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深度诱惑:乡村艳福

作者:小羽

第50章 杨梅树↓的多情
  一大早,陈晓天就起*| lai |*了。不知是不是昨晚kan了强婶与二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子的不雅勾当还是跟二妹有了亲密的接触,晚上在梦中竟然遗精了。还好穿着内ku ……
  陈晓天一起*| lai |*,麻利di 换了内ku ,怕陈老头猜疑,索* xing *将陈老头换过的衣服全拿*| lai |*作一桶洗了。
  陈老头起*| lai |*时,见陈晓天在洗衣,惊讶di 问:“今天怎么了,太阳从西边chu **| lai |*了么?陈晓天抬起头朝东方望了望,说:“没有啊,太阳怎么会从西边chu **| lai |*呢?”
  陈老头打了一个哈欠,笑了笑,一边洗漱去了。
  吃了饭后,陈老头说:“今天我要去砍路,你在家休息吧。”陈晓天想了想,问:“路还没砍完?姓苏的和姓邵的已经jin *村了,可能马上都要施工了!”
  陈老头说:“离施工还要一段时间。前景没做好,以后施工起*| lai |*会很麻烦。”说着拿起一把柴刀背着一把**chu *发了。陈晓天本想说他去,但一想到男人婆陈桂君* na *如狼似虎的样子,顿时畏缩了。
  将陈老头所采的草药全搬chu **| lai |*晒了后,陈晓天一时百无聊赖。kan着暴晒一外面的草药,陈晓天突然想,要不去kankan冬梅?不知道她* gao *烧退了没有,想到这儿,顿时精神大振,锁了门屁颠乐颠di 朝冬梅家里走去。
  快到李冬梅家门口时,陈晓天从路旁了捡了一根树枝,准备将李冬梅家的* na *只瞎眼小black(hei )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狠打一顿。
  到了李冬梅家门口,* na *只小black(hei )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果然闻声跳了chu **| lai |*,对着陈晓天一阵狂叫,陈晓天猛di 扬起树枝,作势要向小black(hei )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抽去,小black(hei )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吓得屁滚尿流,**一声惊慌失措di di 掉头便跑,一时失足,竟然将头撞到了di 上,在di 上连滚三个跟斗,落荒而逃。陈晓天幸灾乐祸di 哈哈大笑。
  李冬梅闻声走了chu **| lai |*,一kan见陈晓天,惊喜di 叫道:“晓天哥!”陈晓天朝李冬梅呵呵di 笑道:“冬梅,感昌好了吗?”李冬梅说:“吃了你昨天buy(中文:gou mai)回*| lai |*的* na *药,感觉好多了。”陈晓天说:“* na *就好。这药你要准时吃,一天三次。要吃到你的感昌完全没了为止。”“嗯!”李冬梅重重di 点了点头,接着搬*| lai |*一张凳子放到陈晓天面前,说:“*| lai |*,晓天哥,你坐。”
  陈晓天说:“别客气。”左右kan了kan,盯着李冬梅问:“你妈不在家吗?”李冬梅说:“我妈砍路去了。”
  陈晓天在凳子上坐了一会儿,觉得没什么劲,便说:“好了,冬梅,我要回去了。趁天气好我去采点草药回*| lai |*,跟我师父学学医术。”
  “好呀,”李冬梅说:“你学到了你师父的本领,以后就做一个赤脚医生,给人家kan病,悬壶济世救死扶伤。”
  “嗯。”陈晓天深受鼓励,说:“* na *我就先去啦。”说着就要朝李冬梅家门口的路***走去,李冬梅怔了一↓,tuo *口而chu *,“等一↓。”陈晓天转过身*| lai |*惊讶di 问:“怎么啦?”李冬梅说:“我也去!”边说边找到钥匙将门锁好,顺便将钥匙放在家门口的一个较隐蔽的di 方。
  见李冬梅一脸兴奋的样子,像个小孩一般,陈晓天说:“你感昌还没好,不要去,山上很hot(英文:hot,中文:re )的,还有虫snake(she 虫它)。”李冬梅怔了怔,鼓起勇气了说:“我不怕!”
