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神帝

作者:飞天鱼

  一旦被困住,必定会遭到经纬天网阵的轰杀。
  就在宋氏四兄妹围在张若尘的四方,定住空间后,阴阳殿中,十座阵塔的顶端,顿时散发chu *耀眼的光芒。
  经纬天网阵又在孕育攻击力量,一股可怕的气息,释放了chu **| lai |*,使得阴阳殿中的* na *些邪道修士都脸色微变,与宋氏四兄di 和张若尘拉开距离,以免被阵法的余波力量轰杀。
  张若尘自然是不会坐以待毙,抓起沉渊古剑,剑体上剑芒暴涨,横剑便是向镇守在东边的宋星斜劈↓去。
  “呼。”
  刺耳的剑啸声响起。
  “*| lai |*得好,正想会一会《圣者功德榜》上的第一人。”宋星轻heng(哼哈二将)一声,无比自负,竟是提起银white(* bai se *)的星辰戟,上张若尘迎击了上去。
  他自认为定住了空间,也就不再畏惧张若尘。
  可是,两件战器才刚刚接触,宋星的脸色就猛烈一变。
  从沉渊古剑上传*| lai |*的力量,不仅厚重,而且源源不绝,根本不是他可以抗衡。只听见“轰隆”一声爆响,宋星如同稻草人一般,向后抛飞chu *去。
  “三di 。”
  “三哥。”
  宋阳、宋月、宋辰三人,皆是大吃一惊,哪里料到张若尘如此凶悍,只是一个照面,就将宋星打飞chu *去?
  宋星只感觉五脏六腑都已经错位,疼痛yu (谷欠)裂,hou long腥甜,大量圣血从腹中向嘴里倒灌。
  更加让宋星惊恐的是,他被击退,(曰)ri 月星辰合击大阵也就chu *现了缺口,等到张若尘tuo *离空间压制,就如同困龙chu *海、鹰翔九天,谁还制得住他?
  张若尘的确是抱着这样的想法。
  于是,他调动时间力量,准备施展chu *时间剑法,以最快的speed(*su du*)chong *chu *(曰)ri 月星辰合击大阵,并且击杀宋星。
  “哗——”
  突然,一道幽暗的身影飞掠了过*| lai |*,speed(*su du*)快得不可思议。
  “亡虚。”
  张若尘察觉到危险,不得不停止施展时间剑法,反手一剑,劈向Behind(shen hou)的方向。
  剑光,犹如一层black(hei )色shui *lang,越过张若尘的头顶,向Behind(shen hou)涌去。
  “嘭。”
  刀剑相击。
  可以说,张若尘变招的speed(*su du*),再稍微慢一丝,恐怕头颅就已经被亡虚斩↓。
  “还是这么警惕,想要偷袭你,比偷袭圣王都难。”
  亡虚的笑声,从张若尘的Behind(shen hou)传*| lai |*。
  jin 接着,一股更加浑厚的力量,从亡虚手中的虚月刀上涌chu *。
  张若尘的眼神一凛,body(* shen | ti *)强行扭转了过去,双* tui *激发chu *龙凤的虚影,猜chu *十四步,向右横移,化解了* na *股刀劲。
  亡虚却是如影随形,继续将圣气注入虚月刀,很快就激发chu *虚月刀的一耀yuan *满力量。
  还有更多的铭纹,不断从刀身上浮现chu **| lai |*,似乎是想激发chu *二耀yuan *满力量。
  亡虚与张若尘对视,面具↓方,露chu *一道疯狂的笑容,道:“张若尘,上一次我没有携带增幅力量的宝物,与你交手,吃了大亏。这一次,可就不一样了!”
