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深度诱惑:乡村艳福

作者:小羽

第38章 送佳人途中
  陈晓天边走边拿chu ** na *张记有李冬梅她爸手机号码的纸张,再次展开kan了kan,她从李冬梅手中而*| lai |*,还附有着李冬梅身上的芳香,既然过了这么久,陈晓天觉得它依然觉得香气扑鼻。而陈晓天也感觉自己立了大功,要是能说服李家媳妇的男人李长贵,* na *村里的马路就马上可以动工啦。
  陈晓天想立即将这个号码告诉村长,但经过家门前时,陈老头喊道:“晓天,快回*| lai |*煮饭!”陈晓天叫道:“我还要去村长家呢,你煮不就行了么。”陈老头说:“我在忙哩。你明天再去村长家吧,这么晚了你还去gan 啥子呢。快回*| lai |*!”
  无奈,陈晓天只得走回家,淘米烧huo *,走chu *厨房问陈老头:“老头,今晚吃什么菜呀?”陈老头正在钻研一个铁铗子,说:“竹篮里有豆角。”
  陈晓天回到厨房,拿chu *豆角和一个脸盆,搬*| lai |*一张小板凳坐在陈老头对面,边选豆角边问陈老头:“老头,你在捣鼓啥呢?”陈老头神秘兮兮di 说:“不告诉你。”陈晓天嗤之以鼻,说:“还装什么神秘呢,不就是一个夹野兽的铗子嘛。”陈老头骂道:“臭小子,知道还明知故问。”陈晓天嘿嘿笑道:“我kan你是不是老实嘛。”
  不知不觉,说说笑笑中,陈晓天将豆角洗了,这时天也快black(hei )了,陈晓天正准备去炒豆角,忽听得一人喊道:“晓天哥。”陈晓天抬头一kan,心中不由di 一动,见是李冬梅,不由di 惊喜di 道:“冬梅,你怎么*| lai |*啦?”
  李冬梅*| lai |*到陈老头面前,亲切di 叫了一声:“陈大伯。”陈老头微笑着应了一声,问:“冬梅,你爸什么时候回*| lai |*啊?”李冬梅说:“我还不知道哩,可能要过年的时候吧。”
  陈晓天放↓竹篮,朝李冬梅迎了上去,轻声问:“冬梅,*| lai |*找我有事吗?”李冬梅kan了kan陈晓天,脸色**,轻声问:“晓天哥,* na *个……嗯,我今天给你的我爸爸的手机号码你能还给我吗?”陈晓天惊讶di 问:“gan 吗呢?我还记给村长呢。”李冬梅低声说:“你别给村长了,我妈不让。她还骂了我。”
  陈晓天不由di 怔了怔,没想到蛮不讲理的李家媳妇竟然还*| lai |*这一招,他想了想,说:“你等等啊,我回房给你拿*| lai |*。我放在屋里了。”
  “好的。”李冬梅轻声应道。
  一会儿,陈晓天拿着* na *张纸chu **| lai |*了,递给李冬梅,好奇di 问:“你妈为什么要你拿回去啊?”李冬终Red(* hong *)着脸说:“我也不知道。我跟我妈说了你*| lai |*问我爸手机号的事,我妈听了非常生气,说村长就会欺负老实人,见我爸老实,想从我爸↓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陈晓天便将修路的事跟李冬梅说了。李冬梅说:“我妈也真是的,她实在是太自si 禾厶了。”听了这话,陈晓天恨不得将李冬梅抱起*| lai |*大吻一顿,多么通情达理的女孩啊!他笑着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想法,或许你妈也有你难的苦衷吧。”李冬梅嗯了一声,说:“好晚了,晓天哥,我得回去了。”陈晓天忙拉着李冬梅的手说:“吃了饭再回去吧。”李冬梅惊了一↓,将手抽了抽,没抽chu **| lai |*,也只得作罢,Red(* hong *)着脸说:“不吃了。回去晚了,我妈会骂我的。”
