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总裁爱上替嫁娇妻

作者:失落的喧嚣

  只是陈* rou *止的眼泪却还是不停di 掉着,盯着他的眼睛也继续一动不动di 盯着,泪shui *从捂在嘴上的掌心指缝中滑chu **| lai |*,kan着让人好是心疼。
  “* rou *止,你怎么了?”莫远的眸中一闪,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想要抱住陈* rou *止,止住她的哭,但早知道他不该见她的。
  莫远kan着陈* rou *止的泪,后悔了,他不该的自si 禾厶的要见她。陈* rou *止像仿佛忍受不住继续呆在原di kan着不断咳的莫远,转身开了门就跑了chu *去。
  * * *
  楼顶——
  什么也kan不到听不到奔跑的陈* rou *止蹲住,终于啜泣di 哭chu *了微弱的声音。
  ↓一秒
  一个人从Behind(shen hou)抱住了她,结实的手臂,熟悉的气息,墓子寒也不说话,只是静静抱着她,任由她哭,知道她心里难受,莫远的事……
  他也是不久前知道的。
  莫远的伤,还有* na *费力的咳嗽,病——
  连他都觉得莫远……
  此时,要她再保持淡然的态度,淡淡的表情,勉强克制住情绪不发chu *哭泣声,对她*| lai |*说,还是太残忍了。
  而kan到她这副样子,墓子寒一点都不意外。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这个莫远早就已经是baby(bao bei )心头一根永远不可能拔除的ruan (车欠)刺了,这ruan (车欠)刺曾经非常的坚*ying *,伤害过,彼此刺伤,痛苦过,但是在baby(bao bei )的心里,莫远的位置永远不会消失。
  尤其是在* na *一场撞车事件后。
  或者说更早,莫远在baby(bao bei )的心里一直没有抹去,一直潜伏着,一直……最后由*ying *刺变成了ruan (车欠)刺,这根ruan (车欠)刺的每一次受伤便会挤压ruan (车欠)刺,让她自己受伤。
  她根本无法完全放↓与莫远有关的任何一件事情。
  baby(bao bei )接受他后,他们在一起的这些时间里,因为以前的恨,怨,还有其它的一些东西,无意的,刻意的两人间都不去提莫远,所以* na *刺便隐藏了。
  他可以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她爱他,只有他,是他一个人的。
  然而如今,* na *一次撞车,重病的莫远,手残废的chu *现在了她的面前…。这会让他的baby(bao bei )的心里生chu *多大的自责之心,连墓子寒自己都无法想象小岛里四面是郁郁葱葱的树围绕,风,清新的气流在他们身边流转着。
  带着海风海shui *微微的咸。
  陈* rou *止从*| lai |*没有觉得她的心这么痛着,不是因为爱着而痛,而是因为无法给予莫远要的* na *种爱,而痛,再多的伤害,再多的恨意早灰飞烟灭。
  这一生,五年前,五年后,她和他剪不断,理还乱。
  一直的纠缠,一直的不放手,一直的恨,怨,爱,痛,五年前的爱,五年后的恨在* na *一场撞车后撞碎了她心里的坚冰,化为了shui *,她不愿承认,她对莫远不忍心,会心痛!
  所以,此刻,面对这样的他,她无论如何再对他说不了拒绝。
  可是——
  她该怎么办?
  望天,闭眼,Behind(shen hou)的温度,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手中的爱恋深情……
  她不能辜负!
  也不可以辜负,墓子寒是她的重生,是她最重要的人,最深的依恋——
  “寒,该怎么办?我无法放↓他了,怎么办?心口很痛很痛,kan到这样的他,一脸苍White(颜色bai )的他,寒,你为什么要让我见他?为什么?他,莫远他得了什么病?为什么不停的咳,咳chu *了血?寒,你告诉我,是因为* na *一撞吗?是吗?我该怎么弥补他才好,他不要同情,不要勉强的‘爱’,可我又有什么能够给他的?”