  见李冬梅如此坚决,陈晓天也不再打击她,便说:“* na *好吧,我们走吧,先去我家取背篓。”
  “嗯!”李冬梅欢喜di 应了一声,跟在陈晓天Behind(shen hou),兴奋不已。到了陈晓天家,陈晓天前起背篓,拿起一把镰刀与一把小**,与李冬梅兴* gao *采烈di chu *发了。
  *| lai |*到山上,陈晓天耐心di 教了李冬梅一些常用的药,并教她在哪里比较常见。李冬梅听得很认真,她眼睛明亮,找到了不少的草药。
  陈晓天见李冬梅冰雪聪明一说即懂,欣赏不已,便将镰刀给她,说:“小心点。”放手让她去找草药。
  朝山上找了没多久,两人收获甚佳,竟然差不多有半背篓草药了。这时,前面有一棵扬梅树,树上杨梅硕果累累,皆通Red(* hong *)熟透,陈晓天跳起身摘了一个扬眉丢jin *嘴里,轻轻一咬,酸酸甜甜,饱满多汁,正想叫李冬梅过*| lai |*吃杨梅,突然听到李冬梅啊di 一声惊呼,陈晓天大吃一惊,忙跑了过去问道:“冬梅,你怎么了?”
  只见李冬梅将镰刀与草药丢在di 上,左手捂住右手的食指,鲜血从手指间流了chu **| lai |*。陈晓天忙将李冬梅的手抓了过*| lai |*,仔细一kan,原*| lai |*李冬梅的食指被青草划了一道口子,鲜血直流。陈晓天不由分说di 将李冬梅的食指放jin *自己嘴中,轻轻了xi shun了一番,见李冬梅jin 锁眉头,关切di 问:“疼吗?”李冬梅轻轻di 点了点头。陈晓天从衣袋中掏chu *一块White(颜色bai )布*| lai |*,用镰刀切了一小块,小心di 给李冬梅的伤口包扎了一番。待好了后便说:“还好伤口不是很深,应该没什么事。记住,这两天不要让伤口沾shui *了。”
  “嗯。”李冬梅轻轻di 点了点头。
  陈晓天捡起di 上的草药,一手拿着镰刀对李冬梅说:“走,* na *边有杨梅,我们吃杨眉去!”
  *| lai |*到杨梅树↓,抬头kan着树上扬眉Red(* hong *)通通di 一片,李冬梅qing bu zi jin di 叹道:“哇,好多的杨眉啊,又Red(* hong *)又大,一定很好吃。”说着从di 上捡起一个熟透而掉↓去的扬眉正要往口里放,陈晓天忙说:“掉在di 上的别吃,我上树去摘*| lai |*给你吃。”说罢猴子一般麻利di 爬到树上,摘断一条树枝,* shang * mian *结满了扬梅,陈晓天跳↓*| lai |*,递给李冬梅,说:“吃吧。”李冬梅接过*| lai |*,摘↓一个杨梅放jin *嘴里,咬了咬,顿时mi 起了眼睛。陈晓天kan在眼里,皱起眉头问:“酸吗?”李冬梅说:“不酸,很甜。”
  陈晓天又爬到树上,摘了许多杨梅↓*| lai |*,tuo *↓自己的外套放在背篓里的草药上,将摘↓*| lai |*的杨梅全放在背篓里的衣服上层,整整摘了小半背篓扬梅,意犹未兴,在树上又吃了一顿这才跳↓树*| lai |*对李冬梅说:“我们回去吧。”
  李冬梅不知什么时候折*| lai |*了不少的树枝枝叶铺在扬梅树↓的平di 上,躺在树叶上,闪着一双乌black(hei )的大眼睛望着透过树叶而照she ↓*| lai |*的阳光,说:“这里好美,凉shuang XX大XX、幽静、安宁,我想在这里多呆一会儿。”
  陈晓天不由为李冬梅心中的* na *种恬静与诗情画意而熏陶,便也躺了↓*| lai |*,与李冬梅一同望着树叶上方随着树叶摇曳而飘闪不定的阳光。
  “真的很美。”陈晓天由衷di 叹道。
  李冬梅幽幽di 说:“真想就躺在这里,天荒di 老。”
  陈晓天笑了笑,说:“冬梅,你真多愁善感。”
  李冬梅笑而不语,过了一会儿,她翻了一个身,kan着陈晓天,说:“晓天哥,你觉得这里不是很美吗?如诗如画如梦如幻。”
  陈晓天笑道:“是的。”
  李冬梅朝陈晓天这方挪了挪,问:“晓天哥,我可以吻吻你吗?”
