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深度诱惑:乡村艳福

作者:小羽

第47章 大山的汉子与羞涩的姑娘
  陈晓天一听到说是张少打*| lai |*的,顿时怒气chong *chong *di 叫道:“别理他!”但文秀已按了接听键。
  陈晓天唉di 一声,躺↓床去。一会儿,文秀丢↓手机,边朝浴室里跑边说:“快,穿衣服,张少*| lai |*了,就在门外。”
  “**MD!”陈晓天一个骨碌从chuang shang 跳了起*| lai |*,极气愤di 穿上衣,一会儿,文秀也穿好了衣从浴室里走了chu **| lai |*,打开门,果然,张少站在门口,彬彬有礼di 说:“文秀姑娘,我们去吃晚餐吧。”
  文秀怔了怔,说:“我现在不饿。”
  “我饿了。”陈晓天走了chu **| lai |*,*着肚子,说:“文秀,走吧,有人请客,可不要lang费了别人的一番好意。”
  张少一见陈晓天,惊道:“你怎么在这里?”
  陈晓天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说:“我怎么不会在这里?你一定以为我现在流落街头了吧。heng(哼哈二将),我才没* na *么傻!”
  张少瞪了陈晓天一眼,心中暗暗叫苦。文秀担心他俩又会大吵起*| lai |*,忙说:“张少,我现在不饿,你先去吃吧,待我想吃的时候,我会去吃的,你不用担心。”
  张少知道,只要有陈晓天,他就别想得到文秀的心与文秀的body(* shen | ti *),顿时将陈晓天骂了千万遍,咬着牙说:“好,我先去了,有什么事你记得打电话给我。”说着做了一个打电话的动作,再次瞪了陈晓天一眼,恨恨di 离去。
  陈晓天的身子得意di 晃了晃,嘿嘿di 笑道:“你娘的张小子,知道不shuang XX大XX了吧!heng(哼哈二将),老子没揍你,算你捡了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屎运了!”
  文秀推了陈晓天一把,说:“你就算了吧,老是想着打人家,你就不能跟人家和平相处么?”
  陈晓天heng(哼哈二将)道:“有些人,天生是敌人,没法和平相处。”
  两人回到房里,陈晓天***未息,shen 手又要去抱文秀,却被文秀推开了,说:“我倒是确实有点饿了,咱们去吃点东西吧。”陈晓天点了点头,觉得吃饱了喝足了才有力气gan 活,便说:“你别↓去了,我去给你弄点吃的上*| lai |*吧。”文秀也不想遇到张少,以免难堪,便答应了。
  陈晓天屁颠乐颠di ↓了楼去。过了半个多小时才上*| lai |*,端着一份盒饭与一份炒粉,气乎乎di 说:“这里的饭真贵。在这里吃一顿,我们在家里可以吃一个月了!”说罢将* na *份盒饭递给文秀,说:“快吃吧。”自己则拿着* na *份炒粉放在桌上,狼吞虎咽di 吃了起*| lai |*。
  文秀将盒放在桌上,说:“我俩一起吃。我吃不了这么多。”
  两人像对恩爱夫妻一般,相敬如宾。
  第二天一大早,陈晓天与文秀双双起了床,两人*| lai |*到楼↓各吃了一份米粉,待八点钟后,文秀打了一个电话给张少,说:“我们今天回去了,你要跟我们去村里kankan修路的情况吗?”言↓之意就是叫张少将娟款交chu **| lai |*。张少shuang XX大XX快di 答应了,说:“好啊,苏老板与邵老板也会随我一起去你们村。嗯,我们先去吃个早餐吧。”文秀忙说已吃过了。张少也不强求,便说:“* na *也好,你们在房间里等我们。”
  待九点时,张少与苏远恒、邵青云才慢腾腾*| lai |*到陈晓天、文秀所在的房间,陈晓天气乎乎di 说:“你们这么慢,小心今天还没到村里天就black(hei )了!”
