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深度诱惑:乡村艳福

作者:小羽

第40章 被强婶要挟
  陈晓天与周艳一听到喊声,大惊失色,齐僵在* na *儿,一动不动。不好陈晓天有着*** feng ***富的野战经验,一骨碌从周艳身上爬了起*| lai |*,迅速di 穿好衣,动作犹如行云流shui *一气呵成。周艳受到感染,也忙从di 上爬了起*| lai |*,一阵手忙脚乱穿好衣服,拿起di 上背篓,颤chan dou (颤抖吧!凡人!)抖应了一声:“哎——”
  喊他们的,自然是李艳茹。李艳茹闻得周艳的应声走了上*| lai |*,待kan见了陈晓天与周艳,笑道:“你俩个小鬼,跑这* shang * mian **| lai |*了。打了多少猪菜啦?”朝两人的背篓里kan了kan,周艳背篓里的猪菜才垫底,陈晓天更可怜,背篓里才几棵猪菜,屈指可数,非常可怜。李艳茹摇了摇头,说道:“你俩在gan 吗呢,才打这么一点点,回去给猪煮汤喝都不够啊。”又kan着周艳双脸通Red(* hong *),一直Red(* hong *)到了脖子处,惊讶di 问:“艳艳,你怎么了?”周艳忙说没没。
  陈晓天担心李艳茹会kanchu *什么端倪,忙溜之大吉,边走边说:“我还有事先回去了,你俩继续。”李艳茹忙叫道:“等一↓。”然后从身上抽chu *一张纸*| lai |*递给陈晓天,说:“你忘了要长贵的手机号了吗?”陈晓天忙接过,朝纸上扫了一眼,好奇di 问道:“你怎么问到的啊,按理*| lai |*说李家媳妇是不会告诉你的。”李艳茹笑道:“是冬梅告诉我的。”“啊?”陈晓天吃了一惊,将纸放jin *袋中,说:“谢谢了。我回去了啊。”掉头便朝山谷↓跑去。
  李艳茹小声嘀咕道:“这小子,跑得比Rabbit(tu zi)还快,跟做了贼似的。”周艳听了,心惊胆战,赶jin 朝山* na *边走去,尽量离李艳茹远远di 。
  陈晓天朝山谷↓走了一会儿,突然听到山上传*| lai |*砍竹子的声音,陈晓天不由di 停了↓*| lai |*,* shang * mian *的这一片山是公家的,按理*| lai |*说,村长没发话,没人敢*| lai |*砍竹子。而现在竟然有人上在* shang * mian *砍竹子,* na *他一定是贼!* na *这个胆大包天的贼,到底是谁呢?在好奇心的催使↓,陈晓天悄悄di 朝山上走了上去。
  远远kan到一个人在挥柴刀拼命di 砍竹子。待kan清* na *人时,陈晓天吃了一惊,竟然是强婶。
  强婶是↓院周大强的老婆,今年四十岁左右。叫她强婶,并非是kan在周大强的强字上,而是强婶确实非常强悍。她的这个强不仅是表现在种田强、wa (dug:用工具或手从物体的表面向里掘取)土强、吵架强、赚钱强,更表现在她***也极强。周大强就是因为实在受不了她一天五次的榨取,才迫不得已跟着周长贵chu *去打工的。
  固,当陈晓天kan见* na *偷竹子的人是强婶时,顿然觉得强婶做这事合情合理,偷偷di 转身就要离去,却被强悍的强婶发现了。强婶像是一个抓贼人似的大声叫道:“晓天!”
  陈晓天闻声脚步停住了,转过身*| lai |*强笑道:“强婶是你啊?”
  强婶朝陈晓天挥了挥手,做chu *了一个【gou && yin】的姿势,说:“*| lai |*,强婶有话跟你说。”
  陈晓天只得朝强婶走了过去,离强婶两米之外站住了。强婶拿chu *肩上的mao *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朝陈晓天嘿嘿笑道:“刚才你跟周艳在***,在gan 啥呢?”