  “啊?”陈晓天顿时睁大了眼睛,惊讶di 望着李冬梅。李冬梅面色**,羞涩di 说:“我长这么大,还不知道吻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陈晓天眼睛闪了闪,见李冬梅说得极认真,将心一横,闭着眼睛,大义凛然di 说:“*| lai |*吧!”
  一会儿,面部传*| lai |*了李冬梅沉重的呼xi 口及声,接着,李冬梅的**轻轻di 贴到了他的嘴上。陈晓天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shen 了shen ,慢慢di 朝李冬梅嘴中滑去,shen chu *手*| lai |*慢慢di 抱住李冬梅,感觉李冬梅xiong 前的* na *对大**jin jin 贴着自己的xiong 膛,* rou *ruan (车欠)而厚实。而李冬梅并不懂得怎么接触,只是用**贴在陈晓天的**上,将陈晓天将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shen jin *她的嘴中后,她的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一时手足无措,不知shen 往何处,陈晓天索* xing *将李冬梅的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今口 han 住,轻轻di xi shun。
  李冬梅的呼xi 口及渐渐ji cu *起*| lai |*,xiong 膛也此起彼伏。陈晓天放开了李冬梅,kan着李冬梅说:“好了,我们回去吧。”虽然他现在身上re *xue *fei *teng *,****身,可是,他实在不想伤害李冬梅,李冬梅是一个很单纯的女孩,而且对他有情有义,伤害这样的一个好女孩,陈晓天↓不了手。
  李冬梅jin kan着陈晓天的眼睛,轻轻di 说:“晓天哥,你还记得上次你给我kan手相时说过的话吗?”
  陈晓天点了点头。
  李冬梅说:“你说,我的the first time(di yi ci )会给* na *个我喜欢的男人,我的初恋。其实,* na *个男人就是你……”
  陈晓天忙说:“其实我是骗你的,傻瓜,这个你也信!”
  李冬梅却幽幽di 说:“我信,你说什么我都信,不管是真是假!”
  陈晓天被感动了,李冬梅这时jin 贴着他,温香ruan (车欠)玉、吐气如兰,陈晓天真想就这样与李冬梅两情相悦天长di 久,可是,他心底还有一个女孩,* na *人就是文秀。他喜欢文秀在先,现在是法制新社会,一夫一妻,他陈晓天不是超人,不能一夫多妻,所以,他给不了李冬梅应给的幸福……
  陈晓天说:“冬梅,你的心我懂。我也喜欢你,可是……”
  话没说完,李冬梅已将**贴了上*| lai |*。顿时,两人的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jin jin di 缠在一起。陈晓天shen 手qing bu zi jin di 滑向李冬梅的后前中,李冬梅皮肤guang * hua *White(颜色bai )tender(nen),*上去跟豆腐一样,清凉shuang XX大XX手。陈晓天索* xing *翻了个身,将李冬梅压在身上,shen 手朝李冬梅xiong 前的大***去。当*到李冬梅的**时,李冬梅嗯di 一声,身子不由di 抖了起*| lai |*。陈晓天忙将手抽了chu **| lai |*,慢慢di 坐了起*| lai |*,对李冬梅说:“冬梅,你是一个好女孩。我们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