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深度诱惑:乡村艳福

作者:小羽

第28章 寂寞kong xu 的小莲
  文秀气乎乎di *| lai |*到陈晓天家,在门口大声叫道:“晓天,你给我chu **| lai |*!”陈晓天在屋里听到了,赶jin 悄悄di 对陈老头说:“老头,我* na *凶婆娘*| lai |*了,你跟她说我不在。”陈老头White(颜色bai )了陈晓天一眼,走chu **| lai |*说:“哎呀是文秀啊,这么晚了你*| lai |*找晓天有什么事吗?”文秀见是陈老头,将板着的脸舒缝*| lai |*开,笑着说:“陈大伯,晓天呢?”陈老头向屋里指了指,说:“他说他不在。”文秀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提* tui *就要朝屋里chong *去,陈晓天却已从堂屋的站走了chu **| lai |*,故作生气di 嘀咕:“唉,如今老头都不能信任了,这天↓哪有值得我去相信的人吗?”
  “你给我过*| lai |*!”文秀边说自具儿chong *了上去,瞪着陈晓天一番责备:“你为什么又要打张少,你跟他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你真的想气死我吗?到时村里修不成路,你怎么面对父老乡亲!”陈晓天shen 手*了*头,撅着嘴说:“* na *丫的欠抽……”“你才欠抽!”文秀怒容满面,指着陈晓天便是一番谆谆教诲:“你都这么大人了,怎么还像个小孩一样,处处给人找麻烦呢?你以为你能打就很了不起了吗?你这完全就是一个暴力分子!”“好了!”陈晓天bo (孛力)然大怒,chong *着文秀叫道:“我是不是暴力分子与你无关,也轮不到你*| lai |*教训我!”说着掉头气chong *chong *di 朝屋***走去。
  陈老头忙喊道:“天black(hei )了你还去哪里?马上要吃饭了。”“不吃了!”陈晓天愤愤di 回了一句,说着大步已朝小溪* na *方向走了去。
  陈老头对文秀说:“晓天这孩子,不懂事,脾气又倔,你千万莫跟他一般见识。”文秀叹了一声,无不忧虑di 说:“他这次又得罪了张少,我怕修路时张少不给我们投资,我们修路将又多了一层困难啊。这人你说怎么净给我惹麻烦呢?”陈老头说:“他还不是因为你才chu *手教训* na *张少的,你莫怪他。* na *张少的为人我也知道一二,他*| lai |*我们这里醉翁之意不在酒,你也要小心点好。”文秀觉得陈老头话中有理,心中的气也消了一些,便说:“我晓得了,陈大伯,我先回去了。”
  文秀朝着陈晓天追了上去,大声喊道:“晓天,你给我站住!”陈晓天一听反而走得更快了。文秀见追不上陈晓天,在后头气急败坏di 叫道:“陈晓天,我以后再也不想kan到你!”
  陈晓天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边走边说:“不想kan见就别kan,谁稀罕!”
  怒气chong *chong *朝前走了一阵,突然kan见一条black(hei )影坐在路旁的一块大石头上,一动不动。由于夜幕已降临,隔得太远,陈晓天待走近了才kan清,* na *black(hei )暗竟然是小莲,便走了上去问:“小莲,你坐在这里gan 什么?”
