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深度诱惑:乡村艳福

作者:小羽

第58章 新*| lai |*的狼
  一条公路弯弯曲曲di 顺着一条溪蜿蜒而↓。小溪中,流shui *清澈,偶尔几条Red(* hong *)尾小鱼在shui *中游*| lai |*游去,悠然自得。
  陈晓天拿着鱼篓,在小溪中一个较深的小shui *潭中捉鱼。他将流向这个小shui *潭中的shui *引开了,并将小shui *潭中的鱼放得见了底,他在shui *中放了不少的White(颜色bai )三灰,将shui *搅浑,鱼儿在石灰的刺激↓,全都喝醉了酒般一般,在shui *中或石头↓一动不动,任人去捉。
  小深潭中的鱼儿又fei *又多,没多久,陈晓天已抓了小半桶了。
  文秀、小莲与文大伯的女儿文玉溪本*| lai |*是*| lai |*打猪菜的,kan见陈晓天在捉鱼,全围了过*| lai |*,津津有味di kan着。
  见*| lai |*了三个大美女,陈晓天捉鱼捉得更有劲了。文玉溪今年十八岁,读完初中就没读书了,非常活泼叛逆,桀骜不驯。虽然已经成年,可跟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一样,整天做gan 坏事儿恶作剧。她因为常在外面疯跑,皮肤晒得黝black(hei ),比陈晓天还要black(hei )。但是,她的脸蛋非常有形,呈**型的,很耐kan,让人kan上去就会想起辣椒。而她发育得也很完全,虽然长得不是很* gao *,但xiong 前一对**在山shui *的灌溉↓,又大又yuan *。
  文玉溪见陈晓天捉鱼捉得很有劲的样子,手yang (羊羊羊)yang (羊羊羊)di ,也放↓背篓跳jin *了shui *中*| lai |*,学着陈晓天去石头↓*鱼。
  一见这个“吵事包”*| lai |*了,陈晓天忙叫道:“快走开,快走开,别影响我捉鱼!”
  文玉溪却说:“我*| lai |*帮你捉。”说着已将手shen jin *了一块大石头↓,*了*,惊喜di 叫道:“这里面好像有鱼耶。”
  * na *块石头很大,文玉溪将手在里面捉了半天也没捉chu *一条鱼*| lai |*,穿着超短的牛仔短ku 反而不知不觉给弄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了一大片,像是不小心撒了尿一般,陈晓天提醒她说:“ku 子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了!”文玉溪并不在意,反而shen chu *一只手*| lai |*朝陈晓天拨shui *。将陈晓天身上拨满了shui *,文秀与小莲幸灾乐祸得哈哈大笑。
  见陈晓天面露愠色,文秀劝道:“玉溪,别吵了,晓天哥要发huo *了。”
  “我才不怕呢!”文玉溪见这块石头↓*不到鱼,又去了另一块石头↓*。陈晓天也不管她了,自顾自di 去捉鱼,捉了一条又一条,将文玉溪怔得一愣一愣di 。
  “为什么我捉不到呢?”她皱着眉头问。
  陈晓天调侃她说:“人品问题!”
  文玉溪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见陈晓天要去一块石头↓*鱼了,她赶jin 跳了上去,抢先将手shen 了jin *去。陈晓天无奈,只得掉头去另一块石头↓*鱼。这块石头不是很大,他正*着,碰到了一条鱼的尾巴,大喜,正要捉chu **| lai |*,忽然,文玉溪跑*| lai |*了,也将手shen 了jin **| lai |*,陈晓天*了*,竟*到了文玉溪的手,一把将文玉溪的手抓住,叫道:“哎呀,捉到一条大鱼了。”
  两人jin 挨在一起,文玉溪忙shen chu *另一手去推陈晓天,陈晓天一不小心被她推倒在shui *中去了,顿时衣ku 全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了。文玉溪哈哈大笑。
  “臭妮子,气死我了,我要发huo *了!”说罢抓起文玉溪的手,正要将她朝shui *里tuo *,突然,“滴滴——”传*| lai |*一阵车叫声,陈晓天好奇di 回头一kan,只见不知什么时候,马路上*| lai |*了一辆white(* bai se *)小车。车门被打开,一名身材矮胖大腹便便White(颜色bai )得令人惊讶的男子从车里率先走了chu **| lai |*,接而,两名头戴墨镜的男子也跟着走↓车*| lai |*,三人齐望着陈晓天这方。
  原*| lai |*,这名矮胖的男子是散心chu *游的新贵阔少市局的大公子袁克良,跟在他Behind(shen hou)的两名男子,一名是他的司机,另一名是他的保镖。
  袁克良一kan见文秀与小莲,眼睛顿时亮了,一双老鼠般的眼睛在文秀与小莲身上贼溜贼溜di 转,陈晓天见袁克良眼光wei suo,极不* gao *兴di 走了岸*| lai |*,ting *身站在挡在文秀与小莲面前,不冷不hot(英文:hot,中文:re )di 问:“你们从城里*| lai |*的吗?”
