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深度诱惑:乡村艳福

作者:小羽

第14章 好事多磨
  陈晓天大喜所望,突然听到远处传*| lai |*一阵喊声:“晓天!晓天!”
  陈晓天吃了一惊,暗暗痛骂,死陈老头,关键时候chu **| lai |*捣乱。小莲也听到了喊声,从梦中惊醒了过*| lai |*,qing bu zi jin 啊di 一声惊呼,陈晓天抓起盖在小莲头上的衣服撒* tui *便跑,转眼便已跑得无影无踪。
  朝前走了一会儿,便kan见陈老头站在叉路口处喊道:“晓天,晓天——”
  陈晓天没好气di 叫道:“叫什么呢,老头,深更半夜di ,吵死人了。”
  陈老头气乎乎di 骂道:“你小子,还知道是深更半夜,你去哪里鬼混了!”说着拿起烟斗就要*| lai |*敲打陈晓天,陈晓天tuo *口而chu *:“我*| lai |*寻找文秀——”说到这里,陈晓天突然顿住了,暗想,对啊,我是*| lai |*寻找文秀的,我怎么给忘记了呢?忙说:“文秀有危险,我要去找她!”陈老头叫道:“别找了,她已回去了。”陈晓天半信半疑,望着陈老头问:“你怎么知道?”陈老头说:“我刚才去了她家,她早已回去了。”陈晓天赶jin 问:“* na *姓张的畜生呢?”陈老头生气di 说:“你是说* na *个张少吧?他喝多了酒,已经睡了。”陈晓天heng(哼哈二将)了一口气,喃喃di 道:“鬼才信你!”
  远远kan到小莲从小溪* na *边走*| lai |*,一kan见陈晓天与陈老头在这里说话,顿时停在* na *里不敢上*| lai |*,陈晓天故意惊道:“咦,* na *里有个人,你说会不会是咱媳妇文秀呢?”说着立马跑了上去。近了一kan,果然是小莲,便十分惊讶di 问:“小莲,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在这荒郊野外di ,在gan 啥呢?”小莲支支吾吾di 说:“我……我在chui 口欠风。”说着不敢kan陈晓天一眼,赶jin 扭头朝家里跑去。
  陈晓天朝小莲背影大声问:“你kan到文秀没?”
  小莲说:“没有。”
  陈晓天*| lai |*到陈老头身边,嘿嘿笑着说:“这丫的。kan见我跟kan见强盗一样,跑得恁快!”
  陈老头没好气di 道:“她是kan见了一只狼吧!”
  陈晓天不想再跟陈老头没完没了di 扯↓去,便说:“我去找文秀了。”陈老头真格儿生气了,大叫道:“都说已回去了,你还找个锤子!马上回去睡觉!”
  陈晓天却一阵烟似di 跑了:“没kan到文秀咱睡不着!”
  *| lai |*到文秀家,kan见她家还亮着灯。只见文秀妈在厨房洗碗筷,陈晓天问:“婶婶,文秀回*| lai |*没啊?”文秀妈说:“早回*| lai |*了。你找他gan 啥子啊?”陈晓天*了*头,嘿嘿笑道:“也没啥的,就是我得罪了城里人,给她修马路的事添了麻烦,*| lai |*向她道个歉。”“这有啥的,”文秀妈说:“不晓得她睡了没,你去kan一↓。”
  陈晓天*| lai |*到文秀睡房的窗前,轻轻di 喊道:“文秀——”
  文秀在chuang shang 没好气di 叫道:“叫个鬼!”
  陈晓天生气di 问:“你去哪里鬼混了,害我找了半天没找到。”
  文秀说:“我跟张少去谈修马路的事了。很晚了,我要睡觉了,明个儿再跟你讲。”说着拉媳了房里的灯。
  第二天上午,文秀又唱起了* gao *音喇叭,召集村里人到大柳树↓集体,商议修马路的事儿。
  只见张少等一群畜生站在前面,一字排开,全都趾* gao *气扬,一副* gao ** gao *在上不可一世的样子。陈晓天kan了他们直瞪眼。
  文秀拿着一个大喇叭,* gao *声说:“乡亲们,我们的福音到了,大老板大财神张少决定投资钱,给我们村修马路。以后咱们chu *去赶集去卖个东西啥的,qi (马奇)个车就行了,不用走路了!”
  乡亲们听了,议论纷纷。有道好赞成的,也有狐疑反对的。因为张少、苏远恒与邵青云等人往* na *儿一站,kan起*| lai |*就不像什么好人。若是在刑场,人家还以为他们是死犯,正要对他们jin *行*决呢。这种人,哪会好心给咱们纯朴而一贫如洗的村民投资修马路?或许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呢!
  张少似乎听chu *了乡亲们对他们的猜疑,shen chu *手阴阳怪气di 说:“乡亲们,你们听我说,我张少家产超过千万,投资修公路,对我*| lai |*说,是九牛一mao *!”
  “* na *你打算投资多少?”陈晓天趁机问。
  张少shen 了一个手指头*| lai |*,想了半天,咬着牙说:“至少——十万!”说完得意di 望着大家,期待大家的掌声与欢呼。不料却听到一人嘀咕道:“这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曰)ri 的真小气!”顿时脸色更加苍White(颜色bai )。
  文秀忙说:“乡村们,这修马路毕竟是我们自己的事,张少能有这份心,我们已经感激不尽,而且,我身边还有两位大老板也会*| lai |*给我们投资,到时修路之事一旦落实,他们就会全力负责这修路的事,所以,我们首先要齐心,要有走chu *这片大山的决心……”
  “你想走chu *这片大山,你嫁chu *去不就得了吗?”人群中有人调侃。
  “哈哈……”人群一阵哄堂大笑。
  文秀咬着牙,气得面Red(* hong *)耳赤。
  陈晓天跳了chu **| lai |*,厉声叫道:“刚才是哪个讲的,啊?有种再讲一遍,老子割了你的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
  有人悄声说:“是二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子……”
  陈晓天chong *jin *人群,找了一遍,没找到二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子,怒气chong *chong **| lai |*到文秀前面,大声说:“文秀也是为了乡亲们好,才会请*| lai |*大老板,希望能为我们修路的事尽一点力。俗说要想富,先修路,要是你们连个道理都不晓得,都回家克死了算了!”
