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深度诱惑:乡村艳福

作者:小羽

第55章 风门口的松树↓
  村里的hot(英文:hot,中文:re )huo *朝天di 忙码好几几天,终于将玉米摘回了家。这天↓午,村长在大柳树↓说:“乡亲们,忙完收苞谷了,大家知道接↓*| lai |*该忙碌什么了吧?”
  二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子振臂* gao *呼:“该吃玉米了!”
  “哈哈哈……”大家哄堂大笑。村长没好气di 说:“这二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子,除了吃,就不知道该gan 什么了!”
  这时,只见苏远恒与邵青云从村长的屋里走了chu **| lai |*。二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子一kan见他们,恍然大悟,忙说:“我知道了,该修路了。”
  “对!”村长说:“二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子也思想上jin *了。得修路了。上次苏老板与邵老板说过,请大家去修路,大家有没有想去的?”
  强婶说:“不是说工资太低了么?”
  陈晓天正要说话,却见文秀悄悄di 在拍了拍他手臂,朝他使了个眼色,陈晓天忙跟着文秀*| lai |*到屋后面,见四↓无人,好奇di 问:“什么事呀,神秘兮兮di 。”
  文秀说:“昨晚我发现了一件让人很气愤的事,苏老板与邵老板找到我爸,说,只要我爸说服大家去帮他修路,他给我爸的price (中文:jia ge)是每人四十块钱一天。”
  陈晓天说:“以前说三十,现在又涨了十块啦?”
  文秀说:“苏老板和邵老板跟我爸爸说,不管村民要多少,三十也好,三十五也好,他都给我爸四十,只要我爸说服村民去修路。”
  陈晓天冷冷di 说:“这两个混蛋很狡猾。”“嗯!”文秀重重di 点了点头,说:“我想,我们绝不能这么便宜了他们,现在哪还有四十块钱一天的活啊,而且修路又* na *么辛苦,虽然是给我们自己修的,可是我们承包了给他们,给了他们钱,他们这是拿了我们的钱再剥削我们!”
  陈晓天问:“你爸答应了他们吗?”文秀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
  两人回到大柳树↓,村民们还在为工钱的事争吵。村长说:“四十块钱一天,大家考虑一↓,要是能做的话就做,不然就算啦。”
  村民们有些人说做,有些人却不屑一顾。陈晓天与文秀相互kan了一眼,陈晓天突然问:“张少要给我们捐的二十万给了吗?”文秀摇了摇头。
  村民们散去后,村长、村支书刘大伯与苏远恒、邵青云再次因修路的事而商谈。文秀与陈晓天也加入其中。
  苏远恒面露难色di 说:“村长呀,现在你们村民自己都不修路,我们又一↓请不到人,而且,你们只给我们预付十万块钱,光四台wa (dug:用工具或手从物体的表面向里掘取)土机,这点钱就用光了……”
  陈晓天问村长:“张少说要捐给我们的二十万,到底有不有啊?”
  村长抽着旱烟,皱着眉头说:“不知道。”
  苏远恒说:“要是张少不捐给你们二十万,你们只有政府给的三十万吧,* na *就算我们将路修好了,你们也还差我们十万,你们能给我们这么多钱吗?”
  陈晓天望着苏远恒问:“你们和* na *张少不是ting *好的吗?还同穿一条ku 子了,怎么这钱的事,你们没跟他提起?”
  苏远恒冷冷di 笑了笑,说:“我们再好,这一谈到钱的事,你可能不知道,谈钱伤感情,我们跟他提不起这事儿。”
  一直没开口的邵青云说:“如果你们村民自己不去修,我们的施工就无法jin *行,而且,你们预付给我们的十万块,光wa (dug:用工具或手从物体的表面向里掘取)土机已用得差不多了,你们又不能保证到时会给我们所有的钱,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只有暂时停工了。”
  村长、村支书与文秀、陈晓天面面相觑。文秀说:“我想想办法。明天我去找张少。”
  会后,文秀对陈晓天说:“我有具同学的姐姐在我们镇电台里工作,我想借媒体将我们村的情况反应chu *去,如果张少自食其言,苏老板与邵老板也想趁huo *打劫,我就让他们的丑闻天↓皆知。”
  “好!就这么办!”陈晓天握jin 了拳头,说:“你赶快去联系你* na *同学的姐姐吧。”
  文秀*| lai |*到房里,找chu *同学录,将号码输入手机里,拨了拨,竟然没有信号。文秀气乎乎di 道:“太可恶了,这什么烂手机,关键时刻chu *问题。”
  陈晓天说:“不是手机的问题,我们这里山太偏僻,信号jin *不*| lai |*。要到风门口* na ** shang * mian *去才有信号民,我上次去试过,在* na *儿信号还ting *好,保持三格。”
  文秀说:“* na *我们就去* na *里试试。”
  风门口di 势较* gao *,* na ** shang * mian *有一块平di ,以前☆ɡao 扌高☆生产大队的时候,还有人在* shang * mian *种过di ,后*| lai |*,因为太* gao *,又路不好走,* na *儿的土di 也渐渐di 没人种了,如今都成了荒di ,长满了野草野树。而站在* na *儿,风从空中chui 口欠*| lai |*,非常凉shuang XX大XX,或许是三势力的原因,一年四季,* na *里都刮着风,因此,* na *儿被称为风门口。
  两人费了好大的劲才到了风门口。一到* shang * mian *平di ,文秀便拿chu *手机*| lai |*一kan,惊喜di 叫道:“有了,有信号了解”陈晓天凑过去一kan,果然有了信号,拿chu *自己手机kan了kan,也满满的信号民。陈晓天有喜有忧di 说:“有了手机,有了信号,可没人可打电话,唉,真是伤心。要不gan 脆打110找人聊聊天?”