  虚月刀上的力量,越*| lai |*越强,宛如化为一轮魔月,压在张若尘的头顶上方,刀光映照得张若尘的脸都忽明忽暗。
  “哏哏。我的实力,也没有原di 踏步。”
  张若尘的眼神冰冷,也调动圣气,注入沉渊古剑,激发chu *剑体中的铭纹。
  被轰飞chu *的宋星,终于稳住了身形,急忙服↓一枚疗伤圣丹,还没有将伤势完全压制↓去,就化为一道流光,快速飞掠了回*| lai |*。
  他调动圣气注入星辰戟,与宋阳、宋月,宋辰三人,重新组成(曰)ri 月星辰合击阵法,锁定住空间,以防张若尘逃走。
  “就是这个时候,先将他拦腰斩断成两截。”
  《圣者功德榜》排名前列的展御,单手提着龙纹金刀,化为一道龙影,chong *入jin *合击阵法,从张若尘的Behind(shen hou),一刀横斩了过去。
  展御和亡虚都是用刀,但是,两人的刀道,却是大不一样。
  亡虚是诡异莫测,以快取胜。
  展御是霸道凶猛,以力取胜。
  两人都是圣者境界一等一的强者,圣王之↓的生灵,几乎不可能有人挡得住他们的联手夹击。
  在kan到展御chu *刀的时候,阴阳殿外,很多修士都qing bu zi jin 屏住了呼xi 口及。在他们kan*| lai |*,展御的这一刀,很有可能真的会将张若尘斩断成两截。
  张若尘腹背受敌,前有神子亡虚的压制,后有展御的霸道一刀,必定会被重创。
  “沉渊。”
  张若尘对着剑体,大吼一声。
  沉渊古剑的剑灵浮现chu **| lai |*,站在剑锋* shang * mian *,调动chu *九道真理规则,汇聚到剑体* shang * mian *。
  顿时,沉渊古剑散发chu *极其明亮的剑芒,力量狂增一倍,竟是击退了亡虚。
  张若尘手臂中响起震耳yu (谷欠)聋的象吼,body(* shen | ti *)快速旋转,挥动剑体,拖chu *半圈剑弧,与Behind(shen hou)的展御对轰在一起。
  百圣之力和象魂的力量,与张若尘自身的力量,全部爆发chu **| lai |*。
  “轰隆!”
  这一击对碰,刀剑的余波,凶猛的向外涌chu *,满天都是剑影和刀影。
  就算张若尘用尽全力,力量竟然依旧比展御弱了一筹,向后倒退了小半步,才将龙纹金刀的力量完全化解。
  张若尘kan过关于展御的资料,知道他拥有至* gao *yuan *满体质,并且精通一种修炼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身的古术。他本*| lai |*就是一条神龙的纯血后代,又炼化了大量龙魂、神龙血、神龙骨jin *入body(* shen | ti *),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身强大得变态。
  单论力量,展御在同境界,可以无敌于万界。
  正在张若尘吃惊的时候,展御的心中,却是更加吃惊。他根本没有想到,在同境界,竟然还有修士能够与他比拼力量。
  而且,刚才张若尘还是先一步击退了亡虚,再chu *手对付他。
  也就是说,真正正面对坑起*| lai |*,张若尘的力量,肯定比现在还要强大一些。
  亡虚kan着张若尘手中的沉渊古剑,眼神略微有些惊异,道:“剑灵居然领悟了真理规则,你的这柄剑,还真是一件珍品。”
  真理规则的确是能够增幅圣术的威力,但,调动真理规则是需要flower (hua )费时间的。真正的* gao *手对决,哪怕是一个刹* na *,也能决定胜负和生死。
  比如:
  张若尘若是flower (hua )费一个刹* na *的时间,去调动真理规则。恐怕张若尘还没有施展chu *圣术,亡虚已经使用他的恐怖speed(*su du*),在一刹* na *之间,一刀将张若尘的body(* shen | ti *)劈成两半。
  剑灵能够自动调动真理规则,就能让张若尘在实战的时候,占据很大的优势。
  展御向亡虚盯了过去,道:“张若尘的speed(*su du*),不在你之↓。力量,不在我之↓。简直就是没有弱点,我们必须联手,才能重创他。”
  “虽然我很讨厌与人联手,但是,今天为了张若尘,倒是可以破一次例。”
  单独对上张若尘,亡虚还真没有多少信心。因为他发现,与上一次相比,张若尘的实力提升了很大一截。
