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在红楼

作者:九悟

  “南道的人力、物力没有被利用起*| lai |*,有多方面的原因。最重要的原因是时间。北庭之战,开始得太快。快速夺取北庭,攻占金满三县,将拔野古孝德撵走,但同样造成我们在钱粮上的窘迫。若是积蓄半年,形势必定大为改观。”
  “其次,是距离。南道的重镇于阗,虽然已经给总督府提交赋税。但是疏勒阻隔,要供给龟兹,很困难。走郅支满城、叶尔羌河一线,容易被攻击。而沿玉河横穿塔克拉玛gan 沙漠,安全是安全,但穿越大漠非常困难。”
  姑墨,在唐时称拔焕城。今为阿克苏。这里是丝绸之路中线上很重要的分支线路中转点。城中的街市繁华。
  特别是在周军重新攻占姑墨后,大批的汉奴被释放,城内外的商贸、农业恢复。
  午后时分,贾环和庞泽几人在城中主街上的一家酒肆中吃着烤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手抓饭,说起于阗镇的人力、物力没有被调动的原因。这非常的可惜,但有可观原因。
  他在西域的中枢,了解的情况比较多。像敦煌,瓜州一线,虽然没有成为北庭之战的后勤基di ,但从敦煌运送粮草至哈密城中一直都在jin *行。
  而且,总督府一直在和朝廷交涉,要求朝廷向西域大规模移民。比如十七年时河北、山东的漕工之乱,若是将* na *二十多万青壮,全部移民到西域,届时,西域会是何等样?
  想想都令人感到兴奋啊!可惜…
  贾环和姑墨城的守将胡游击、章知府客套一阵后就tuo *身。当然,根本原因在于他现在不被西域官场kan好。要是一千qi (马奇)兵能攻↓疏勒,* na *现在国朝早打到河中去了!
  和姑墨的官场接洽后,沈迁则是忙着安排他的qi (马奇)兵、民夫入主在城外的军营中。张四shui *、黄观都在。
  庞泽、秦弘图、柳逸尘、易俊杰邀请贾环一起到城中吃些烤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薄皮包子,顺便散散心。
  众人正聊着,大街上,两支胡人商队突然拔刀相向,用突厥语大声争吵。White(颜色bai )刃在午后的阳光中闪着寒芒,路人们慌忙的避开。
  酒肆中,透过窗户,正好可以kan到大街上的情况。庞泽好奇的问道:“俊杰,这些胡商在吵什么?”
  易俊杰绰号“包打听”,不知道他是不是很有语言天分,反正他*| lai |*西域一年多,已经通晓突厥语。
  易俊杰将胡商chong *突的始末翻译过*| lai |*。大抵意思是双方在贸易上有些分歧,言语chong *突起*| lai |*,亮chu *兵刃,但似乎并不会真的动手。
  秦弘图摇摇头,喝着茶↓手抓饭,叹道:“子玉,你在敦煌颁布政策:不允许胡人在城内拔刀,否则罪加三等。到姑墨这里,却是难以执行。从这可以kanchu *朝廷在姑墨的影响力、威信。”
  秦弘图kan着粗犷,其实很内秀。两榜jin *士。胡商chong *突,他关注的是另外的一个角度。
  贾环脸色平静,道:“恭斋,会有* na *一天的!”
  越往西行,胡人的势力、人口、影响力越占优。汉民反而是少数。可以想象,翻越葱岭之后,河中di 区、吐huo *罗di 区的风俗,就会完全的是异域风情。
  他一贯主张对胡强*ying *。然而,他不是不知道变通的人。大周想要长久的拥有这些di 区:消灭其文化、语言,同化其民众,单靠杀戮、强*ying *的行政令是不可能的。还需要靠ruan (车欠)实力、文化。
  当年伪清颁布剃发令,要不是南明* na *帮废材,早就将多尔衮赶回老家。
  贾环想一想,吩咐道:“俊杰,去将* na *名粟特商人请*| lai |*。我找他聊聊。”
  …
  …
  “小人阿里波夫参见贾使君!”
  粟特商人阿里波夫穿着蜀锦织就镶金丝线的长衫,** fu **xiong 行礼,对着眼前年轻的官员行礼。心中暗自惊叹。
  他是石国富商,为波斯人效力。曾在呼罗珊为税务官。这次往大周贩卖货物,实则是配合呼罗珊总督贾拉里麾↓的将军穆萨刺探周朝的军情。
  他在疏勒早就得知商人们从龟兹带回*| lai |*的消息:贾环为疏勒经略使。他正是奉穆萨将军之命到龟兹打探详情。不想却在姑墨城遇到贾环。
  然而,眼前的贾经略,似乎并不知道他的身份。
  贾环微微点头,并没有纠正胡商的称呼,道:“听闻你从粟特商人,我久闻粟特商人行商世界各di ,富甲天↓。我找你,问问丝路上的情况。”
  阿里波夫压着心中怪异的情绪,笑着道:“贾使君尽管问,只要小人知道的,一定知无不言。”
  贾环夸奖道:“你的汉语讲的很标准。我想知道,丝路的北端,如今是通往哪里?”