  文秀已迫不及待di 拨通了她同学家里的电话,说了一阵后,挂了手机,兴奋di 对陈晓天说:“我同学答应我了,说会把我们的情况跟她姐姐说,最迟明天,她就会打电话给我的。”
  陈晓天呵呵笑着问:“你同学是男的还是女的啊?kan*| lai |*还ting *好的。”文秀tuo *口而chu *:“是男同学,当年在学校里还追过我呢,可我没答应他。”
  “哦,”陈晓天听了,心里酸溜溜di 。
  kan着陈晓天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文秀呵呵笑道:“怎么啦,吃醋了?”
  “切!”陈晓天挥了挥手,大大咧咧di 道:“这有什么好吃醋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从*| lai |*不吃醋,只吃酱油。”
  文秀抓住陈晓天的手,说:“好啦,晓天,我们↓去吧。天都要black(hei )了。”
  抬头望向西边,太阳已经↓山,西边Red(* hong *)通通di 一片,如诗如画,非常漂亮。陈晓天说:“才上*| lai |*,气还没喘过*| lai |*呢,休息一会儿。”说着便坐了↓去。
  这平di 上长着几棵大松树,棵棵茁壮ting *拔、* gao *耸入云。di 上落满了厚厚一层的松针,坐上去guang * hua ** rou *ruan (车欠)。陈晓天觉得坐在* shang * mian *很舒服,便躺了↓去,半角hands(* shuang * shou *)拿掌放在脑勺↓,望着* gao *大松树枝叶,说:“等我们将路修好了,我gan 什么好呢?”
  文秀听了,饶有兴趣也坐了↓去,说:“你可以☆ɡao 扌高☆种殖养殖啊,或许,你在我们这里☆ɡao 扌高☆一个风景旅游区,我们这里风景这么好,也都是天然的,到时一定会xi 口及引很多游客前*| lai |*。”
  陈晓天想了想,说:“你的想法很好,可是,我现在主要是身无分文,没有资本。唉,英雄无用武之di ,真难啊。”
  文秀说:“只要你肯gan ,到时我叫我爸借给你。”
  陈晓天喜道:“好啊。”不过又皱上眉头,说:“你爸肯不肯借呢,这是一个问题。你就他这么一个女儿,他百年后……”
  “你说什么呢!”文秀顿气乎乎di 道:“你爸才百年后……”
  “好了,我说错了。”陈晓天忙翻过身*| lai |*,kan着文秀,嬉皮笑脸di 说:“我的意思就是你爸就你这么一个baby(bao bei )女儿,他肯定会招一个上门女婿的,你说,他会不会选择我呢。我师父也就我这么一个徒di ,这让我也很为难呀。”
  “你少臭美吧!”文秀heng(哼哈二将)道:“谁知道一定会选你呢。”
  陈晓天睁大眼睛道:“你都已经是我的女人了,不选我,难道你还要选别的男人?这天↓哪个男人愿意穿破鞋呀。”
  “你才是破鞋!”文秀听了,bo (孛力)然大怒,霍di 一声跳了起*| lai |*,转身就跑。
  陈晓天知道自己说漏了嘴,忙追上去道歉:“我说错了,你可别生气啊。我是开玩笑的。”
  文秀一个女孩子家,被心爱的男人称为破鞋,心中所伤,可想而知。她顿然泪如雨↓,捂着嘴朝山↓跑。陈晓天忙叫道:“文秀,别跑,山路滑,小心摔倒。”文秀怒气chong *chong *di 叫道:“不用你管!”
  突然,文秀脚↓一滑,啊di 一声,顿时摔↓di 去。因为路上爬满了松针。滑溜溜di ,文秀顿时像坐到了滑车上,一个劲di 往↓溜。陈晓天大惊失色,迈开大步chong *了上去,跳到文秀面前,迅速反过身*| lai |*,shen 手挡住了文秀,扶住文秀的肩关切di 问:“你没事吧。”
  文秀一把将陈晓天推开了,气呼呼di 说:“不用你管,走开!”说着就要站起*| lai |*。陈晓天抓着文秀的肩不放,说:“我kankan你哪里受伤了。”文秀怒气chong *天di 叫道:“没受伤,你走开!”说着狠狠去推陈晓天,陈晓天一不小心被推↓了di 去,脚↓一滑,竟然朝山↓滚了↓去。
  文秀傻了一般kan着陈晓天一直朝↓滚。大约滚了十几米,终于被一棵松树挡住了。陈晓天躺在松树↓,望着文秀傻笑。
  当kan到陈晓天朝山↓滚↓去时,文秀确实吓了一跳,但kan到陈晓天躺在* na *儿朝她傻笑,顿然破涕为笑。
  陈晓天shen 起手,望着文秀痛苦di 喊道:“救命——”
  文秀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 lai |*到陈晓天身边,偏过脸去,shen 手将陈晓天提了起*| lai |*,不料陈晓天刚站起,立即惨叫道:“哎哟!”文秀大惊,忙转过脸*| lai |*望着陈晓天问:“怎么了?”陈晓天苦着脸说:“腰痛。”文秀忙哪里。陈晓天*着自己的腰部,说:“这里。”又*到另一处,“这里……”一连*了好几个di 方。文秀shen 手朝陈晓天腰部打了一↓,骂道:“坏人,竟敢骗我!”说罢举起粉拳就要朝陈晓天xiong 前捶*| lai |*,陈晓天将文秀的手抓住了,kan着文秀,突然一把将文秀抱在怀中,文秀故作生气di 叫道:“你gan 吗?”陈晓天放开文秀,捧着她的头,shen 嘴慢慢朝文秀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