  陈* rou *止闭着眼,靠在Behind(shen hou)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的怀抱里,靠着墓子寒,问着,秀眉皱着,↓唇咬得jin jin 的雪White(颜色bai ),眼角有(曰)ri 莹闪烁,闪烁在阳光底↓,晶亮。
  “baby(bao bei )…。放不↓,* na *就不放↓,反正从我kan到他为了你折磨成* na *般模样之后,为了救你被撞之后,又病成这样后,我就没想过要把他赶走,或者把他摒弃在我们的生活之外,不然我也不会带他上邮轮,阻止他离开,不会带到上岛,让你们见面。”
  墓子寒似乎早就知道有这一天,知道陈* rou *止的悲伤纠结,声音顿了顿,像是在压仰什么,调节情绪,半刻,更jin 的抱着怀中的* rou *ruan (车欠),方才道“虽然爱人和家庭生活无法分享给别人,但是我可以试着把他完全当成自己人,只要你开心,我们永远的生活在一起,而且他的病也是为了救你,咳嗽已入肺,非常的严重,这个小岛空气好,也适合他养病,以后,就让他住在这里吧。”
  口中淡淡的说着,说着莫远,莫远的重病,他没有详细的告诉她,但见过莫远的她一眼也该知道他病得有多重,墓子寒的眸中却一划而过痛苦。
  还有…。如果照他的话,他,baby(bao bei ),莫远之间就会永远剪不断了。
  也分不开了。
  他和baby(bao bei )之间或许也会改变一些什么。
  不想他的baby(bao bei )面临痛苦的选择,她不是没有做chu *过抉择,事实上她做chu *了。
  她的选择就是他,他墓子寒。
  而没有放↓坚持的人是莫远,或者说,莫远他自己也已经无法放↓对baby(bao bei )的坚持了,不!应该说莫远从*| lai |*没有真正放↓过,执著,顽固!
  baby(bao bei )再淡然,对于情深到如此di 步的莫远,对于曾经爱过,深爱过,虽然也同样恨过的莫远,以及落到如今这般模样病重的莫远,她如何还能狠心的拒绝?
  * na *么选择就再一次摆在了陈* rou *止他的baby(bao bei )面前,她一直是个追求纯粹的人,觉得爱情就该是专一而不分散的。
  当她爱莫远时,她便刻骨的爱,刻骨的恨。
  当她爱墓子寒时亦是一样!
  然而他和莫远给了她一个难以抉择的难题,一边是爱情,一边是解不开的一团乱麻还有愧疚,责任,或也有情……有墓子寒不能否认掉的情!
  两份情同时摆在她的面前。
  一份过往,一份现在!
  如今,她选哪一边都会让另一个痛苦不堪,也会让她自己痛苦不堪。
  既然这样,他何不也为baby(bao bei )无si 禾厶一回?
  既然不能择其一,* na *为什么就不能两全?
  只不过多包容一个人融jin *他们的生活而已!
  “baby(bao bei )……baby(bao bei )……”复杂而嫉妒酸涩的huo *在xiong 腔里燃烧,墓子寒不断di 这么告诉自己,莫远是不会与他争抢baby(bao bei )的爱的,也争不过他,baby(bao bei )爱的是他,他们相爱而且选择了对方,相许了一生。
  而莫远他只是需要一个家,一个心灵宁静的停泊港湾。
  一个有baby(bao bei )的di 方。
  且他们三个也不会天天在一起,只是一个理由。
  一个baby(bao bei )可以正大光明照顾莫远一辈子的理由,而他自己,则要baby(bao bei )幸福,他其实可以不拦↓莫远的,也可以不让他们见面,可是他知道baby(bao bei )迟早有一天会知道。
  当然他也可以到时候随便找个理由骗baby(bao bei )。
  可是,他不想有一天令baby(bao bei )恨她。
  尤其是莫远——
  他这么做,拦↓莫远,安排他们见面。
  除了对莫远这个男人作为男人间的佩服外。
  同时也不想要他的阴影,永远gan 扰着他们的幸福。
  所以就让他*| lai |*替baby(bao bei )做这个决定吧!
  “永远在一起生活?”陈* rou *止听着墓子寒的话,今口 han 着泪眼,转过身子,不解di kan着他。
  “对,就当他是你第二个爱人兼亲人一样,留住他,让他和我们永远生活在一起。”
  墓子寒抱着她,jin jin 的抱着,深蓝的眸注视着陈* rou *止,kan得很深,深深的,口中却是一个字一个字di 说道,也清楚di kan到她脸上的诧异和惊骇的表情。
  子寒他知道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爱人兼亲人?
  他明White(颜色bai )是什么意思吗?
  “寒,你在胡说什么,你疯了吗?”陈* rou *止jin 抓着手,惊骇着望着墓子寒。
  望着他的眸子。
  试图kanjin *他的眼内,kan到他的心里。
  他到底怎么想的?
  “不,baby(bao bei ),事实上我很清醒,说chu *这样的决定,最最不甘愿的人绝对是我,你本*| lai |*是我一个人的,我可以占有的心安理得,然而如今我却得把我这么珍视的你,让chu *一半*| lai |*给莫远,你以为我会很开心吗?”
  “* na *你——”
  “嘘,听我说,可是我要你开心,你这般的自责,你把莫远一身的病重的原因,都背负到了自己的身上,现在你kan到这样的他,你还能强*ying *的放他走,拒绝吗?”
  陈* rou *止沉默了,子寒说中了她内心最害怕的di 方。
  她想要照顾莫远,不管是chu *于什么样的前提,她都不想他再去受任何的苦,在医院时,在之前,她可以拒绝,只是* na *时真的是她拒绝吗?应该是莫远他先说的放手,成全。
  * na *时她是怎么的心情呢?
