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深度诱惑:乡村艳福

作者:小羽

第24章 坏男人的心思
  * na *唱歌的是陈捕猎,是个名副其实的捕猎手。其实他本名不叫陈捕猎,但因他捕猎绝活了得,几乎达到了登峰造极的di 方,远近闻名,因为被人称为“陈捕猎。”他今年四十多岁,身材较矮小,但因吃了很多的猎味,固身子又木奉(bang)又结实,非常敦厚。而他为人又非常豪迈,每次jin *山捕装陷阱都要* gao *歌几曲,好像是要将山中的野兽xi 口及引过*| lai |*。
  从歌声听得chu **| lai |*,陈捕猎是朝这个方向*| lai |*的,而且越*| lai |*越近了。陈晓天赶jin 从小莲身上爬了起*| lai |*,小莲也不顾body(* quan | shen *)的酸痛从di 上一骨碌爬起*| lai |*,两个一阵手忙脚乱将衣服全好,故作镇静,一前一后朝山↓走去。
  ↓去没多久,便碰到了陈捕猎。只见陈捕猎背着几个装陷阱的工具,手中握着砍刀,悠哉乐哉di 朝山上一步一步走*| lai |*。当他kan到陈晓天与小莲时,惊讶di 问:“咦,你俩在山上gan 吗呢?”陈晓天忙说:“小莲的牛不见了,我们上山*| lai |*找牛。你kan到她的牛了吗?”陈捕猎shen 手朝山↓一指,说:“不用找了。跟小伟的牛在一起。”陈晓天哦了一声,转头对小莲说:“我说了吧,你* na *牛不可能到这山上*| lai |*的,你还不信我。”小莲垂着头,一声中吭。陈晓天故作轻松di 哈哈笑道:“这丫头,牛不见了,都急哭了。”
  陈捕猎闻声朝小莲kan了kan,果然kan见小莲的眼睛与脸都Red(* hong *)通通di 。陈晓天与小莲怕陈捕猎kanchu *端倪,忙不迭朝山↓快步走去。陈捕猎回头朝小莲的pi *gu *kan了kan,不由di 皱了皱眉头,暗自叹道:“现在的年轻人,唉!”
  小莲走了几步,感觉↓体痛痛di ,但为了不让陈捕猎发现什么,一直忍着不吭声,待不见了陈捕猎后,终于忍不住**了一声。陈晓天忙回过头*| lai |*问:“怎么啦?”小莲White(颜色bai )了陈晓天一眼,没好气di 说:“都是你害的,我现在***好痛。huo *烧的一样。”陈晓天嘿嘿笑了两声,说:“没事,* na *只是暂时反应,等一会儿就好了。你一定要ting *住啊,不要让人kanchu **| lai |*了,不然我两个就会身败名裂。”
  小莲苦着脸,闷闷不乐。
  陈晓天说:“其实有一种办法可以让你* na *里不痛。”
  小莲忙问什么办法,陈晓天坏坏di 笑着说:“你每天*| lai |*跟我温存一番,你* na *里就会慢慢di 习惯,然后快乐战胜痛苦……哎哟!”小莲一个粉拳朝陈晓天打*| lai |*,打在陈晓天的头上,陈晓天惨叫一声,脚↓不由一滑顿时倒了di 去。
  “哈哈……”小莲幸灾乐祸di 哈哈大笑。
  陈晓天爬了起*| lai |*,chong *上*| lai |*shen 手便朝小莲抱*| lai |*,小莲惊慌di 大叫:“你gan 什么?”陈晓天板着脸,说:“gan 什么?heng(哼哈二将),当然是报仇了!”说着shen 嘴便朝小莲的脖子咬*| lai |*:“我是xi 口及血鬼,我要xi 口及gan 你的血!”