  袁克良因为陈晓天挡住了他的视线而很不* gao *兴,但他并没有表现chu *现,而是嘿嘿di 笑着问:“请问,这里是桃flower (hua )村吗?”
  陈晓天说:“是的。你们,*| lai |*gan 嘛呢?”
  袁克良抬头朝山上望了望,说:“果然山清shui *秀山美shui *美人更美……我是*| lai |*旅游的,嘿嘿。”
  这时,文玉溪也走了上*| lai |*,说:“你们*| lai |*这里旅游?我们这里又没有什么好kan的。”
  袁克良一kan见文玉溪,眼睛又亮了,刚才她还没注意到文玉溪,这时见文玉溪近在眼前,年轻貌美,shui *灵灵di ,不由色心在起,笑眯眯di 问:“小姑娘,你是这里的吧?可否辛苦做个向导,带我们四处去kankan?”
  文玉溪不屑一顾,说:“我才不去。我还要打猪菜呢!哎哟,今天才打这么一点,我妈要骂死我了!”说完忙提起背篓去溪边打猪菜。
  文秀与小莲也只打了半背篓的猪菜,便也跟着文玉溪去打猪菜了。
  这↓陈晓天反而落个清净,再次跳jin *小潭里,安安静静痛痛快快di 去捉鱼。
  袁克良立即跟着文秀她们去了,见文秀年纪较大,又比较成熟,便操着* na *极难听的普通话问:“姑娘,这里哪里最好玩啊,你们能带我去kankan吗?”
  文秀说:“我们这里都差不多,除了山还是山,你站在哪里都可以kan到大山,都比较好玩。”
  文玉溪转过身*| lai |*,指着前面一座大山,说:“就是这座山,你们kan到没?叫龙骨山,山顶上有一座庙,听说通过* na *座庙可以到天上去。你们去* na *里玩吧。”
  袁克良抬头一kan,不由吃了一惊,大山巍峨险峻,直chong *云宵,* gao *不可攀,不由怔了怔,说:“这么* gao *的山,怎么上去啊。”
  文玉溪笑嘻嘻di 说:“当然是爬上去啊,难道你还想开车上去?”
  袁克良再次将文玉溪body(* quan | shen *)上↓kan了一遍,最后将一双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眼停在文玉溪的xiong 前,问:“小姑娘,你可以陪我上去吗?”
  文玉溪没好气di 道:“我才没* na *个闲功夫。”
  袁克良再次怔了怔,在城市里,哪个女孩子不对他阿谀奉承投怀送抱?偏偏这山村里的野丫头对她冷淡万分,别说面前这个一直跟他说话的小姑娘,另外两个,根本就没kan过他一眼,这什么态度嘛!袁克良心中怒不可遏,真想将文秀三人呵斥一顿,以泄心中之愤怒,但面前三个姑娘,都是shui *灵灵的美人儿,跟城市里的莺莺艳艳却大不一样,他突然在心中↓了一个决心,一定要在这里☆ɡao 扌高☆几个女人……
  文玉溪见袁克良一直jin 跟着她们,不由生气di 问:“你们老跟我们gan 啥子呢?”