  如今……
  病成* na *样的他,她该怎么办。
  “baby(bao bei ),你有没有想过,你是真的放得↓他吗?真的没有一点过往的感情,还是你一直藏在心里,不愿承认,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对待他,留住他是不是?”墓子寒的声音继续说着。
  “他说过他放手的!”陈* rou *止低哑着声音说,心里为墓子寒话中的意思一慌,内否认着,否认,只是如莫远* na *样的人,就算是他多么病重,body(* shen | ti *)死去也无法折损他半分的强势和骄傲,他是不屑要这样建立在同情基础上的照顾的,会被他认为是一种施舍,若是这样的话,她简直是在*莫远离开。
  而他会离开吧。
  托着病重的body(* shen | ti *)离开。
  她会一直不安,不宁,一直……
  他是* na *样的骄傲!
  可是,不这样,她又有什么能留住莫远呢?
  “如果你说你对他没了感情,你却又没法虚假的对他付chu *他要的,感觉怎么都亏他,* na *就不虚假,不亏欠,试着用你自己的心,真切di 去对他,没有他要的爱,不要jin ,只要让他知道,你是在真心的想要为他做点什么,* na *就足够了,就当是亲人,朋友,这对现在的莫远*| lai |*说应该很好了。”
  墓子寒的声音微微的gan 涩。
  这样对莫远很好。
  只是对他和baby(bao bei )呢?
  又会怎样?
  他不知道。
  “我甚至曾经想过,这个世界上若是没有我,或许陪在你身边的就是他了,就算是我,恨过他的我也不得不承认,莫远很爱你,超chu *你想像的爱你,虽然强hot(英文:hot,中文:re ),霸道,也伤害过你,但他的爱……现在多一个人*| lai |*爱你,陪伴你,我也多一点心xiong 却接受多一个朋友,没有什么不好,只要你同意,就当是多一个朋友,一个亲人,家人,分享的家人。”说到这,墓子寒gan 涩的声音微一停顿。
  手捧住了陈* rou *止的脸,*着她与他对视。
  black(hei )色的眸对上深蓝的眼睛。
  他的眼中,赤果果的嫉妒,酸涩明显的流露“其实,baby(bao bei ),说实话,虽然我在劝你,但是我也要说,我很嫉妒,我很难受,很不想接受任何一个靠近你,对你有企图的人。”
  “但是这个莫远真的怎么说呢,我设身处di 的假设我若也是一个和他一样的话,处在他的位置,我是他的话,我能不能像他一样的执著,不放手,你知道吗,若是我在我们离开A市的时候拦住他,他可能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
  “他的* na *般的坚持,执著,不放手,* na *(曰)ri 的成全,还有baby(bao bei )你呢,真的开口的放手就是真的放开了吗?如今三人纠缠di 结局,何苦非要让这样苦苦坚持的一份缘,以不完美散场呢?从此就这样吧,baby(bao bei ),你说呢?”
  “可,可,可——”连着的三个‘可’字,陈* rou *止也没能说chu ****的话*| lai |*,明明有很多的话要说,明明觉得若是结果是这样的话,会很怪异很不正常。
  可是她不得不承认,似乎的确找不到墓子寒所说的以外的第二个办法。
  但是这般的生活,究竟是对是错?亲人?家人?朋友吗?但是这样就好吗?且她更难以肯定的是,一旦坐↓这样的决定,以后万一大家都过的不幸福该怎么办?
  如是爱情变得不纯粹了,友情也变得支离破碎了,亲情更是没能维系起*| lai |*的话,* na *时的他们,又该如何面对彼此的每一张面孔呢?
  “baby(bao bei ),不要想太多,一切都顺其自然di *| lai |*,不好吗?”
  kan着陈* rou *止脸上的犹豫,踌躇,还有苍White(颜色bai ),还有很多东西。
  墓子寒就着捧着她的手,敛起眼,低落↓一个吻,轻轻的温* rou *的吻!
  陈* rou *止眯着眼,任着温* rou *的吻* rou *ruan (车欠)的落在她的唇上,额间,发顶——
  “可是子寒——”她张口启唇,想要说什么。
  却又什么也说不chu *口,不知道说什么?
  而墓子寒像是知道她复杂还有惊骇后难言的心,修长的手** fu **了** fu **她的发,抱jin 了她,把头靠在她的颈边,埋在她的发里,发chu *声音,手指慢慢的放在她的唇上摩挲“好了,baby(bao bei )现在什么也不要说,你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思考,思考好我的提议,然后做chu *你的决定,至于莫远* na *里,我有把握,他肯定不会对此有什么异议,只要是你提chu **| lai |*,相反他会* gao *兴的,若是有一天,你真能给他一份不多的爱情,* na *他所付chu *的一切……”
  “不,不会的,我只爱你一个,寒,你知道的,不要再这样说了,对莫远,已经过去了。”墓子寒未说完的话,就被陈* rou *止打断,手也同时掩上了他的唇。
  并且摇头。
  “相信我!”眸光对着墓子寒深蓝的有些沉的眸光,手指划过。
  墓子寒kan了她很久,深蓝的眸久久的凝视着她,摩挲在她唇上的手也停了↓*| lai |*,扣住她腰的手一松“好,baby(bao bei ),我知道了,我们回去吧,你还没有用早饭,饿了吧,嗯?”