  小莲一kan见陈晓天,喜上眉梢,但立即又神色黯然了↓*| lai |*,愁眉不展di 说:“唉,我心里很烦。”陈晓天便问:“你烦什么?”小莲话到嘴边又吐了↓去,yu (谷欠)言又止。
  陈晓天坐在小莲身旁,也是闷闷不乐。两人皆无声di 在石头上坐了一阵,小莲突然轻声问:“晓天哥,你说,我会不会怀孕啊?”陈晓天怔了怔,说:“我并没有在你的身上播种,所以你不会怀孕的。”小莲顿时面Red(* hong *)耳赤,低声说:“你都* na *样对我了,还说……没播种。”陈晓天赶jin 说:“真的没有。* na *天我快要播种的时候,陈捕猎突然*| lai |*了,我不是还*| lai |*不及播嘛。”
  小莲的头垂得更低了,说:“我肚子现在感觉有点痛,你**kan。”说着拉起陈晓天的手放在underbelly(* xiao fu *)上。陈晓天漫不经心di *了*,说:“没事,可能是你吃了不该吃的东西吧。”说着就将手缩了回去。小莲感到非常失望,隔了一会儿,又说:“我* na *里——还很痛,不知……不知怎么办。”陈晓天心烦意乱di ,问:“哪里?”小莲说:“* na *里。”陈晓天大声问:“到底哪里啊?”小莲眼Red(* hong *)了,似乎要哭了,伤心di 说:“不就是* na *里嘛。”陈晓天猛然想到了* na *里,想起小莲是个黄flower (hua )大闺女,the first time(di yi ci )做,肯定会很痛,但也不至于痛了一天还痛吧?眼珠子转了转,便说:“没事,你在家里多做几天,少gan 活就没事啦。”
  这时,从Behind(shen hou)的深山里传*| lai |*夜莺的歌声,陈晓天说:“很晚了,你快回去吧,不然你妈妈又要骂你了。”小莲坐在* na *里,一声不吭,纹丝不动。陈晓天转头kan了kan小莲,问:“你怎么啦?”小莲qiao *着嘴,愁眉泪眼di 。陈晓天惊讶di 问:“小莲,你到底怎么啦?”接着shen 手去握小莲的手。一接触到小莲的手,陈晓天心中不由一惊,小莲这时候的心情,竟然非常失落,她很伤心,非常——陈晓天再次kan了小莲一眼,泪眼汪汪di ,她竟然想要!
  莫非小莲*| lai |*瘾了?陈晓天暗想,听说女人做* na *事心里也会很shuang XX大XX,莫非这传说是真的?可是,陈晓天刚才与文秀吵了架,心烦气噪di ,哪有什么心情谈情说爱风flower (hua )雪月?可是又实在不想让小莲伤心↓去,只得shen 手将小莲抱了过*| lai |*,让她靠在自己的肩上。小莲心中略喜,以为陈晓天开始正入主题,没想到刚将头靠到陈晓天的肩上,陈晓天又没↓一步了,傻子一般,一动不动。
  小莲无限苦楚而幽幽di 说:“你不喜欢我了么?”陈晓天怔了怔,暗中在问自己,是呀,我到底喜欢小莲吗?怎么跟文秀吵了架后,我对小莲的body(* shen | ti *)没一点兴趣了呢?难道我对小莲的喜欢,是建议在跟文秀相好的基础上才有的?若这样,太对不起小莲了,想到这儿,就觉得小莲非常可怜,便将小莲jin 拥入怀,言不由衷di 说:“我怎么会不喜欢你了呢?你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女孩子啊。”小莲听了,心里一阵欢喜。
  陈晓天shen 手随意di 在小莲背上** fu ***了一番,小莲心情突然激动起*| lai |*,身子也不由di dou dong。陈晓天忙停↓手,问:“你怎么了?”小莲摇了摇头,微闭着双目,说:“没有。我只是,心里很难受。”kan着小莲* na *可怜兮兮的样子,陈晓天于心不忍,捧起小莲的嘴,将**朝小莲的**贴了上去。小莲一惊,身子顿然僵在* na *儿,一动不动,而* na *张cherry(ying | tao)小嘴,慢慢di 张开了,shen chu *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迎合着陈晓天,两小舌战了一会儿,小莲shen 手jin 抱住陈晓天的头,浑身噪hot(英文:hot,中文:re ),呼xi 口及也ji cu *起*| lai |*。
  陈晓天的yu (谷欠)念也被提了起*| lai |*,shen 手朝小莲的xiong 前*去,** fu ***了一番,隔着一层衣服觉得不过瘾,但shen 手从小莲的↓腹*了上去,当shen 手抓住其中小莲的其中一只小玉兔时,小莲的身子又抖了起*| lai |*。陈晓天轻轻di roucuo了一番,自己***的小di 已zhang (**月长**)了起*| lai |*,非常难受,觉得是该让小di chu *马的时候了,便shen 手朝小莲的ku 中探去。
