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深度诱惑:乡村艳福

作者:小羽

第17章 深潭鬼影
  陈晓天与文秀齐心协力,好不容易将整块玉米di 的青草扯了gan 净,这时,(曰)ri 落西山,夜幕悄然降临。陈晓天抓了抓sao (马蚤)yang (羊羊羊)的手背与脚luo ,说:“yang (羊羊羊)死了,我们去溪边洗澡去。”
  文秀撇了撇嘴说:“你不害羞你去洗,我要回去洗。”
  陈晓天叹道:“你们女孩子真没福气,只能在家里偷偷di 洗澡,享受不到溪里shui *的清凉与温* rou *。”
  文秀则不屑一顾。
  两人边走边朝溪边走去。文秀开玩笑di 说:“我今天帮欠扯了* na *么多青草,你打算怎么报答我啊?”陈晓天感激涕零般di 说:“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只有以身相许。”说着*| lai |*到文秀身边,捧起文秀的脸狠狠di 亲了一口。文秀一把推开了陈晓天,骂道:“色鬼!”
  一听到文秀骂自己色鬼,陈晓天心中的色* xing *陡然升了起*| lai |*,从后头*着文秀朝她的后buttlocks(butt是其缩写,pi gu )*了一把。文秀的后buttlocks(butt是其缩写,pi gu )又小又yuan *又有弹* xing *,*起*| lai |*非常舒服,文秀生气道:“你再动手动脚,我就回去了,再也不理你了。”陈晓天忙住了手,说:“我背你吧,好不好?”文秀不置可否。陈晓天则跳到文秀面前,蹲了↓去。文秀猛di 扑了上*| lai |*,谁知用力过猛,两人同时倒↓di 去。文秀乐得哈哈大笑。陈晓天躺在di 上一动不动。文秀怔道:“你怎么了?”陈晓天有气无力di 说:“我要死了……”文秀索* xing *爬起*| lai |*,坐在陈晓天的背上,shen 手朝陈晓天的pi *gu *拍了两↓,叫道:“驾!驾!”
  陈晓天愤愤不平di 叫道:“为什么只许你*我pi *gu *,却不许我*你pi *gu *,太不公平了!”说着shen 手朝文秀身上**| lai |*,当*到文秀大* tui *时,文秀赶jin 从陈晓天身上跳了起*| lai |*咯咯di 朝前跑了。陈晓天一骨碌爬了起*| lai |*,奋力直追了上去。
  快到溪边时,陈晓天甩↓文秀,边跑边tuo *衣,最后只留着个ku 衩,迫不及待di 朝深潭里跳去。卟嗵一声,shui *光四溅。
  文秀哈哈大笑了起*| lai |*。陈晓天这么大人了还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可是,笑着笑着,文秀就笑不chu **| lai |*了。陈晓天自从跳jin *shui *里后,好像一直没有chu **| lai |*。文秀*| lai |*到深潭边,溪shui *潺潺,深潭里在灰暗的夜色↓,一片幽black(hei ),文秀急了,惊慌失措di 叫道:“晓天!晓天哥哥!”
  但是,没人回应。
  莫非刚才一跳jin *深潭里就溺shui *了?文秀越想越可怕,急得眼泪都流chu **| lai |*了,*| lai |*到深潭边,心急如*di 大声叫道:“晓天哥!你快chu **| lai |*,别吓我啊!”她yu (谷欠)jin *深潭里找陈晓天,可又怕* na *幽black(hei )的潭shui *……因为听说这shui *里有shui *snake(she 虫它),一不小心,shui *snake(she 虫它)就会chu *其不意di 朝你咬一口。
  突然,一条black(hei )影突然从深潭里昌了chu **| lai |*,像鬼mei (鬼末)一般,激起一大块shui *flower (hua )。文秀大惊失色,心中猛di 往↓一沉,哇di 一声哭了。
  “你怎么啦?”陈晓天忙游上岸*| lai |*,擦着文秀的眼泪,惊讶di 问:“你怎么哭了呢?”
  文秀shen 手捶打着陈晓天的xiong 膛,骂道:“你真坏,吓我!”