  他松开的手覆到她的underbelly(* xiao fu *)上。
  与此同时
  陈* rou *止的肚子果然一声轻微的响,叫着饿了,Red(* hong *)晕也顿时染上她的脸——
  “走吧。”被他一提醒的陈* rou *止站起*| lai |*,往楼↓走去。
  * * *
  时光总是在悄然中不知不觉的逝去了。
  七个月后。
  仍是* na *座岛上。
  天从一早开始就阴着,然后细细绵绵di 开始↓起了雨。
  陈* rou *止也就从一早开始就心神不宁di 频频kan向外面。
  一直在旁边戴着金丝边眼镜hands(* shuang * shou *)敲打着笔记本键盘的墓子寒kan到她* na *副魂不守舍,担心不已的情形也知道她是为了哪般,自己的baby(bao bei ),明明是心肠比谁都ruan (车欠)的人,偏偏就是没勇气起*| lai |*,也比谁都胆小怯懦,如何也不肯前jin *一步。
  甚至还强装着一脸淡然的表情。
  弄的他也在心里着急了起*| lai |*。
  kan向面前的笔记本,kan着* shang * mian *跳动的数字,墓子寒又是一阵敲打。
  半晌
  又停↓手中的动作,墓子寒轻轻叹了口气“baby(bao bei )。”
  “呃?”神思不宁的陈* rou *止闻言,马上抬了抬头,kan着他。
  “注意一**体,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小心肚里的小宝宝,要是累了就先休息一↓,等我忙完陪你,嗯?”一只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的大手伴着墓子寒的话落在陈* rou *止的头上。
  替她** fu **了** fu **,又rou了rou发,更是把大手覆在她有些隆起的underbelly(* xiao fu *)上,摩挲着。
  温* rou *的,带着温度,* na *里已里有了一个小小的鲜活的在成长的生命!
  嘴边,眼角也是宠溺和疼爱。
  好一会才收回到键盘上。
  “我不累,还不想睡——”陈* rou *止也低头注视着自己的underbelly(* xiao fu *),在他的宠溺目光↓,还有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的手掌↓,唇角也淡淡的泛开了一抹温* rou *幸福的笑。
  虽然很淡。
  但也一扫了之前的不安和yu (谷欠)言又止,有一种母* xing *的光辉!
  而婚后七个月,在五个月前陈* rou *止便怀了孩子,知道怀了身孕,是她和子寒的!
  * na *一刻,刚刚知道时的* gao *兴,开心,喜不自禁,她从没想过生命会这么快到*| lai |*,*| lai |*到她的身边,* na *是多么美妙而奇特的事情,也让她记起了* na *一个流掉的孩子。
  有一瞬间的黯然。
  也同时想到了莫远——
  想到* na *时他的无情冷酷绝情,有丝难受,隐痛,却也不再恨他!
  尤其是有了肚里的孩子后。
  她觉得* na *是上天弥补给她的,* na *是她当年的* na *个孩子,又回到了她的身边,重新成了她的孩子,以后,她会好好保护它,保护自己的孩子。
  她的baby(bao bei )——
  弯起唇角,只是陈* rou *止的温* rou *浅笑突然又淡了↓*| lai |*。
  以往这个时候一般她都会躺在chuang shang 休息,睡觉的,但是今天,她的眼角依然有淡淡的疲倦,她却没有这样的yu (谷欠)-望了,她在诅咒这该死的天气。
  这阴阴的雨天,对于莫远伤过残废的的手还有咳嗽病重的body(* shen | ti *)*| lai |*说,是最可怕的天气。
  因为* na *会使得他的伤痛的是平(曰)ri 的百倍痛,也会让他* na *再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都止不住的咳嗽停不↓*| lai |*——
  而现在楼↓的房间,只有莫远一个人在。
  往(曰)ri 总会都是墓子寒先一步去照应他的,若是他不再岛上则是有一专门服侍的↓人,不过↓人在陈* rou *止和墓子寒踏上岛时放了chu *去,而今天不知是墓子寒忘记了还是怎么的,竟然到现在还只顾忙着电脑,没有一点点要↓楼去照应的样子。
  让陈* rou *止不由更焦急了起*| lai |*。
  “子寒——”
  “嗯?怎么了?”又回到键盘上的墓子寒一边继续敲击着,一边平静的转头kan她。
  “* na *个……没事。”陈* rou *止张嘴想说什么,又吞了↓去,不知道如何说,恨不得咬掉自己的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她有什么权利让子寒去照顾莫远?最该照顾他的人是自己不是吗?
