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深度诱惑:乡村艳福

作者:小羽

第37章 清香White(颜色bai )净的冬梅
  经过乡亲们一天的亲自测探,终于决定了一条路线。这修路,难免要穿山过山,村长在大柳↓说:“凡因修路而损失掉的土与田,都会按照国家政策给予相应的补偿。”大家一致赞成,大多很支持。但有一个人,却非常让人头疼,* na *就是泼辣刁蛮的李家媳妇。
  李家媳妇是村里李长贵的媳妇。李长贵这两年一直在外di 打工,很少回家。李家媳妇与女儿李冬梅两母女在家里单独过活。她家的房子比较偏僻,在上院的小东角,她要求,必须要将路修到她家门口,不然,马路不能从她家的田里过。而正是因为这一点,让村长头疼不已。
  李家媳妇的家在小东角,di 势非常* gao *,要将路修上去,难如登天,而偏偏路线经过她家的一块田。也就是说,李家媳妇的* na *一块田,是马路的必经之di 。
  村长对李家媳妇苦口婆心di 说了一个↓午,李家媳妇毫不动摇,不但不支持村长的工作,反而指着村长破口大骂:“你这个村长就是自si 禾厶,是不是kan到我跟冬梅两母女家在家,男人不在家,觉得好欺负?我告诉你,我可不怕你,要么每家每户都通路,要么谁也别想通!”
  村长说得口gan 舌躁,说:“你* na *块田,我们给你双倍的补偿……”
  “不要!”李家媳妇依然坚持自己的立场:“要么给我家门前通路,要么这马路就别想修!”
  遇到这样的人,村长实在是无可奈何。陈晓天说:“要不找她男人长贵叔回*| lai |*说吧。跟女人谈大事,永远谈不成的。”村长觉得只有这样了,便说:“想办法去联系长贵吧。”文秀说:“* na *得去问李家媳妇长贵叔的手机号码。”陈晓天自告奋勇,说:“这个让我去!”
  小东角在半山腰,去一趟实在不容易,见陈晓天如此勤快,村长也落个轻松,称赞了陈晓天几句,陈晓天悠哉乐哉di 去了。
  到李家媳妇家时,见李家媳妇家门开着,可就是不见人。陈晓天正要叫喊,突然听到从屋后面传*| lai |*倒shui *声,陈晓天心想李家媳妇一定在后面,便走了过去。刚到后面,陈晓天立即返了回*| lai |*,躲在屋墙↓,一动不动,心也蹦蹦直跳。
  原*| lai |*,李家媳妇的女儿李冬梅正在倒shui *洗澡。由于李家媳妇房子偏僻,一年四季难得有人*| lai |*,李冬梅非常大胆,竟然只穿着一条小**在打shui *。她家的shui *是从山涧接*| lai |*的shui *,用一个大木桶装着。平时要用就从大桶里打。而李冬梅的洗澡房就在离大木桶附近,想必是李冬梅先前洗澡的* na *桶shui *太hot(英文:hot,中文:re )了,李冬梅便chu **| lai |*打一点冷shui *。
  陈晓天见四↓无人,便又悄悄di 将头shen 了chu *去。只见李冬梅还在从木桶里打冷shui *。她身材微胖,留着娃娃头,脸蛋像苹果一样,yuan *yuan *di 。远kan着李冬梅的**,跟大多数女孩子一样,非常White(颜色bai )皙,而李冬梅或许是身材微胖的原因,xiong 前一对大***又大又yuan *,跟一个yuan *汽球一样,非常饱满。虽然李冬梅穿着小**,但陈晓天依然kan得清楚李冬梅*** na *一块* gao ** gao *di 凸起,全然* na *里mao *丛di 一片,非常厚实。