  这话说得有条有理,又非常激奋,乡村们顿时清静↓*| lai |*,jin 盯着陈晓天。
  张少暗想,绝不能让风头让陈晓天独自占了,便走上前*| lai |*,站在陈晓天前面,嘿嘿笑道:“乡亲们,见大家都这么hot(英文:hot,中文:re )情,我决定了,再增加十万——以后这路修好了,我再在你们这里开一个旅游区,带动你们这里经济发展起*| lai |*,到时候,我*| lai |*这里投资什么的,你们可要给我一些优惠哟。”
  文秀带头鼓起掌*| lai |*,乡村们怔了怔,也稀稀落落鼓掌。
  张少非常兴奋,乐得笑不拢嘴,连声说:“谢谢 ,谢谢 ,献丑了,献丑了……”
  文秀见大家基本上同意修公路了,心里也很开心,说:“乡亲们,既然大家都同意修路,* na *我也先把一些事说清楚,因为这修路是大家自己的事,所以,到时候路面会加宽,难免一些田一些土要变为马路,所以,希望大家到时候也不要太在意……”
  “这怎么行啊,”有个老头子叫道:“我有两块田就在路边,要是变成了马路,我以后还吃什么。”
  “是呀是呀,”人群有人随声附和。
  村长这时站了chu **| lai |*。昨天在酒桌上,他也想通了很多,觉得这修路的确是为了乡亲们好,他说:“乡亲们,这事我会向政府提提意见,kan到时能不能给我们一些补偿什么的。”
  人群中又是一阵议论纷纷。
  苏远恒对邵青云说:“这帮乡巴佬思想陈旧,又极顽固,而且斤斤计较,我kan这修路的事,比较难。”
  邵青云点了点头,说:“我也觉得是。这修路明明是为了他们好,他们反而说这说* na *的。难怪他们一辈子受穷!”
  文秀与陈晓天听了,又怒又气,可又不好反驳,毕竟这两个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曰)ri 的说得有理有据。
  村长使劲敲着black(hei )板,大声说:“修路的事,就这么定了。大家要团结一致齐心协力将这路修好,不要让城市里的外*| lai |*人kan不起!”
  这话明显是说给苏远恒与邵青云听的,两人相互kan了一眼,一脸不屑与鄙夷。
  陈晓天跳chu **| lai |*说:“刚才大家也听到了,有人说我们思想老、顽固,斤斤计较,这路修不好,我们为了这口气,将路修好给他们kankan!”
  “对,将路修好给他们kankan!”周小强在底↓给陈晓天打气。
  苏远恒与邵青云听了,脸色一阵青一阵White(颜色bai )的。
  为了* na *口气,大家一致同意修路。而且,到时需要人力的时候,大家也会亲自上阵。文秀与陈晓天* gao *兴di 相互kan了一眼,开心di 笑了。
  会议结束后,送走了张少、苏远恒与邵青云等人,村长将村里几个有头有脸的人召集到一起,商议修路事宜。
  陈晓天则悄悄di 将文秀拉了chu *去,盯着她问:“昨晚你跟姓张的* na *畜生gan 啥去了?我找了你一个晚上没找到。”
  文秀偏过脸去,没好气di 说:“管我们gan 啥,你找我gan 什么?”
  陈晓天tuo *口而chu *:“我怕你Red(* hong *)杏chu *墙嘛……”
  “哎哟!”文秀shen 手狠狠打了陈晓天一耳光,狠狠道:“再这样讲,我割了你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
  陈晓天捂着脸,black(hei )着脸说:“要打人别打脸嘛,我以后还要靠这张脸吃饭的……”
  “就凭你?”文秀满脸不屑,“长得一副人模鬼样,还想靠脸吃饭?实话跟你说,我去做鸭,没人kan得上!”
  陈晓天气得七窍生烟,但一时又骂不过文秀,只得压住心中的怒huo *,问:“昨晚你们到底gan 吗去了?”
  见陈晓天问得很认真,文秀知道陈晓天在关心她,便说:“张少*| lai |*找我了,说了修马路的事。他说你伤害了他,他很生气,不想投资了。我跟他谈了很久才说服他。后*| lai |*我就回去了。”
  陈晓天盯着文秀问:“就这样?”
  文秀White(颜色bai )了陈晓天一眼,没好气di 道:“不然你还想咋样的?”
  陈晓天*了*头,嘿嘿笑道:“我还以为你会被姓张的* na *畜生给qiang (弓虽)jian (女干)呢!”
  文秀shen 手又要*| lai |*打陈晓天,陈晓天忙捂脸跑回屋里,kan了kan村长等人,问:“商量得怎么样了,这修路的事,没问题吧?”
  有个五十*| lai |*岁的男人问:“这修路是好事,到时我们要chu *钱吗?”
  村长若有所思,说:“钱,我们肯定是要chu *一点的。”
  另一个六十*| lai |*岁的老头顿时气乎乎di 叫道:“要钱,* na *还修个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