  小莲感觉脖子yang (羊羊羊)yang (羊羊羊)di ,赶jin 去推陈晓天,边推边说:“快走啦,别吵了,我还要↓去找牛哩。要是牛找不到,我妈妈又骂我了。”
  陈晓天放开小莲,说:“好吧。我们该做的事做了,不该做的事也该了,应该要回去了。”说着拉着小莲的手朝山↓走去。小莲Red(* hong *)着脸轻轻di 问:“你说,我会不会怀孕啊?”陈晓天忍俊不禁,说:“不会,我都没在你肚子里播种。”“啊?”小莲一时不明White(颜色bai )。陈晓天说:“你不懂了吧?其实,我……嗯,”陈晓天一时也不知道怎么说,便说:“其实你不会* na *么轻易di 怀孕的,因为,我能控制我自己。我想要你怀你就怀,不想要你怀你就不怀。”“真的吗?”小莲半信半疑。“* na *当然了,”陈晓天索* xing *将牛皮chui 口欠破到底,“我有一种神功,百求百应。谁要是怀不上孕,只要我去一试,保证怀上。如果我不想让谁怀孕,她就是跟我睡十个晚上,也不会怀的。”
  小莲垂头想了想,说:“↓院的张小妹结婚这么久了还没怀上,要不你去试试?”
  张小妹是外村嫁*| lai |*的媳妇,嫁给↓院的周长根。二十一二岁的样子。人长得还ting *漂亮的。其实陈晓天并没怎么去关注这个人,也没关注这个事儿,现在被小莲提了起*| lai |*,也感觉很奇怪di 说:“是呀,张小妹嫁给周长根这么久了,怎么还不怀孕呢?难道是周长根不行?”
  不知不觉,陈晓天与小莲已走↓了山*| lai |*。远远kan见周小伟赶着牛在路上走。小莲的牛也在其中。小莲说:“其实,周小伟人也ting *好的,只是,今天他太chong *动了。”陈晓天耸了耸肩,不置可否。其实一个男人的为人有双重* xing *。他为人很好,但也会很色。有时为了色念做chu *chu *格的事,也极有可能,即使他做chu *了这种chu *格的事,也不能说他是个坏人。小莲感觉有点对不起周小伟,便说:“我现在真不知道怎么面对小伟了。”陈晓天说:“没事,你就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将今天后全部忘掉!”
  “能忘掉吗?”小莲睁大了眼睛。今天的事,她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两人的步子不由加快了些。在快要追到周小伟时,陈晓天在小莲耳边轻声说:“记住,我可以不让你怀孕的,所以,你想我的时候就*| lai |*的我……”然后朝小莲做了一个鬼脸,说:“你懂的。”
  小莲顿时面Red(* hong *)耳赤,垂着头轻声骂道:“你真坏!”
  陈晓天* gao *声朝周小伟喊道:“小伟——”
  周小伟闻声转过身*| lai |*,kan了kan陈晓天,又kan了kan小莲,非常尴尬。陈晓天走上*| lai |*,拍了拍周小伟的肩,轻松di 说:“今天的事我们不会跟别人说的,你也不必放在心上。我俩不打不相识,以后我们还是好兄di 。”周小伟点了点头,转头对小莲说:“莲,对不起。”小莲垂头不语,过了会儿才说:“没关系。以后你不要再这样了。”
  这时,到了路口,周小伟的头自己识得路,朝↓院的* na *一条路走了上去,小莲的牛则走上了了院的路。但小莲的一条小黄牛太淘气,跟着周小伟的一头母牛走了上去,周小伟赶jin 将小莲的* na *头小牛赶了回*| lai |*。然后周小伟一声不吭,大步朝↓院的路走了上去。
  回到村里,陈晓天怕别人kan到他与小莲在一起而猜疑,便与小莲分开了。他想去文秀家kan一kan,但一想到今天文秀对他的* na *个态度,顿时怒从心*| lai |*,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径直朝自己家里走去。
  还没到家,便kan见两个人站在他家门口挨在一起谈情说爱。陈晓天有些惊讶,* na *两人竟然是张少与朱婷婷。他俩见陈晓天回*| lai |*了,也并不在意,继续挨在一起窃窃si 禾厶语有说有笑。
  陈晓天走上前去没好气di 问:“你们*| lai |*我家gan 什么?”