  今天小莲穿着一条皮筋外ku ,陈晓天的手轻而易举di shen 了jin *去,一路畅通无阻,当*到小莲的小内ku 时,发现小莲的**已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了一大片。陈晓天忙将手shen 了chu **| lai |*,暗想,别*了,听人说*了女人的**会倒大霉!但他的一只手毫不松懈,已从***直shen 到小莲的一只小玉兔上,轻轻di rou& nie (一种手法)。
  小莲越*| lai |*越把持不住了,呼xi 口及越*| lai |*越ji cu *,身子也qing bu zi jin sao (马蚤)动了起*| lai |*。陈晓天被小莲这强烈的反应刺激得也心hot(英文:hot,中文:re )难yang (羊羊羊),抱起小莲决定到草丛里大gan 一场,突然,听得前面传*| lai |*一声叫喊:“张少——”
  陈晓天吃了一惊,是村长的喊声。小莲也睁开了双眼,惊恐di 望着陈晓天。
  “张少!”村长又叫了一声。而且声音越*| lai |*越近。陈晓天忙放↓小莲,轻声说:“村长*| lai |*了。要是被他发现可就完了。你快回去。”
  小莲站在* na *儿,迟疑不决。陈晓天忙催促道:“快呀,趁村长还没上*| lai |*,快走。明天晚上有空的话,我们再在这里碰头,好吗?”
  小莲咬了咬**,微微di 点了点头,然后抬起头*| lai |*望着陈晓天,说:“你一定要记得*| lai |*啊。”
  陈晓天shen chu *手指*| lai |*做了一个ok的姿势,信誓旦旦di 说:“你一定*| lai |*。风雨无阻!”
  “嗯!”小莲重重di 点了点头,依依不舍di 掉头朝家里走去。
  直到小莲的背景消失在苍茫的夜色中,陈晓天才如释重负。而村长的喊声越*| lai |*越近,陈晓天暗想,为了以防万一,最好不要让村长kan到我。想到这,腾身跳到路旁的一棵大松树↓,麻利di 爬了上去。
  一会儿,村长边喊边走了过*| lai |*,嘴中还在嘀咕:“这两个人,怎么还不回*| lai |*,喊也喊不应,莫不会是chu *什么事了吧。”于是,脚步移得更快了,完全没有想到路旁的大松上躲着一个人。
  待村长走远了,陈晓天正想爬↓*| lai |*,突然想,万一让村长回*| lai |*又遇到我了,对我产生误会什么的,* na *样以后跟文秀更是没有戏了。想到这儿,觉得坐在这松树上ting *凉快di ,一阵夜风chui 口欠*| lai |*,心旷神怡,便决定等村长回*| lai |*了后再↓去。
  等了许久,陈晓天等得耐烦了,正想从松树上跳↓去,突然听到从前面传*| lai |*了说话声,忙坐在* na *儿,屏息敛气一动不动。慢慢di ,走过*| lai |*了三个人,是村长、张少与朱婷婷。陈晓天暗想,姓张的* na *畜生跟朱妞怎么这么晚了还在外面?难道走chu *去后不认得回家的路了?
  村长与张少、朱婷婷三人说说笑笑很快di 走了过去,待完全kan不到他们了,陈晓天才如释重负,从松树上跳了↓*| lai |*,抬头kan了kan天上的月亮,月光皎洁,非常迷人。想起今天还没洗澡呢,既然到了这里,不如就到溪边去洗了吧。便大步朝溪边走去。
  快到溪边时,突然kan见前面的一个black(hei )影,在一块大石头后面鬼鬼祟祟,便轻轻di 走了上去,突然kan见从溪边的深潭* na *儿传*| lai |*一阵shui *声,只见一个女人光着身子在月光↓拨shui *嬉戏,陈晓天定睛一kan,* na *女人不是李艳茹吗?而石头后面的* na *个小black(hei )暗,kan背影好像是二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子。陈晓天顿时bo (孛力)然大怒,大喝一声:“二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子,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娘养的你在偷kan什么!”说罢chong *了上去,shen 手朝二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子的后背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