  陈晓天还想挽留,却见陈老头极为不满di kan了他一眼,暗想,难道陈老头不想让我抓着冬梅的手?冬梅的手好ruan (车欠)啊,全是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着真舒服。陈晓天真想再多*一会儿,听得陈老头咳了两声,这才将手放开,对李冬梅说:“要不这样吧,冬梅,天black(hei )了,我送你回去。”李冬梅忙说:“不用了。”说着转身就走,陈晓天忙跟了上去,说:“天black(hei )路滑,又有虫snake(she 虫它),你一个人我还是不放心。”说着对陈老头说:“老头,辛苦你炒菜啦。”
  陈老头White(颜色bai )了陈晓天一眼,无可奈何di 叹了一声,“记得早点回*| lai |*。”
  “知道啦。”陈晓天跟在李冬梅Behind(shen hou),屁颠乐颠di 去了。李冬梅回头kan了陈晓天一眼,见他跟了上*| lai |*,想劝陈晓天回去,但话到了嘴边又吞了回去。
  两人一前一后走了一阵,李冬梅说:“晓天哥,你回去吧。”陈晓天说:“不,我要送你到家才放心。”李冬梅停了↓*| lai |*,转身kan了陈晓天一眼,yu (谷欠)言又止。陈晓天问:“你有什么话要说吗?”李冬梅微笑着摇了摇头,说:“没有,呵呵。”
  陈晓天想了想,问:“冬梅,你妈妈有给你介绍对象吗?”李冬梅说:“还同有呢。”陈晓天说:“拿chu *你的手*| lai |*,我给你算算命。”李冬梅半信半疑di 问:“你会算吗?”陈晓天说当然会。李冬梅迟疑了片刻,将手递到陈晓天面前,陈晓天shen 手握住了,通过九龙手环,感觉得到李冬梅这时心里充满了喜悦与兴奋,但又有丝丝di 害羞。原*| lai |*,李冬梅是喜欢陈晓天的。当陈晓天知道李冬梅心中这个秘密时,一时开心得半角李冬梅的手jin jin 抓在手中忘了松开。当李冬梅胖乎乎的手握在手中感觉真* rou *ruan (车欠)啊。陈晓天煞有介事di 拿起李冬梅的手kan了kan,说:“你是一条富贵命,你将会嫁给一个很疼你的男人,并且你们会有两个孩子。你会生活得很快乐。”李冬梅睁大眼睛问:“你怎么知道的啊?”陈晓天神秘兮兮di 说:“天机不可泄露。”
  其实这些都是陈晓天乱编的。不过接↓*| lai |*陈晓天却说得非常正确了,他kan了kan李冬梅问:“冬梅,你今年多大啦?”李冬梅说:“十八岁。”陈晓天抓着李冬梅的手翻*| lai |*覆去di kan了kan,又轻轻di rou了一番,说:“你在十八岁之前一直过得很孤单,你暗恋着一个人。虽然你们相隔并不是很远,但是你一直不敢去找他。”接着,陈晓天望着李冬梅的眼睛问:“能告诉我你喜欢的* na *个人是谁吗?”
  李冬梅垂着头,羞答答di 说:“我不知道。”
  陈晓天将李冬梅的手握在hands(* shuang * shou *)中,说:“不,你知道。而且,你的初恋,就是跟你喜欢的* na *个男子。而且……”陈晓天故意止住了话。李冬梅忙抬起头焦急di 问:“而且什么?”
  陈晓天狡黠di 笑了一声,说:“我不好意思说。”李冬梅急了,撒jiao (女乔)似di 说:“你就告诉我嘛,晓天哥。”陈晓天咳了两声,清了清hou long,说:“既然你执意要知道,* na *我就说了。”接着将嘴凑到李冬梅耳边,轻声说:“你的the first time(di yi ci ),会交给你的初恋……”
  “啊!”李冬梅惊讶di 睁大了眼睛,怔怔di kan着陈晓天。陈晓天故意也惊讶di 问:“你怎么啦,怎么有这么大的反应呢?”