  朱婷婷笑嘻嘻di 说:“*| lai |*你家吃西瓜啊,你忘了你跟我说过要请我吃西瓜的吗?”
  陈晓天皱着眉头想了想,“我有说过吗?”
  朱婷婷qiao *着嘴,眉头上挑,略带生气di 说:“就算你没说,我们*| lai |*到了你家,*| lai |*者是客,你总不会拒人于千里之外吧。况且我们,我们,嗯,还是朋友,不是吗?”说着意味深长di kan着陈晓天,好像在说,你忘了我们在瀑布↓* na *一场风flower (hua )雪月了吗?
  陈晓天*了*头,嘿嘿di 笑道:“是滴是滴,我们是朋友。屋里请。”见张少也朝他呵呵di 笑,陈晓天顿时板起了脸,横眉怒对,张少的笑容怪时僵在* na *儿,怪诞不已。朱婷婷忙推了张少一把,打破难堪说:“走吧,吃西瓜去了。”
  这时,陈老头已捧着一个大西瓜走了chu **| lai |*。他搬*| lai |*一张大桌子放在屋前的平di 上,拿chu *一把锋利的刀切开了西瓜。西瓜又大又Red(* hong *),将张少与朱婷婷的眼睛都惊得大了。他们这两个吃尽城市西瓜的城市人,这次*| lai |*到陈晓天这个偏僻的村子里,算是吃这里的土产西瓜吃得上了瘾,一kan见西瓜被陈老头切开,再也没有城市人物特有的拘束与礼貌,拿西西瓜就ken *。边吃边啧啧称叹。
  陈晓天kan了直摇头,暗想,这两丫的,饿死鬼投胎的吧!
  张少边ken *关西瓜边*| lai |*到陈晓天身边说:“我今天*| lai |*你家,其实是有话要跟你说,有事要跟你商量。”
  “商量个mao *!”想起张少对文秀的无礼,陈晓天心中的气就不打一处*| lai |*。张少并不介意,说:“我们可以做个交易。如果你能答应我的条件,我可以给你很多钱。”
  陈晓在依然板起面孔,抬着* gao *傲的头趾* gao *气扬di 望着天边的晚霞。这时候chu *现了huo *烧云,山* na *边一片huo *Red(* hong *),蔚为大观。
  张少ken *了一口西瓜,继续说:“我这次*| lai |*,是为了你们村的修路的事*| lai |*的。其实要不是文秀姑娘三番五次di *| lai |*请我,说真的,你这里这么偏僻住宿条件这么差,我还真的不*| lai |*。”
  陈晓天瞪了张少一眼,没好气di 道:“你不*| lai |*就别*| lai |*,谁还要你*| lai |*了?德* xing *!”
  张少轻轻di 笑了笑,丢掉手中的西瓜皮,朝朱婷婷shen 了shen 手,说:“再帮我拿一块*| lai |*。”朱婷婷极听话di 给张少拿了一块大西瓜*| lai |*。张少接过西瓜ken *了一口,继续说:“我之所以*| lai |*,是因为文秀姑娘的真诚感动了我。她是一个好姑娘,我很喜欢她……你别人打人啊!”
  只见陈晓天shen 起拳头已朝张少打*| lai |*,陈老头大声呵斥道:“晓天,老实点!”
  陈晓天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指着张少骂道:“这畜生,敢打我文秀的主意!”
  张少壮胆在陈晓天耳边轻声说:“你不也是在打我的秘书朱婷婷的主意吗?要不这样,我们都是男人,说话不拐弯,我就说得直接点,我的朱婷婷,交给你,随便你怎么☆ɡao 扌高☆,而我追求文秀的事,你也不要管,怎么样?”张少见陈晓天站在* na *儿,面无表情,又壮胆接着说:“不管我能不能追到她,你都不要管。 我追不到,是我无能,我无话可说;我若追到她了,到时我就给你一千块Red(* hong *)包,算是你对我的帮助,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