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深度诱惑:乡村艳福

作者:小羽

第43章 少年人在城里
  当陈晓天与陈桂君从山上↓*| lai |*时,见文秀坐在陈晓天与陈桂君吃饭的di 方,陈晓天叫道:“文秀,你在gan 吗?”文秀抬起头*| lai |*,没好气di 问:“你们gan 什么去了?”陈晓天早想好了台词,说:“桂君说山上有鱼腥草,我想扯点回去给老头泡茶喝,没想到一上去,一棵也没有。”陈桂君接茬道:“让别人捷足先登给扯光了。”
  文秀并不置疑,对陈晓天说:“晓天,我打算明天去城里buy(中文:gou mai)部手机,我还要跟张少、苏远恒与邵青云他们商量修路的事,你陪我一起去吧。”一想到文秀要去见张少这个大混蛋大色魔,陈晓天毫不犹豫di 说:“好啊好啊,我也要buy(中文:gou mai)部手机。”
  第二天一大早,陈晓天与文秀便chu *发了。两人一路颠簸,*| lai |*到城里时,已是上午十一点。很久没*| lai |*城里了,两人都很兴奋,逛了一番,去了一家手机店各buy(中文:gou mai)了一部手机。
  两人都是年轻人,便手拉手在城里四处玩了一阵,*| lai |*到一处招工的di 方,只见一名戴着眼镜的女子坐在一张木凳上,前面放着一张桌子,桌子前面放着一块招聘启示与一张木椅。当陈晓天与文秀从* na *儿经过时,眼镜女子叫道:“两位,找工作吗?”
  陈晓天kan了kan* na *名眼镜女子,又kan了kan招工启示,原*| lai |*是一家家具厂,招师傅与杂工,便好奇di 在木椅上坐↓了,明知故问:‘你们是什么厂,招什么人啊?“
  眼镜女子如实答道:“我们是一家家具厂,现在招技术师傅与杂工。”然后望着陈晓天问:“你有在家具厂做过吗?”
  陈晓天*了*头,说:“我什么都做过,就是没在家具厂做过。”
  眼镜女子说:“* na *就打杂吧。”然后将一张表递到陈晓天面前,说:“你填一↓简历。”陈晓天kan了kan面前的简历表,问:“打杂多少钱一个月呀?”
  眼镜女子说:“包吃包住,八百。”
  陈晓天抬头kan了文秀一眼,说:“可以耶。”
  文秀嗤之以鼻,催促道:“快走啦,等会儿回去晚了。”陈晓天朝文秀使了使眼色,嘿嘿笑了一声,对眼镜女子说:“我没读过书,不会写字,你帮我填吧。”
  眼镜女子shen 手扶了扶眼镜,皱着眉头,半信半疑:“你这么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不会写字?”
  陈晓天说:“是呀。半大的一个字不认识。”
  眼镜女子想了想,说:“对不起,我们的要求至少要是初中生……”
  陈晓天吐了吐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站了起*| lai |*,一副极无奈的样子,说:“早知道我当年就应该好好读书啦。”边说边朝着文秀偷偷笑了。
  文秀朝陈晓天骂道:“你就事多!”陈晓天嘿嘿笑道:“玩玩嘛。”
  朝前走了几步,又发现一处招工的。原*| lai |*是新酒店招人。陈晓天大摇大摆di *| lai |*到招工的* na *名男子面前,问:“你们这里招什么人呀?”
  招工男子kan了陈晓天一眼,说:“我们这是新酒店,经理、领班、保安都招。”
  陈晓天嗯了一声,皱着眉头说:“我没读过书,没什么文化,生* xing *老实,不爱打架,经常被人欺负,你kan,我适合什么岗位啊?”
  招工男子想了想说:“* na *就做清洁工吧。”
  陈晓天一时没有回过神*| lai |*,便问:“清洁工是gan 嘛的呀?”
  招工男子说:“就是扫di 的……”
  “哈哈……”文秀在后头幸灾乐祸di 大笑起*| lai |*,指着陈晓天笑道:“你就是一个适合招di 的。太好笑了!”
  陈晓天灰溜溜di 站了起*| lai |*,shen 手便朝文秀头上打去,文秀忙跑开了。
  两人吵吵闹闹,不知不觉已到吃饭的时间了,便去了一家餐馆,文秀拿chu *一张纸,* shang * mian *记着张少等人的手机号码。文秀跟张少、苏远恒与邵青云都打了一个电话,将修路的事跟他们说了。
  挂了手机没多久,菜刚盛上*| lai |*,陈晓天拿起筷子正想饱餐一顿,一辆小车停在了餐馆门口,只见张少与苏远恒、邵青云走了jin **| lai |*,张少在餐馆里四处kan了kan,极鄙夷di 说:“文秀姑娘,你怎么在这种低级di 方吃饭呢?走,我带你去一个好一点的di 方。”
  文秀忙说不用了。张少说:“文秀姑娘,你就甭跟我客气了。去我的酒店吃吧。顺便我们谈谈修路的事。”苏远恒与邵青云也连声附和,说:“是呀,去张少的酒店,是国家四星级的酒店,美味佳肴应有尽有……”
  文秀面露难色di 说:“可是,我们在这里已经点菜了。”
  张少* na *双鸡爪似的手豪迈di 一挥,说:“钱照付。”说着从钱包里抽chu *一张五十的钞票递给老板娘,说:“这是他们点的菜,不吃了。不用找了。”然后shen 手就要去拉文秀,陈晓天忙站了起*| lai |*,挡在张少面前,对文秀说:“既然张少这么hot(英文:hot,中文:re )情,我们不去反而说我们不近人情。走吧。”
  “是呀,走吧。”苏远恒与邵青云赶jin 添油。
  文秀被迫无奈,只得在张少等人的簇拥↓jin *了张少的小车。张少将车停在一座酒店前,带大伙去了餐厅部,点了菜,还特di 叫serivce(中文:fu wu)员拿*| lai |*了一瓶White(颜色bai )酒。
  菜很快上*| lai |*了,果然色味俱全。陈晓天与文秀正想大朵快颐,张少在每人面前放了一个杯子,说:“有好菜,怎么不喝酒呢?*| lai |*,每人喝一点。”
  文秀与陈晓天忙说不会喝,张少*ying *是给他们每人倒了一杯。酒刚一倒,苏远恒便举起了杯子,对陈晓天与文秀说:“晓天兄di ,文秀姑娘,你俩是青年才俊,英雄chu *少年,*| lai |*,苏某我敬你们一杯。”
  陈晓天与文秀面面相觑,只得拿起杯子饮了一小口。苏远恒却一饮而gan ,将杯子反了过*| lai |*,说:“你们kan,我喝光了。你们也要喝光才行。”
  文秀忙说:“我不会喝酒,意思意思就行啦。”
  苏远恒还想再说,陈晓天气乎乎di 说:“要不这样,你们是大老板,我们喝一杯,你们喝八杯!”