  子寒若不是为了她,莫远若不是为了她何以弄到现在一个替她照顾人,要子寒这样优秀的或许从*| lai |*没有照顾过人的人去照顾一个他并不喜欢的男人?
  又让莫远每每在这般每到阴雨天气就饱受折磨的di 步?
  距离上次在小岛这座楼顶对她说的话,已经过去了七个多月的时间,她却还是没有办法自在的接受子寒的提议。
  毕竟这对她*| lai |*说,实在是太超乎理智能接受的范围了。
  很多东西都阻止着她,不允许。
  即便只是亲人,是家人……
  但莫远对她呢?是亲人的家人的感情吗?她怕!
  怕结果是她不敢想的。
  怕她的接受会让如今的一切,幸福也好,所有的一切消失——
  * na *样的提议令她不知该如何?
  然而她却也知道她一天摆不正莫远在她心里到底的位置是什么,无论是什么也好,还有不去见他,不去谈开,莫远也就会越加痛苦。啊——
  陈* rou *止真的要忍不住大声嚎叫了,她的淡然,淡漠真是被眼前的尴尬处境给烦死了。
  眼kan着这雨还是没有停歇的迹象,且越*| lai |*越凉,天也阴的仿佛根本不会有光明的一天,窗外,风chui 口欠过,chui 口欠落一di 的树叶,chui 口欠乱一树的乱枝。
  陈* rou *止也终于忍不住了——
  顿时就扔↓一句“子寒,我↓去一趟。”
  然后人就走了chu *去。
  而墓子寒手放在笔记本键盘上,终于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免不了自言自语的自嘲了起*| lai |*还有微微的酸涩与苦意,藏不住也不想藏,他也不知道这个决定是对是错,不知道将*| lai |*会是如何?
  “墓子寒呀,墓子寒,你真的很蠢,竟然把你自己心爱的女人,就这么推到别的男人身边去,还有未chu *世的宝宝,你也会嘲笑爹的吧?”一↓空起*| lai |*的房间里,男人低沉的声音涩涩的扬起。
  “不知道baby(bao bei )会如何决定……”
  * * *
  陈* rou *止从厨房端了hot(英文:hot,中文:re )好的中药,还有hot(英文:hot,中文:re )shui *,然后再用最快的speed(*su du*),打开门jin *了房间里去,再迅速di 把门关上。
  房内——
  正倚在chuang shang kan着一本书的莫远,脸色非常的苍White(颜色bai ),在这么冷的天气里,他的额头上竟然还满满都是汗珠,并着瘦削的手握拳抵在**↓方,伴着轻微的咳嗽。
  当然还有时尔gan 咳重重的咳嗽声——
  kan到jin **| lai |*的人是陈* rou *止,他的表情满是错愕“* rou *止,怎么是你?* na *个,墓子寒呢?”
  陈* rou *止没吭声,只是chong *了过去,把他手里的书抢夺掉,把chuang shang 厚厚的,前阵子被晒的蓬松* rou *ruan (车欠)的被子,给他jin jin di 围在了身上,再拉了拉。
  最后还把藏在怀里的一个hot(英文:hot,中文:re )shui *袋,也塞jin *了莫远的手里,他的body(* shen | ti *)太虚弱,病也太严重,肺部,内脏都不好,咳得厉害,一点也受不了凉,哪怕是夏天!
  弄完后,陈* rou *止这才闷闷di 问了一句“感觉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和些了吗?今天咳得厉害吗?”
  “没有,比平时好多了。”听罢,莫远的心里顿时* rou *ruan (车欠)了起*| lai |*。
  kan着陈* rou *止望着他心疼的眼神,责备又担心关切的神情,还有一举一动——
  他不是个笨人,这几个月*| lai |*,他不是没感觉chu *墓子寒在给他和陈* rou *止两个人制造在一起的机会。
  只是他并不完全明White(颜色bai )墓子寒的打算,他知道的只是墓子寒让她和* rou *止见面,还有留在这里,能留在离得她不远的di 方,就算只是kan着,他也* gao *兴。
  如今暗自喜欢可以多一些机会和* rou *止在一起说说话。
  陈* rou *止也不排斥,但是总在他不注意的时候,脸上露chu *挣扎和犹豫的表情。
  让莫远不止一次想要问她,究竟墓子寒和她都说好了些什么,为什么只瞒他一个人在在鼓里?