  更加让人讨厌的是,一柄剑,竟然也能调动真理规则。
  “嗷。”
  展御的背部,一连chong *chu *十二条龙魂,每一条竟然都是圣王级别。而他的皮肤* shang * mian *,则是散发chu *灼目的神光,一股淡淡的神力涌动chu **| lai |*,与龙纹金刀结合在一起。
  对上亡虚和展御,张若尘也不敢大意,提起龙灵疯牛酒便是狂饮了一口,体内的圣气和血液,立即疯狂运转起*| lai |*。
  这一次,亡虚也携带有增幅力量的宝物,* na *是一枚Red(* hong *)宝石扳指,被他戴着右手的拇指* shang * mian *。顿时,亡虚* na *只提刀的手臂,力量增长了不止一倍。
  只是略微停↓了一瞬间,亡虚、张若尘、展御三人再次chu *手,杀成一团。
  因为,三人战得太激烈,别的修士根本*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手不jin *去。
  一位自认为实力强大的半步圣王,见亡虚和展御久攻不↓,想要chong *上去助他们一臂之力。
  但是,他才刚刚jin *入(曰)ri 月星辰合击阵法,还没有chu *手,就被三道剑气、五道刀气击中,瞬间就被打成重伤,吓得魂飞魄散,立即逃chu *了阵法。
  拥有相同实力的青獠牙,其实是有资格chu *手,但是,他发现,* na *只跟着张若尘一起*| lai |*的猫头鹰,竟然在研究经纬天网阵,顿时吓了一跳。
  若是让* na *只猫头鹰,将经纬天网阵掌控,后果不堪设想。
  于是,青獠牙带着十数位邪道* gao *手,包围了过去,想要将* na *只猫头鹰擒拿。
  * na *只猫头鹰却是狡猾至极,speed(*su du*)时而快,时而慢,body(* shen | ti *)时而变得十分巨大,时而又变得只有蚊子大小,竟是很难抓住,反而弄得他们灰头土脸,狼狈不堪。
  * na *只猫头鹰的嘴巴很不gan 净,一边逃跑,一边还破口大骂,脏话连篇,将追它的* na *些邪道修士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气得青獠牙等人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它烤了吃掉。
  张若尘、亡虚、展御的战斗,却是持续不绝,难分难解,斗了上千招,各种底牌和手段都用了chu **| lai |*,却是依旧没有分chu *胜负。
  在张若尘的头顶上方,经纬天网阵凝聚chu *一颗毁灭* xing *的光球,一旦落↓去,足以将他轰成飞灰。
  但是,主持阵法的修士,却不敢轻举妄动,生怕失手杀死了亡虚和展御。
  阴阳殿外,各大世界的圣境英杰,全部都被惊掉了↓巴。
  “张若尘的实力,还真是可怕,亡虚和展御联手竟然都拿不↓他。”一位容貌颇为年轻的半步圣王,狂咽了一口唾沫,被吓得不轻。
  虽然亡虚戴着面具,但是,很多修士都认chu *虚月刀和他的刀法,猜chu *了他的身份。
  一位古教的圣女,美眸中,闪烁着奇异的光华,道:“我界有一位风华绝代的神孙,曾经与亡虚交手。但是,亡虚只是一刀,就将* na *位神孙的右臂砍↓。若不是亡虚不想得罪一位神,恐怕斩↓的就不止是一只右臂。”
  “半年前,在功德战场,我亲眼kan见,展御一刀劈死一位di 狱界的二步圣王。仅仅只用了一刀。”
  ……
  其实,大家都认为亡虚和展御联手,拿↓张若尘是cuocuo有余的事。
  包括穹麟,也是这样认为。
  因此,穹麟一直没有chu *手,而是守在(曰)ri 月星辰合击阵法的边缘,防止张若尘逃走。只要张若尘想要破阵,就将他轰飞回去。
  但是随着时间推移,穹麟对亡虚和展御却是越*| lai |*越失望。
  于是,穹麟向邪道修士之中的一对夫妇盯了过去,道:“穆先生,穆夫人,恐怕还得你们二位chu *手,才能速战速决。”
  穆先生和穆夫人的修为,都达到五步圣王的境界。当然,他们的修为,已经被压制到半步圣王,能够发挥chu **| lai |*的实力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