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深度诱惑:乡村艳福

作者:小羽

第10章 东边↓雨西边晴
  陈晓天哈哈大笑,对张少说:“我一句求饶就能让我放过你,我还是陈晓天吗?”说着正要将张少丢jin *去,突然听到一人叫道:“晓天,你在gan 什么!”陈晓天闻声望去,只见文秀正朝她杏目yuan *瞪。
  张少一见文秀,如遇救星,慌忙大声叫道:“文秀姑娘,快*| lai |*救我!救我啊!”
  文秀chong *上*| lai |*一把将陈晓天拎着张少的手打开,叫道:“你知道他是谁吗?你怎么能这样对他?”
  “他是——”陈晓天见张少要跑,忙shen 手抓住了他的后背:“想逃?休想!”
  文秀shen 手又将陈晓天的手打开,骂道:“晓天,你再这样,我不理你了!”
  陈晓天的手刚放开,张少连滚带爬又要跑,陈晓天shen 手又将他抓了回*| lai |*,对文秀说道:“这(jia huo ),不是好人。他是个败类!”
  “你才是败类”文秀chong *陈晓天气乎乎骂道。想到陈晓天这样对张少,她的计划被陈晓天破坏,家乡修公路的事又被搁浅,不由怒huo *中烧。
  陈晓天heng(哼哈二将)di 一声将张少丢了chu *去,shen 手指着文秀极痛心di 说:“你竟然骂我败类!我把我宝贵的the first time(di yi ci )献给了你,你竟然还这样对我,我——我无话可说!”陈晓天掉头就走。
  文秀站在* na *儿,气得xiong 膛此起处彼伏。
  房内的苏远恒、梁大发、赵一帆一见文秀* na *秀丽的面容与* na ***的xiong 部,眼睛灯泡一般亮了,如饥似渴凶神恶煞di 朝文秀扑*| lai |*。文秀大惊失色,慌忙转头便跑,边跑边叫:“晓天哥哥救我!”
  陈晓天听得文秀的呼救声转过身去,见文秀马上要被苏远恒、梁大发、赵一帆抓住,怒不可遏,离弦之箭一般she 了上去,shen 脚将苏远恒、梁大发、赵一帆三踢飞了chu *去。见文秀站在* na *儿,瞠目结舌,气愤di 叫道:“还不快走,等着他们*| lai |*上你吗?”文秀顿然心如刀绞,shen 手朝陈晓天一巴掌拍*| lai |*。陈晓天没想到文秀会对他*| lai |*这一招,并没有躲闪,脸上立刻chu *现了一道五指印。
  “好了,”陈晓天耸了耸肩,说:“你打我,为了三个不是人的人你打我,以后你想男人了,别*| lai |*找我!”说罢转身就走。
  眼见苏远恒、梁大发、赵一帆三人又要朝这方扑*| lai |*,文秀赶jin 转身朝家里跑去。当从陈晓天身边跑过时,陈晓天shen 手将文秀的手抓住了,文秀青着脸大骂:“你还想gan 什么?”陈晓天面无表情di 说:“**你的手。”文秀heng(哼哈二将)di 一声将手从陈晓天的手中甩了chu **| lai |*,大步朝前跑去。
  刚才通过文秀的手,陈晓天感应到了文秀心中充满了愤怒、失望与懊悔,kan*| lai |*是百味交集。陈晓天觉得自己修理了张少等人一番,得罪权势,破坏了文秀的计划,是有一点过份,可是,文秀刚才* na *一巴掌,彻底将陈晓天心底的尊言给彻底打了chu **| lai |*。作为一个男人,七尺之汉,怎么能被女人打巴掌?这要是传chu *去,以后还怎么在村里☆ɡao 扌高☆女人?