虽然李冬梅的身材不像文秀、小莲和周艳她们* na *样苗条,但* na *一双* tui *,kan起*| lai |*并不显得米且cu 丬士zhuang ,反而fei *得恰到好处。她body(* quan | shen *)是* na *样的White(颜色bai ),像雪一样,仿佛从没有晒过太阳。她整个人kan上去就像是一只White(颜色bai )璧无瑕的洋娃娃。陈晓天不由kan得呆了。body(* quan | shen *)的血液不由di 沸腾了起*| lai |*。
  这时,李冬梅放↓盛shui *的瓢,提起桶子朝洗澡堂走去。
  所谓的洗澡堂,不过是用竹块搭起的一间小竹房,并不宽,也恰好容一↓一两个人在里面。李冬梅提着shui *jin *入到洗澡堂里后,大概是觉得这时候不会*| lai |*人,竟然门也不关,直接将小**tuo *了。
  tuo *↓小**的李冬梅,更加迷人了。她这时侧对着这方,陈晓天心中在呐喊:“转过*| lai |*,转过*| lai |*!”李冬梅并不心急,将小**放在墙上的钉子上吊着,慢腾腾di 转过了身*| lai |*。顿时,陈晓天的眼睛鼓得老大,只见李冬梅**的* na *一块梅flower (hua )之di ,成小**black(hei )乎乎di 一片,* na *一片mao *非常茂盛。
  李冬梅弯↓腰去用mao *巾沾shui *擦身,弯↓腰时,* na *一对White(颜色bai )flower (hua )flower (hua )的***峰吊了↓*| lai |*,顿时* na *一**显得更加**了,像是吊着一对大冬瓜。ruan (车欠)玉温乡,陈晓天忍不住想跑上去** fu ***一番。
  陈晓天正kan得津津有味,突然Behind(shen hou)传*| lai |*了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叫声。陈晓天吃了一惊,回头一kan,只见一只小black(hei )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正对着他狂吠不止。陈晓天弯↓腰做要捡石头打它的样子,小black(hei )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见状,呜di 一声转身便跑。陈晓天恨死了这只打断他欣赏美景的小畜生,凶猛di 追了它一阵,将它吓得半死,然后扯开hou long大声喊:“李婶,李婶——”
  喊了一阵,陈晓天故意*| lai |*到后院,大声喊道:“李婶,在家吗?”
  只见李冬梅已将洗澡房的门关上了,听得她在里面应道:‘是晓天哥吗?我妈不在家里。”
  陈晓天哦了一声,想通过洗澡房的缝隙再kankan李冬梅* na *White(颜色bai )皙**的身子,但怎么kan始终kan不到,便问:“你妈去哪里了啊?”
  李冬梅说:“好像去李家chong *了吧。”陈晓天又哦了一声。听得李冬梅问:“你找我妈gan 啥呢?”陈晓天说:“想问↓你爸爸的手机号码,你晓得不?”李冬梅说:“我晓得,我记在屋里的墙上的。你等↓我啊,等我洗完澡了再chu **| lai |*告诉你。”陈晓天说:“要的,你慢慢洗,不用急。”
  陈晓天正等着,突然听到李冬梅轻声喊道:“晓天哥。”
  晓天忙应道:“我在呢,什么事啊?”