  陈晓天嘿嘿笑道:“我哪吓你,我不是去潭底*鱼了吗?”说着抱住文秀,shen 手在文秀的一只***上*了*,顿时浑身奇yang (羊羊羊)难捺,试探着问:“要不要一起jin *去洗洗?”文秀推开陈晓天的手,说:“你吓我,我不理你了!”说着转身朝家里跑去。陈晓天忙上前去追,大声喊道:“等等我啊,我们一块回去。”文秀边跑边说:“你在潭里洗一个晚上好了,别回去了!”
  见文秀跑远了,陈晓天无可奈何,只得又回到深潭里,将身子齐泡在shui *里,像一条鱼儿,自由自di 游*| lai |*游去。游得累了,陈晓天便仰躺在shui *中,浮在shui *上一动不动。
  深潭里的shui *清凉清凉,像少女的一双巧手一阵一阵**陈晓天的身子,陈晓天好不惬意。
  突然,一条black(hei )影慢腾腾走了上*| lai |*,站在岸kan着shui *中的陈晓天一动不动。陈晓天吃了一惊,忙朝岸上望去,kan了半天才kan清,* na *装神弄鬼的竟然是二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子。
  “你吓死人了!”陈晓天骂道:“我还以为一个鬼站在* na *里了。”
  二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子阴森森di 说:“你才是鬼。我本*| lai |*是洗澡的,你把shui *弄脏了,害我洗澡洗不成!”
  陈晓天叫道:“你乱港,这shui *哪弄得脏?你这是狼要吃小羊时强词夺理!”
  二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子嘿嘿笑了笑,说:“我懒得跟你港,也不想和你在一起洗,我到***去。”
  离这深潭前面不远处,也有一个与之同样大小的深潭。二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子走了两步,突然转了回*| lai |*,shen 手抓起陈晓天的衣服就走。
  陈晓天急了,忙叫道:“你颠了,拿我衣裳做什么!”
  二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子狞笑道:“你衣裳好臭,我拿克把你洗洗。”说着撒* tui *便跑。
  “NM的神经病!”陈晓天气得哇哇大叫:“你把我衣裳拿走了,我穿什么!”
  二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子跑边了,停↓*| lai |*,不jin 不慢di 说:“你就光着pi *gu *回克吧。”说着顺手将陈晓天的衣ku 丢jin *了小溪里。
  “我gan 你娘的二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子!”陈晓天chong *上去捞衣服,待捞起时,衣ku 已全级溪shui *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透了。陈晓天气急败坏di 又骂了几句,拿起衣服回到深潭边,索* xing *丢到深潭里决定洗一洗。
  正要洗,忽然从路* na *边传*| lai |*一阵说话声,有男有女。陈晓天朝深潭里kan了kan,抓起衣服朝深潭后面的一块大巨石后躲了起*| lai |*。
  一会儿,走过*| lai |*两个人。陈晓天定睛一kan,气得半死,竟然又是小莲与周小伟。
  只见小莲与周小伟双双在深潭边上的一块大石头上坐↓了,周小伟说:“我爷爷颠嗄了,就是不同意修路。我们劝了他好多遍了,真是老顽固。”
  原*| lai |*,周小伟的爷爷就是一听说修路还要chu *钱tuo *口便骂还修个锤子的* na *个六十多岁的老头。
  小莲说:“你们多劝劝他啊,这修路是好事,以后我们要去镇上赶集什么的,方便得多了。”
  小伟说:“我也这样跟他说了啊,可他就是不听。听村长说,每一户要交四五百块钱吧,他说,一分钱也不交!只要是要他chu *钱的事,坚决不gan 。”
  “不gan 就不gan 呗,”小莲说:“咱村里这么多人,也不缺他一个啊。况且他一个人交的钱,也最多不过四五百块,杯shui *车薪嘛,也派不了多少用场。”
  “这不是钱问题了,”周小伟说:“这是面子和思想问题。这个老顽固,说村里一旦修了路,山上的树就会被砍得精光,到时城里的人就会涌jin **| lai |*,扰乱我们宁静的生活。其实我觉得我爷爷的思想太落后了,我恨不得立即飞chu *这片大山,去kankan外面的flower (hua )flower (hua )世界。”
  陈晓天听了,心里暗赞不已,kan不chu *周小伟人模鬼样的,思想还ting *先jin *。
  小莲说:“我也想去kankan。”
  周小伟趁机大献殷勤,说:“↓次我带你去。”
  “嗯。”小莲重重点了点头。
  见小莲的这一声嗯,如此温* rou *驯服,又百般可爱,周小伟顿时不安份起*| lai |*,shen 手朝小莲的后背抱*| lai |*,趁机将小莲揽入怀中,见小莲不反对,捧起小莲的脸还想jin *一步做chu *↓流动作,陈晓天恨得心中大骂,NM的周小伟,刚才夸你先jin *,你马上给老子↓流起*| lai |*了,真是经不起夸张!当着老子的面wei suo小莲,gan 可忍孰不可忍,想到这,捡起di 上一块石头丢jin *小莲与周小伟前面的潭shui *里。
  pa 口拍di 一声,激起一阵shui *flower (hua )。
  周小伟正想去吻小莲,猛然被吓了一跳,小莲也睁大了惊恐的眼睛,忙问:“什么东西?”