  但是他还是没有问,生怕这一问,又会回到原di 。
  会失去什么……
  所以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越加见到陈* rou *止的多次机会里,他总是控制着心里的激动,让自己尽量的平静,平和,他不要再惊吓到她了,她跟他在一起一直都没有过温馨的…。
  只是,今天的陈* rou *止给他的感觉明显的不同,身上似乎多了一些决断的意味,眼里也多了几分坚定的色彩,像是终于为什么难以决断的事情,做↓了决定,让他不由自主di 多kan了她两眼的同时,也越加小心的掩藏他的心思。
  只微微di 笑了“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和多了。”
  陈* rou *止满口都是责怪,其实心揪得比谁都痛,kan着莫远说着不严重却仍然咳个不停的声音,很痛!
  莫远如何会kan不chu *?顿时脸上就显露chu *了笑“别担心,你该知道我不会有事的,只是body(* shen | ti *)不好,咳一咳而已,都习惯了,没事,笑一笑,* rou *止,还有墓子寒,不想麻烦你们,但这些(曰)ri 子,你们为了我,已经操太多心了,真的要谢谢!”
  扯起的笑,在长年的病痛里苍White(颜色bai )削瘦。
  也在此刻断断续续不停的咳嗽声里凝住,消散。
  “莫远,你真是要气死我,你这是诚心在说这话让我难受的吗?不要说谢谢了,也不要再说麻烦。”陈* rou *止握jin 了拳头,强忍着内心的酸涩感,忍住想要shen chu *的手,想要chong *过去,展开* na *white(* bai se *)的手帕的chong *动。
  手在莫远的面前开始挥舞了起*| lai |*,一副恨不得揍他一顿的样子。
  早不复淡然从容。
  或许子寒说的对,在现在的莫远心里,任何一点点对她的奢望,他怕也是不敢主动流露chu **| lai |*了,若是自己不勇敢跨chu *这一步的话,他们之间的生活关系,难道就要永远这么尴尬而僵*ying *↓去吗?
  莫远不知道他做说了什么让陈* rou *止难过起*| lai |*,他开口,还是不安di 道歉“* rou *止,对不起,我无意要——唔——”
  话没说完,却不想,一双* rou *ruan (车欠)而坚定的唇就覆盖上了他的唇,堵住了他所有的道歉之语,也惊骇住了他的眼睛。
  莫远几乎顿时就忘记了body(* quan | shen *)从骨子里蔓延chu **| lai |*的疼痛,而是近距离di 呆呆di 睁大着眼睛kan着陈* rou *止淡淡然的眉眼,还有jiao (女乔)小的脸蛋,* rou *美White(颜色bai )皙的肌肤,以及* na *已经闭上的微微颤动的眼睫。
  ☆ɡao 扌高☆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陈* rou *止会吻他?
  他只知道从陈* rou *止的唇上,正传递过*| lai |*着令他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而舒怡的气息。
  这并不是一个一触及离的浅吻,陈* rou *止先是今口 han shun 口允住他有些冰冷还带着药味的唇,用自己唇上的温度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他。
  然后在感觉到他的有些想要撤离的chan dou (颤抖吧!凡人!)时,又狠狠di 迎上去,再度牢牢di xi 口及附住,然后便用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开始轻* tian * 舌忝 *并勾画着莫远冰冷今口 han 着药味的双唇的形状。
  莫远忍不住从hou long口倒xi 口及一口气了,她,她可知道她究竟在gan 什么?
  “* rou *,止……唔——”想要开口说话,却在才说了一个字,就被* rou *ruan (车欠)的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探入了口中。
  陈* rou *止甚至hands(* shuang * shou *)捧住了莫远的头,不让他逃离她的亲吻。
  口中* rou *ruan (车欠)馨甜的小舌,搅动的又岂止是口腔内的hot(英文:hot,中文:re )情,更是满心湖从*| lai |*不曾平息过的爱意。
  这般直接而主动的探索,稍微让莫远经受不住,这般的ruan (车欠)玉温香,更何况是一直爱着她的自己?
  莫远的理智维持不到半盏茶功夫,就已经全面沦陷在吻中。
  不知何时,他的手也已经圈抱住了陈* rou *止的腰,把她轻盈的身子完全抱到了自己的身上,换他主动而chan (缠)mian(纟帛)的纠缠起了她的唇,莫远只觉得他有多久不曾再吻过他的* rou *止,他心爱的人,有多久不曾感受过她的* rou *ruan (车欠),不曾怀抱过她,不曾再得到过属于她的味道。
  星星之huo *,顿时燎原。
  直到彼此的hou long口都忍不住溢chu *不满足的shen呤时,两人才如梦初醒般di kan到彼此此刻的模样。
  陈* rou *止脸蛋**,眸中有一丝很浅的情划过,分不清是怎样的情丝,莫远名也是气喘吁吁,xiong 口起伏不定着,两人的手都还jin jin di 拥
  抱在一起着。
  “* rou *止,我,抱歉,我——”现在的莫远没有了强势,独占,冷酷霸道,他慢慢的学习爱人,改变,学习着向墓子寒一样懂得包容,理解,还有温* rou *,歉意。
  “为什么道歉?你在嫌弃我?”对于莫远的话,陈* rou *止的手却依旧坚定的圈绕在他的脖子上,口中静静di 问道。
  “* rou *止,你在胡说什么,我怎么会嫌弃你,只,只是我不想,也不能破坏你和墓子寒的生活,你们已经结婚,已经是夫妻了,不是吗?”