  李冬梅忙将手从陈晓天的手中挣tuo *了chu **| lai |*,支支吾吾di 说:“没……没什么。”陈晓天见李冬梅站在* na *儿没走,便轻轻di 挨上去,温* rou *di 说:“冬梅,你真好kan,要是你喜欢的人是我就好了。我一定用我的一生去保护你,呵护你,不要让你受到丝毫的伤害。”
  “啊?”李冬梅惊讶di 望着陈晓天,半晌说不chu *话*| lai |*。陈晓天shen 手慢慢将李冬梅抱住,李冬梅body(* quan | shen *)chan dou (颤抖吧!凡人!)了一↓,陈晓天说:“天black(hei )了,路又滑,我背你回去吧。”
  李冬梅又啊di 一声,忙说不用不用,陈晓天却已蹲了↓去,说:“*| lai |*吧,冬梅sister(* mei mei *),你不记得小时候咱们上学的时候,我经常背你的吗?”
  李冬梅迟疑了片刻,终于pa(足八)到了陈晓天的肩上。陈晓天站了起*| lai |*,感觉李冬梅虽然有点胖,但并不重。而且,李冬梅一对***非常饱满,压在陈晓天身上,感觉* na *一块非常真实,而且随着上坡,一晃一晃di ,* na *两**像是在给陈晓天按摩,让陈晓天的后背很是享受。
  李冬梅jin jin 抱着陈晓天的xiong 膛,轻轻di 问:“晓天哥,我重吗?”陈晓天说:“重,很重。”李冬梅啊di 一声,说:“* na *我↓*| lai |*自己走算了。”陈晓天忙说:“我说的不是你人重,是你在我心中的位置重啊。”李冬梅将头靠在陈晓天的肩上,jiao (女乔)滴滴di 说:“你欺负人,我不跟你说了。”
  陈晓天hands(* shuang * shou *)交叉,顶住李冬梅的buttlocks(butt是其缩写,pi gu )部,不时hands(*yong * shou *)指在李冬梅的buttlocks(butt是其缩写,pi gu )部mo ca (摩擦!摩擦!我的滑板鞋!)一番,李冬梅不由di 将pi *gu *动了动,* na *儿奇yang (羊羊羊)无比,可她又不好意思说chu **| lai |*,只得hands(*yong * shou *)将陈晓天抱得更jin 了。通过跟李冬梅的亲密接触,陈晓天感受到,李冬梅这时心中正在想着小时候上学的事,* na *时候他们都还小,陈晓天比李冬梅* gao *两个年级,因为上学中途远,李冬梅小时候身子比较瘦弱,陈晓天经常背着李冬梅上学。也就是在从* na *个时候起,李冬梅渐渐喜欢上陈晓天的。
  这时,上了一个坡,前面有一块小草di 。李冬梅说:“晓天哥,你一定背累了吧,我们在草di 上休息一↓吧。”
  陈晓天说好的,便将李冬梅轻轻di 放↓了。
  一放↓李冬梅,背上顿时轻松了许多,陈晓天啊di 一声躺在草di 上,望着天上的星星,面露笑容,非常开心。李冬梅kan着陈晓天在傻笑,好奇di 问:“晓天哥,你在笑什么呀?”
  陈晓天嘿嘿di 说:“你猜。”
  李冬梅说:“我猜不着。”
  陈晓天说:“你靠近一点,我告诉你。”
  李冬梅好奇di pa(足八)了↓去,在陈晓天耳边问:“到底是什么事啊?”
  陈晓天转过身*| lai |*,望着李冬梅,突然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李冬梅啊di 一声,忙shen 手捂住脸,羞涩不已。陈晓天见李冬梅并不生气,突然捧着李冬梅的脸,将**朝着李冬梅的cherry(ying | tao)小嘴贴了上去。李冬梅稍挣扎了一番,但一想到陈晓天是自己喜欢的人,而且陈晓天给她算过命,她的the first time(di yi ci )会给她的初恋,也就是陈晓天,顿时认命了,躺在* na *儿任陈晓天吻。
  陈晓天将甜头shen jin *李冬梅的嘴中,试探着跟李冬梅的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接触,李冬梅对接吻非常生疏,她这时候脑中一片空White(颜色bai ),一时不知所措。陈晓天边吻着李冬梅边shen 手朝李冬梅的xiong 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