  一阵猛跑,*| lai |*到山中央的一棵大松树↓,陈晓天猴子一般爬了上去。
  以前百无聊赖或不开心的时候,陈晓天总会到这树上*| lai |*躺一躺,望望天,chui 口欠chui 口欠风,让松树枝叶**他的脸……这棵松树像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姑娘,将陈晓天心中的郁闷一扫而光。
  当陈晓天躺在松树上,正在想怎么报* na *一巴掌之仇,↓次如何用各种↓流招数折磨文秀时,突然从树↓传*| lai |*了女人的嘻嘻笑声。陈晓天好奇朝↓望去,只见李艳茹与一个十八九岁的姑娘挽着竹篮从山边有说有笑di 走了过*| lai |*。她们竹篮里皆有几个jiao (女乔)tender(nen)的蘑菇。
  * na *个姑娘叫周艳,是↓院周二叔的女儿。因为家境贫穷,只上过初中就回家帮家里打猪菜wa (dug:用工具或手从物体的表面向里掘取)di 种田了。虽然脸上皮肤被太阳晒得有点black(hei ),不过她脸蛋非常漂亮,而且还有一头乌black(hei )的头发,眼睛像天上的星星会说话,xiong 部虽然发育得不怎么**,不过一双* tui *修长修长,整个人shui *灵灵di 。如果坦White(颜色bai )di 讲,陈晓天对周艳早已垂涎三尺了。可是,一直苦于没有机会。陈晓天住在上院,而周艳住在↓院。这两大院之间相隔了一里多路,平时想见过面,也是比较难的。只有放牛的时候,在山上巧遇一番。
  至于周艳为什么会与李艳茹一起上山采蘑菇,陈晓开就☆ɡao 扌高☆不懂了,当然,也不想去☆ɡao 扌高☆懂,因为,周艳与李艳茹已一步一步朝这方走过*| lai |*了。
  李艳菇突然说:“哦,我要解手了。”周艳说:“我也要解手了。到* na *边* na *棵大树↓去解吧。”
  于是,两人便朝大松树↓走*| lai |*。一会儿,便走到了大树↓,双双放↓蓝子tuo *ku 子。陈晓天坐在树上,一动不动,心亦蹦蹦直跳。周艳与李艳茹今天穿得都很少,是宽大的短袖,衣领也比较低,陈晓天居* gao *临↓,将两人的xiong 口kan得一清二楚。
  李艳茹是个成熟的女人,xiong 前* na *对早已发育完美,又White(颜色bai )又大。周艳xiong 前的2 tuan小面包虽然不像李艳茹的* na *般**,但是,却更yuan *更ting *,像是两朵小**,中间一朵小**,无限迷人。陈晓天kan着kan着,body(* shen | ti *)悄然起了变化,hot(英文:hot,中文:re )血开始沸腾。
  周艳与李艳茹背对背靠着大树松tuo *↓ku 子蹲了↓去,就像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为什么喜欢靠着墙壁撒尿,原*| lai |*人也有这一嗜好。
  顿时,两个White(颜色bai )flower (hua )flower (hua )的pi *gu *坦露了chu **| lai |*。周艳的人虽然很black(hei ),可是她的xiong 前* na *对利器与pi *gu *并不black(hei ),而且还很White(颜色bai )很White(颜色bai ),还很yuan *很yuan *。陈晓天从*| lai |*没有见过一个人的pi *gu *这么好kan。想起文秀赤身**的时候,竟然忘记欣赏她的pi *gu *,这时想*| lai |*,陈晓天竟然感到万分的遗憾。此时此刻,陈晓天心xiong 澎湃di 想,周艳的pi *gu *与文秀的pi *gu *绝对有得一比。
  相对而言,李艳茹的pi *gu *就要大得多,陈晓天kan了一眼就没kan了。
  一会儿,李艳茹与周艳几乎同时站了起*| lai |*。李艳茹kan了周艳一眼,边拉ku 子边问:“艳艳,你还是个黄flower (hua )大闺女吧?”周艳Red(* hong *)着脸说:“茹姐,你说什么呢?”李艳茹哈哈笑道:“你害羞了,果然还是个黄flower (hua )大闺女。”周艳上前提起篮子,气乎乎di 说:“我不跟你说了。”
