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深度诱惑:乡村艳福

作者:小羽

第13章 一群色狼
  二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子一听到陈晓天的怒吼,顿时怔在* na *里,但一hands(* shuang * shou *)依然舍不得从李艳茹身上移开,反而转身朝陈晓天叫道:“晓天,走天,别破坏我的好事!”李艳茹反应灵敏,趁机用力推开二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子跳了起*| lai |*,*| lai |*到陈晓天Behind(shen hou),shen 手二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子骂道:“二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子,你这个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娘养的,论辈份我算是你的婶婶了,你竟然对我这样,不怕天打雷劈么!”
  二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子从di 上爬了起*| lai |*,气乎乎di 叫道:“好你个陈晓天,跟我作对,有你好事!你等着瞧!”说着转身气chong *chong *di 朝家里走去。
  见二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子走远了,陈晓天关切di 问李艳茹:“茹姐,你没事吧?”李艳茹整了整衣,说:“没事。我回去了,很晚了,你也回去吧。”陈晓天忙说:“我送你。”李艳茹说:“不用了。”陈晓天说:“万一二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子再追上*| lai |*了怎么办?* na *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曰)ri 的几年没碰到过女人,一定是想女人想疯了。这人一疯,啥事都gan 得chu **| lai |*!”
  听喻洛这么一说,李艳茹也害怕了起*| lai |*,便默许了。陈晓天喜上眉梢,shen 手搂着李艳茹的腰说:“走吧,幸亏有月光,不然碰到鬼了,kan不到影子还以为是人哩。”李艳茹一听到说鬼,心惊胆战,忙将身了jin 贴着喻洛,chan dou (颤抖吧!凡人!)着说:“别说鬼,我害怕。”“* na *有什么害怕的,”陈晓天趁机在李艳茹身上*了一把,说:“也就最多两个头三只眼睛四条* tui *……”李艳茹更是吓得body(* quan | shen *)鸡皮疙瘩陡起,将身子jin jin 贴着陈晓天。
  陈晓天色心又起,不怀好意di 建议道:“茹姐,今天chu *了好多的汗,要不我们去潭里洗洗澡,凉快凉快吧。”李艳茹知道陈晓天心里的小九九,便说:“不了,天太black(hei ),晚上又没什么月光,而且,二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子恐怕不会死心,到时让他碰到了,* na *可麻烦了。”
  一想到* na *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曰)ri 的二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子,陈晓天心里就二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子祖宗十八代全慰问了个通,心想,如果没有* na *二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子,或许今晚对我与茹姐*| lai |*说,是一个很美好的夜晚呢。
  快到李艳茹家时,突然kan见前面有两个人影,鬼鬼祟祟di 朝李艳茹家的窗前探去,李艳茹正想大声叫,陈晓天忙shen 手阻止了她,轻声说:“先kankan是谁。”
  两人悄悄di *| lai |*到* na *两个人影Behind(shen hou),躺在墙边,当kan清* na *两人时,陈晓天怒huo *攻心,* na *两人竟然是苏远恒与邵青云。陈晓天正想chong *上去将他们狠揍一顿,突然听到两人窃窃si 禾厶语,好像谈到了文秀,忙压住心中的怒huo *,侧耳细听。
  苏远恒说:“听说这个寡妇是个White tiger(bai * hu ),虽然长得如flower (hua )似玉,但村里没人敢碰,真是可惜了一个做寡妇的身份!”
  邵青云嘿嘿笑道:“她门锁了,可能不在家。等会儿回*| lai |*了,将门打开后,你先上,引开她,我先到她chuang shang 躲起*| lai |*……”
  苏远恒不gan 了,说:“为什么不是你引开他我先上床?”
  邵青云说:“等会儿我们回去,待张少☆ɡao 扌高☆定了文秀* na *丫头,我就让你先上,怎么样?”
  “* na *还差不多。”苏远恒* yin *笑道:“张少真是个人才,一个劲di 跟* na *帮土鳖们喝酒,他们哪料到,咱们是从酒桶里浸chu **| lai |*的,他们哪是我们的对手?现在男人们都被酒醉倒了,轮到女人们*| lai |*ci hou我们了。唉,一想到文秀* na *丫头让张少给上了,我这心里,总感觉怪怪di ……”
  陈晓天再也控制不住,chong *上前去抓住苏远恒握jin 拳头朝着他的面门狠狠打了一拳,厉声叫道:“你说什么!”
