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深度诱惑:乡村艳福

作者:小羽

第48章 深潭里的小**
  陈晓天听李冬梅说要跟他谈恋爱,吃了一惊,不由闪烁其词,“这个,冬梅,你喜欢我吗?”李冬梅不再羞涩,说:“喜欢。”陈晓天很奈di 说:“你喜欢我什么啊?”李冬梅如实说道:“你人ting *好,对我也很好……”陈晓天忙说:“你这只是一时的感动。冬梅,其实我没有你所想像中的* na *么好。我……我是一个坏人。”“不,”李冬梅忙说:“你是一个好人。我是真的很喜欢你,我愿意将我的一切都给你……”陈晓天惊住了,没想到李冬梅会有这么一说,他怔在* na *儿,半晌才说:“等你感昌好了以后我们再说吧,我先送你回去。”
  “嗯。”李冬梅轻轻di 点了点头。
  送李冬梅回家后,陈晓天径直朝家里走去,心里暗想,冬梅是一个好姑娘,我不能伤害她,不能伤害她……
  回到家,陈老头已做好了饭菜。陈晓天情心不在焉di 吃了饭后,对陈老头说:“我去溪里洗个澡。”陈老头说:“别去……”陈晓天却一阵风似的跑了。
  *| lai |*到溪边,陈晓天惊讶di 发现,溪shui *涨了很多,像一条发怒的狂龙,汹涌di 往前奔腾,而深潭里的shui *也深了很多。陈晓天欢喜不已,迅速di tuo *光了衣服迫不及待di 跳jin *了深潭里,暗想,终于可以舒舒服服di 洗一个天然的清shui *澡啦。
  洗了一阵,月亮无声di 升了起*| lai |*。皎洁的月光洒在shui *里,波光粼粼,映着天上的月亮,如影如画,分外迷人。此时此景,陈晓天突然想起了李艳茹*| lai |*,心中在纳闷,这么好的夜晚,茹姐怎么不chu **| lai |*洗澡了呢?难道是被二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子* na *混蛋给吓怕了?想到这儿,不由又将二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子的祖宗问候了几遍,躺在深潭里,静静享受着溪shui *的** fu ***。
  突然,路* na *边传*| lai |*了说话声,陈晓天不由打了一个激灵,听声音好像是女人……陈晓天忙反过身*| lai |*,眼睛一动不动di 朝路* na *边望着。
  没多久,便见路* na *边走*| lai |*了两个人,走近了发现她们竟然是强婶与二妹。二妹走在前头,后面的强婶手中提着一个袋子。
  想着自己光着身子的,心想她们不可能也是*| lai |*这里洗澡的吧?便游到深潭里头,在石头后面躲了起*| lai |*。
  因为天black(hei ),强婶与二妹并没有注意陈晓天丢在di 上的衣ku 。两人*| lai |*到溪边,强婶将袋子反了过*| lai |*,只见一只老山羊从袋子中掉了↓*| lai |*。这只老山羊是强婶在山上放牛时“捡”的,。所谓捡,是指从陈捕猎的铁夹子中而“捡”。原*| lai |*陈捕猎刚这铁夹子放在半山腰,将这只常在* na *儿打悠的老山羊给夹住了。陈捕猎没想到老山羊这么倒霉,他前脚一走,老山羊后脚就踩上夹子了。正巧强婶的牛di 强婶引到了* na *儿,强婶不动声色di 将老山羊敲死,偷偷di 带了回*| lai |*。因为White(颜色bai )天怕有人kan见,固晚上与二妹悄悄di *| lai |*溪边处理。
  二妹朝深潭里kan了kan,说:“好想洗个澡呀。”
  强婶也是个豪迈的女人,说:“你想洗就去洗呗,反正这么晚了,没人*| lai |*。我也给你kan着人。只是你要小心,不要到里面克了,在外面洗洗就行了。”
  二妹说:“好的。* na *你到***去剖羊。”
  强婶便提着羊*| lai |*到深潭的↓游。二妹左右kan了kan,慢慢di tuo *起衣服*| lai |*。
  躲在石头后面的陈晓天,惊讶不已,万没想到二妹胆大包天也会在这里洗澡,顿时将眼睛睁得老大。
  一会儿,二妹便将衣服tuo *得精光,慢慢di 深潭这方走*| lai |*。
  月光↓,只见二妹。她虽然只有十六岁,可body(* shen | ti *)发育得非常完美,身材给村子里的姑娘们一样苗条,因为喝山shui *长大的,皮肤也很White(颜色bai )净,xiong 前* na *对小**虽然不像冬梅的大*** na *样硕大**,可也足有一个口杯* na *么大了,而且像苹果一样,直ting *ting *di ,没人丝毫di ↓垂。***的一双小* tui *两根青葱一般,又长又细,中间* na *black(hei )色的小**,black(hei )乎乎di 一片,在这如shui *的月光↓,更添神秘。
  陈晓天感觉身上的血液马上要爆发了!
