊陈大伯,听说你炒的菜很好吃,我这次可有口福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