  陈晓天从天而降,吓得苏远恒与邵青云失魂落魄,邵青云撒* tui *便跑,回头见李艳茹站在* na *儿,月光↓犹如鬼魁一般,妈呀一声惊叫,慌不择路,竟然朝猪圈钻去。而苏远恒被陈晓天一拳打倒在di ,听得陈晓天的怒叫,连滚带爬di 朝邵青云跟了去。
  猪圈的尽头是间茅厕,邵青云差点一脚踢↓茅厕才知道走错了路,转身朝外跑*| lai |*,正巧与急匆匆chong *jin **| lai |*的苏恒云撞了个满怀,两人哎哟一声鼻子相撞,双双倒在di 上,一身臭气。
  李艳茹乐得哈哈大笑。
  苏远恒与邵青云听到李艳茹的笑声,胆子反而大了些,双双从di 上狼狈不堪di 爬起*| lai |*,chong *李艳茹叫道:“你笑什么?大black(hei )夜di chu **| lai |*吓人!人吓人吓死人,你知不知道?”
  李艳茹乐道:“原*| lai |*是你两个,我以为*| lai |*了两个贼!”
  苏远恒与邵青云相互kan了一眼,齐声叫道:“你才是贼!”
  陈晓天不知什么时候手中多了一个九齿钉钯,将九齿钉钯往前一横,喝道:“你两个人偷偷**di 在gan 什么!”
  苏远恒眼珠子一转,忙说:“我们喝多了酒,想chu **| lai |*转转,没想到转到这里*| lai |*,人生di 不熟,一时不认识的路……”
  “放屁!”李艳茹心直口快,说:“你俩的话我们都已听到了,敢打老娘的主意,你们还tender(nen)着点。快滚!”
  陈晓天扬起九齿钉钯也喝道:“滚!”
  苏远恒与邵青云大惊失色,忙抱头朝村长家里跑去。
  陈晓天对李艳茹说:“刚才听* na *两个畜生说* na *个姓张的禽兽好像要对文秀↓手,我要去救文秀,你回去后把门锁好,这两个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曰)ri 的不是好东西,怕他们又会返回*| lai |*。”
  李艳茹心里酸溜溜di ,说:“你去吧。”
  陈晓天丢掉九齿钉钯,大步朝村长家里跑去。跑了一阵,见苏远恒与邵青云在前面嘀咕。原*| lai |*,前面有条叉路,两人一时不知道往村长家里该走哪条路了。两人商议了一阵,双双走向了左边一条路。* na *条路是通往↓院的,陈晓天冷冷笑了两声,待他们走远了,才选择右边一条路朝村长家里跑去。
  到了村长家门前,见村长家前一块阔di 上摆了两大桌酒菜,杯盘狼藉,文秀的妈正在收拾碗筷,村长则躺在平阔di 上的一张竹chuang shang ,呼呼大睡。
  陈晓天chong *上去急声问:“婶婶,文秀呢?”
  文秀妈说:“她吃完饭就去院里的大槐树↓乘凉了。”
  陈晓天如释重负,又问:“* na *个姓张的呢?”
  文秀妈说:“他好像是去找文秀了吧,说要跟文秀谈谈这修马路的事。”接着问陈晓天:“你吃饭了吗?剩酒剩菜,要不*| lai |*吃一点。”
  陈晓天这时哪还有心思吃饭,转身便朝院里大槐树↓走去,边走边说:“不吃啦。”
  *| lai |*到大槐树↓,见有两个老人在大槐树↓边拍扇边聊天。陈晓天问:“你们kan到文秀了吗?”其中一个老人说:“她跟一个城市*| lai |*的人走了。”陈晓天忙问去哪里了,其中一个老人说:“好像是回去了吧。”
  陈晓天心急如*,急匆匆朝前走了一阵,正想大声叫喊,突然听到前面传*| lai |*一阵ji cu *的脚步声,忙站在路旁,却见一条人影从↓院的* na *条路上走了过*| lai |*,直朝小溪的方向走去。kan* na *背景,好像是↓院的周小伟。陈晓天暗想,周小伟这小子跑我们上院*| lai |*gan 什么?莫非*| lai |*做贼?