  二妹*| lai |*到溪边,小心翼翼di shen * tui *试了试溪shui *,说:“有点凉。”
  溪shui *由于是在怒吼着前jin *,强婶专注解剖她的老山羊,并没有听到二妹在说什么。二妹hands(*yong * shou *)沾了沾shui *往身上擦了擦为,不由打了一个冷颤,但她并没有退缩,慢慢di 朝溪shui *里坐了↓去。渐渐di ,二妹适应了清shui *的** fu ***与清凉,慢慢di 朝深潭里走*| lai |*。
  二妹越向深潭ting *jin *一步,陈晓天的心跳得越厉害。现在他们隔了不过两米之远,二妹的* na *White(颜色bai )皙的上身已kan得非常清楚,xiong 前的一对小苹果也尤其清晰,陈晓天恨不得马上跳上去,大咬两口……
  只见二妹在shui *里转悠了一会儿,胆子越*| lai |*越大,企图在shui *上浮起*| lai |*,奈何不会游泳,几次都失败了,还不小心喝了几口溪shui *。幸亏溪shui *清凉甘甜,她也没怎么在意,玩得兴浓时,shen 起hands(* shuang * shou *)使劲di 拍着溪shui *,激起阵阵shui *flower (hua ),咯咯大笑。
  突然,二妹啊di 一声,身子突然往↓沉。原*| lai |*深潭里有一块大石头,先前二妹一直踩在石头上,刚才一不小心踩到了边沿,顿时踩空了,身子猛di 往↓沉。二妹大惊失色,慌忙叫道:“妈——”但是,强婶正在专一一致di 剖老山羊,哪曾注意到这里,二妹在shui *中挣扎了一会儿,眼kan头也要沉入shui *里,陈晓天不再犹豫,忙跳jin *shui *里朝二妹游了过去产,shen 手将二妹抱住了。
  二妹由于惊慌,在shui *中不断挣扎,当陈晓天抱住她时,她以为遇到鬼了,更是惊恐,挣扎得更厉害了。陈晓天只得jin jin 抱住二妹。由于先前饱眼春色,陈晓天***的**早已qiao *得老* gao *,这时突然亲密di 接触到二妹的身子,更是生机bo (孛力)bo (孛力)蠢蠢yu (谷欠)动,jin jin di 顶着了二妹* na *又yuan *又小的pi *gu *。在这一刻,陈晓天突然有了一个↓游的想法,何不趁二妹惊慌时,要了她的处子之身?想到这儿,陈晓天故意将二妹往深潭里拖,一只手持着**从二妹的后面开往朝二妹的小**探去。
  突然,听得强婶大声叫道:“二妹!”
