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深度诱惑:乡村艳福

作者:小羽

第34章 周艳的小黄flower (hua )
  当陈晓天当双悄然shen 向周艳的双**时,周艳**qing bu zi jin chan dou (颤抖吧!凡人!)了一↓,慌张di 问:“晓天哥,你gan 什么?”陈晓天用力将周艳伤口处xi 口及了一口,周艳不由皱了皱眉头,陈晓天说:“你这伤口很严重,我必须要** fu ***你这伤口的四周*| lai |*减轻你的疼痛。你要忍着。”说着已将手shen jin *了周艳的双**,在* na *凸起的小**处慢慢rou了rou,* na *里的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又tender(nen)又厚实,顿时,一股特别的异感**一般击遍body(* quan | shen *),周艳的身子不由抖了起*| lai |*。
  已经发育完全思想成熟的周艳意识到了陈晓天在gan 什么,她想阻止陈晓天,可是从↓体传*| lai |*没多久,的**又阻止了她这么做,她只想再感受一↓这种奇怪而舒服的感觉。
  突然,陈晓天手中的九龙手环发chu *一道橙光,围着陈晓天的手腕迅速旋转,长久不息。
  由于周艳的* na *片未兽开发的小hole(dong )太jin ,陈晓天渐渐感觉自己要爆发了,陈晓天觉得这么就倒↓去太可惜,便从周艳的body(* shen | ti *)了抽了chu **| lai |*,又有周艳pi *gu *上的伤口处xi 口及了一阵,周艳的**一阵痉挛,接着仿佛是长长di 一声重叹,周艳顿时虚tuo *一般躺在* na *儿一动不动。
  陈晓天慢慢di 坐到草di 上,kan着pa(足八)在* na *儿一动不动的周艳,又见周艳的**一片血Red(* hong *),陈晓天突然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周艳。便说:“对不起,周艳。kan到你这么美丽,我——控制不住。我太喜欢你了。”
  周艳小声抽泣着,没有做声。
  陈晓天将衣ku 穿好了,将周艳抱了起*| lai |*,见周艳眼泪涔涔,双目通Red(* hong *),在她脸上亲了两口,xi 口及光了周艳的眼泪,将周艳抱在怀里,一时恨死了自己。
  良久,陈晓天将周艳放了开*| lai |*,慢慢di 将周艳的ku 子穿好了。周艳突然问:“我的snake(she 虫它)毒还有吗?”
  陈晓天忙说:“没有了,被我xi 口及完了。”
  周艳又问:“不要放些药吗?”
  陈虹天拍了拍头,说:“要要。要放的。”忙将将周艳反了过*| lai |*,让她pa(足八)在自己的* tui *上,拿chu *一枝七叶一枝flower (hua ),嚼碎,象征* xing *di 涂在周艳pi *gu *上的伤口处,然后又慢慢di 将周艳的ku 子穿好了,将她抱在怀里。
  周艳挣扎了一↓,说:“别抱着我,hot(英文:hot,中文:re )死了。”
  陈晓天忙将周艳放开。周艳站了起*| lai |*,不由di 皱了皱眉头。陈晓天忙问:“怎么了?”周艳说:“痛。”陈晓天赶jin 问:“哪里痛?”周艳White(颜色bai )了陈晓天一眼,没好气di 说:“* na *里——还不是被你弄的。”陈晓*| lai |*顿时垂↓头去。
  这时,再也没有心情采药了。周艳说:“我想回去了。”陈晓天计划达到,也早想回了,便说:“好啊。咱们回去吧。”
  两人一前一后朝山谷***走去。陈晓天从后面kan着周艳在前面走,pi *gu *总是一扭一扭di ,走极不自然,不由di shen 手拍了一↓自己的***,骂道:“都是你,又害了一个黄flower (hua )大闺女!”陈晓天想着想着,竟然愧疚不已,觉得kan着周艳,他的良心就一阵一阵不安,或许眼见为净,kan不到她或许会好受一些,便说:“我在之里休息一↓,你先回去吧。”
  周艳回头kan了陈晓天一眼,无声di 走了。
  前面有一条山溪,陈晓天到溪里陪了一口shui *喝了,坐在一块林荫处,kan着自己的手腕,记起刚才* na *道橙色光环,暗想,难道因为周艳是**,导致我这小玩意儿又升了一级?真是神奇啊!
  突然,山谷***传*| lai |*一阵叫骂声,好像是周艳的声音,还伴随着男子的笑声。陈晓天一个激灵了起*| lai |*,飞快di 朝山谷↓跑去。
  远远kan见周艳被几个人围住了。而围住她的人,竟然是张少、功远恒与邵青云。其中还有一个陈晓天深恶痛绝的人,二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子!
  陈晓天猛虎一般chong *了上去,大声喝道:“你们gan 什么!”
  张少等人闻声吓了一跳,一见是陈晓天,皆倒抽了一口凉气,不由di 往后退了退,面面相觑。
  陈晓天将周艳拉到自己Behind(shen hou),瞪着张少等人问道:“你们gan 什么?”
  张少仗着人多,壮胆说道:“你……怎么回事,哪里有我,就哪里有你……”
  “放屁!”陈晓天怒目yuan *瞪,叫道:“不是哪里有你就哪里有我,是你在哪里欺负女孩子,我就在哪里chu *现了吧!”
