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关上门后,温蒂的目光一一扫过众人,最后落在了阿琪玛身上。
  “你有什么事直接说吧,”后者生*ying *开口道,“如果是为今天的招募令而*| lai |*,* na *就不用劝了,我们是不会改变主意的。”
  “阿琪玛……”多莉丝不禁低声道。
  她举起手,制止了对方的话语,“这半个月里你对我们的关照,我铭记在心,但两者并不是一回事正如初到无冬城时所说得* na *样,既然教会已经覆灭,我迟早都会离开西境。”
  “比起这个,我更想先说一个好消息,”温蒂* rou *和的神情没有丝毫改变,“市政厅* na *边收到报告,又有一大批东境流民将于一周后抵达无冬城,人数多达一万两千人。而这次他们之中很可能有你们的亲人。”
  客厅里顿时沸腾起*| lai |*。
  “你……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为了接他们回*| lai |*,船运部门可是卯足了劲,”温蒂面带笑意道,“赤shui *河上到处都是开往东境的shui *泥船,* shang * mian *不仅装满了gan 料,还准备了御寒物资,毕竟现在已经是秋天了嘛。”
  “我以前住在拱桥镇,移民里也有镇上的人么?”
  “金穗城的情况到底怎样了?”
  “肯定一塌糊涂吧。”
  “呃,我倒希望家人不在里面……当初就是父亲把我赶chu *门的*| lai |*着。”
  “他也是被教会蛊惑了啊,说不定现在后悔得不行呢。”
  大家七嘴八舌di 嚷嚷道。
  “放心,有一万二千人呢,”温蒂拍手道,“几乎涵盖从金穗城到海风郡的大部分城镇,想要找不chu *一个同乡人都难。等到书卷做完统计,就能立刻筛选chu *和你们身份相关之人,即使这一批没有也不要jin ,此次迁移只是个开始,之后会有越*| lai |*越多的人*| lai |*到无冬,只要留在这里,总能有遇上的一天。”
  接着她望向* na *名一脸纠结的女巫,“如果不愿相认也无妨,但我想有消息总好过渺无音讯,不是么,White(颜色bai )梨?至少当他们后悔时,还能给他们一个补救的机会。”
  “说得……也是,”被称作White(颜色bai )梨的女孩略有些不好意思di 低↓头*| lai |*。
  “你们难道真打算把整个东境都搬到无冬*| lai |*吗?”阿琪玛惊讶道。
  “不止是东境,”温蒂笑道,“北方、南境和王国中部di 区也在迁移计划之内,这些领di 最终只会保留↓几座大城市,而小镇与村庄中的居民都会向城市聚集。”
  “为什么……国王陛↓要如此大费周章?”
  “这个解释起*| lai |*就很复杂了,似乎是叫什么……城市化jin *程*| lai |*着。说以前因为粮食问题,必须要大片耕di *| lai |*供养一个城市,所以人口才十分分散。但现在粮食已不是问题,而* na *些占据了绝大多数的村镇人口又处于行政空White(颜色bai )di 带,没法有效组织和利用,因此令他们向城市靠拢,更有利于发挥市政厅的力量。”温蒂耐心di 回道,“正因为如此,如今的西境已不再是过去意义上的西域之di 。你若是一走了之,你的伙伴怎么办?也要让她们丢↓亲人,跟你一同去荒废的故乡流lang吗?”
  “……”阿琪玛皱起了眉头,一时没有回答。
  “说White(颜色bai )了,不过是懦弱而已。”就在这时,另一个冷冷的声音从她们背后响了起*| lai |*。
  女巫们顿时色变,纷纷转身望去,只见一名笼zhao在black(hei )袍↓的女子不知何时chu *现在客厅方桌上。她身子微微前倾,双* tui *架起,单手撑在↓巴上,饶有兴趣di 望着众人,似乎根本没有把她们的警惕放在眼里。
  “你是谁?”阿琪玛低喝道。
  “夜莺!你在说什么?”温蒂急道,“大家放心,她没有恶意,只是负责暗中保护我的联盟女巫。”
  “难道我说错了吗?”她摘↓兜帽,露chu *一头漂亮的金色卷发,“这些人犹豫的是什么?不过是因为血牙会的关系,不愿再为提莉殿↓效力而已。但事实上,她们依然靠着沉睡魔咒过活,并毫无改变之意。”
  “一派胡言!”阿琪玛qing bu zi jin di 握jin 拳头,“如果不是多莉丝的原因,大家早就走了!再说,血牙会和沉睡岛之间的事,你又懂得些什么!”
  “是吗?”夜莺挑了挑眉,“* na *你们为何不工作?”
  “什么”
  “算一笔账吧,从无冬城到东境,路上的旅费与伙食flower (hua )销大概在一个人二十枚银狼左右。抵达目的di 后差不多每天都需要十到二十枚铜鹰的支chu *,以购buy(中文:gou mai)食物。但别忘了,* na *里由于战乱和迁徙,绝大部分村落已变成了荒di ,如今想要生活↓去,开销将比以往* gao *chu *数十倍,这也是难民会流往无冬的原因。”她不jin 不慢di 说道,“换句话说,手里没有一袋金龙,想要离开沉睡魔咒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果是我的话,一定会抓住这个机会,到处申请工作,争取尽可能获得更多的资金,这也是团队能够独立存续的基础。然而kankan你们,这半个月都做了些什么?享受着沉睡魔咒发放的食物不说,还想等着提莉殿↓把路费送到你手上吗?”
  “我……”阿琪玛一时滞住了,她想要反驳,却不知从何谈起。
  “让我说,这就是懦弱。所以在教会的压力↓,你们倒向了血牙会;又因为这点不足为道的关系,暗自为赫蒂.摩根的覆灭抱不平,却不敢站chu **| lai |*与超凡女巫针锋相对。”夜莺耸肩道,“我的确不清楚血牙会和沉睡岛之间的事,但血牙会的成员知道,而她们现在都在无冬城。你以为赫蒂真把你当做姐妹了?”
  “夜莺!够了!”温蒂阻止道。
  “如果我远到异di ,也会需要拉拢当di 人的支持,何况你的能力对她们大有帮助;倘若不消灭教会的耳目,则必然会引*| lai |*更多的围剿者。简而言之,你们当时不过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如果赫蒂对你真有* na *么好,我只想问,后*| lai |*她在沉睡岛谋划推翻提莉的计划时,有通知过你一句么?”
  阿琪玛咬jin 了**。
  “你要真想证明自己的决心,现在就从最基本的做起啊身处荒岛还能找上一堆借口,但在这里,沉睡魔咒可没法再约束你了。”
  夜莺满不在乎di 朝温蒂撇撇嘴,随后消失在众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