  袁克良嘿嘿笑道:“姑娘你这么美,我kan着心里就喜欢,所以想一直kan到你,这才一直跟着你。”
  “你得了吧,”文玉溪没好气di 说:“就你这张油嘴儿,还打不动本娘娘的心。想当年我在学校里读书的时候,有多少男生追求我,说了多少甜言蜜语,我都当他们在放屁!”
  袁克良怔了怔,面前这个姑娘真是太有意思了,有野* xing *,他说喜欢这种!想到这儿,不由shen 手要朝文玉溪身上*去,文玉溪顿时朝袁克良瞪*| lai |*,警惕di 叫道:“你gan 什么?”
  袁克良怔了怔,说:“你身上有片叶子,我帮你拉掉。”
  “不要你拉!”文玉溪杏目yuan *睁,说:“你可别碰我,不然我可叫非礼了!”
  “嘿嘿,你叫吧。”袁克良朝Behind(shen hou)的两名男子使了使眼色,* na *两名男子顿时朝文玉溪围*| lai |*。文玉溪大惊,瞪大眼睛叫道:“你们gan 什么?”
  文秀与小莲闻声转过身*| lai |*,一见其状,大吃一惊。文秀恼怒di 叫道:“你们gan 什么呢?”
  袁克良阴森森di 笑了笑,说:“没gan 什么。”他从身上抽chu *三张Red(* hong *)牛*| lai |*,在面前chui 口欠了chui 口欠,说:“你们三人陪我玩玩,这三张,就是你们的,怎么样?”
  “无耻!”文秀狠狠骂了一声,抓起文玉溪的手,说:“我们走!”
  * na *两名戴墨镜的男子立即ting *身挡在了文秀与文玉溪的面前,袁克良shen 手朝文秀的脸**| lai |*,文秀shen 手将他的手打掉了。
  “你给我放尊重点!”文秀骂道:“再动手动脚,我可叫人了!”
  “别生气,小姑娘,”袁克良有恃无恐,嘿嘿di 笑道:“我很怜香惜玉,不会为难你的。只要你们带我去山上玩,我给你们钱。”
  “不gan !”文秀与文玉溪异口同声di 叫道。
  小莲见势不妙,忙朝着陈晓天所在的* na *儿喊道:“晓天哥,晓天哥!”
  袁克良顿然喝道:“别叫,再叫封了你的嘴!”说着朝一名男子使了使眼色,* na *名男子便朝小莲走去,小莲大惊,忙朝陈晓天* na *儿跑去,边跑边喊:“晓天哥,快*| lai |*啊,打人了!”
  陈晓天正在石头↓*鱼,听到小莲的喊声,站起身抬头朝* na *儿望*| lai |*,却见小莲惊慌失措di 朝他跑*| lai |*,惊叫道:“晓天哥,不好了,刚才*| lai |*的* na *三人,他们……”
  陈晓天跳了上*| lai |*,叫道:“他们怎么了?”
  小莲哭似di 说:“他们要欺负文秀和玉溪。还有一个要*| lai |*抓我。”
  “什么!”陈晓天bo (孛力)然大怒,鞋子也不穿了,大步朝文秀她们* na *儿跑去。只见* na *两名男子将文秀与文玉溪挡在中间,袁克良一双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眼正色眯眯di 在文秀与文玉溪身上打转,两个姑娘都太美了,他一时拿不定主意先选谁好。
  文秀与文玉溪jin 锁眉头,突然见陈晓天跳了上*| lai |*,忙叫道:“晓天哥,快*| lai |*救我!”
  陈晓天大喝一声:“混蛋!”猛虎一般跳了上*| lai |*。一名男子立即朝陈晓天迎了上去,陈晓天shen 手* na *名男子推去,* na *名男子锒着寸头,是袁克良的保镖,仗着一身横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与身功夫,并没把陈晓天kan在眼里,因此当陈晓天shen 手朝他推*| lai |*时,他站在* na *儿一动不动,万没想到,陈晓天这一推,犹如一颗pao弹,顿时将他给狠狠推了chu *去,一个趔趄竟然摔到了小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