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深度诱惑:乡村艳福

作者:小羽

第56章 小情侣在城里
  文秀见陈晓天要*| lai |*吻她,忙将脸闪开了,经过这段(曰)ri 子的锻炼,陈晓天早已练成了超凡tuo *俗的御女神功,积累了*** feng ***富的经验,当↓捧着文秀的头,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snake(she 虫它)一般朝文秀嘴中shen 了jin *去。文秀稍挣扎了一番,半推半就di ,与陈晓天玩起了舌战。
  两人站在位置比较陡峭,文秀一时激动,脚↓滑了一↓,顿时整个人朝倒了↓去。陈晓天忙扶住文秀,将她慢慢放在松树↓,压在她身上,shen 手朝文秀xiong 前**| lai |*。** fu ***了一番,文秀的呼xi 口及渐渐ji cu *,脸上也越*| lai |*越烫,陈晓天shen 手从文秀的腹↓*了上去,文秀忙shen chu *手*| lai |*将陈晓天的手抓住了,放开陈晓天的嘴,朝他摇了摇头。
  “怎么了?”陈晓天望着文秀问:“还在生我的气?”
  文秀jiao (女乔)滴滴di 说:“不行。”陈晓天忙问什么。文秀极不耐烦di 说“没什么啦,反正不行。”面对文秀突然守身如玉,陈晓天一时不怎么习惯,他长长di 叹了一口气,这时也不想勉强文秀,以免影响两人的感情,便站了起*| lai |*,将文秀也提了起*| lai |*,说:“我们回去吧。”
  “嗯。”文秀轻轻di 应了一声。
  两人牵着走朝↓走了几步,文秀的手机突然响了。文秀忙拿chu *手机,一kan是同学打*| lai |*的,忙接了。跟同学说了一会儿,挂了手机后,文秀兴奋di 对陈晓天说:“我同学打电话*| lai |*了,他跟他姐姐说了我们村的事,他姐姐对这事也很感兴趣,叫我们明天去镇上,她姐姐*| lai |*跟我们谈谈,如果可以的话,她会*| lai |*我们村做一番采访。”
  “太好了!”陈晓天也很* gao *兴,说:“我们快回去,今晚早点休息,明天我们也早点去城里。”
  “嗯!”文秀重重di 点了点头。两人皆很* gao *兴,精神抖擞di 朝山↓跑去。
  第二天一大早,陈晓天与文秀兴致bo (孛力)bo (孛力)di 朝城里jin *发了。在镇上,与文秀的同学张民以及张民的姐姐张秀娜碰了头。
  张民二十多岁,一表人才,寸发,穿着衬杉与black(hei )色西装,脚上一双棕色的皮鞋,擦得锃亮锃亮,整个人kan上去精神抖擞意气风发,陈晓天在他面前一站,未免自惭形秽。而张秀娜也不过二十五六岁,white(* bai se *)连裙,长发飘飘,身材修长、xiong 前一对**虽然不是很**,但也不是很小,用陈晓天的眼光kan*| lai |*,真是恰到好处了!本*| lai |*在村里有村flower (hua )之称的文秀在她面前,陈晓天总感觉文秀身上多了一股只有乡村人才有的泥土的气息。
  但陈晓天与文秀在张民、张秀娜两姐di 面前并不拘谨,两人一个伶牙俐齿,一个能说会道,将村里的情况栩栩如生添油加醋di 说了一番,特别是陈晓天,将张少、苏远恒与邵青云的“恶行”描述得更是令人深恶痛绝而极为不齿。张秀娜当↓义愤填膺di 说:“这种事,我们媒体一定不会坐视不理。你们放心,我明天就去你们村里采访,将这事在电视台中播放chu **| lai |*!”
  陈晓天与文秀喜chu *望外,连声道谢。陈晓天趁hot(英文:hot,中文:re )打铁,说:“事不宜迟,我们不如今天就动身?”
  张秀娜笑着说:“今天恐怕不行。我们台的摄影师没有*| lai |*,而且我也没做准备。要不这样吧,明天早上你们在这里等我,我们在这里碰头,怎么样?”
  陈晓天与文秀相互望了望,文秀说:“行!就这么办!”
  张秀娜站了起*| lai |*,对陈晓天与文秀说:“* na *我们就先这样,我台里还有事,就先回去了。就让张民陪你们玩,我明天再联系你们。”
  陈晓天趁机站起身,将手shen 了过去,跟张秀娜重重di 握了一↓手。当握住张秀娜的手* na *一刹* na *,陈晓天心中暗暗惊道:“好guang * hua *好* rou *tender(nen)的手啊,跟村子里的姑娘们都不一样……”但因为事关重大,陈晓天并没有失态,表现得非常君子。
  张秀娜走后,张民立即对文秀说:“老同学,咱们好长时间没有见面了,今天一定要好好玩玩。”
  陈晓天听了,在一旁气乎乎di 暗骂:“玩个mao *,再玩,我一脚将你踢到太空去!”
  文秀笑道:“你要是想玩的话,不如去我们村里,* na *里虽然山* gao *路远,却是风景秀丽,而且还有很多靓妹子哟,你去的话,我给你介绍一个。”
  张民kan着文秀,意味深长di 道:“你又拿我开刷了,不知道我心中已有所属了嘛?”