  张少嘿嘿笑道:“没事,我们有车。”
  五人↓得楼*| lai |*,在酒店外,果然kan见一辆商务车停在* na *儿。驾驶座车上坐着一名四十*| lai |*岁的男子,俨然是司机。
  只见车上放着两个大筐子,里面放着衣服,还有零食、shui *果和矿泉shui *之类的,显然,这三个(jia huo )走乡村走chu *经验*| lai |*了,知道准备些东西jin *村。
  在去桃flower (hua )村的路上,还有一半的路程是公路。
  在一座菜摊旁,陈晓天与文秀↓车各buy(中文:gou mai)了两斤猪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回家做菜吃。陈晓天还buy(中文:gou mai)了一块猪肝,嘿嘿di 笑道:“咱家老头最喜欢吃猪肝了。”
  在一家药店前,陈晓天还buy(中文:gou mai)了几份治感昌跌伤类的药,小心翼翼di 用袋子装好,背在随身背着的背包里。
  大约驶了一个*| lai |*小时,车子到了山脚↓,前面公路到了尽头,只有一条如天梯般的石级小路弯弯曲曲绕着大山蜿蜒而上。
  苏远恒与邵青云将车上的两个大筐子搬了↓*| lai |*。司机将车掉了一个头,驶了回去。
  苏远恒朝着陈晓天mei(女眉)笑道:“晓天兄di ,你身强力壮,力大惊人,这筐东西,就全靠你了!”陈晓天也毫不推让,shuang XX大XX快di 应道:“没问题。”他知道面前这三个男人,能趁天black(hei )前jin *村已相当不错,还要他们拿东西,如非太阳从西边chu **| lai |*了。而陈晓天也不想让文秀吃这个苦,固将拿东西的事,一力承担。
  陈晓天左右kan了kan,从路旁捡了一块大木棍,将两大筐子挑了起*| lai |*,说:“我们走吧。”
  五人走走停停,直到↓午五点钟才走到村里。张少与苏远恒、邵青云自然是住jin *了文秀家。陈晓天回到家,不见陈老头在家,坐在家门前休息了一会儿,便见陈老头背着一个背篓走了回*| lai |*,老远kan到了陈晓天,便问:“怎么现在才回*| lai |*?”陈晓天说:“在城里过了一夜。”见背篓里尽是草药,好奇di 问:“你wa (dug:用工具或手从物体的表面向里掘取)这么多草药gan 什么呀?”
  陈老头说:“冬梅淋了大雨,病了。我正在给她煎药。”
  陈晓天吃了一惊,心想,冬梅一定是前天在去接李家媳妇的时候让雨给淋chu *病*| lai |*的。陈老头是村里唯一的赤脚医生,而现在家里没有备什么药,只有现成采药了。
  陈晓天问:“冬梅现在好些了吗?”陈老头边将药放在一张簸箕上摊开晒着一边说:“好些了。发了* gao *烧,差一点四十度了!”
  陈晓天听了,赶jin 从背包里拿chu *一盒治* gao *烧的药*| lai |*,扭头便朝李冬梅家里跑去。
  还没到李冬梅家门口,便听到李冬梅家的* na *只小black(hei )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狂叫了起*| lai |*。陈晓天气乎乎di 骂道:“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曰)ri 的东西,老子*| lai |*了三次了还不认识,真是长了一双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眼睛!”
  李家媳妇闻得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叫声走了chu **| lai |*,见是陈晓天,喝退了小black(hei )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问道:“晓天,你怎么*| lai |*了?你师父说你不是jin *城了么?”
  陈晓天说:“是呀,刚刚才回*| lai |*。听说冬梅病了,*| lai |*kankan她。”说着拿chu *药*| lai |*,递给李家媳妇说:“这是我刚从城里buy(中文:gou mai)回*| lai |*的,你快给冬梅吃了吧。”
  李家媳妇接过药,感动不已,忙问多少钱,陈晓天说:“不要钱。”李家媳妇抓着一大把零钞要往陈晓天手中塞,陈晓天生气di 说:“都说了不要,这是我给冬梅的!”见陈晓天执意不要,李家媳妇也只得作罢。
  李冬梅闻声走了chu **| lai |*,朝陈晓天有气无力di 叫道:“晓天哥,你*| lai |*啦。”陈晓天见李冬梅精神双眼无神一脸苍White(颜色bai ),一副精神委靡神情沮丧的样子,忙关切di 问:“冬梅,你好些了吗?”