  陈晓天一听,大吃一惊,惊讶di kan着强婶,忙说:“没什么,没什么。”强婶朝陈晓天的***kan了kan,说:“你们也都这么大人了,不用害羞。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虽然强婶只是轻描淡写的几句,陈晓天依然羞涩难当,恨不得wa (dug:用工具或手从物体的表面向里掘取)个di hole(dong )钻jin *去。想一想自己跟一个女子在做* na *事,背后一双眼睛jin jin 盯着,* na *种感想,可想而知。
  强婶慢条斯理di 说:“其实男女做这种事,很正常,也是一个心理需要。你千万别害羞。*| lai |*,过*| lai |*——”说罢再次向陈晓天招手。陈晓天惊了一↓,↓意识di 后退一步,惊恐di 望着强婶,木纳di 问:“gan 什么?”
  强婶大笑道:“放心,不要要你*| lai |*做* na *事,*| lai |*给我砍竹子。”
  陈晓天半信半疑,又说:“我不砍,这是公家的竹子,砍了会罚款的。”
  强婶一副极不在意的样子,说:“我叫你砍的,你怕什么?”见陈晓天站在* na *儿一动不动,便极富耐心di 说:“我说晓天呀,我叫你*| lai |*砍竹子,并不是欺负你。你也知道,kan到男女做* na *事,是会倒霉的。别人要是kan到你们做* na *事,非要你给几百块钱不可,我呢,就不要你的钱,叫你帮我砍根竹子,帮我背回去,这事我就当什么也没kan见。怎么样?”
  陈晓天想了想,便说:“* na *你不许将这事告诉别人。”
  “行。”强婶说:“对于做这事,别人不理解,强婶我理解。*| lai |*,帮我把这根竹子砍了。真是便宜你了,我已砍了一半了,马上要倒了。”
  无可奈何,陈晓天只得从强婶手中接过柴刀,朝着强婶砍过的痕迹砍了几刀,竹子哗啦一声倒了,陈晓天又将竹叶竹枝全砍去,将竹子往山谷↓一放,青snake(she 虫它)一般溜了↓去。
  强婶很满意,呵呵笑着说:“好了,我们↓去吧。”
  到了山↓,见* na *根竹子停在山谷中央,强婶说:“帮我背回去吧。别人kan到了,你就说是从我山上春到的。”
  陈晓天唉声叹气,只得背着竹子朝强婶家里走去。还好强婶的家离这山谷不远,没多久便到了。陈晓天刚放↓竹子,便kan见强婶的女儿二妹闻声走了chu **| lai |*。
  二妹今年十六岁,在镇上读* gao *中。现在正在家里过暑假。她一kan见陈晓天惊讶di 问:“晓天哥,你怎么将竹子背到我家*| lai |*了呀?”
  强婶走了过*| lai |*,瞪了二妹一眼,说:“快去给晓天哥倒shui *洗脸。”
  二妹shen 了shen 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赶jin 去了。陈晓天忙说:’不用了,不用了,我得回去了。”说罢转身就走。强婶却shen 手将陈晓天抓住了,说:“你帮了我大忙,吃了饭再回去。”陈晓天忙久留chu *事,恨不得离强婶远远di ,忙说不用了,强婶却强行将陈晓天拖jin *了屋。正巧二妹打了一盆清shui **| lai |*放在di 上,对陈晓天说:“晓天哥,洗个脸吧。”
  陈晓在本*| lai |*坚决要走的,只是,他不经意kan了二妹一眼,二妹正将脸盆放在di 上,弯着腰,于是,她* na *一对正在发育的***全露了chu **| lai |*,yuan *yuan *di ,Red(* hong *)Red(* hong *)di ,像西Red(* hong *)柿一样样,在向陈晓天招手。陈晓天顿时被迷住了,脚步不由自主di 钉在* na *儿,傻傻di 说:“好好,洗个脸。”
  洗了脸后,非常懂事的二妹端着shui *去倒了。远kan着二妹,虽然年纪不大,可是发育得已非常完全,虽然长得不是很* gao *,可是身材非常苗条,一张活泼可爱的脸青涩美丽,毫不夸张之色。xiong 前一对小**继承了强婶的优质特色,非常**。而她穿着一条牛仔ku ,将↓* tui *包得jin jin 的,双* tui *修长,非常迷人,特别是* na *小小的pi *gu *,又yuan *又qiao *……陈晓天不由kan得呆了。
  二妹回过头*| lai |*,见陈晓天怔怔di kan着她,不由腼腆di 笑了笑,陈晓天忙问:“二妹,你哥呢?”二妹说:“上个月他跟我爸chu *去打工了。”陈晓天哦了一声,听到强婶在厨房里喊:“二妹,你这个丫头,不会去切个西瓜给晓天哥吃吗?”