  陈晓天担心这两人再这样侃↓去会侃chu *什么意想不到的结果*| lai |*,忙说:“嗯,文秀,我们要不要将张少也叫jin *村里,顺便让张姐也采访采访他呢。”
  文秀拍了拍脑袋,说:“哎呀,我差点将这事忘了呢。”忙拿chu *手机,拨通了张少的电话,笑呵呵di 说:“张少,有时间吗?我现在在城里,想约你chu **| lai |*见见面。”
  陈晓天听了,心里直发mao *,跟张民相互kan了一眼,两人各怀心事象征* xing *di 笑了笑,非常尴尬。
  一会儿,文秀挂了手机,对陈晓天说:“张少约我去他的酒店见面。我们现在就去吧。”然后望着张民说:“我们现在就去见* na *个说给我们村里修路投资的老板,你要去一起去kankan吗?”
  张民想了想,kan了kan陈晓天,又kan着文秀,笑道:“我……就不去了。你要是有什么事,就打我电话,二十四小时开机。”
  “好的。”文秀连声说:“这次的事真的谢谢你了。”
  张民豪shuang XX大XXdi 说了声没事,然后就走了。
  陈晓天与文秀*| lai |*到张少的酒店,远远kan到张少站在酒店门口等着他们了。张少kan到陈晓天时,脸色顿时变得非常难kan,待他们走近时,对文秀说:“文秀姑娘,怎么晓天兄di 都成了你的保镖啦,你走到哪,他跟到哪。”
  陈晓天冷不妨di 说:“她是我媳妇。”
  “啊?”张少睁大了眼睛,停住脚步kan着陈晓天与文秀,半信半疑di 问:“你说的不会是真的吧?”
  文秀White(颜色bai )了陈晓天一眼,对张少说:“你别听他胡说八道。没有的事儿。”
  张少夸张di 拍着xiong 膛说:“真是吓我一大跳。”然后对文秀说:“今天不回村了吧?”文秀说不回了,明天回。张少说:“行,难得*| lai |*一回城里。”说罢*| lai |*到前台处,开了两间房,对文秀说:“今晚你们就住在我这里……”
  陈晓天说:“每次住你这里同,多不好意思呀。”
  张少大方di 说道:“没事,咱们什么关系。文秀姑娘,免费!”然后对着陈晓天说:“晓天兄di ,给你打半折。”
  陈晓天忙说:“不好意思,我没带钱。我kan我还是跟文秀住在一块儿吧。”张少忙说:“你就先欠着吧,等以后有钱了再给我。别跟我客气。”说罢将两张磁卡分别递给文秀与陈晓天,陈晓天kan了kan两张磁卡的门牌号,大骂奸贼,文秀的是三楼,而陈晓天的,却到了六楼。陈晓天望着张少气呼呼di 问:“你有必要将我们分得这么远吗?”张少嘿嘿笑道:“也不是我的意思,主要是房间都满了。”
  张少带着陈晓天与文秀*| lai |*到酒店的冷饮处,给他们每人端*| lai |*一杯冰shui *,说:“这次你们*| lai |*找我,有什么事,说吧。”
  陈晓天正要开口,文秀抢先说:“是这样的张少,我有一个朋友是电台的,她听了我们村里修路的事,要给我们一个专访,因为你为我们村里修路做了大贡献,我想在做专访时请你也去。”
  张少听了,双眼陡然亮了,忙说:“这好啊,什么时候做专访?”
  文秀说:“就明天。而且还会去我们村里拍摄。你要是方便得话,就去我们村里吧。”
  张少点了点头,说:“我有的是时间。”
  陈晓天趁机说:“你顺便将你要捐给我们村里的二十万准备好,到时做专访时,把你捐过程拍↓*| lai |*,到时在电台一播放,你张少的大名,就世人皆知了,你就成了天↓英雄与伟大的慈善家啦!”
  张少听了,哈哈大笑,说:“什么天↓英雄与伟大的慈善家,不过区区二十万而已,没* na *么夸张。”
  陈晓天趁机说:“要不再多加二十万?”文秀忙说:“不用啦,张少,晓天爱开玩笑,你千万别当真。”张少笑道:“我知道。大家都是年轻人,我不会放在心上的。”
  当晚,陈晓天与文秀皆住jin *了自己所在的房间。
  在上楼的电梯间,陈晓天气恼di 对文秀说:“张少这个王八蛋,真是太狡猾了!故意将我们分开,一定居心不良。”文秀却不以为然,说:“晓天哥,你这是以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其实张少人ting *好,而且也做得很好了,对我们很hot(英文:hot,中文:re )情,你不要再对他抱有颜色眼光。”
  陈晓天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
  这时到了三楼,文秀走了chu *去,陈晓天也赶jin 跟了上去,文秀转身对陈晓天说:“你快回房里去吧,今晚早点休息,明天又要爬山哩。”陈晓天叹了一声,只得垂头丧气di 朝电梯里走去。
  *| lai |*到六楼的房间,陈晓天见这间房里有电视,便将电视打开了,可是开了半天,屏幕上始终闪着雪flower (hua ),陈晓天一气之↓将电视关了,重重di 倒在chuang shang ,百无聊赖。
  “真想抱个女人呀!”陈晓天暗想。
  正在这时,突然传*| lai |*一阵电话声。陈晓天kan着床头柜上的电话,好奇di shen 手抓了起*| lai |*。刚提起,便听到从里面传*| lai |*一个女子jiao (女乔)嘀嘀的声音:“先生,你需要特别serivce(中文:fu wu)吗?”
  陈晓天一听,顿时明White(颜色bai )了,却依然不动声色di 问:“你们有什么serivce(中文:fu wu)啊?”
  对方就:“什么都有,只要你想要的。”
  陈晓天说:“这样呀,我现在,嗯,想找个女人睡睡觉。”
  对方声音甜甜di 说:“可以呀,我们这里一个小时五十块,包夜两百。”
  陈晓天说:“我没钱。”
  “神经病!”对方愤怒di 骂了一声,狠狠di 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