  莫远似忍耐di 别过头去,他如何会嫌弃?
  他这一生所求,也皆不过是为了能和她在一起。
  如刚才这样的吻,他(曰)ri 思夜想也梦想有一个,如今能够得到,足以让他死而瞑目了。
  他哪里会去嫌弃?
  他只是不想对不起她,不能再自si 禾厶的,破坏他们如今美好的生活。
  而她为什么吻他,同情?他不需要。
  直直的望着她的眸子,莫远在她的眼中kan到了某些东西,让他明White(颜色bai )的东西——
  “你不会破坏我们的生活。”
  “什么?”莫远的眉头微微di 蹙了起*| lai |*。
  不明White(颜色bai )陈* rou *止说这话的今口 han 义所在。
  “我的意思是说,莫远,你可愿成为我们的亲人,家人?我知道我这般说,太无耻,太贪心,所以我也一直犹豫着是不是要说chu *这么一个明显对你不公平的决定,但是,莫远,我熬不过时间,终于还是决定说chu **| lai |*。现在我要你给我一个答案,我们今后一起像一家人一样生活如何?”
  家人?
  亲人?
  今后一起生活?
  莫远承认他的大脑里是惊喜和欢乐,震的他一时间找不回说话的能力,也震的不敢相信自己的听觉。
  “好吗?莫远?还有我不是同情,你应该知道的。”kan莫远一直震惊,却并不马上回答,陈* rou *止把话说完,如她所说,对他,她确实不会同情,他也不用她同情!
  “* rou *止,我想问你一个问题。”莫远眸闪了闪,望着她。
  “什么问题,知道的我一定会回答你,你问吧。”
  “在你心里,我是你的什么人?”莫远的手微微轻颤。
  很细微。
  让人kan不chu **| lai |*!
  “是我最重要的人之一,是我这一生也放不开的人,虽然我如今对你,我们之间说不清到底是什么感觉,就让我们在以后漫长的岁月中,一起走↓去吧。”
  人不只是仅有爱情!
  不是只有爱情才能在一起一辈子。
  “* rou *止,你说的,一起走↓去,是一辈子都可以陪在你身边,这一切是真的吗?”激动狂喜到不敢置信的莫远,被病痛折磨过的带着虚弱的眸划过一抹shui *光。
  陈* rou *止kan见了,心酸酸涩涩,说不chu *的味道。
  这一步她终是决定了。
  踏了chu *去,走了↓去。
  将*| lai |*会有什么结果,将*| lai |*再说——
  轻* rou *di ** fu ***起了莫远的脸,一点一点di 划过,停在他长年皱起的眉间“莫远……”
  “* rou *止——”
  “就这样吧,你也好,子寒也好,我都放不↓,就这样过一辈子吧,我们三个人一起走↓去,不管将*| lai |*……”
  “好!”幸福叹息着的莫远,充满虔诚di 烙↓一吻。
  * * *
  十年后。
  依然是* na *个小岛,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而温馨的房间。
  木楼的flower (hua )园被划分成了一块块,种着各种各样颜色的好kanflower (hua )朵。
  另一边则种着许许多多的蔬菜。
  现在正是夏天的时候,小岛上虽然没有明显的暑hot(英文:hot,中文:re ),但是flower (hua )园里却有人影飞快的跑动着。
  不时的传chu *欢快的笑声。
  flower (hua )园边,一个坐在椅子上的男人,正满今口 han 笑意的kan着在flower (hua )园里活跃的一个小小的身影。
  “浅浅,再玩一会就该做功课了哦!”男人对着flower (hua )园里跑动的小小身影说着。
  “啊?不要吧,gan 爹我才刚玩了一会!”跑动的小小身影从flower (hua )园里钻chu *一个脑袋是个有着灵动双眸的小小少女,虽然如今年纪还小,但已经显露chu *jiao (女乔)俏惹人疼爱的容颜了。
  大大的眼晴,五官和陈* rou *止相似。
  而这个坐着的有些冷冽的十年如一(曰)ri 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莫远,病时好时坏的莫远——近年病情稍微稳定↓*| lai |*面色好些的他!
  只见他温和中带着冷冽坚定di 摇头“不行,你不想一会儿你爹di 回*| lai |*,揍pi *gu *?”
  一听到爹di 的名字,小小少女顿时苦↓了脸“呜……爹di 真是的,浅浅想玩嘛!为什么不让我玩呢?”
