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有礼,首席独家冠名

作者:残妆舞墨

<>肚子一天天大起*| lai |*,左汐* na *迟*| lai |*的妊娠反应也jin 随而至。
  
  孕吐得厉害,似乎每一次都能够将自己的胃掏空。
  
  靳司晏不放心,勒令她暂时先别去左氏集团上班了。
  
  左光耀*| lai |*kan她美其名曰想念小宝儿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时,也放↓话了:“信不信你再逞强去公司我就罢了你的职?”
  
  不得不说,这女婿岳父还真不是一般的齐心。
  
  老爹有意将名↓所有股份都留给她,虽然如今大多数时候都不坐镇公司了,但因着她怀孕,他去公司的次数反倒多了起*| lai |*。又根据她的建议大力提拔了裴子恺等人偿。
  
  左牧也没闲着,当哥哥的又开始给她肚子里的孩子攒见面礼,开始一刻不停di 压榨公司里的艺人。对此,他又被冠上了“史上最kou 门最坑爹老板”的美名。
  
  不过这位kou 门老板有一(曰)ri 突然抽风带着一列豪车纵队在大马路上向一个女交警求婚,并且堵塞了两条街。消息爆chu *,有人骂街,还有人声称幸好没救护车救huo *车经过,要不然他就成为全民公敌了。
  
  对此,左汐也想骂一句,卧槽难不成他哥真要告别单身了?不是逢场作戏吗?而且……她记得没错的话,他每次可都是被崔鸢打的份啊……真娶了人家,他不担心自己的小命了?
  
  当然,以她哥* na ** xing *子,她即使十万个为什么抛chu *去,他也肯定懒得甩她。
  
  这期间,张盛秦觅之流不服法庭一审结果,又提起了上诉,* na *三个混混自然也是犹如攀上了救命稻草,几人继续狼/狈为/奸。
  
  不过得到的结果,却是维持原判。
  
  靳司晏也曾问过左汐是否想要为自己和小宝儿找回亲生父亲。
  
  毕竟三个混混,已经确定到了* na *么小的范围,她如果愿意,完全可以通过鉴定得到一个结果。
  
  可她却毫不犹豫di 否决了。
  
  她的父亲永远都只会是老爹。而小宝儿的父亲,永远都只会是靳司晏。
  
  他们两个,都不需要为* na *份恶心肮脏的过去buy(中文:gou mai)单。
  
  * na *些在监狱里的人,与他们的生活无关。
  
  *
  
  睡了一↓午,左汐刚走↓楼,晏宝便欢快di 摇着尾巴跑了过*| lai |*,在她跟前打转。
  
  只不过,她身子一弯,正要将它抱起*| lai |*,冷不防便传*| lai |*了靳老夫人慌慌张张的声音。
  
  “小宝儿,还不快将你的晏宝抱走?”
  
  然后,某只小宝儿便飞快di 从玩具堆里扒拉chu *自己的脑袋,站起身,小短* tui *迈开跑了过*| lai |*,将晏宝一把抱起。
  
  小(jia huo )板着脸,特别严肃di 说道:“大宝儿你怀着小宝宝,所以不能和晏宝玩了哦。远离晏宝,关爱小宝宝,懂吗?”
  
  一板一眼di 教育着她,还真是ting *像模像样的。
  
  左汐哭笑不得:“谁跟你说我怀着孩子就不能和晏宝接触了?”
  
  “太nai (*&女乃*&)nai (*&女乃*&)说的!外公也这样说的!”
  
  “* na *你家大晏怎么说?”
  
  “大晏说,一切都听太nai (*&女乃*&)nai (*&女乃*&)和外公的。”
  
  得,靳司晏就是棵墙头草,虽然答应了她不会束缚她和晏宝的距离,但一转身,便*| lai |*了个唯老太太和岳父大人的命是从。
  
  “可我现在特别想**晏宝的脑袋,** fu **一↓它ruan (车欠)ruan (车欠)的mao *,你说怎么办?”
  
  “大宝儿你得忍住,想象一↓晏宝老了,它的mao **起*| lai |*都好粗糙,一点都不顺手,而且还刺疼刺疼的。再想象一↓晏宝身上长满了跳蚤和虫……”
  
  靳小宝努力营造着恐怖的画面。
  
  左汐当真是服了他:“小宝儿你给我滚粗!”
  
  “我这是听太nai (*&女乃*&)nai (*&女乃*&)的话。”小(jia huo )傲jiao (女乔)di 抱起了晏宝,然后屁颠颠di 站在靳老夫人旁边。
  
  晏宝又长大了一些,结果凭着小宝儿的小身板,居然也能够一点都不吃力di 将它给抱起。可想而知小(jia huo )也在不知不觉中长大了许多。
  
  靳老夫人别kan年纪大了,可这说教起人*| lai |*从*| lai |*没落↓过。
  
  *了*小宝儿的脑袋,她望向左汐:“小汐,以后晏宝就交给小宝儿照顾。你想要kan呢,没问题,想要遛它也可以,但绝对不能和它保持太近的距离,尤其是hands(*yong * shou *)碰它。”
  
  “……”
  
  什么叫只准远距离kan不能近距离触碰啊?
  
  左汐觉得,老太太这惊弓之bird(niao )的心态,让她觉得在临产前的(曰)ri 子里,她绝对会孤单寂寞冷的。
  
  估计再之后电脑手机一样都碰不了了。还有微波炉烤箱等辐she 型家电,也该绝缘了。
  
  亚历山大!
  
  她怎么觉得怀个孕不仅仅是受罪,还是被完全剥削了自由?
  
  靳司晏人呢?说好的会让她充分享受到春风般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的呢?
  
  *
  
  靳司晏回*| lai |*时,瞧见的是家里三足鼎立的局面。
  
  靳老夫人一刻不停di 叮嘱着营养师注意事项,小宝儿和晏宝玩闹在一处,至于左汐……则凄惨di 抱着个抱枕在沙发上窝着。
  
  当然,墙上的液晶显示屏,是呈现关闭状态的。
  
  瞧见他回*| lai |*,左汐依旧一动不动,萎靡不振di 提chu *要求:“老公,我想吃你做的意大利面配牛排。”
  
  几步走过去坐到沙发上,靳司晏将人给揽到自己怀里吻了上去:“晚上的营养食谱不是已经安排好了吗?”
  
  之前他自行担当的营养师一职被靳老夫人专程请*| lai |*的营养师取代之后,他便鲜少再亲自烹饪左汐的一(曰)ri 三餐了。
  
  “所以,你是不愿意?”左汐就这般一瞬不瞬di kan着他,然后↓一秒,将他揽在她身上的手一推,人已经从沙发上站了起*| lai |*,“晚上不用做我的份了,我不饿。”
  
  这是……耍* xing *子发脾气了?
  
  就因为他不答应?
  
  不过他好像还没*| lai |*得及多说什么吧……
  
  “闹什么脾气?”长臂一shen ,又将人给揽了回*| lai |*。
  
  “没闹脾气,我就是不饿,也免得老太太为了我的肚子* na *么辛苦操劳。”左汐说这话时,突然便想到了这些(曰)ri 子一味讨好老太太,老太太让她往东她不敢往西,老太太让她往西她不敢往东。
  
  她也知道老太太确实是为她好,可被限制了自由,她却总觉得浑身不舒坦。
  
  可这种不舒坦,又不能和老太太直言……
  
  
  
  <!--over--><><>
玄幻小说 - 老公有礼,首席独家冠名已阅读完毕,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