  陈晓天悄然跟了上去。
  远远kan到周小伟在溪边停了↓*| lai |*,左右张望一阵,轻声叫道:“小莲……”
  接着,听到从小溪上游传*| lai |*一声回应:“小伟——”
  陈晓天恍然大悟,原*| lai |*是一对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男女在这里偷情。小莲是上院三明叔的女儿,今年十八岁,已是shui *灵灵的一个美人儿,鸭蛋脸,眼睛又yuan *又大,一条马尾辫又black(hei )又长,是村里公认的美人儿。若非书读得比文秀少,与文秀这丫有得一比!
  kan*| lai |*,周小伟与小莲已经偷偷di 在谈情说爱了。俗说fei *shui *不流外人田,这周小伟是↓院的人,凭什么*| lai |*我们上院抢flower (hua )姑娘?陈晓天不由huo *冒三丈,正想chong *上去木奉(bang)打yuan ** yang(中国著名的观赏鸟类,被kan成爱情的象征),突然想*| lai |*,这样不太妥当,灵机一动,捡起di 上一块石头朝溪边丢去。
  pa 口拍di 一声,石头落在shui *里,惊起青蛙一片。
  周小伟与小莲这时双双坐在小溪边的草di 上,将脚shen 在小溪里,边戏shui *边聊天。一听到石头落shui *的声音,双双惊了一↓。
  “谁!”周小伟叫道,回头望了一眼,后面black(hei )乎乎di ,哪有什么人影?陈晓天躲在black(hei )暗处,又朝小溪里扔了一块石头,pa 口拍di 一声,正落在周小强与小莲身边。小莲吓得一声尖叫,周小伟轻声说:“我去kankan是谁。”小莲点了点头。
  周小伟起身朝这方走*| lai |*,四周kan了一阵,一个鬼影也没有发现,正想返回去,却见小莲走了过*| lai |*,闷闷不乐di 说:“一定是有人发现了我们。我先回去了。”说着掉头朝家里走去。周小伟心中一阵失落,只得朝去↓院的路走了上去。
  这时,月亮四周的black(hei )云渐渐隐去,皎洁的月光露了chu **| lai |*,如纱的光照在山村的路上,将小莲的身影牵起了一条长长的black(hei )影。小莲长长di 叹了一声,坐在溪边的草di 上,望着天上的月亮发呆。
  哪个少女不怀春?小莲正值莲flower (hua )盛开的年纪,一双赤脚放在shui *中,冰凉冰凉。一阵夜风chui 口欠*| lai |*,心旷神怡。小莲极享受di 躺了↓去,张开美目望着天上的月光,渐渐di ,双眼有些疲惫di 闭上了。
  突然,一块衣服盖了上*| lai |*,将小莲的头正好盖在衣服之↓。小莲大惊,正想叫喊,突然听得一个声音说道:“是我,别做声。”小莲一怔,正yu (谷欠)shen 手去掀衣服,不料一个重重的body(* shen | ti *)压了上*| lai |*,双唇朝她的嘴上贴了上去。
  小莲惊恐不已,用力去推身上的人,又听到身上的人说:“是我,小莲,小伟。”说着一hands(* shuang * shou *)shen jin *了小莲的怀中,在她的一只***上轻轻rou& nie (一种手法)着。一种异样油然而升,小莲顿时感觉身上ruan (车欠)绵绵di ,再也叫喊不chu **| lai |*。
  陈晓天心里暗喜不已,幸亏他练得一手好口技,用周小伟的声音瞒过了小莲。
  小莲发育得非常木奉(bang),比周艳要**得多,陈晓天将五指张开还盖不住小莲的一只* rou *ruan (车欠),陈晓天娴熟di 在小莲的* rou *ruan (车欠)的顶峰上& nie (一种手法)了& nie (一种手法),小莲顿时发chu *轻微的**声。
  凭经验,陈晓天可以断定,小莲一定还是个**。而小莲的一只手,qing bu zi jin shen 了起*| lai |*,似乎要抓住shui *中一根救命稻草,陈晓天忙将手shen 上去握jin 了小莲的手。通过小莲的手,陈晓天发现,小莲的心中,充满了惊恐、刺激,同时,还有一种强烈的yu (谷欠)望——我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