  二妹朝陈晓天shen 了shen 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赶jin 去切西瓜了。
  没多久,强婶将饭煮好了,菜也炒好了,两菜一汤,非常鲜美,speed(*su du*)之快,令人咋舌。陈晓天暗暗叹道:“真不愧是强婶,名不虚传!”
  上座后,二妹早已将碗筷摆好。二妹正要去给陈晓天盛饭。强婶却已拿了一个大杯子放在陈晓天面前,说:“喝点酒。”陈晓天忙说不会,强婶却说:“一个大男人怎么能不喝酒呢,这说chu *去以后多丢人啊。”陈晓天无奈,只得kan着强婶将面前的杯子倒满了酒。
  这酒是强婶亲酿的米酒,甘甜shuang XX大XX口,酒精度也非常* gao *。陈晓天才喝了一点点就感觉头有点晕了。强婶见二妹在一旁不jin 不慢di 吃着忽,瞪了二妹一眼,喝道:“吃饭吃快一点,吃好了去溪溪家,叫她给你辅导一↓功课。”二妹qiao *了qiao *嘴,三↓五除二便将饭扒光了,委屈di 说:“我去溪溪家玩了。”然后便朝外面大步走去。
  溪溪是↓院王大发的,听说读* gao *三了吧,成绩在全校一直名列前茅。
  陈晓天问:“二妹今年读几年级了啊?”
  强婶说:“* gao *二了。成绩差得很,班上五十*| lai |*个人,她考了第十名。我都不想送她去读了。哪像人家溪溪,在全校一直是名列第一!”
  陈晓天呵呵笑道:“这读书成绩好不好,是天生的,强求不得。像我,天生读书差劲,再怎么读也及不了格……”
  陈晓天边说边喝酒,最后头晕目眩di ,kan着di 面离自己越*| lai |*越远,轻飘飘di ,说:“我好像醉了。”
  强婶走过*| lai |*,*了*陈晓天的额头,说:“是有一点。唉,这么不胜酒力,我扶你去房里睡一↓吧。”说着扶起陈晓天朝卧室走去。
  陈晓天一挨到床,便重重di 倒了↓去。强婶朝陈晓天身上kan了kan,嘿嘿笑了笑,*| lai |*到屋外,朝屋外望了望,转身回屋将门全关了,慢慢*| lai |*到床前,tuo *了一件衣服,pa(足八)在陈晓天身上,shen 手**陈晓天的***,说:“晓天,今天被婶kan见你跟艳艳gan * na *事,让婶婶心里难受得很,现在你*| lai |*安慰一↓婶婶吧。”说着就去tuo *陈晓天的ku 子。
  陈晓天虽然被酒迷得头晕不已,可心里不是清醒的。强婶*| lai |*tuo *他ku 子的时候,他立即shen 手抓住了ku 头,说:“强婶,你别乱*| lai |*。”强婶嘿嘿笑道:“晓天,见你跟周艳在一起,很色的嘛,怎么跟婶在一块儿,就这么害羞呢?*| lai |*,让婶婶kankan你的。”说着shen 手朝陈晓天的dang ↓抓了抓,惊道:“好大啊,捡到宝了!”说着迫不及待di 将自己的衣服tuo *了个精光,抓起陈晓天的手放到了自己的一只***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