  “好了,不要讨价还价了,你gan 爹也是为你好,这样跑着chu *一身的汗,容易感冒,适当的活动就好!”木楼里一个淡淡然的女子突然走了chu **| lai |*,走到莫远的身边,也跟着开口。
  秀眉也是微蹙,走到小小少女的身边,便掏chu *white(* bai se *)的手帕擦了擦少女脸上的汗“你kanchu *汗了,去洗洗——你爹di 该回*| lai |*了。”女子呢,是十年后的陈* rou *止。
  “噢!”小(jia huo )心不甘情不愿di 回答,然后往屋子里去,她要赶在爹di 回*| lai |*前,不然爹di 又要唠叨了。
  在少女前脚离开,后脚一个* gao *大* gao *贵优雅俊美的男子,便chu *现了,kan到莫远在flower (hua )园边,还有陈* rou *止眼里便已经流露chu *几分了然了。
  “你们又纵容孩子,这样会惯坏的。”
  大步走了过*| lai |*,* gao *大的俊美男人,十年后更年熟的墓子寒一把抱住今口 han 笑注视着他的陈* rou *止,再睥了莫远一眼,略有责备di 道。
  两人也不反驳,只是笑了笑。
  “这次才十天怎么就上岛了?忙完了?”陈* rou *止开口,手划过墓子寒有些疲倦的脸,累了吧——
  “忙完了!”
  “完了就好,* na *这次可以在岛上呆多久?”还是陈* rou *止问。
  莫远只是坐在一边淡淡的勾唇。
  “可以呆三个月。”
  “* na *就好,在岛上住惯了,还是在这里舒服。”听了墓子寒的话,陈* rou *止舒展了眉梢。
  “哦!还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们!”
  突然,墓子寒挑了挑眉,深蓝的眸中滑过一丝隐约带笑的光。
  “什么?”陈* rou *止开口。
  莫远亦是眼神闪过疑惑。
  不过对上墓子寒眼中的笑。
  都知道或许是什么好事——
  果然
  “过几天,苏凌杨尚杨柳他们要上岛上*| lai |*,还有腾驰也从国外回*| lai |*了,说是要*| lai |*岛上kan你,baby(bao bei )。”
  墓子寒的话落
  “* na *几个小东西也一起*| lai |*吗?”顾明思义,几个小东西就是乐乐和林羽的女儿,杨柳和苏凌的儿子,还有腾芊的未婚生子也是儿子,都是八岁,九岁,七岁。
  两个男孩,一个女孩,再加上浅浅,刚好两男两女——
  如此匹配!
  “腾驰也回*| lai |*了?他也舍得回*| lai |*,不是四处泡美女去了吗?”这是莫远问的,至于腾驰,十年前,在陈* rou *止和墓子寒结婚不久,在他们在这座小岛上的时候,腾驰突然消失了,很久后才chu *现,整整失踪了二年的时间。
  他们都以为chu *了事,找了很久,也没找到。
  被丢↓的任宁精神不好,病情复发,被送往医院的路中疯的再次跳车死亡!
  “嗯,* na *(jia huo )回*| lai |*了。”墓子寒jin jin 的环住陈* rou *止,也对着莫远一笑。
  莫远kan着相拥在一起的两人,嘴角也扬起淡淡的弧度,手平和的放在腹↓,深black(hei )的眸中有些恍惚,恍惚的回想这十年*| lai |*的幸福生活,真是做梦也没有想到,他的人生还会有这样焕然新生,生机bo (孛力)bo (孛力)的一天。
  在他们三个人共同生活的(曰)ri 子,* rou *止生了一个女儿,属于他和墓子寒他们三人共同拥有的女儿,孩子,他们的baby(bao bei )——浅浅!
  一径的孩子的欢笑。
  浅浅叫他gan 爹……
  也是他的孩子!
  眯了眯眼,透过斑驳的阳光,莫远想,或许这就是幸福,他Yearn(*ke wang*)一直的幸福!
  有他,有* rou *止,有墓子寒,有浅浅,他们一家,一家人,四口一起走↓去。
  相伴一生!
  不管爱与恨,是爱情还是亲情,他此生无憾!
  (本文完)
  喧嚣有话说:此文完结,终于完了,不知道这样的结局亲们喜欢吗,有亲说是2P,却也不是,一个是爱人一个是亲人,陪伴…。
  只是完结了,却好舍不得,之前是想着要结文了,还米啥感觉,现在一想又觉得好舍不得,这部文文投jin *了喧嚣好多的心血,舍不得完结,更舍不得亲们,呜呜——
  没想到写了几部文头一次感到结文居然难受,以前为什么却没感觉呢?不解——
  在此,感谢,支持喧嚣,感谢陪着喧嚣一路走*| lai |*的亲们,谢谢你们,鞠躬,请用力的洒flower (hua )辨吧…。

言情小说 - 霸道总裁爱上替嫁娇妻已阅读完毕,返回首页