  李冬梅微微点了点头,说:“陈大伯剪了草给给我喝,现在感觉好多了。你不知道,昨晚身上好烫,头又重又痛……”
  这时,李家媳妇端着一杯shui *和两粒药丸递给李冬梅,说:“快吃了吧。”
  李冬梅接过杯子和药丸一口将药吞↓肚去。李家媳妇问陈晓天:“晓天,要喝杯shui *吗?”陈晓天就不用了,李家媳妇说:“* na *我去煮饭,晚上在我这里吃饭啊。”陈晓天忙说:“不用了,我回去啦。”说罢转身就朝路***走去。李家媳妇还要挽留。陈晓天已快速走了↓去。李冬梅跟了上去,说:“我送你。”
  走了一阵,陈晓天见李冬梅气喘吁吁,便停了↓*| lai |*,说:“冬梅,你感昌了,快回去吧。”李冬梅却说:“不,我要送你回去。”陈晓天*了*头,突然想起袋中有一个苹果,原*| lai |*是在回家的途中大家吃零食时他留↓*| lai |*准备给陈老头吃的,这时便拿了chu **| lai |*,递给李冬梅,说:“冬梅,*| lai |*,吃↓它,保证你的感昌一↓就好了!”
  李冬梅将手放在Behind(shen hou)说不要,陈晓天却*ying *将苹果塞在了李冬梅的手中,呵呵笑着说:“冬梅,跟我你说别客气啦。吃吧。”李冬梅感动不已,拿起苹果,正要张口咬,陈晓天忙想起了什么,说:“等会儿,这苹果没洗,待洗了你再吃。”
  想起记这儿不远处有一段小溪,陈晓天说:“我们去* na *边洗苹果吧。”
  李冬梅微微点了点头。
  两人*| lai |*到溪边,李冬梅选了一处溪shui *比较深的di 方,蹲**去洗苹果。陈晓天站在一旁,心想,今天回*| lai |*chu *了很多汗,待会儿去深潭里洗个澡……不经意kan了眼李冬梅,心中不由di 一动,李冬梅蹲↓了身去,因衣服较松,她* na ***的***顿时呈现了chu **| lai |*。陈晓天居* gao *临↓,只见李冬梅深深的***像一条小溪流,延着一对White(颜色bai )flower (hua )flower (hua )的大**xiang ↓()延shen ,极强di xi 口及引着陈晓天这个body(* quan | shen *)臭汗的汉子,仿佛在说,*| lai |*吧,*| lai |*这里洗一个澡。
  陈晓天心中的血液不由沸腾了起*| lai |*,极强将李冬梅抱起*| lai |*,将她tuo *个精光……
  一会儿,李冬梅便将苹果洗好了,站起了身*| lai |*。陈晓天忙将目光移开了。李冬梅朝着苹果咬了一口,嚼了嚼,喜道:“好甜。”接着将苹果递到陈晓天面前,说:“晓天哥,你也吃一口吧。”陈晓天笑着说:“不用了,你吃。”说着蹲**去,hands(* shuang * shou *)捧shui *洗脸。
  李冬梅边津津有味di 咬着苹果边幽幽di 说:“晓天哥,你对我真好。”
  陈晓天继续用冰凉的溪shui *清洗心中* na *李冬梅* na *股邪恶的yu (谷欠)望,装作没听到。半晌,才站起身,说:“冬梅,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嗯。”李冬梅轻轻di 点了点头。
  途中,李冬梅边走边回头kan陈晓天,陈晓天好奇di 问:“冬梅,你gan 吗呢,有话要对我说吗?”
  李冬梅站在* na *儿,yu (谷欠)言又止。陈晓天呵呵笑道:“冬梅,有什么话你直说吧。”李冬梅想了想,鼓起勇气说:“晓天哥,我们恋爱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