  李艳茹并不介意,亦上前提起篮子,说:“我啊,在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嫁人了。* na *时候不知道男人是啥zi wei ,the first time(di yi ci )吓得流了眼泪。不过后*| lai |*,就觉得……”周艳忙问:“觉得怎么样?”李艳茹说:“觉得ting *舒服的,有种说不chu **| lai |*的感觉。”周艳垂着头,不安分di *着衣角。
  李艳茹kan在眼里,嘿嘿笑道:“怎么,怀春了?是不是想跟男人睡觉啊?不如早点嫁吧。女人越年轻,越能体会到* na *种享受。”周艳轻轻di 说:“茹姐,你太坏了!说这种话不害躁!”李艳茹说:“基实男人与女人,也就是* na *么一回事,有什么好害躁的?你现在或许不明White(颜色bai ),等你结婚后,有了男人,你或许天天会想着男人跟你睡呢。”“我才不呢!”周艳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走开了。
  待李艳茹与周艳走远了,陈晓天才从树↓爬了↓*| lai |*,悄然跟了上去。
  远远kan着李艳茹与周艳边走边从草丛↓寻找蘑菇,渐渐di ,两人走开了,离得越*| lai |*越远。陈晓天见李艳茹总是shen 手朝**去*,暗想一定会有好戏kan,便朝李艳茹跟去。
  果然,李艳茹在一排小树丛后左右kan了kan,放↓篮子躲了起*| lai |*。她慢慢di 将自己的衣服tuo *↓,轻轻di 放在di 上。然后又将ku 子全tuo *了。上午的阳光透过树叶又直接照she 在* na *雪White(颜色bai )饱满的body(* shen | ti *)上,光天化(曰)ri 之↓,李艳茹的body(* shen | ti *)就这样***luo di *bao & lu*无遗di 呈现在陈晓天眼↓,让他可以一览无遗,大饱眼神。他可从没有像现这样光天化(曰)ri 之↓仔细di 欣赏过女* xing *的body(* shen | ti *),而且每个部位都可以kan得一清二楚。在上次跟她亲hot(英文:hot,中文:re )时,由于太于过短距离,竟然没有用心欣赏过这么一副动人的**。
  陈晓天惊讶不已,从没想到李艳茹的身材会如此完美,xiong 前鼓涨的突起,* gao *qiao *的yuan *buttlocks(butt是其缩写,pi gu ),笔直修长的双* tui *,这绝色身材足以让无数男人pen( 口贲)血毙命!
  此情此景,陈晓天*** na *杆*早已在不知不觉中怒ting *起*| lai |*。陈晓天心中也纳闷,这大White(颜色bai )天的李艳茹在树↓tuo *什么衣服啊。
  不过,陈晓天很快便发现了问题所在。
  只见李艳茹双目微闭,jin 咬**,hands(* shuang * shou *)不停的roucuo自己xiong 前* na *两座鼓涨的**,* na *神情kan似非常享受。过了一会,又见她的右手渐渐di 从xiong 口往↓滑,到达两*** na *片black(hei )sen lin(木木木很多树)di 带时,突然把自己的中指*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了jin *去!
  陈晓天kan得目瞪口呆 ,她在gan 什么?陈晓天☆ɡao 扌高☆不懂。只见她的中指开始在* na *里*| lai |*回di 穿*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jin 接着食指也参和jin *去了,再后*| lai |*无名指也一起上了,随着自己的手指的回*| lai |*穿*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的节奏,李艳茹的chuan xi声也越*| lai |*越越ji cu *,越*| lai |*越明显。
  陈晓天body(* quan | shen *)的血液陡然急剧升了起*| lai |*,正想chong *上去抱着李艳茹fa xie 一番,突然,听得远处传*| lai |*周艳的一声惊叫声,接着听到周艳声嘶力竭di 叫道:“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