  这件事并不涉及到波斯帝国的机密,阿里波夫熟稔的介绍道:“北路从去年春就被拔野古联军截断。若非大周恢复龟兹,今年就都只能走南路了。丝路北路,往(曰)ri 是chu *碎叶,经恒罗斯北上,至沙皇俄罗斯帝国,在哈扎尔海的阿斯特拉罕城中转,然后前往奥斯曼帝国的都城伊斯坦布尔。”
  “沙皇俄罗斯,奥斯曼土耳其…”贾环低声喃语,难掩他的震惊。
  这是世界di 图the first time(di yi ci )在他面前徐徐的展开。揭开神秘的面纱。让他感受到熟悉的陌生感。他无法用原有的世界历史知识去揣摩。中原的历史都变化,世界史呢?
  变化或许有。但大约可以类比吧!* na *么,他就究竟chu *在* na *个历史的节点上呢?17世纪大航海时代的末期?18世纪的工业革命前夕?还是19世纪列强们的殖民狂潮?
  阿里波夫笑了笑。一名东方的官员,对世界各di 的见识肯定不如他这样走遍世界的商人。他最远到过埃及。
  贾环沉默了一会,再问:“中路呢?还是到大马士革?”
  阿里波夫笑着摇摇头,“不,不,贾使君,中路现在是抵达伟大的波斯帝国首都,巴格达。这是两河流域最繁华的城市。中路的商品都将在这里贸易。”
  波斯帝国?不知道是哪个王朝时期?贾环点点头,道:“南路呢?还是去吐huo *罗的阿缓城再分走两路?”
  阿里波夫点点头,刻意的夸奖道:“贾使君明见。不过,因为吐huo *罗小国林立,税收太多,走南线的商队较少。不过,天竺的莫卧儿帝国富庶。还是有商队愿意在护闻城转道南↓德里。”
  听到这里,贾环心中微微一动。他心中对疏勒,有一个新的结论、认识。阴郁的心情变得有些好起*| lai |*。微微一笑,和气的道:“听你的语气,似乎对巴格达很了解。能否给我讲一讲波斯帝国呢?”
  阿里波夫骄傲的一笑,道:“敢不从命?现在波斯帝国是萨菲王朝阿巴斯陛↓治↓。东起呼罗珊,西至di 中海东岸大马士革,北抵咸海,南达波斯湾。治↓人口万万人。拥有大军百万,装备有huo *pao、huo **。最chu *名的十大军团,南征北战,所向披靡。阿巴斯陛↓还拥有一支五万人的精锐近卫军。”
  庞泽、秦弘图、柳逸尘、易俊杰几人的脸色微变。
  波斯帝国如此强大,* na *他们如何收复疏勒?甚至于如何经营吐huo *罗、河中di 区?疏勒只是他们计划中的第一步!这简直是当头一盆冷shui *浇↓*| lai |*。
  当年汉朝可是仅凭着班超就控制着西域南道诸国,影响着西域的局势啊!
  贾环沉默着,又询问了一些波斯帝国的情况,然后好言相谢,送阿里波夫离开酒肆。
  阿里波夫chu *了酒肆,kankan骄阳,吩咐迎上*| lai |*的侍卫,“走吧。我们jin *城。我们住几晚。”
  既然已经找到正主,他不着急去龟兹。同时,心里得意的一笑。他夸大了波斯帝国的实力。但骗骗* na *位贾经略使足够。没见他的随从们似乎完全懵了。
  …
  …
  粟特商人离开后,酒肆里依旧嘈杂,只是贾环这里一片沉寂。庞泽悲观的叹道:“子玉,如此说*| lai |*,我们的想法都是空谈。”
  贾环却是笑一笑,语气轻松的道:“士元,恰恰相反。我们的目标一定会实现。这名粟特商人在骗我们。夸大其实。”
  贾环的同学,都是经过历练的人物,焉能kan不chu *粟特商人的夸大之词?柳逸尘疑惑的道:“可是,子玉,即便他有夸大之词,打个五折,这样的波斯帝国萨菲王朝,我们这点人马能做什么?”
  贾环目光沉静,指chu *问题所在,“子泰,历史上但凡强盛的波斯王朝,一定会占据吐huo *罗之南的两个行省:旁遮普、信德。这是产粮食区。比如唐时的black(hei )衣大食。
  而要占据这两个行省,这一定会攻占吐huo *罗。雍治十三年,国朝chu *兵西域。治理河中、吐huo *罗,从未与波斯军队交战。这几年的时间,他们就占据了吐huo *罗?
  如果波斯人占据吐huo *罗,怎么会容忍吐huo *罗的商路受阻?嘿,小国林立!只怕都要被清洗了一遍。我和月氏的的贵族跋忽勒聊过,他并未提及此事。
  由此,可以得chu *结论,波斯帝国,根本就无力影响吐huo *罗di 区。而且,他们西有奥斯曼帝国,北有沙皇俄国。他们有多少余力向东扩张?各位,我们这次的疏勒之行,只怕会比想象中的轻松。”
  学过世界历史的人都知道,奥斯曼帝国和沙皇俄国是gan 什么的!再稍微用心点,就会发现这几个帝国的版图,时常重合。他们会和萨菲王朝和平相处?想都不要想!
  九悟说
  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