  李冬梅顿了顿,说:“你能把我放在屋里的衣服拿*| lai |*吧?我——忘记拿了。就是一件外套和一件外ku 。”
  陈晓天听得chu *,李冬梅在说这话时,心中非常纠结。陈晓天说:“好的。”他走jin *一间房里,果然kan见chuang shang 放着两件衣服,有内衣内ku 、xiong zhao,还有一件外套和外ku 。陈晓天拿起李冬梅的内衣闻了闻,清香清香,心中纳闷,也不知这丫洗的是什么洗衣粉,怎么衣服这么香呢?他拿着* na *两件外衣外ku *| lai |*到洗澡堂外,问:“就外套吗?* na *内——衣,要不要一起拿*| lai |*啊。”
  “不……不用了。”李冬梅说。接着shen chu *一支手*| lai |*,说:“你给我吧。”
  只见* na *胖墩墩的小手又White(颜色bai )又净,非常可爱。陈晓天将衣ku 塞到她手中,李冬梅一把接过衣服,赶jin 将手缩了jin *去。
  一会儿,李冬梅chu **| lai |*了。只见她穿着* na *衣ku ,显得非常宽松,俨然她没有穿内衣内ku 。而她因为刚洗了澡,秀发也是* shi *lu *lu *di ,像是刚淋过雨,秀发凌乱di 散在头上,充满诗情画意。
  李冬梅朝着陈晓天尴尬di 笑了笑,说:“晓天哥,*| lai |*吧。”接着转身朝屋里走去,在一片墙↓站住了。
  这面墙上贴着一张名星海报,* shang * mian *记着一些数字。陈晓天走了过去,跟李冬梅站在一块,这才发现李冬梅虽然有点胖,可她非常* gao *,差不多到了陈晓天肩头上了。而她才洗完澡,浑身散发着一股沁人心脾的芳香,令陈晓天心醉不已,便qing bu zi jin di 问:“冬梅,你洗的什么沐浴露啊,怎么身上这么香?”李冬梅笑了,脸腮**,说:“这不是沐浴露的香,是我身上发chu **| lai |*的香气。””不会吧,”陈晓天惊讶了,再次shen 鼻朝李冬梅身上闻了闻,睁大眼睛问:“你身上怎么会这么香呢?难道你就是* na *传说中的香妃?”李冬梅笑了,说:“我也不知道。”
  李冬梅找到她爸的手机号码后,返到一张书桌前,从抽屉里翻chu *一支笔和一张纸,抄↓了* na *组号码递给陈晓天。陈晓天shen 手接过,不经意碰到了李冬梅的手指,突然,从李冬梅的手指传*| lai |*一组信息,李冬梅心中竟然有挽留陈晓天在这里的意思。陈晓天吃了一惊,暗想,我才碰到她一会儿,就能感受到了她心中所想,难道是因为我的九龙手环升级了的缘固?
  陈晓天不动声色di 接过纸张,kan了kan,李冬梅的字跟她沐浴后的李冬梅一样,清新隽雅,非常秀气,不由得赞道:“冬梅,你的字写得真好。”
  李冬梅嘿嘿di 笑道:“写得不好。嘿嘿。”接着闪着一双包black(hei )的大眼睛问:“你要我爸爸的手机号码gan 嘛?”
  陈晓天说:“就早有关修马路的事,跟他说一↓嘛。让他知道。”
  “哦。”李冬梅应了一声,搬*| lai |*一张凳子,说:“晓天哥,你坐。”
  陈晓天将纸整齐di 贴好,放在衣袋里,kan了李冬梅一眼,依依不舍di 说:“好了,我不坐了,冬梅,我先回去了。”
  李冬梅迟疑了片刻,问:“不再坐坐吗?”
  陈晓天kan了kan门外,他也有想留↓*| lai |*跟李冬梅多呆一阵的念头,便问:“你妈妈怎么还没回*| lai |*啊?”
  李冬梅说:“我不晓得。她说去摘辣椒。”
  陈晓天哦了一声,kan着李冬梅说:“* na *今天谢谢你了。冬梅,以后有空我*| lai |*找你玩。你要是有空,也*| lai |*找我啊。”
  李冬梅微笑着说:“好的。”
  陈晓天走chu *门*| lai |*,朝李冬梅挥了挥手,依依不舍di 朝路↓走去。走了一阵,忍不住回头朝上kan了一眼,见李冬梅站在家门前的空di 上kan着这***,陈晓天笑了笑,暗想,或许李冬梅一直跟她妈生活在这比较偏僻的di 方,没人陪她玩,她心里感觉孤单吧,或许想有人能在这里多陪陪她。而陈晓天发现,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了李冬梅这个body(* quan | shen *)清香White(颜色bai )净的女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