  张少怔了怔,想了想,觉得是这么一回事,便说:“差不多。”
  陈晓天heng(哼哈二将)道:“因为你是邪恶的代名词,而我是正义的化身,我俩注定shui *huo *不相容,也注定我*| lai |*灭你!”说着举手就要朝张少打去。
  陈晓天之所以这么久迟迟没动手,是因为怕张少又在文秀面前告状,到时文秀一生气,他们感情又破裂,* na *陈晓天就觉得天昏di 暗了。而且陈晓天也清楚di 知道,张少为村里修路投资二十万,要是得罪了他,他撤回投资,到时不但文秀怪他,村里的人也都会怪他。
  苏远恒与邵青云见陈晓天扑了上*| lai |*,忙ting *身挡了上*| lai |*,苏远恒强笑着说:“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别动手。”
  张少退了退,左右kan了kan,发现二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悄悄离开了,便对苏远恒与邵青云说:“你俩要是谁帮我☆ɡao 扌高☆定他,施工权就交给谁!”
  苏远恒与邵青云听了,精神大振,齐像吃了***的女人扑向陈晓天,陈晓天一人一拳将他俩打倒在di 。苏远恒哭丧着脸说:“晓天兄di ,你别打我啊,有话好好说,我不是*| lai |*找你打架的。”邵青云见不是陈晓天的对手,也苦着脸说:“是呀晓天兄di ,大家难得在这荒山野di 里相见,极有缘,何必要chu *手相见呢?以合为贵嘛。”
  陈晓天heng(哼哈二将)道:“你这两条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kan到你们就恶心!”
  邵青云一听到陈晓天骂自己是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一双老脸顿时沉了↓*| lai |*,冷冷di 说:“晓天兄di ,请你放尊重点,我们是人,不是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苏远恒却一脸mei(女眉)笑,说:“晓天兄di ,其实我们也没有恶意,张少只是想跟这么如flower (hua )似玉的姑娘说说话……”
  “他想*我……”周艳tuo *口而chu *。陈晓天听了,暴跳如雷,又要shen 手去打张少,张少突然从怀中掏chu *一沓钞票*| lai |*,递到陈晓天面前,笑呵呵di 说:“晓天兄di ,gan 脆这样吧,我们讲和,怎么样?”
  陈晓天kan了kan* na *一沓钞票,起码也有一千吧,顿然将脸偏过去,没好气di 说:“你当我是什么?这东西能收buy(中文:gou mai)我么?”
  苏远恒与邵青云眼珠子一转,各拿chu *两张Red(* hong *)牛*| lai |*递到陈晓天面前,mei(女眉)笑着说:“晓天兄di ,只要你跟我们张少合作,这些钱就是你的。”
  陈晓天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不屑一顾。
  张少与苏远恒、邵青云面面相觑。
  陈晓天义正词严di 说:“我不是* na *种用金钱能收buy(中文:gou mai)到的人。正义是无价的!周艳是我心中喜欢的女孩子,就算你们拿一座金山放在我面前,我也不会动容。”
  张少气极败坏di 叫道:“她是你的喜欢的,文秀姑娘也是你喜欢的,你到底喜欢多少个?”
  “关你屁事!”陈晓天大手一挥,朝着张少怒目而视,喝道:“我在村里长大,村里的人都是我的亲人,我以自己的力量保护他们,天经di 义!”
  张少与苏远恒、邵青云被说得哑口无言。
  周艳不由敬佩di kan向陈晓天。今天陈晓天趁huo *打劫要了她的身子,周艳本是非常生气的,但现在kan见陈晓天为了她在金钱面前毫不动摇,不但不怪陈晓天,反而觉得自己将身子交给陈晓天,很值。试想天↓有多少个女子的the first time(di yi ci )失得不明不White(颜色bai ),丧失在人面兽心奸诈恶贼的手中!相比起*| lai |*,周艳算是很幸福了。
  陈晓天见张少等人被自己说服了,牵着周艳的手就走。周艳边走边说:“* na *么多钱你不要,多可惜啊。”
  陈晓天问:“你想要吗?”
  “嗯。”周艳重重di 点了点头。
  陈晓天说:“你等一等,我跟你拿过*| lai |*。”说着返了回*| lai |*,见张少正要将钱放回内衣袋,忙将手shen 了过去,说:“我考虑了一↓,你有财有势,是一座很好的靠山,我跟你斗,是蚂蚁摇大树,斗不过你的。我决定跟你作。”
  张少听了,喜chu *望外,笑逐颜开di 道:“这才对嘛。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要是早能这样想就好了。”
  陈晓天向张少shen 了shen 手,张少怔了怔,突然明White(颜色bai )了过*| lai |*,将* na *一沓钱放到陈晓天的手中,说:“你拿了我的钱,就要听我的话。知道吗?”
  陈晓天不置可否,又将手shen 向苏远恒与邵青云。这两个恶贼面面相觑,最后极不情愿di 各给了陈晓天两百块钱。陈晓天一接过钱,说道:“谢了!”转身便走。
  追上周艳,陈晓天将张少的* na *一沓钱塞到周艳手中,说:“留着,给自己做嫁妆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