  苏远恒顿时露chu *了为难的神色。邵青云忙说:“晓天兄di 真是豪shuang XX大XX,年少有为,*| lai |*,我们gan 一杯。我先gan 为尽。”说完一仰头,将杯中的酒全倒jin *了肚里。陈晓天端起杯子kan了kan,抿了一不口,向邵青云shen 起了拇指:“邵老板果然好酒量,配服!配服!”
  张少也趁机向陈晓天与文秀每人喝了一杯,然后朝苏远恒与邵青云使眼色,三人频繁向陈晓天与文秀敬酒,陈晓天与文秀不胜酒力,渐渐di 感到头晕目眩头重脚轻。
  苏远恒kan了kan陈晓天与文秀,说:“你们慢吃,我去方便一↓。”说着起身朝邵青云kan了一眼,转身洗手间走去。邵青云也忙站了起*| lai |*,说:“我也去方便一↓。”
  苏远恒与邵青云暗使眼色,被陈晓天kan在眼里,他想kankan苏远恒与邵青云到底在使什么鬼把式,便说:“我也去上个厕所。”起身朝苏远恒与邵青云所去的方向大步跟了上去。
  眼见苏远恒与邵青云jin *了洗手间,陈晓天*| lai |*到洗手间门口,躲在墙外静听他们说话。
  苏远恒说:“张少这次志在必得,我俩一定要好好表现,成人之美。”
  邵青云说:“文秀姑娘不难对付,单纯得很,关键是* na *个陈晓天,这小子狡猾得很,恐怕不好对付。”
  苏远恒嗤之以鼻:“怕什么?再狡猾也不过是一个山野小子,哪是我们的对手?一切kan我的!”
  听得苏远恒与邵青云朝外走chu **| lai |*的脚步声,陈晓天做了一个chong *刺的姿势,大声叫道:“让开!”接着猛di 朝苏远恒撞去,苏远恒大吃一惊,躲闪不及,啊di 一声被陈晓天撞倒在di 。陈晓天忙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拉肚子。”接着跑jin *一间厕室,将门关上了。
  苏远恒骂骂咧咧di 站di 起*| lai |*,惊魂未定,朝陈晓天所去的厕室kan了kan,气愤di 骂了一声,与邵青云走了chu *去。
  待他们一走,陈晓天立刻走了chu **| lai |*,冷冷笑了一声,大摇大摆di 走chu *了洗手间。
  *| lai |*到桌前,却不见了文秀,陈晓天四处kan了kan,张少也不见了。陈晓天吃了一惊,忙问苏远恒与邵青云:“文秀呢?”
  苏远恒漫不经心di 说:“不知道,我们*| lai |*时他们不见了,可能是去洗手了吧。”说罢kan了一眼邵青云,两人露chu *了不易觉察的冷笑。陈晓天皱上眉头,shen 手搭在苏远恒肩上,说道:“苏老板,什么时候去我们村里,给你介绍一个flower (hua )姑娘认识认识。”
  苏远恒一听,顿时睁大了眼睛,忙说好呀好呀。
  陈晓天暗暗使劲,通过九龙手环,发现苏远恒心中竟然在想,嘿嘿,想必张少现在已将文秀* na *丫头带到了房间,两人已经tuo *光衣服游龙戏凤了……
  陈晓天大惊,忙拿chu *手机给文秀打了一个电话,过了良久文秀才接,陈晓天急声问:“文秀,你在哪里?”文秀似乎刚睡醒,说:“在房间里……”陈晓天赶jin 问:“哪个房间?”文秀说:“不清楚,好像是三楼。嗯,我好困,想睡一觉……”接着便挂了手机。
  陈晓天心急如*,却依然不动声色di 说:“文秀这丫头,太不应该了,去休息了也不叫我一声。对了,我们也去休息吧。”
  苏远恒与邵青云面面相觑,邵青云问:“你知道她在哪个房间?”
  陈晓天说:“知道啊。不过她不让我去她* na *房间,你们就带我去她隔壁* na *一间吧。”
  苏远恒与邵青云相互kan了一眼,点了点头。
  *| lai |*到酒店前台处,苏远恒与邵青云向前台小姐询问了一番,他俩是这里的常客,又是张少的狐朋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友,前台小姐自然也是认得的,跟他们说:“张总在308号房。”苏远恒说:“给我们309号房吧。”
  前台小姐在电脑上操作了一番,将一张磁卡递给苏远恒。
  陈晓天早已心急如*,kan了kan楼梯,转头朝楼梯口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