  周小伟左右kan了kan,说:“不知道。难道是蛤蟆?”
  陈晓天恨得牙牙yang (羊羊羊),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曰)ri 的周小伟,骂老子是蛤蟆,老子吓死你!想到这,捡起一块更大的石头丢了chu **| lai |*,pa 口拍di 一声,激起更大的shui *flower (hua ),周小伟与小莲qing bu zi jin 站了起*| lai |*,朝深潭里望*| lai |*。
  周小伟狐疑di 问:“难道深潭里有人?”
  小莲四↓kan了kan,说:“这边上没有衣服,按理说,如果里面有人,衣服会tuo *在外面啊。”
  陈晓天窃喜不已,抓起一大把石头,连续不断di 朝深潭里丢去。
  “有鬼!”周小伟与小莲相互望了一眼,周小伟转身就跑。小莲忙叫道:“你别跑啊,我们kankan是什么。”周小伟边跑边说:“一定是见鬼了,我爷爷给我算过卦,说我这两个月阴气重,晚上chu **| lai |*会碰到不gan 净的东西,kan*| lai |*爷爷说对了!”说着大步朝↓院方面跑去。跑了一会儿,又返了回*| lai |*,对站在* na *儿气乎乎的小莲说:“我先送你回去吧。”
  “我不要你送,”小莲没好气di 说:“你也太胆小了。你先回去吧。”
  周小伟shen 手*了*头,盯着小莲问:“你还要做什么?”
  小莲朝深潭处kan了kan,说:“没做什么,对了,咱们以后White(颜色bai )天见面,你既然会碰到不gan 净的东西,晚上就莫chu **| lai |*了。”
  周小伟想了想,说:“* na *好吧。White(颜色bai )天我们在哪里见呢?”
  小莲说:“我White(颜色bai )天要放牛,我到时把牛赶到塘木chong *,你家不是也有牛吗,你也把牛赶* na *里去。”
  “好的!”周小伟兴奋不已,连声说:“* na *就这样了。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去啊。”
  小莲嗯了一声。周小伟转过身,迅速朝↓院的方面跑去。
  陈晓伟躺在石头后面暗骂不已,好一对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男女,竟然将约会的di 点都商量好了,谁知你俩在一起会不会gan 了什么坏事*| lai |*!
  这时,小莲壮胆朝深潭这边慢慢走了过*| lai |*,yu (谷欠)走jin *深潭里*| lai |*kankan,便挽起ku 筒慢慢走了过*| lai |*,奈何潭shui *太深,走了一会儿便,便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了ku 筒。小莲不再前jin *,鼓着一双在眼睛jin 朝里面盯着。
  kan*| lai |*,小莲是一个非常胆大的女子。
  陈晓天轻轻di 放↓衣ku ,慢慢di 沉↓潭里,从shui *底悄然朝小莲所在的方向游去。当游到小莲脚↓时,shen 手骤然朝小莲的一双脚拖*| lai |*,小莲啊di 一声,整个人被陈晓天拖jin *了shui *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