  原*| lai |*强婶不经意朝深潭这方kan了一眼,猛然发现二妹在shui *中挣扎,大惊失色,忙跳起大叫起*| lai |*,陈晓天赶jin 放开二妹,沉到shui *底hands(* shuang * shou *)将二妹推了chu *去,慢慢di 再次从shui *底游到石头后面躲了起*| lai |*。
  二妹脚↓一踩到di 上,忙shen 手朝岸边爬*| lai |*,强婶也立即跳↓深潭,shen 手将二妹拖了上*| lai |*。二妹一到岸边,猛di 扑到强婶怀里,嚎啕大哭。哭了半晌,强婶拍着二妹的背,说:“好了,没事了,别哭了。”
  二妹惊魂未定,颤chan dou (颤抖吧!凡人!)抖说:“shui *里有鬼……”
  强婶忙说道:“大black(hei )夜di ,别说这种话。”
  “是真的,”二妹急了,边哭边说:“他抓住了我,好像要将我往shui *里拖,而且,而且……”
  强婶忙问:“而且什么?”
  二妹犹豫了,这种事怎么说得chu *口呢?她感觉得到一支手朝她pi *gu *后面*了*,然后,一根奇*ying *的东西朝从她pi *gu *后面探了过*| lai |*,差一点就要到她的***了……
  “后*| lai |*,他将我推到岸边*| lai |*了。”二妹body(* quan | shen *)chan dou (颤抖吧!凡人!),jin jin di 抱着强婶。
  -强婶皱起眉头,转头朝深潭里kan了kan,问二妹:“你确定有鬼?”
  二妹重重di 点了点头。
  强婶赶jin 问:“女鬼还是男鬼?”
  “男……男鬼。”要不是大black(hei )夜di ,强婶一定发现二妹这时候早已面Red(* hong *)耳赤了。
  强婶追根刨底,问:“你怎么确定他是个男鬼呢?”
  “因为……”二妹一时顿住了,半晌才轻轻di 说:“他有* na *个……* na *个……”
  强婶淡淡di 说:“我知道了。你快穿好衣服。”说着从di 上捡起衣服递给二妹,二妹shen 手接过,一脚手忙脚乱将衣服穿好,惊恐di 望着强婶,说:“妈,我们回去吧。”
  强婶板着脸,冷冷di 说:“你先回去。二妹忙说:“一起回去吧,我怕。”
  “怕什么!”强婶厉声说道:“你是人,有什么好怕的?快回去,待我剖了这只羊就回*| lai |*。听话。”说着还亲昵di *了一↓二妹的脸。
  二妹迟疑了片刻,只得转身极不情愿di 朝家里走去。
  待二妹走远了,强婶朝深潭里厉声叫道:“哪个不要命的野男人赶快给老娘滚chu **| lai |*!”
  陈晓天哪敢chu **| lai |*?怔在* na *儿半天作声不得。
  强婶愤怒了,抓起剖羊的菜刀凶狠di 叫道:“再不chu **| lai |*,我可就要jin **| lai |*砍你的命根子了!要你绝了后代!”
  陈晓天大惊失色,忙叫道:“别生气,强婶,是我。”说着探chu *了一个头*| lai |*。
  强婶吃了一惊,定睛向里kan了kan,当清是陈晓天时,又喜又怒,骂道:“原*| lai |*是这个天杀的,我就奇怪了,谁这么大胆,敢偷kan我女儿洗澡,原*| lai |*是这个小冤家!快chu **| lai |*!”
  见强婶手中* na *柄大菜刀,在月光↓寒光闪闪,陈晓天哪敢chu **| lai |*,想了想便说“我在洗澡,等洗完了再chu **| lai |*。”
  强婶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丢掉手中的菜刀,说:“你不chu **| lai |*,是吧?我办法要你chu **| lai |*。”说罢捡起di 上的石头便朝陈晓天身上打去。陈晓天忙躲到石头后面,气愤di 叫道:“你gan 什么!”
  强婶幸灾乐祸di 笑道:“你不是不chu **| lai |*吗?”
  陈晓天怒不可遏di 叫道:“我就是不chu **| lai |*1”
  强婶说:“好,你不chu **| lai |*,是吧?”说罢竟然tuo *起自己的衣服*| lai |*,说:“你不chu **| lai |*,我jin **| la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